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持家还是败家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持家还是败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打赏.....!

    这夏天的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一顿饭功夫天空就开始放晴了,阳光透过水雾照射在大地上,如同被清洗过一般,十分清澈漂亮。

    韩艺、小野也没有在破庙里面过多的停留,只是在出门时,韩艺余光瞥了眼那石像,嘴角露出一抹奸笑来。

    回到梅村时,已是傍晚时分。

    远远见到家门前站着一个大美人,这本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韩艺却叹了口气,暗道,这还真是一个麻烦事。

    “回来了。”

    肖云见到韩艺回来,顿时笑靥如花。

    不得不说,肖云笑起来真的非常好看,朱唇皓齿,顾盼生辉,但是韩艺却还是淡淡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一句话就顿时浇灭了肖云心中的那团火,那一抹微笑僵硬在脸上,可目光中却夹带着一丝心虚。

    韩艺都看在眼里,但是也没有做声,径直进到屋内,滚上卧榻,双手枕头,架着腿,颠着脚背。

    过得片刻,肖云就走了进来,只见她还端着一碗水,将碗放在桌上,“做一天的活,肯定渴了吧,喝点水吧。”

    看来这事还不小啊!韩艺嘀咕一句,只是嗯了一声。

    对于韩艺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肖云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坐在卧榻上,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你今天又去撑船了。”

    韩艺摇摇头道:“没有。我去码头抬货了。”

    抬货?肖云打量了下韩艺那瘦弱的身躯,心里开始犯嘀咕了,就你身板去抬货?莫要被货压着了。

    韩艺眼突然一瞪:“怎么?瞧不起我么?”

    “我可没这么说。”

    肖云被言中心思,不禁脸上微红,又道:“那你今日赚了多少钱?”

    “干什么?”

    提到钱,韩艺倒是谨慎了起来。

    肖云双目瞧着门外,小声说道:“男在外务工,女在内持家。”

    “什么意思?”韩艺听得有些迷糊。

    肖云又道:“可没钱怎么持家啊!”

    韩艺不太确定道:“你是想掌经济大权?”

    “经济大权?”

    “就是掌钱啊!”

    肖云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韩艺噗地一声,呵呵笑了起来。

    肖云脸一沉,“你笑甚么?”

    韩艺呵呵道:“你饭不会做饭,衣服不会洗衣服,还想持家,你是不是知道我在外面干活干累了,故意说个笑话逗我开心,哈哈。”

    肖云哼道:“这---这我以前没有做过饭,也没有洗过衣服,但我也在努力学习,再说,我又不是要你的钱,我只是帮你存着,别赚了钱就全部花了。”

    就说这人不能结婚呀,都还没有洞房,就想霸占财权,没钱我怎么出去潇洒。韩艺真不是一个存钱的主,赚多少花多少,就是他的风格,这身体变了,但是这风格可不能变呀,原本韩艺想一口拒绝的,可是又想到什么似得,点点头道:“好吧,持家什么的就另说了,你也要有点钱在身上。”

    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吊钱,扔在桌子上,足足有一百文钱。

    肖云惊讶道:“你一天就赚了这么多。”

    韩艺想说是,但是觉得这又不合理,于是道:“这是我好几天赚来的钱,都没舍得花,全部存着的了。”

    肖云信了,顿时觉得韩艺挺不容易的,心中一软:“那也不行,总不能连饭都不吃吧,该花的还是要花,只是别乱花。”话虽如此,但钱已经收走了。

    “这我有分寸的。”

    韩艺点点头,又道:“哦,我今日寻得一个好活,这些钱其中有一部分就是给我的订金,但是恐怕得出去几天。”

    肖云道:“什么活?”

    “就是跑买卖啊!”韩艺轻描淡写道:“现在家里的田都给冲了,年底还得交税,我再不努力干活,到时我们就得去吃牢饭了。”

    肖云想想也是,但又非常关心道:“可是这可不可靠,你莫要让人骗了。”

    老子骗人无数,近三年来,也就被你骗过一回。韩艺原本又想训她两句,可见她也是一片真心实意,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点点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女人就是啰嗦。我先去煮饭了。”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头来,道:“这几天你就上酒肆随便买点吃吧,真是的,一个女人连饭都不会做,伤脑筋啊。”

    说着,就出门去了,他倒是不担心肖云,如果真有歹徒进屋抢劫,肖云都摆不平的话,他在也是送死啊。

    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落在他嘴里,偏生听着刺耳。肖云撇了撇嘴,突然双眉一抬,似乎想起什么,转身追了出去。

    “咦?我前天才买的面粉了。”

    韩艺来到厨房,打开米缸,发现买的面粉,已经连渣都不剩了。忽听外面一阵脚步声,抬头一看,正巧见到肖云出现在门前,一手指着米缸道:“这面粉去哪里?”

    “......!”

    肖云没有做声。

    “我不是给你留了一些面饼吗?而且你也不会做饭啊!”

    肖云满脸通红,嗫嚅数次,才道:“我---我想---想学---。”

    韩艺抹了一把脸,终于明白为什么肖云刚才会显得恁地心虚了,抬抬手道:“行了,行了,你也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想学做饭是不是?”

    肖云点点头。

    “所以你就拿出了面粉,但是你又不知道一顿饭得用多少面粉,就全部倒出来是不是?”

    肖云猛地点点头。

    “然后又煮成一锅吃了会拉肚子的东西是不是?”

    “我吃了一口,但没有拉肚子。”

    肖云小声说道。

    “好吧,算我说错了。”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然后就全部倒了。”

    肖云脖子都红透了。

    “对了,你前面说什么来着,什么男在外务工,女在内什么去了。”韩艺突然说道。

    “持家。”

    肖云下意识的说出口,但话一出口,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错,是持家。”

    韩艺笑了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败家啊!”

    肖云小声道:“我也是刚刚学习持家,过些日子就好了。”

    “哦,还要过些日子啊。”韩艺为难道:“问题是我没有这么多钱给败啊!”

    肖云急忙道:“你放心,下次我不会了。”

    我信你就完了。韩艺道:“那现在怎么办?”

    肖云道:“还有几个饼。”

    “那些饼你没有吃?”

    肖云摇摇头。

    “那你中午吃了什么?”

    肖云情不自禁的挠挠那粉红的玉颈。

    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啊,老天啊!我的确干得是歪门邪道,但是我没有害过好人呀,你老给我一条生路好不。韩艺叹了口气,道:“你在家等着,我去酒肆买点饭菜来。”

    肖云应了一声,突然又道:“你身上还藏了钱?”

    哇靠!这你又反应这么快,做饭洗衣老是不开窍。韩艺转过身来,好气又好笑的望着肖云,语气却是非常认真的问道:“肖云,你老实说,千万别害羞,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把所有的钱都放在像你这么一位美丽的女人手中不。”

    “我会。”肖云没有任何犹豫。

    这你也太不要脸了吧!韩艺顿时气笑了,“的确,以你的智商,还真有可能会。”说着,他就走了出去,因为肖云的脸又阴沉了下来。这一出门就狠狠骂道:“这个败家的婆娘,要是我打的过她,早就一个耳光扇过去了,真是气死我了。”其实他已经在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因为他怕动起手来,把自己给弄残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