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葱花蛋饼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葱花蛋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上榜!

    仙女!

    这真不是褒奖!

    特别是对于现在肖云而言,但是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她更多的是诧异,这韩艺什么时候学会做饭呢?

    以前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是韩大山一个人全包,韩艺等同一个废人。

    晾完衣服之后,肖云拿着木盆悄悄来到厨房外,探出头来,一对明亮的眼睛往里面瞟去。

    可这人都还没有看清楚,就听韩艺说道:“下回你洗澡的时候,我也这样做。”

    这人的耳朵怎么变得这么灵了!

    “你敢!”

    肖云啐了一声,走了进去,又补了一句,“下流。”

    韩艺突然转过身来,非常好奇道:“问你一个问题。”

    表情非常认真。

    肖云道:“什么问题?”

    韩艺道:“为什么当一个男人偷看女人的时候,就是下流,而当一个女人偷看男人的时候,就变成了欣赏,这我一直没有弄明白。”

    “我可没有偷看你,而且,如果一个女人偷看男人洗澡,那当然也是下流。”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我是进来放木盆的。”

    肖云说着走到角落里,将木盆放下。

    韩艺摇摇头,继续揉面去了。

    肖云瞟了瞟,见韩艺手法娴熟,暗道,难道他真的会做饭。

    “喂!你想偷师啊!”

    韩艺冷不防又说道。

    “谁稀罕!”

    肖云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心里又道,这人脑子后面长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只见韩艺两手捧着三个碗走了进来,先放下两个碗,又将最后一个碗放在肖云面前,“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这人还真是小肚鸡肠。肖云只觉脸颊发烫,却又做不得声,琼鼻突然情不自禁的抽了抽,好香啊!往碗里一看,只见那冒着腾腾热气的薄饼,呈淡黄色,热气中可见点点青绿。

    这正是那葱花蛋饼。

    中间那个碗则是一碗咸菜。

    韩艺倒不管她,双手拿着蛋饼吹了吹,夹着一些咸菜放在蛋饼里面一卷,趁热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肖云轻轻挠了下桃腮,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想傲娇的一手扫掉的韩艺做的蛋饼,但是,没道理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挣扎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拿起了那蛋饼,似乎还有些烫手,十指跳动,放在嘴边吹了吹,又学着韩艺,夹了些咸菜放入蛋饼中一卷,没有成功,再卷,这才把咸菜卷在里面,小吃一口,只觉绵软利口,酥香可口,再配上那咸菜增味,真是恰到好处,似乎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加完美的搭配了,不禁眼中一亮,囫囵吞下,“真是好吃。”

    韩艺自顾吃着,没有搭理她,这种赞扬他宁愿不要,他倒是更愿意这样赞扬肖云,当然,这只是一个梦。

    面对韩艺的冷淡,肖云倒是锲而不舍,关键是被雷击后的韩艺,充满了太多的神奇,又再道:“想不到你真的会做饭,而且还做的这么好吃,你是什么时候学的?”

    “这还用学吗?”

    韩艺反问道。

    “不用吗?”

    肖云错愕道。

    韩艺耸耸肩道:“你说用学就用学吧,反正我是自学的,毕竟每个人肚子饿了,都会去自己做饭,而不是等死。”

    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的确不用学。

    肖云一脸尴尬,眼眸突然一转,又道:“那---那你能不能教我做饭。”

    韩艺很认真的说道:“不瞒你说,关于教你做饭,其实我早就有想过了。”

    肖云欣喜道:“真的,那你教我啊!”

    韩艺道:“但是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为什么?”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朽木不可雕也!”

    “.......!”

    肖云愣了半响,嘴一撇,不就是会做饭么,有甚么了不起的。

    韩艺瞧了她一眼,道:“你是不是在想,不就是会做饭么,有甚么了不起的。”

    肖云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但话一出口,她又觉得有些不妥。

    傻妞。要是我我也会这么想啊!韩艺笑道:“是,会做饭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要以这为荣,那真是太肤浅了,可问题在于,要是一个女人连饭都不会做,那就比较稀奇了,你说对吗?”

    肖云仰着俏脸蛋,吃着她的葱花蛋饼,修长的双腿轻轻摆动着,仿佛在说,我就是不会做,你拿我怎么样。

    看来她已经自暴自弃了。韩艺一声叹息。

    砰!

    突然,肖云猛地一拍桌子。

    这么久才爆发?这延迟也太夸张了吧。韩艺吓得一缩,“你想干什么?”

