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人贱自有天收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人贱自有天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近六千字大章,求推荐,求收藏。。。。

    韩艺当然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但是作为一个千门高手,察言观色的本事那可能比侦探还要厉害些,因为这关乎人的潜能,侦探的话,他查不出案来,最多也就是业绩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千门中人,在任务的过程中,对象的一言一词都关乎性命,弄不好就得进局子了,韩艺在这方面天赋自然是不用多说。

    他刚才听这熊弟口口声声的喊着老秃驴,心想,肯定是骂那九灯和尚。

    熊弟也承认了。

    这九灯和尚虽然是歪门邪道,但是他的骗局只是为了骗取钱财,赚取名声,就算是被骗去一些钱财,熊弟也不至于拿刀上来找他拼命,所以韩艺就估计着一定死了人,而且肯定是熊弟的亲人,于是他就说什么“家破人亡,不共戴天之仇。”总不会错的,目的当然也非常简单,就是希望能与熊弟产生共鸣,引诱他把事情的本末说出来。于是顺着熊弟的话就道:“哎呦,那老秃驴也害得你家破人亡了?”

    熊弟一个半大小子,自然不是韩艺这老油条的对手,当然,虽然韩艺年纪也小,但是他的心理已经非常熟悉了,试问当今世上,谁能保持童男之身,却又拥有与万千美女的快感回忆,唯韩艺一人矣。

    果不其然,一句“家破人亡,不共戴天之仇”让熊弟对韩艺放下了戒备,立刻将整件事的始末跟说了出来。

    原来这熊弟一家人原本一直都住在天济寺的后山脚下,他们可谓是见证了天济寺的兴衰历程,其实在很早前这天济寺就已经不行了,没人来这烧香火,濒临倒闭,原来的方丈早就离开了,大概在一年前,这九灯和尚突然来了,他这一来,利用神像、神药等等,很快就获得一批信徒,而熊弟的父母也就是其中之一。

    说来也巧,九灯和尚刚来不久,熊弟的母亲就生了一场病,熊弟的父亲就上庙求得神药,这神药一吃,病情立刻好转了,从此之后,熊弟的父母都认为自己与菩萨有缘之人,对此是非常沉迷,也不种地织布了,整天就往天济寺跑,天天拜佛烧香。

    他们也是跟韩家一样,都是普通的农夫,随着天济寺的香钱与日俱增,他们渐渐负担不起了,家中的那一点积蓄很快就花完了,但是此时熊弟的父母兀自没有醒悟,还跑去王家借高利贷,继续烧香拜佛,等到王家来收钱是,他们哪里有钱还,只能把家中祖传的二十亩田地抵偿给王家。

    但是,他们家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地,实在是没钱烧香积累佛缘了,怎么办呢?

    这熊弟父母突然觉得自己的佛缘已经非常深厚,可追随菩萨去往极乐净土,在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双双上吊自杀。

    而这熊弟生性纯真,不懂这些,故此没有着九灯和尚的道,他自然就把九灯和尚当成了杀父杀母的仇人,于是就上寺庙找九灯和尚拼命,他一个虎头虎脑的胖小子怎么可能杀的了老奸巨猾的九灯和尚,结果人没有杀着,还被官府给抓走了,在牢里面蹲了几个月,得亏那审此案的官员念及熊弟年纪尚轻,而且又刚刚蒙此大难,着实可怜,生恻隐之心,关了几个月,就把他给放了出来。

    熊弟出来之后,没田没妈没爹,都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心中悲痛犹在,甚至于更甚以往,于是又想找九灯和尚拼命,他知道往寺门进去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想翻墙进去,结果就遇见了韩艺。

    说着说着,熊弟不禁又哭了起来,哭的十分凄惨。

    他才十五岁啊,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自杀,可想而知,在那一段期间,熊弟过着是怎样的生活,这对他幼小的心灵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

    这种骗局真是害人不浅啊!

