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高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高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

    “娘有救了,娘有救了。”

    李伟双手紧紧抱胸,似乎怀中有什么珍贵物品,嘴里不断的重复念叨着一句话,神色显得十分兴奋。

    他来天济寺苦挨数日,终于求得神药,一时激动的竟落下热泪。

    砰!

    “哎呦!”

    就这一愣神间,迎面走来一人与他撞上。

    李伟因为毫无准备,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神药,我的神药!”

    然而,他第一反应却不是自己,也不是与他相撞之人,而是关心怀中之物,只见他怀中非金非银,乃是一个药包,见药包完好无损,他才大是松了口气,忽听面前传来**之声,“哎呦,哎呦。”

    只见一个年级比自己稍小的青年躺在地上,一手揉着胸口,似乎十分痛苦。

    而这青年边上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急忙将青年扶起。

    李伟本是读书人,自然识书同理,觉得刚才自己走的又疾,而且并未看路,自当是自己撞到了别人,于是急忙起身,走过去询问道:“这位小哥,真是对不住,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没事,没事---咳咳咳!”

    青年没说上两句话,就是一阵巨咳。

    李伟好奇道:“小哥,我看你似乎有病在身?”

    青年摆摆手,神色忧伤:“老毛病了,老毛病了。”

    李伟又道:“那你来此也是来求药的?”

    青年点点头道:“咳咳咳,我听人说,这天济寺的方丈是菩萨的使者,在此广济百姓,若有病痛者可上门求得神药,也不知是真是假。”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

    李伟连连点头,兴奋道:“不瞒小哥,我刚刚为母求得神药,正准备回去。”

    “是吗?”

    青年无力拱拱手:“真是恭喜。那不知这神药是否难求?”

    李伟眉头稍皱道:“说难倒也不难,说易倒也不易,就看小哥你是否有缘?”

    青年听得迷迷糊糊道:“这缘如何看得出?”

    李伟道:“小哥,你平常可有上庙烧香?”

    青年摇摇头道:“小弟活了十余载,第一次上庙。”

    李伟叹了口气:“若是如此的话,恐怕很难。”

    青年好奇道:“你为何这般说。”

    李伟道:“小哥有所不知,这神药只送给佛缘深厚之人,小哥你一生中从未上过寺庙,又如何佛缘深厚。”

    青年道:“这是我告诉你了,你方知道,我若不说,你又怎会知晓我佛缘是否深厚?”

    李伟激动道:“我不知道,但是菩萨可知啊!”

    “哦?”

    青年错愕道:“菩萨如何得知?”

    李伟道:“在后院有一座菩萨神像,这神像便可算出你是否佛缘深厚。”

    “这如何算出?”

    青年惊讶道。

    李伟道:“你若要求,须得去后院跪求,到时九灯和尚会给你一盘药丸,你端着药丸跪在神像面前,虔心向菩萨述说你所得之病,若是菩萨觉得你佛缘深厚,便会从盘内拿去药丸,到时九灯和尚便会赐你神药,可若不是,菩萨便不会拿取药丸。”

    “原来如此。”

    青年点点头,道:“那这神药一定非常昂贵吧。”

    “神药怎么能用钱这等俗物来衡量了。”李伟显得有些愤怒,觉得这哥们玷污了菩萨。

    “你的意思是这神药不用钱?”

    “自然不用。”

    青年猛地一惊,又问道:“那我如何积着佛缘呢?”

    李伟道:“当然是多来上庙拜佛烧香,我也是虔诚烧了数日香烛,才得此神药的。”

    “烧香?”

    青年笑道:“那这香烛肯定也不用钱吧。”

    李伟先是一愣,随即道:“香烛自然要钱。”

    “哦?那要多少钱?”

    “前寺五钱三炷,祭神像的香须得十钱三炷。”

    “咳咳咳,这么贵啊?”

