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你就是一仙女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你就是一仙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上榜!

    其实不管是佛教、道教,还是基督教,都拥有自己庞大的教徒群体,这些人都是非常虔诚的教徒,他们入寺上观,都是非常正常的事,但是任何事做过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就迷上某一种教派,并且非常沉迷,忘乎所以,关键其中还牵扯着人身安全和利益关系,那么就极有可能就是一个骗局,或者就是邪教。

    而利用教派来行骗,自古有之,从未停止过。

    想不到这么快就遇到同行了。

    韩艺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其实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在千门这一行中,亦有正邪之分,毕竟都是混迹于江湖的,有江湖就有正与邪。

    正派人士,就是那种高智商作案且专门针对一些为富不仁的人下手,时常需要一整年去设一个局,需要长时间投入,但失败率非常小且回报非常大,这也导致他们正派的人非常少,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像韩艺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他却精通四门外语。

    而邪派的话,就是那种骗骗老人家,用小孩去博取同情什么的,毫无技术含量,没节操,没下限,眼中只有钱,群体庞大,失败率比较高,回报非常小但是快,投入少。

    但是正邪之分的主要区别,并不是用智商来衡量,其实邪派也有很多高智商的人群,而是凭他们下手的目标来区分。

    正派的下手对象是在一个特定范围内的,一般都是针对一些作奸犯科的有钱人,类似于毒贩之类的。

    而邪派就不受这拘束,有机会就上,能骗则骗,谁好骗就骗谁。

    不过千门的正邪两派向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没有私人恩怨的话,一般都不会跟同行有任何冲突。

    但是他已经穿越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就算有这规矩,韩艺也绝不会坐视不理,因为此事事关杨二婶,而像这种以教派形式的骗局,很可能搞得人家家破人亡,这种人在他们这一行中就是属于邪派的,因为他们没有特定的目标,到处撒网。

    韩艺决定找个机会去看看,虽然他感觉这十有八九是一个局,但是究竟是不是,还不能妄下判断,这眼见为实吗。

    韩艺从杨林那里问清楚天济寺的地址后,就告辞了,其实就他这半吊子水,又能帮杨林干多少农活,还不就是闲着蛋疼,没事找事干,见这天色也不早了,于是去到前面的酒肆买了些面粉和鸡蛋,然后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现肖云竟然不在家。

    不会是走了吧,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可是当韩艺来到厨房时,发现木盆不在了,心里寻思着肯定事去洗衣服了。

    果不其然,当韩艺从厨房里面出来时,正好见到肖云一手夹着装满衣服的木盆行来,时不时还用另一只手将不听话的几缕青丝拨至耳后,虽然肖云不会做饭,也不像是一个会做家务的人,但是不得不说一句,她真的很努力在做,虽然做的很糟糕。

    这个女人真是令人看不懂啊!

    韩艺略显苦恼的摇了摇头,其实以他的手段,要对付肖云,还是绰绰有余,不会说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是他心里也明白,一直以来,都是他先挑起事端的,是他先处处针对肖云,而他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肖云离开,只是肖云不是那种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的女人,一旦被激怒了,挺容易失控的,所以韩艺也就是心里骂上两句,也没有真打算报复下肖云。

    “你回来了。”

    肖云见到韩艺站在门前,露出迷人的微笑,仿佛昨晚剪刀事件没有发生过似得。

    韩艺淡淡嗯了一声。

    肖云热脸贴了下冷屁股,自讨了个没趣,也没有多说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端着木盆来到晾衣柱边上,拿起一件衣服来,抖了抖,晾了上去,看上去还挺娴熟的。

    这女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还会洗衣服。韩艺终于发现了肖云一个亮点,可这还没有高兴起来,他突然间道那衣服的背面好像掉了块布下来,急忙上前,“等等下。”

    肖云转过头来,问道:“怎么呢?”

    “把你手中的衣服拿给我看看。”

    说话时,韩艺已经把衣服拿了过来,这一举起,忽觉一道亮光从遥远的西边射来,直直照在他的脸上。

    韩艺还觉得有些刺眼,低了低头,余光一瞟,发现衣服的背面有一个大大的洞,顿时一惊,哇靠,不是吧,这可是我的新郎服,是我最好的衣服呀,我全靠它去泡妞的啊。

    “啊---!”

    忽听边上传来一声惊叫。

    韩艺转头一看,只见肖云站在边上,一双漂亮的丹凤凤眼睁得大大的,那芊芊玉手捂住性感的小嘴。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韩艺都有些要抓狂了,非常郁闷的向肖云道:“大姐,你能否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新郎服何故变成了乞丐服?”

    肖云一怔,“这不是你弄烂的吗?”

    日!你脑子还转的真快?韩艺气不往一处来,道:“我弄烂的?我脱下来还好好的,可是在你手上转了个圈,就成这样了。”

    肖云只觉脸颊发烫,小声道:“可能---可能是我刚才敲的太用力了。”

    就知道是这样。韩艺拍了拍脑门,“我说你一个女人用什么力,要用力也是我们男人用力啊!还有,还有,这袖子上怎么还有一块污渍,你究竟洗了没洗呀,我真的会被你气死去,你不会做饭也就算了,连个衣服都不会洗,妻子做到你这份上,也算是独一份了,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又来了,又来了。肖云现在只要一听到韩艺的抱怨,就觉得浑身发胀,一口郁气积在胸口,因为这韩艺一旦抱怨起来,就如同常年得不到慰藉的怨妇,怒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你以后自己洗衣服就是了。”

    “咳咳咳!等等下。”

    韩艺赶紧制止肖云的意气用事,“凡事好商量,凡事好商量,我又没有怪你,我只是在---在教你,以后轻点敲,别那么用力了,衣服破了倒是没关系,别把手给敲折了。”

    你要真叫他做几顿饭,那他还能够接受,毕竟男人做饭,其实是很性感的,对于前世的他而言,做饭往往只是一个幌子,他下厨的目的只是为了要在厨房发生一些浪漫的故事,这是一种情调,可是你要叫他洗衣服洗碗,那真是要了亲命,反正自从他赚了钱,他就变成了那种宁可吃泡面,也不愿洗碗装牛排,宁可浑身酒味,也绝不洗衣服的人。

    “我知道了。”

    肖云撇了下嘴,“等干了我帮你缝缝就是了。”

    “孺子可教也。”

    韩艺点点头,可不敢再乱说话了,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洗衣服的日子,道:“行行行,你先晾着吧,我去做饭了。哎呦,怎么这脑袋好像有些缺氧啊。”

    “哦。”

    肖云突然猛地一怔,震惊道:“你还会做饭?”

    “哇靠!我要不会做饭,我敢娶你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进门吗。”韩艺笑了一声,进到厨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