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拜佛求药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拜佛求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点赞,求上榜,求......。

    第二日清早,韩艺和肖云说了一声外出赚钱,然后拿着韩大山那一顶破斗笠就出门去了。

    来到村口,小野早就在那里等候了,二人结伴向天济寺行去。

    天济寺坐落在扬州城以东一处半山腰上,这山面子不小,但是不高,山路非常宽大,如履平地,是一个好地方。因为寺庙这东西毕竟和神佛有关,建在山上,可添气势,但是如果建在高山峻岭的顶峰,那鬼会去呀,烧个香,还能把腰闪着,这就太不合理了,这一处地方正合修庙建观。

    不过天济寺距离梅村大概也有二三十公里,在双腿走天下的年代可也不近呀,韩艺和小野走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才来到了这天济寺。这地方既非交通要道,亦非游玩之地,按理说人流应该不是很多,但却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这不用想也知道是天济寺带来的人气。

    韩艺和小野直接来寺庙前,只见那非常气派的红柱大门,是门庭若市,进出人士络绎不绝,其实光从这大门来看,就知道这寺庙香火很旺。

    韩艺稍微拉低了下帽檐,走上前去,门前站着一个身着灰色僧服的小沙弥,他一见韩艺和小野来了,立刻双手合十,问道:“请问二位施主,是烧香,还是求药?”

    这话有点门道哦,上庙当然烧香,求药去医院啊。韩艺反问道:“烧香如何?求药又该如何?”

    小沙弥道:“如果施主是来烧香的,可直接到前寺烧香,如果施主是来求药可去后院拜菩萨求药。”

    原来天济寺名声渐响,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基于有需才有供的定律,派一个小沙弥在此引路是非常有必要的。

    “拜菩萨求药?”

    韩艺笑道:“是不是一定要求药才能去后院?”

    小沙弥摇头道:“佛云,众生皆平等,这佛家之地又怎会有那些繁琐规矩,我们方丈说了,只要施主是带着一颗诚心来此,是去是留,是坐是行皆可。”

    “有点意思。”

    韩艺一笑,又道了一声谢,然后与小野走了进去。

    来到寺内,这天济寺的规模可也不小,前面一个大殿,左右两边各有厢房,左边还有一条石板小道通往后院,只见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几乎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愚昧的妇人,也有饱读诗书的书生,有轻纱蒙面的少女,也有身着华丽的成功人士,还有一些行走江湖的壮士,可谓是热闹非凡。

    如果这是一个局的话,就这人流量,一天不骗个百八十贯的都不好意思出门啊!

    韩艺暗自嘀咕了一句,先是与小野来到前寺的大殿前,只见殿门前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济世大殿”四个朱红大字,十分气派。

    而在台阶上面左右两边各放着一个直径一米的大鼎,两个大鼎里面都插满了大大小小的香烛,仿佛连一枝香也插不进去了,青烟直冒,这也是为什么把大鼎放在外面的道理,如果放在殿内的话,就这烟量,不得把人熏出肺结核来。

    但也由此可见,这里的香火是多么的旺。

    进到殿内,只见里面非常宽敞,一尊佛像居中,两边各四座菩萨像,就生意的角度来看,这佛像就跟商场里面的柜台一样,多与少是根据客人而定,如果你客流量多,但是你就一个柜台,那人家买东西还得排队,既耽误了客人得时间,也耽误了商家赚钱的时间。

    这里一共有九尊铜像,每尊铜像门前摆着六个黄色铺垫,等于一次可供五十四人供拜。

    此时五十四个铺垫都跪满了人,另外还有不少人拿着香站在铜像边上不断的点头,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难道当今世上最赚钱的买卖是开寺庙?

    韩艺被这人流量还真吓到了,这一条到晚得烧多烧柱香呀。

    二人在里面转了一个圈,基本流程倒也清楚了,简单来说,就是现在大殿左侧的一间小屋内购买香烛,然后来大殿供拜,最后将香烛插到外面的大鼎里面。

    跟一般的寺庙没有任何差别。

    不过这也在韩艺的预料之中,入庙烧香,这很正常,也很难从中动手脚,难不成你这香还能烧出花来。

    但是入庙求药,那就非常奇怪了。

    相信这也是天济寺的特色。

    所以奥秘肯定还在后院。

    于是韩艺又带着小野往后院走去,正如门前那小沙弥所言,可去可留,可坐可行,虽然又不少和尚从旁走过,但是除了行佛礼之外,与他们没有任何交流。

    但是这前寺离后院倒是有点远,还得走个什么半柱香功夫,可见这天济寺也真是不小呀,后院的入口是一个扇形的石门,门前站在站两个小沙弥,还放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严禁喧哗。