    但是这对于韩艺而言,又太稀松平常了,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了,后世那些大叔大妈平时个个精明的不得了,买个小菜不把嘴皮子磨破那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只要一沾上邪教,顿时就变得愚昧无知,人财两失那是常有的事,更何况现在这些朴实农夫农妇。

    韩艺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肩膀,表示安慰。

    小野也学着韩艺,伸出小手拍了拍熊弟的肩膀。

    熊弟哭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望着韩艺,抽泣道:“你的父母也被那老秃驴害死了么?”

    如果我说是,他心里应该会好受一点。韩艺点点头,叹道:“唉,我实在不想再提起了。”

    韩艺话音刚落,小野突然一手紧紧捂住嘴巴。

    熊弟好奇的望着小野。

    靠!小野,给点面子好不,好歹咱们是同村的啊。韩艺赶紧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哦,我叫韩艺。他叫小野。”

    熊弟点点头道:“你比我年长,我就叫你韩大哥吧。”

    韩艺嗯了一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另找地方吧。”

    熊弟道:“我家就在附近,不如去我家。”

    “好啊!”

    这熊弟的家果然就在附近,三人才走了一炷香功夫就到了,就在山脚下。

    一个小院子,有着两三间小屋,屋后是一片荒废已久的菜土,前面有一个竹笼,看得出以前肯定饲养家禽,就这些蛛丝马迹,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当初他们一家三口在这小院内过着虽然贫穷但却非常温馨的生活,只可惜现在已经是家徒四壁,能卖的都卖了,家里也是死气沉沉的。

    “韩大哥,请喝水。”

    “谢谢。”

    “小野,给。”

    熊弟端着家里仅有的两碗水给韩艺和小野。

    小野接过水来,报以感谢的微笑。

    韩艺坐在卧榻上,手往边上一指,“你也坐吧。”

    熊弟哦了一声,坐在韩艺身边。

    韩艺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熊弟立刻道:“当然是为父母报仇。”

    这小子虽然笨拙,但孝心可佳。韩艺道:“就拿着这柴刀去报仇?你以为这样能报的了仇吗?”

    熊弟低下了头,捏弄着自己的手指,瘪着肥嘟嘟的嘴唇,“我也知道这很难,但是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韩艺见他着实可怜,心叹一声,道:“你信不信我?”

    熊弟猛地点头道:“我当然相信韩大哥。”

    韩艺惊讶道:“哇!你这也太假了吧,在此之前,我们素未蒙面,这才是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相信我?”

    熊弟却是理所当然道:“韩大哥不是也和那老秃驴有不共戴天之仇么,我们有共同的仇人,我当然相信你啊!”

    我说你就信呀,你这么单纯,还想着去找那老奸巨猾的九灯报仇,你这不是送死么。韩艺很违心的笑着点头道:“聪明!”

    “我爹也常常这么说。”

    熊弟抹着眼角的泪珠,略带一丝哽咽道。

    你爹那是忽悠你的啊!

    韩艺险些就被这小胖子给逗笑了,可见他一脸悲伤,似乎不像是在说冷笑话,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笑出声来,转而道:“我想你爹在天之灵,见到你这么孝顺,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熊弟又哽咽道:“可是我没用,没能替爹和娘报仇。”

    “其实你有这份带刀潜入庙的心意就已经足够了,即便你连门都没有进去。”韩艺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生安慰了一番,紧接着又道:“但是这样你肯定无法报仇,那老秃驴人多势众,对了,你可知道那老秃驴有什么靠山么?就是与官府有什么关系吗?”

    “这我不知道。”熊弟摇摇头,突然又道:“对了,不过我听说那杨老夫人倒是时常来这烧香拜佛。”

    “杨老夫人?”

    韩艺一愣。

    熊弟略显惊讶道:“韩大哥,你不会连杨老夫人都不知道吧。”

    韩艺摇摇头。

    熊弟道:“杨家可是咱们扬州第一贵族,咱们的刺史就是杨家的家主。”

    这刺史可就是州城的一把手,文武之事,一手统管。

    这么大的来头?那还玩个屁呀,要是没有弄好,咱们可就死翘翘了。韩艺有些冒汗,这毕竟不是在后世,干完一票就可以跑,他还有个家在这里,而且就算是在后世,他也不太敢去跟官作对,除非对方有把柄在他手里,又问道:“那这老秃驴和杨老夫人是什么关系?”