    “这香是比一般的香烛要贵一些,但这可不是一般的香烛,是经过九灯和尚开光过的,这可帮你积累佛缘,况且这又不是很多钱。”

    李伟说着又道:“我可不是骗你,你若先在去求神药,十有八九求不到的,莫要浪费机会,你可先去前寺烧香拜佛,然后再去后院打坐,听九灯和尚诵经,日子久了,佛缘深厚了再去求神药。”

    “是,我知道了,多谢大哥相告。”

    青年再度拱拱手。

    “不谢,不谢,我先告辞了。”

    “请慢走。”

    李伟说微微颔首,然后快步离开了。

    他一走,这青年立刻直起腰来,望着李伟远去的背影,笑道:“药不要钱,香要钱,高手啊!”

    这青年正是韩艺,而在他身边的自然就是小野。

    小野轻轻拉了下韩艺的袖子,一双单纯的眸子充满好奇的望着韩艺。

    “咱们边走边说吧。”

    韩艺带着小野一边往寺外走去,一边笑道:“这世上的骗局大概可分为两类,一类就是一锤子买卖,但是每次牵扯的数额都非常巨大,行骗之人骗完就消失,另一种就是细水长流,虽然每单生意涉及的金钱非常少,但是具有重复性、传播性、广泛性、可见光性、日复一日,赚的可也不少。”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而这九灯和尚就是属于后者,他最高明的地方,就是不急不躁,营造出了一个绝佳的佛门圣地的假象,起初我以为那神药一定非常贵,却没有想到神药竟不要一钱,但这恰恰就是他狡猾的地方。

    这可是神药呀,卖多少钱都合理,可以说是无价的,可是若是把价钱定高了,那么寻常百姓可就买不起,只有那些大富人家才能买得起,但是富人毕竟少,而生病的富人更是少之又少,如果只针对富人的话,那收入肯定不多,所以还得靠这些愚昧的百姓。

    可若是神药卖得便宜了,那么就玷污了这神药之名,与其如此,索性就不要钱,这样一来逼格就高了,哦,逼格的意思在这里意境,而且也非常合理,菩萨赐的要怎能用金钱来衡量了,这样就能让更多的百姓信服,但是他总得捞钱吧,而这香烛之钱,就是关键所在,一般的香,一文钱可买三到五枝,但是他这里却卖五文钱甚至于十文钱,价钱可就翻了近十倍。

    但是你要说这钱多吗,其实也不多,也就是五文钱而已,可是这香是用来积佛缘的,刚才那人也说了,他可是烧了数日的香烛,而且他一天总不可能只烧三炷香,这算下来,一个月所花之钱可也不少啊!因为每次用的钱不多,所以求药之人不到没钱的时候,根本无从察觉自己的财产在被人慢慢蚕食。

    而且根据人性来看,那些来求药的百姓都会有一种害怕失败的心理,他们总会觉得自己佛缘不够,于是他们会不断的去烧香,希望能积更多的佛缘。

    另外,你注意那人说的没,他说你在神像面前,得述说自己的病情,那么九灯和尚就可以根据求药者的病情,来判断出是否能够治好他的病,从而决定是否给他药,一旦神药生效了,那么很快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吸引更多的百姓来此,来烧香的越多,他自然赚的又越多,名声也越响,很多大富人家也都会慕名来此,那些大富人家捐一次钱,可够我们这些穷人活一辈子了。这九灯和尚可是把这细水长流把戏玩到了淋漓精致,我倒是小觑了他。”

    小野皱着小眉头点点头,突然做出一个神像姿势来。

    韩艺一看便知他要问什么,笑道:“小野,你记住了,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道法、仙法,就算有,亦非人可操纵,所以十有八九都是在骗,那神像的迷,我虽还不敢肯定,但是我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那神像的右手应该是用类似于磁石之物做成的,而那药丸里面则是掺杂铁屑等物,如果九灯和尚觉得此人可救,那么就在里面放一粒掺有铁屑的药丸,当求药者将托盘高高举起时,用吸铁做的神像右手就把混油铁屑的药丸给吸到手中,旁人不知就以为这神像是具有法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