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十九章 尿遁术

正文 第十九章 尿遁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周一必须求推荐票啊!

    “哎呦,两位小哥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当韩艺和小野再次来到梅河边上的那家小酒楼时,那老掌柜别提有多热情了。

    韩艺兀自一副爆发富的嘴脸,指着这掌柜的嚷嚷道:“掌柜的,听好了,今天王公子将来此会客,最贵的酒菜给我备上,记住,不求最好,但求最贵,莫要跌我王大公子面儿,若是有半点招待不周,我拿你是问。”

    “王大公子?”

    老掌柜一愣。

    韩艺双手叉着腰道:“就是王宝大公子。”

    “是是是。”

    这掌柜的虽连声点头附和,但是眼里却透着一丝狐疑。

    韩艺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也没有多说,上到二楼,找了一张靠窗的位子坐下,没办法这年头没有椅子,都是凳子来的,唯有靠窗的座位还能靠一会。

    过了一会儿,这酒菜并未上来,只是伙计倒了两杯茶水,显然那掌柜是在等,但是很快,就让他等到了,只见王宝带着三四个闲汉迈着霸王步走了进来。

    掌柜的急忙迎上,“王公子,那两位小哥已经在楼上等候了。”

    王宝嗯了一声,大摇大摆走上楼去。

    掌柜的见这王宝来,赶紧叫小二去厨房让师傅准备上菜,完全做到了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王公子,你来了,快快请坐。”

    韩艺见王宝来了,忙站起身来,手一伸,将最好的位子让了出来。

    王宝对此非常满意,嗯了一声,坐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哎,那徐老头还没有来?”

    韩艺苦笑道:“你还不知道徐老么,哪一回不是最后才到的。”

    “这倒是的,每次约他都迟到,那老家伙,早点死了得了。”

    王宝哼了一声,他是真心希望徐老早点死,因为有很多人借高利贷的,都会请徐老去做公证人,这徐老虽然只是一介书生,但是却在这一代非常有名,甚至连官府都有不少人认识徐老,就因为徐老靠了几十年的乡试,那会考的官员都跟他成朋友,所以王宝也有些忌惮徐老。又道:“你钱带了没有?”

    “带了,带了,王公子可是大忙人,我怎敢耽误王公子的宝贵时间。”

    “你知道就好。”

    韩艺突然朝着楼下嚷嚷道:“掌柜的,还不快上菜,要是怠慢了王公子,小心我把你的店给烧了。”

    下面很快传来掌柜的声音,“就来,就来。”

    这话让王宝倍感舒坦,觉得自己有王侯将相之待遇,不禁又瞧了下身边的几个闲汉,好似在说,看看人家多机灵,你们几个木头,学着点。又朝着韩艺道:“你小子有点意思。”

    “哪里,哪里。”韩艺非常狗腿的笑了笑,又道:“王公子,那天我真是对不住你,心里深感内疚,若是不正式向王公子赔礼道歉,我真是寝食难安啊!”

    言下之意,这一顿饭就是赔罪宴。

    至少王宝是这么想的,也就没有多问了,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你也不容易,我就不与计较了。”其实昨日经过韩艺将他的高利贷美言包装后,他就对韩艺好感倍生,觉得这小子忒会说话了,挺有意思的,心里也没有怪罪韩艺了。

    “多谢,多谢,王公子真是大人有大量,等会我一定要多敬王公子几杯。”

    “好说,好说。”

    就在这时,听得一个老迈的声音,“王公子,王公子,真是抱歉,老朽来晚了。”

    只见徐老蹒跚的走了上来,微微喘着气。

    又是这句开场白。

    王宝真的想痛扁这老头一顿。

    韩艺又站起身来,道:“徐老,这边请。”

    徐望点点头,坐了下来,又说了几声抱歉,读书人吗,寒暄之语就是比寻常人要唠叨一些。

    王宝朝着韩艺道:“好了,现在徐老也来了,你快把钱还了吧。”这好感归好感,钱归钱,是两码事。

    “是是是。”

    韩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来,放在桌上。

    “银子?”