    “我不清楚,好像也没什么关系。”熊弟摇摇头道:“只是这杨老夫人信佛,故此常来此拜佛烧香。”

    原来这杨老太太也是受害者之一,你丫说清楚点呀。咦?受害者?韩艺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楚,关键熊弟也是说的不清不楚,心里寻思着看来还得去打听清楚先,继续问道:“那除此之外了。”

    “那我就不清楚了。”

    “这样啊!”

    韩艺眯眼沉吟着,如果这老秃驴在官府中有靠山,那么熊弟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放出来,而且他刚来才一年左右,应该还在建立自己的关系网,如果真是这样的,那得尽快解决他,否则得话,越往后拖,越加困难。

    熊弟见韩艺沉默不语,小声道:“韩大哥,韩大哥。”

    “嗯?”

    韩艺微微一怔,看着熊弟。

    熊弟问道:“韩大哥,你打算怎么报仇?”

    韩艺“哦”了一声:“咱们势单力薄,如果来硬的,不但报不了仇,还会被那老秃驴给害了,所以这事得从长计议,你如果信我,那就听我得,我一定会帮你---同样也帮我自己报这血海深仇。”

    “嗯!”

    熊弟非常认真的点点头,他出狱之后无依无靠,举目无亲,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要不然也不会蠢到拖着一身肥肉跑去撞墙,哦不,去爬墙,在这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韩艺,又经过韩艺这么一番忽悠,自然对韩艺深信不疑。

    韩艺道:“你这几天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别再多生枝节了,切记不要跟老秃驴碰面,这事我还得想想。”

    熊弟连连点头,“是,我知道了。”

    韩艺瞧了眼天色,也不早了,该是时候回去了,从袖中拿出一吊钱来,放在矮桌上:“这钱你先拿着,到时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熊弟看着那一吊钱,也有三四十钱,可是不少啊,要知道他才和韩艺第一次见面,不禁满心感动的望着韩艺,一对小眼睛微微湿润了,热泪看着就要落下来,自从他父母死后,还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好,他现在真的穷得连饭都没有吃,每天就是去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运气好,还能顺个饼什么的,运气不好也就能喝水充饥。

    这家伙不会认我做干爹吧!韩艺被他看着有些发毛,急忙道:“好了,我得回去了,你好好在家呆着,我想到办法就会来找你,记住,没事尽量不要出门。”说罢,他就跳下卧榻。

    小野也紧跟着下来卧榻。

    “是是是,韩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记住的。”

    熊弟一直送他们到了院外百步之远,却兀自不舍离开,这也难怪,他小小年纪,而且从小就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这父母突然的离开,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在世上,心中自是十分孤独无助,他当然可恶有个人相伴,此乃人之常情,他心里非常羡慕小野的,殊不知小野过了十几年孤零零的生活,也是最近才韩艺成为好朋友的。

    韩艺也知道熊弟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也就这么大的能力,挥手让他回去。

    熊弟瞧了韩艺、小野,招招手,然后转身回去了,可是每走几步,又偷偷回头来瞧一眼韩艺,眼中尽是不舍。

    .....

    .....

    离开熊家后,韩艺倒是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到城边上打听了一番,主要还是打听那杨家,因为目标的背景实力,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他在后世也常常因为对方的背景过于庞大,而选择放弃。

    可这一打听下来,还真吓了韩艺一跳,这杨家的来头还真是不小啊,乃是关陇贵族成员,而且还是隋朝的皇亲国戚,自隋到唐,家中在朝廷都是非常有势力的,可以说属于唐朝第一阶层贵族集团的成员。

    如果这老秃驴真的与杨家有关系,那韩艺还真的好好思量思量了,但幸运的是那杨老夫人似乎与那老秃驴并无任何利益关系,只是这杨老夫人素来慈悲为怀,崇尚佛教,以前天济寺没有兴起的时候,也常常去别的庙宇烧香拜佛,只不过后来才常常去天济寺,从这一点来看,她与九灯和尚的关系应该就是都是佛教教徒。

    而且,就杨家的地位,根本不会愁钱少,哪里需要弄这些坑钱的小把戏,这也不符合逻辑,这对于韩艺而言,倒是一个好消息。

    打听完这些消息后,韩艺就小野就回去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去可就得走夜路了。

    只是较比起来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韩艺显得非常沉默,他不说话,小野又不会说话,所以显得非常安静。

    忽然,韩艺觉得有人在拉他的衣袖,转头一看,问道:“什么?”

