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十章 同行的气息

正文 第二十章 同行的气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五千字大章一块发,下午就没有了,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点赞。。。。。。

    “我当然是来这查账的。”

    沈笑爽朗的笑道,不过那掌柜的脸立刻抽了一下。

    你个败家子,扬州谁人不知,我看你压根就是来这拿钱的。王宝皮笑肉不笑道:“真是稀奇,堂堂沈家大公子,竟然跑到这小店来查账。”

    沈笑面色一僵,轻咳一声,朝着那掌柜的道:“汪掌柜,本公子刚才好像听说有人不肯付账,不知是何人?”

    那掌柜的不由得看向王宝。

    这一回轮到王宝尴尬了,就在这瞬间的功夫,差点没有将韩艺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遍,但是这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王宝斜眼一瞧那掌柜的,嚷嚷道:“你看谁了,不就是一顿饭钱么,我王宝还会少了你的么。”说着,一挥手,叫身边那闲汉付钱。

    沈笑笑吟吟道:“那是,谁人不知王公子是什么人,天下间恐怕也没有比王公子更会赚钱的了,这钱在别人手上转了转,就翻了一番,可我们是小本买卖,还请王大公子多多见谅才是。”

    这摆明就是讽刺王宝是个放高利贷的,始终上不得台面。

    王宝一张肥脸涨的通红。

    但是,更尴尬的事出现了,那个闲汉在怀里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一个玩意来。

    王宝等得不赖烦了,道:“你这厮快点拿钱出来付账啊!”

    那闲汉哭丧着脸道:“大公子,钱袋---钱袋不见了。”

    “什么?”

    王宝双目睁圆,道:“好好的钱袋怎么会不见了?”

    那闲汉吓得双腿一软,险些趴在地上,急忙道:“大公子饶命,大公子饶命,小人也不知道,小人没有拿,小人真的没有拿啊!”

    沈笑乐呵呵道:“汪掌柜。”

    掌柜颔首道:“大公子有何吩咐?”

    “你是不知道,上回咱们扬州第一楼来了几个客人,点了一整桌菜,可是到了最后付钱的时候,个个都说自己的钱被人偷了。”

    “那可如何是好?”

    “那当然不能这么算了,结果就把他们全部送进官府,后来经官府一查,原来是几个骗子。”

    说着沈笑倒是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

    王宝可不蠢,这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可心里也在寻思着,他们几个一直跟在我身边,应该不敢拿我的钱,难道是掉了,还是被人偷了?念及至此,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来,突然面色一紧,道:“快看看那锭银子可还在?”

    那闲汉慌忙往袖中摸索了下,随即拿出那锭银子来,道:“银子还在,银子还在。”

    王宝瞧这银子,轻轻松了口气,这大头没丢就行,心里又开始琢磨起来,应该不是韩艺偷的,刚才我可一直跟他在一起,而且他喝得醉醺醺的,怎么可能从小猴那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袋拿走,他也没这本事,这不绝可能。又问道:“你来酒楼的时候,钱袋可还在?”

    一个机灵的闲汉立刻道:“大公子,我上去找找,兴许是掉在楼上了。”说着就立刻跑了上去。

    那专门拿钱的闲汉努力回想了一下,道:“大公子,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你这废物。”

    王宝怒骂一句。

    过了一会儿刚才上楼的那个闲汉走了下来,道:“大公子,上面也没有。”

    一个闲汉又道:“大公子,会不会是今早去吴家催债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那拿钱的闲汉立刻道:“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我记得当时拉扯时,那老吴还拉了下我的衣服。”

    王宝气急不过,怒瞪那闲汉道:“你还有脸在这说。”

    一旁的沈笑却早就盯上那锭银子,双眼放光,见他们还在纠结,心急不过,“哎,王公子,先把这账结了吧,我还等着查账了。”

    王宝一怔,冷冷看了沈笑一眼,又朝着那闲汉怒道:“还不快付钱?娘的,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是是是。”

    那闲汉赶紧将也银子放在桌上。

    掌柜的看着这银子,也有些头疼,因为这银子不是货币,他做了这么久买卖,还是头一回有客人拿银子来付饭钱的,说句实话,他是不愿收这银子,关键也难得找钱。

    谁知沈笑抢先一步,将银子没入袖中,又向那掌柜的道:“找钱给他。”

    那掌柜的一脸为难道:“大公子,这---。”

    “这什么这,快点找钱给客人啊,王公子可是大忙人,快点,快点!”