    韩艺、小野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看门的两个小沙弥也就是行了个佛礼,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入得此门,只觉视野大开,面前是一块跟足球场一般大小的空地,然而此时空地上面坐满了人,密密麻麻一片,个个都是盘腿席地而坐,绝大多数是连个垫子都没有,而那少数人也是自带的,有些就是弄快布垫着,闭目冥想。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韩艺、小野眼中都闪烁着困惑的目光,又顺着众人面朝的方向望去,只见台阶之上,盘腿坐着一个中年和尚,身披金红袈裟,留着一缕胡须,同样也是闭着双眼,右手一串佛祖,不断的拨动着佛祖,有模有样的。

    韩艺知道这家伙十有八九就是那位法号九灯的方丈大师了。

    而在这和尚边上,有着唯一的一尊观音铜像,大概一米来高,左手置于腹部,掌心斜着朝上,右手抬起过肩,中指拇指微合,这造型韩艺倒是挺熟悉的,不过这尊铜像比起前面大殿里面的铜像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

    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里参拜,而这铜像却又如此之小。

    这难免不让人好奇。

    韩艺觉得站着太显眼了,因为大家都是盘腿而坐的,于是拉着小野在后面坐着,当然,眼睛还是睁开的。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妇女起身上前,她在台阶下跪倒在地,拜了一拜,每上一阶,又拜一拜,共有六阶,一共六拜,等到来到台阶之上,那九灯方丈身边的一个和尚就走了过来,递上三支点燃的香,妇女接过香来,在那尊观音铜像面前拜了拜,又将三炷香递还给那和尚,然后双手合十虔心跪拜。

    那和尚接过香之后,就插在边上的铜鼎里面,随后屋内又走出一个和尚来,这和尚端着一个木制托盘,韩艺因为坐得比较远,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隐隐可见一些圆圆的东西,应该是丹药什么的。

    难道这就是那神药?

    韩艺暗自嘀咕一句,又见那和尚将托盘递给那妇人,妇人颔首接过之后,面对铜像高举托盘。

    什么意思?

    韩艺倒是有些没有看懂。

    过的半响,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那方丈突然睁开眼来,一声叹息,用一种悲天伶人的语气说道:“看来施主还是佛缘不够啊!”

    那妇人一听,满脸失望之色。

    底下不少人也露出惋惜之色,纷纷摇头。

    但是这妇人不吵不闹,将托盘递还给那和尚,先一拜菩萨,后一拜方丈,躬身从台阶上下来,离开了后院。

    因为什么也没有发生,所以韩艺直到目前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继续耐心等待。

    很快,第二位人士就上去了,是一个与韩艺年纪一般大小的青年,同样也是跪拜上阶,过程与前面那位妇人一模一样,最后也是面朝铜像,高举托盘。

    突然间,只见托盘中一道微小的影子飞向铜像,不偏不倚正好飞到菩萨举起的右手中指与大拇指之间,原来这铜像右手中指和大拇指并没有完全捏合,中间还是留着一道缝隙,看上去就像是菩萨用法力隔空取物拿取托盘中的药丸。

    寂静的院内响起一片哗然,众人匍匐跪拜。

    又见那方丈双手合十,向那少年微微弯身:“阿弥陀佛!恭喜施主与菩萨结成善缘。”

    那少年似乎显得异常激动,又是向菩萨跪拜,又是向那方丈回礼,嘴里还直念叨着:“多谢菩萨,多谢方丈........!”

    坐在后面的韩艺,呆愣半响,突然噗地一声,但立刻一手捂住嘴巴,暗道,就这点微末伎俩,也好意思拿出来?操!要是劳资剃度出家,岂不是可以大杀四方呢?看来在唐朝时期我们这一行还是属于朝阳行业啊。

    但是他并没有急着走,又见一个和尚拿着一个小药包走了过来,递给那少年。

    啊?难道那托盘里面不是神药?

    韩艺微微皱了下眉头。

    那少年恭敬的结果布包来,连连道谢,然后下了台阶。

    怎么没有付钱?难道事先就付了,可若是这样的话,那刚才那位妇人岂不是钱给了,药还没有拿着,这也太坑爹了吧。

    关于这一点,韩艺倒是没有看明白,他转过头去,见小野睁着清澈的双眼,张着嘴巴傻乎乎的望着那尊铜像,萌的只想让人捏捏他的脸颊,韩艺伸过手去,轻轻桶了下小野。

    小野微微一怔,转过头来,茫然的望着韩艺。

    不是吧,难道小野也中邪了?得赶紧带他离开这里。韩艺用手指了指门外,然后二人起身悄悄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