    小野突然摆出一个那神像的姿势,随即小掌一拍。

    韩艺愣了愣,不太确定道:“你是想说,直接拆穿九灯和尚的把戏?”

    小野猛地点了几下头。

    “我那也只是猜测而已,虽然十有八九不会错,但万一不是,那可就把自己搭进去了,这太冒险了。”韩艺摇摇头,又道:“而且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就算拆穿他也很难一击毙命,可能还会招受对方的报复,我只是一个穷人而已,根本没有实力和他对抗,所以,我们要么就不出手,一出手就一定要他翻不过身来,还有一点,为民除害这是好事,虽说义不容辞,但现在我们自身难保,总不能白干活吧,我还得想想怎么从中获取应得酬劳,最好能够一举双得。”

    小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用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韩艺。

    韩艺道:“你是想问我有办法没有?”

    小野点点头。

    韩艺摇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想到,这老秃驴行事谨慎,而且也不是非常的贪心,这种人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你很难用钱财去引诱他上当,”

    所为的千局,首先一定要有诱饵,这个诱饵是根据下手目标而定制,钱、女人、荣誉,甚至于一张卫生纸,都不一定的,但必须要投其所好,如果不能引诱对象上钩,那什么都是白搭,可是从整个布局来看,这九灯和尚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他追求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细水长流,如果没有足够的诱饵,你很难让这种人铤而走险。

    这也是令韩艺困扰的地方。

    他刚才就一直在思考诱饵方面的事,因为诱饵无法确定下来,那么什么都是空谈,而且这诱饵还得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他现在可不比在后世了,在后世他后面有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几乎都不用他动什么脑筋,但是如今他只能靠自己了。正当沉思中,忽觉鼻尖一凉,韩艺一怔,伸手一摸,发现竟是水珠,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头顶上突然多出一片乌云来。“不好,要下雨了。”说话间,赶紧将斗笠带上。

    小野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袖,小手指向左前方。

    韩艺顺着望去,发现不远处有一间房屋,于是二人急忙房屋那边跑去。

    这前脚刚刚进到屋内,大雨就落了下来。

    “好险啊!差点就成落汤鸡了。”

    韩艺轻轻吐了口气,左右张望了下,发现这里竟然也是一座小寺庙,不过似乎已经荒废了很久,横梁、烛台上尽是灰尘和蜘蛛网,当然,这种荒废的寺庙可没有铜像,毕竟现在的铜就是货币,要是有的话,也早就让人给偷走了,就一桌石头雕刻的观音像,而且非常小,也就一米来高。

    突然间,韩艺望着那观音石像像怔怔出神,脑袋里想起他死党皮特朱的一句口头禅来,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所欲有所求,哪怕是修道者,他无非也就是想得到与神灵的交流,或者是祈求神佛保佑,所以只要是活人,那他就一定有弱点。

    这皮特朱可不比他,人家可是世界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而且主修的就是心理学,所以诱饵这一环节,一直都是皮特朱负责的。

    “不错,只要是活人,都有所求,有所欲,那么他就一定有弱点,那九灯和尚也不例外。”

    说着说着,韩艺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道:“我也真是笨,竟然只在乎事情的表面,而未从事情的本质去思考,有道是授人鱼不如授人渔,要是皮特朱在这,他一定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你这老秃驴,这一回我非得玩死你。”

    一个千局的初步构建已经在韩艺脑海中慢慢形成了,其实以他的经验,只要诱饵设定好了,其余的都非常简单。

    小野见韩艺站在石像前面傻呵呵的直笑,心生好奇,又拉了拉韩艺的衣袖。

    韩艺转头瞧了眼小野,呵呵道:“这人贱自有天收,那老秃驴竟然假借菩萨之手来为自己谋利,菩萨一定饶不了他的,你等着好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尝到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