    沈笑脸一沉,那掌柜的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轻轻一叹,沈家出了这么一个败家子,还真是家门不幸啊!叫人拿钱来找给王宝,不过话说回来,这银子落在沈笑手里,也算是遇到明主,因为沈笑一顿饭就可以吃了个精光。

    王宝不屑的瞧了眼沈笑,等掌柜的把钱找了,就领着几个闲汉就走了出去。

    在当今世上,能被王宝鄙视的人,也就只有沈笑了。

    这一出门,那拿钱的闲汉就道:“大公子,那钱一定是让老吴家的人捡去了,要不咱们现在过去要回来。”

    王宝哼道:“都过了这么久,你现在去要,他们还会承认么,不过没事,这钱我迟早要他们吐出来。”

    又有一个闲汉道:“那去韩家把这饭钱给要来?”

    王宝瞪了他一眼,道:“你是摔坏脑子了吧,为了一顿饭钱上人家家里去要,这要是传出去了,我王家的面子往哪里放。”

    “那咱们就吃这哑巴亏。”

    “那也不可能,我王宝何曾吃过这亏。”

    王宝冷笑道:“年底我还得上他家收租,到时我再想办法把这饭钱给他加进去。”说着他眼一瞪,训道:“这要钱的事要多动脑子,少动手,别再跟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硬来,你们把人都给吓走了,还会有谁来跟咱们借钱。”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

    ......

    ......

    “这个王宝,还真是抠门,一个放高利贷的出门才带一百来钱,真不知道他这高利贷是怎么放的,还是我大唐百姓太穷了。”

    韩艺和小野二人走在田间小道上,韩艺一手抛着一个钱袋,嘴里是喋喋不休。

    原来刚才韩艺只是在装醉,虽然现在的身体对酒精非常敏感,但是他刚才其实并没有喝多少,基本上都是往窗外倒了,就是把脸喝红了,他原本只是想坑王宝一餐,可是见王宝把钱都放在那闲汉身上,于是动了歪主意,故意装着要站在窗口撒尿,就在那几个闲汉拉他下来的时候,他就顺手牵羊从那闲汉怀里把钱袋给捞了过来,作为一个高端侠盗,要是连点微末功夫都没有,那还混个屁呀,这顺手牵羊的本事在他们这一行中,就跟学ABCD一样。

    只不过他自从发现自己的智商不错后,就没有再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倒是整人的时候,常常用到,比如说在酒吧里面跟人发生争吵,他就别人的钱包顺来,让别人付不了钱。

    虽然身体已经换了,但这一拿的本事犹在啊!

    当然,他也没有真撒尿在裤子上,而是在下楼梯的时候,倒了些茶水在裤子上,那掌柜的见了,当然觉得恶心,别弄得我店里都是尿臭味,于是就让小野扶着韩艺回家去换裤子。

    小野当然就顺水推舟,扶着韩艺离开了。

    他也不怕王宝找来,这捉贼拿赃,没证据,还怕他咬人么,谁没有牙齿了,不过他想王宝应该不会想到这是他干的,毕竟他刚才醉成那样,不被人偷钱就算是幸运的了。

    他也没有料错,王宝是怎么也不会猜到他头上来,因为王宝太了解韩艺了,韩艺笨手笨脚的,哪里有这本事,而且也没这胆量,敢拿他王宝的钱,这万一被抓住了,那可有顿好的打,殊不知现在韩艺可是妙手空空,若非那银子是当当场给王宝的,一旦不见了,那要么就掉在酒楼里面,要么就肯定是韩艺拿得,否则,韩艺非得把那银子也给拿回来。

    “小野,下午咱们上哪吃去?”

