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做女人真好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做女人真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新书期间,求推荐,收藏。。。。

    韩艺出门,可不是要去天济寺,他是想去找小野,毕竟这是古代,出门都得靠脚,而天济寺离梅村可是比较远的,一个人去的话很无聊,必须找个伴,可惜他并不知道小野住在哪里,除非约好,不然每次都是小野跑来找他,他倒是问过小野住在哪里,但是小野似乎有些不愿意说,他也就没有强求了,现在他只能到处走走,希望小野来找他。

    “小艺,吃了饭没有。”

    “啊?吃了,吃了。”

    “小艺,要出门啊!”

    “没有,没有,到处走走。”

    “小艺,你这是准备上哪去?”

    “哦,随便走走。”

    ......

    奇怪?为什么他们变得这么热情了。

    韩艺一出门,遇到的村民都非常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要知道前些日子,这些村民可都是躲着他的,怕他来借钱,可今天的情况完全相反,这些村民别提多热情,老远都叫他一声,这让韩艺反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这还没有反应过来,又遇到了张六婶和几位妇人。

    “小艺,听说你把债给还呢?”

    “嗯。”

    “真是厉害呀!”

    “小艺,你真有出息。”

    “这真是韩大哥在天有灵,保佑你们韩家啊!”

    ......

    经张六婶她们这么一说,韩艺顿时恍然大悟,大家肯定知道他已经把债还了,自然就不会问他们借钱了,故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用说,肯定是杨林传出去的,梅村就这么大,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大伙纷纷竖起大拇指,夸韩艺有出息,还夸韩艺什么见义勇为,给梅村涨脸,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

    这倒是弄得韩艺有些不好意思,他并没有救人,那都是他胡编乱造的,而且这算好事吗?这当然算是好事,可是也不值得如此叫卖啊。

    但是这样也把小野给引出来了,在韩艺来到村口时,小野终于出现了,出场还是与以往一样,是从树上跳下来的。

    韩艺异常激动的“擒住”小野要和他去约炮,不,是约他明天上天济寺游玩。

    小野立刻点头答应了,他自小就没有半个朋友,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不用想也知道他其实是非常孤单的,毕竟小孩的天性都是爱玩,但是村里的小孩都看不起他,因为他没爹没娘,如今好不容易交上韩艺这个朋友,他自然不会拒绝跟韩艺出去一块玩耍。

    随后小野又带着韩艺去到一条小溪边捉鱼,韩艺水性好,也会钓鱼,但是捉鱼就差了点,捣鼓了一下午,一共弄了十条鱼,三条大的,其余的都是小鱼,几乎都是小野一个人捉的,这小子真是上天入水,无所不能,动作快的真是一个干扒手的好料子,幸亏韩艺还有一些良知,否的非得拉小野入行不可。

    捉完鱼之后,两个人就在溪边生了一堆火,将那三条大鱼烤了吃。

    随后就各回各家了,韩艺拿着那些小鱼回到家门前时,忽听得里面传来“哎呦”一声,是肖云的声音,心中莫名的一揪,急忙来到门口,只见肖云坐在卧榻上,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困惑道:“你在干什么?”

    “啊?”

    肖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叫了一声,突然又把左手藏于背后,挤出一丝慌张的笑容,“你回来了。”

    韩艺也不露声色,当做没有看见,嗯了一声,走了进去,坐在卧榻上,将鱼篓往桌上一放,“打了几条鱼回来。”

    肖云一喜,急忙往鱼篓里面一瞧,不禁咽了咽口水。

    韩艺看着肖云,突然道:“你今早没有洗脸么,怎么左眼还有眼屎。”

    “是吗?”肖云无意识的拿出藏于背后左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发现并没有眼屎。

    “哇!你的手怎么呢?”

    韩艺见肖云左手的五个手指头上全部包着灰布,不由的一惊。

    肖云登时知道自己上当了,暗骂韩艺这家伙太狡猾了,让人防不胜防,支支吾吾道:“没事,没事。”

    “没事?”