    肖云怒视韩艺,火光闪烁着,韩艺冷汗涔涔,过得半响,肖云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有苍蝇!”眼睛却看着韩艺。

    “打的好,苍蝇就该拍死。”

    韩艺连连点头,心里着实松了口气,他明白了,不能再说了,不然这一巴掌准拍在他头上。

    小夫妻两静静的吃完蛋饼,静静的各回各屋,静静的躺在床上,静静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后,韩艺躺在卧榻上,正寻思着准备出门,肖云突然走了进来,一脸微笑的望着韩艺,柔声喊道:“韩艺。”

    “嗯?”

    韩艺转过头来。

    肖云道:“你这几天都没有读书了,现在债也还了,我继续教你读书吧。”

    读书?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要喜欢读书的话,干嘛跑去当个骗子,真是不知所谓。韩艺眨了眨眼,突然想起,自从肖云来了之后,就一直教以前的韩艺认字,但那是以前,现在是不可能的了,摇头晃脑道:“免了,你见过谁读书发财的。”

    肖云一怔,以前韩艺挺喜欢读书认字的,殊不知以前的韩艺也只是希望多跟她亲近亲近,道:“可是你爹爹生前希望你能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而读书就是你唯一的出路。”

    “哈!”

    韩艺道:“你少忽悠人了,就我这种家世,没钱没关系没背景,就算考到状元,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话虽如此,但是至少能够混口饱饭。”肖云瞧了眼韩艺,“问题是你也考不上状元。”

    嘿!小看人了不是,老子虽然没有读几年书,但也是看过唐诗三百首的,真当我还是以前的韩艺啊,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劳资是文武双全滴。韩艺哼道:“我还不屑去考了,不就是吟诗作对么,这东西需要学吗?”

    口气还挺大的。

    肖云道:“倒是不用学,那你作首诗来听听。”

    “作就作,多大的事。”

    韩艺假模假样的想了想,才道:“既然我是农家子弟,那就是做一首关于农家的诗,嗯---锄禾日当午---嗯,汗滴禾下土,哎,有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石化!

    肖云震惊得像半截木头愣愣地戳在那儿。

    这一首诗倒也谈不上千古绝句,但你得看是从谁的嘴里念出来的。

    韩艺,一个农家小子,年少时也就跟一个考了几十年都没有考过乡试的老书生学过几年字,真的可能连一首诗都抄不全,怎么可能作诗,这太匪夷所思了。

    当然,对于肖云而言,更多的是气馁。

    刚才她今天说要教韩艺认字,无非就是想找回一点面子,因为韩艺总是讽刺她什么都干不好,这做家务活的确非她擅长的,她擅长的是诗词歌赋,所以她就想借此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但遗憾的是,这逼没有装成功,反倒是让韩艺狠狠装了一回逼。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现在的肖云。

    她的这种心理,韩艺哪能不明白,因为从最开始,她和韩艺的关系建立,就是从肖云教韩艺识书认字开始的,那时候的韩艺觉得肖云简直就是仙女,长得漂亮,学问还这么好,这不是仙女又是什么,对肖云也是言听计从,当然,现在的韩艺也觉得肖云是仙女,长得漂亮,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不是仙女又是什么。

    而且,当时的韩艺和肖云也算是绝配,韩艺是一个受,肖云是一个攻,在古代你想找个男人来当受,是很难的,这可能也是肖云答应嫁给韩艺的其中一个原因,虽然可能不是主要原因,但一定有这方面的因素。

    但是人算岂如天算,谁料那一道电下来,韩艺已经由受变攻,而且还是非常霸道的那种,这就和肖云的性格相克,两个人要是不吵架那倒是稀奇了。

    “哇!你这么惊讶,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韩艺跳下卧榻笑呵呵的说道。

    肖云猛地一怔:“这---这是你作的?”

    “你说呢?不过你也不要感到气馁,这是天赋,好了,我出去转转,你在家好生待着。”

    韩艺哈哈一笑,大步往外面走去。

    读书?

    韩艺真没兴趣,可以说从小就不爱读书,所以他为了避免肖云纠缠,赶紧开溜先,但是话说回来,他的学问可不低哦,因为在做任务的过程中,特别是针对那些奸诈的富人时,他得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因为他常常得扮成各种职业的人士,这么说吧,虽然没有连小学都没有上过,但是人家的毕业证都是拿箱子装的,当然,里面没有一张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