    那家酒楼暂时可不能去了,得换一家,刚刚顺手捞到一百多文钱,总得潇洒潇洒吧,不然就太不符合韩艺的性格了。

    小野拍拍圆滚滚的肚皮,小脑袋直摇。

    刚才就属这小家伙吃的最多,因为他不会说话,不就只有吃,韩艺、王宝他们毕竟还是在交谈,吃的自然没有他多,要知道韩艺事先还嘱咐过,给我往死里撑。

    韩艺倒是没有吃的太饱,可是小野不去的话,他一个人去也没有啥意思,可是不到外面吃,回去迎接他的可就是黑暗料理呀,想着想着,又道:“干脆这样吧,咱们找一个好一点酒楼,买些饭菜回去,你看如何?”

    小野突然指了指韩艺的手中的钱袋。

    韩艺一愣,将钱袋递了过去,“你想要?”

    小野摇摇头,直接拿起钱袋放入韩艺怀里。

    韩艺又是一愣,随即笑道:“你小子还会替我省钱啊!好吧,好吧,我就听你这一回,等会就买点面粉回去,哎呀,又得自己做饭了,真是怀念以前那种生活。”说着,他又摸了摸小野的脑袋,“你这小家伙快点长大,这样就有精力陪我在外面混个个把月了。”

    他以前在拉斯维加斯或者上海、香港,经常一待就是个把月,这钱不花完,是绝不离开,在他那个团队里面,也就皮特朱能够有这么充足的精力陪着他醉生梦死一个多月,所以他们两个关系最好。

    自己做饭?

    他早就忘记自己还会做饭。

    等快要到梅村的时候,小野就离开了,韩艺又不想那么早回去,闲着无事,到处晃悠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自己家的田地边上,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已经长满了杂草,真是惨目忍睹呀。

    不过韩艺倒是看的挺开的,因为给了他一个不种田的理由,他可不会做这苦力活,他也不会种田,毕竟回忆里面也没有这项技术。

    “咦?那不是杨二叔吗。”

    沿着田间小道走着走着,韩艺又来到了杨家的田地,此时杨林正和他的两个儿子杨河、杨云在田间辛勤的劳动。现在韩艺与其他的村民并没有太多的交流,毕竟大家都怕他来借钱,唯独与杨林还说过一些话,就是那天蹭饭的时候,于是就走了过去。

    这杨河、杨云与韩艺一般大小,但是关系却不如杨林和韩大山的关系好,甚至于很少在一块玩耍,盖因韩艺以前从不干农活,说是要读书考取功名,其实也有一定逃避农活的原因,韩大山倒也希望韩艺能够读书成才,于是从不让他干任何活,还花了不少粮食拜托徐老交韩艺读书认字。

    可是那徐老书呆子一个,考了几十年都没有考上,除了教韩艺认点字,也教不了别的,或者说教多了还误人子弟。

    其实以前的韩艺就是一条寄生虫,少了韩大山,那几乎就是等着饿死。

    “杨二叔。”

    “是小艺来了。”

    杨林见韩艺来了,表现的非常热情,他对于韩艺倒是非常照顾的,只可惜他也没有什么能力去帮助韩艺。

    “杨二叔,我也来帮你干活吧。”

    韩艺一来,就抢着活干。

    但是杨家兄弟对此感到非常的鄙视,黑着脸瞧了一眼韩艺。这都是因为前两天,韩艺也是跑来帮他家干活,但摆明就是来蹭饭的,所以这一回杨家兄弟以为他又是来蹭饭的,虽然现在正午已过,但是农家人很少准时吃饭的。

    殊不知韩艺只是闲着无事,也想报答下杨林对他的帮助。

    杨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道:“韩艺,今天我娘可没有帮我们准备饭菜,带的干粮也都吃完了。”

    他们没有读过书,说话就是直来直往,也不懂得拐弯抹角。

    他话音刚落,杨林就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想死么?”