    韩艺哪里肯信,道:“没事你包着布干什么?”说着,他余光突然瞟了眼肖云的屁股后面,正是自己的新郎服,立刻明白过来,笑道:“你是缝衣服,把针线全部缝到自己手上去了吧。”

    肖云见被点穿了,脸上一红,可怜兮兮道:“你知道就好,我这可都是为了帮你缝衣服才弄成这样的。”

    她原本还想博得一些同情,或者说希望得到了一些鼓励、安慰之类的话,哪知韩艺根本没有在意,一脸着急的拿过自己的衣服,嘴上还道:“你手倒是小事,可别把我的衣服弄坏了,你已经弄坏过一次了。”

    做妻子的五根手指全部受伤,无一幸免,而这做丈夫竟然只关心衣服,肖云好生郁闷,道:“韩艺,你---。”

    这话刚出口,听得撕拉一声,原来韩艺拿起衣服抖了抖,双手微微往两边一拉,想看看缝的怎么样,结果这轻轻一拉,就听到这不祥之音。

    只见衣服的背面一块布掉了下来。

    肖云一手捂住那性感的小嘴。

    韩艺缓缓转过头去,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肖云,“你的手真的是缝衣服弄的吗?”

    “......!”

    肖云嗫嚅半响,突然哼道:“都怪你,我这都还没有缝好,你就拿起来乱动。”

    韩艺震惊道:“整整一个下午,你竟然跟我说没有缝好?看来你真的是把线都缝到手上去了。”说着,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妞太极品了。

    肖云脸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眼看家暴就要再度上演。

    韩艺懂了,连忙道:“不过没关系,你有心就行了,剩下的我自个缝就是了。”心中暗道,韩艺啊韩艺,你也真是蠢的要命,这女人连衣服都不会洗,你还奢望她去缝衣服,你的智商都上哪去了。

    肖云阴沉的脸又变得十分震惊,“你还会缝衣服?”

    韩艺好气好笑,再度说道:“我若是连衣服都不会缝,那我还敢娶你进门吗?”

    又是这句话!肖云不做声了,瘪着嘴,一副委屈的想哭的样子。

    又是这表情,别人见了非得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其实是你一直在折磨我啊。韩艺叹了口气,也懒得打击肖云了,毕竟打击也没用,有道是朽木不可雕也,烂泥扶不上墙,拿起针线来,迅速的缝了起来,他前世是一个孤儿,要是连衣服都不会缝,早就冻死在路边了,那时候他什么都得靠自己,所以生活技能他无一不精,只是很久没有用了而已。

    但是缝着缝着,韩艺就莫名的想哭,老子堂堂一名侠盗,劫富济贫,惩恶扬善,来去无踪,何等潇洒,何等洒脱,可穿越到这唐朝,竟然变成了东方不败,而且还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东方不败,我TM该找谁说理去啊!

    肖云却没有注意到韩艺那红润的眼眶,全神贯注的望着那不断穿梭的针线,脸上写满了挫败感,她曾几何时还想着照顾韩艺,结果---,反倒被照顾了。

    真是尴尬啊!

    就这么一个小口,韩艺三两下就解决了,将衣服扔在一边,又瞧着肖云,突然很正经的问道:“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吗?”

    肖云一怔之下,又茫然的摇摇头。

    韩艺一字一顿道:“煮饭给你吃,女人。”

    他还特意加重了“女人”的读音,嘲讽之意,无须言表。说完就拿起鱼篓去到了厨房。

    用得着这么羞辱我么。

    肖云脸红的都快照亮了整间屋子,一种变性为男人的冲动油然而生,那样的话,她的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而她真正会的琴棋书画更能大发异彩。

    很快一碗鱼汤就摆在了肖云面前,热腾腾的,冒着热气,白白的鱼肉,伴着青葱黄姜,倒也算是上诱人,这可把肖云给感动坏了,她都记不清多久没有吃过肉了,喝着美味的鱼汤,一股暖意环绕在心头,她立刻否定刚才的那个想法,暗道,做女人真好。

    看到肖云吃得如此津津有味,这倒是让韩艺心里稍感愧疚,这几天他跟小野在外面天天大鱼大肉,潇洒的不得了,而肖云则是在家要么吃着黑暗料理,要么吃着那干巴巴的胡饼,当然,这可不能说出来,否则又有可能会发生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