    杨云立刻躲得远远去了,杨林对他这两个儿子还是非常严厉的。

    其实不要说他们兄弟两,村里很多小孩都挺看不起韩艺的,因为他们都在帮家里干活,唯独韩艺一个人窝在家里吃闲饭,虽然现在的韩艺不是以前的韩艺了,但看上去似乎比以前的韩艺还要闲一些。

    韩艺笑了笑,道:“没事,没事,杨二哥和我闹着玩的。”

    杨林怒瞪了杨云一眼,又笑着向韩艺道:“小艺,陪你二叔到那边坐坐。”其实他心里也以为韩艺是来蹭饭的,但是他真的没有东西给韩艺吃,所以也不好意思让韩艺帮他干活。

    “哦。”

    杨林带着韩艺来到边上的阡陌上坐下,喝了一口水,又问韩艺要不要喝,被韩艺婉拒了,突然向韩艺道:“小艺,我发现自从你被雷击了之后,好像性情变了不少?”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可又怕勾起韩艺的伤心事,于是一直都忍着没问。

    韩艺叹道:“这能有什么办法,现在整个家都得靠我扛起。”

    这个理由倒是挺合理的。

    杨林点点头,叹道:“韩大哥生前待我如亲兄弟一般,现在他就这么走,我理应帮他照顾你,可惜我没用,帮不了太多忙。”说着,他突然瞥了眼两个儿子,见他们都还在躬身干活,于是悄悄从怀里掏出十枚铜板来,小声道:“这钱你先拿着,虽然少了点,但这也是二叔的一番心意。”

    韩艺感动之余,忙拒绝道:“多谢二叔一番好意,我的债刚刚已经还清了。”

    杨林震惊道:“你说什么,你的债已经还呢?”

    “嗯。”

    韩艺点点头,道:“我刚刚还和王宝一块吃的午饭,顺便就把钱给还了,你不信可以问徐老,他也在。”

    起初杨林还没有注意,如今听他这么一说,鼻子抽动了几下,闻到一股酒气,惊诧道:“那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韩艺又把那撑船救人的鬼话给杨林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杨林踏踏实实长出与口气,又是满脸欣喜道:“这一定是韩大哥在天保佑,这一定是韩大哥在天保佑。”

    说话时,他显得非常激动,似乎比韩艺本人还要高兴一些。

    因为在韩艺眼中,一贯钱也就那样,但是杨林眼中,这一贯钱可是一笔巨款了,所以当他听到韩艺这么容易的就把钱给还了,打心里为韩艺感到高兴,也觉得浑身轻松多了。

    韩艺倒是不愿对此多说什么,左右望了望,道:“咦?怎么没有看见二婶?”

    因为现在是秋收之时,家家户户都是全家出动,上回他来的时候,杨二婶也在一旁帮忙。

    杨林一声叹息,沉默不语。

    韩艺好奇道:“二叔,二婶是不是生病了?”

    杨林摇摇头道:“倒是没有生病,只是你二婶她---。”

    “二婶她怎么呢?”

    杨林叹道:“你二婶她最近三天两头就往天济寺跑,家里的活也很少干了,整天就知道拜佛求神,还从家里拿了不少粮食布匹去买香烛。”

    韩艺皱了皱眉:“天济寺?这是什么地方?”

    杨林道:“就是城边上的一座寺庙,在一个月前你二婶身体有些不舒服,一直没有好,后来她听人说天济寺的方丈广济世人,免费赠发神药,还说那神药包治百病,很多人吃了都有用,于是你二婶就去求了一副药回来,这药一吃,病果然好了,起初的时候,她还是有空就去一趟,可是近来她就跟着了迷似得,三天两头就往天济寺跑,唉......。”

    “神药?天济寺?治百病?”

    韩艺眯着眼,似乎嗅到了一丝同行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