    王宝猛地一惊,这年头银子还不能算是货币,多半是属于奢侈品一类的,作为货币的话,那也是用于一些对外贸易,在国内一般只在达官贵人手中流转,百姓是很难拥有的,贞观年间,朝廷曾铸有金银开元通宝,但那只是作为赏赐用的,百姓是不可能拥有的。

    徐望也是一脸震惊之色。

    韩艺点点头道:“王公子,你可检验一下这是真是假。”

    王宝拿起银子颠了颠,瞧了瞧,又放在嘴里一咬,点点头道:“是真的。”心里还补充一句,成色还非常不错啊!

    韩艺道:“这是一两银子,足可抵偿一贯钱,如果王公子不收银子,那也没事,毕竟借据上是承诺归还一贯钱。”

    物以稀为贵,这年头银子少呀,王宝怎么可能不要,但是他更多的是好奇,为什么韩艺会有这么银子,“你这银子是从哪里来的?”

    韩艺于是又把昨日忽悠肖云的那一番说辞跟王宝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

    王宝点点头,暗道,这小子还真是走运啊!

    韩艺笑道:“王公子,那这借据---。”

    王宝说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关键韩艺的娘子实在是美若天仙,整个扬州城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但是没有办法,人家都把钱给还了,极不情愿的向一旁的闲汉挥了挥手。

    那闲汉立刻将借据递给徐望。

    徐望接过借据之后,仔细看了看,直点头道:“没错,没错。”随后又交给了韩艺。

    韩艺可信不过老眼昏花的徐望,自己也看了看,确认无误后,这才放入怀中,轻轻出了口气,这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路了,即便是现在的韩艺,即便是这钱来的非常容易,但也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真是无债一身轻。

    突然见王宝将手中的银子递给身边的一个闲汉,那闲汉接过银子后,小心翼翼的放入袖中的口袋里面。

    韩艺眼神往那闲汉身上一瞟,见其胸前鼓鼓,眼中莫名一亮,他娘的收我这么高的利息,若是只坑他一顿饭的钱,那未免也太便宜他了,一脸谄笑道:“王公子,今后恐怕还有许多地方得求王公子帮忙,希望王公子可莫要嫌我麻烦。”

    “这事好说,你若需要钱,尽管来找我。”

    王宝非常爽快的说道。他本就是放高利贷的,当然希望有人来问他借钱,当然,就韩艺现在身家,如果不是他家里那位貌美的妻子,王宝还真不会借钱给他。

    说话间,酒菜已经上来了。

    韩艺亲自为王宝、徐望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道:“这一次真是有劳二位了,在下心中过意不去,在此先敬二位一杯。”说罢,就一饮而尽。

    王宝、徐望都只是喝了一口。

    显然,韩艺的面子还没有达到与他们干杯的地步。

    韩艺倒也不在意,厚着脸皮不断的向王宝敬酒,这一杯又一杯,嘴上还不断的拍王宝的马屁,作为一个千门中人,这嘴上功夫可是非常了得的,毕竟就是靠这吃饭的,拍王宝那真是飘飘欲仙,如坐云端,酒到茫处,又与韩艺勾肩搭背,说的好不快乐。

    很快,这一坛子酒就见底了。

    “上酒,上酒。”

    韩艺立刻吆喝着。

    第二坛子酒很快就端了上来。

    又是一顿猛喝,风卷残云一般。

    “嗝---!”

    韩艺突然打了一个酒嗝,站起身来,身体是摇摇欲坠。

    王宝没有韩艺喝得多,倒还清醒,“韩老弟,你干什么?”

    “撒尿--嗝---!”

    韩艺突然站到凳子上,面对着窗口,就开始脱裤子了。

    这小子不会打算在这里撒吧。王宝急忙阻止道:“快点拦住这小子。”

    他身边的几个闲汉急忙冲上去,拉住韩艺,韩艺双手乱舞,大舌头的嚷嚷道:“放开我,快放开我,我要撒在裤子上了。”

    一旁吃撑了着小野,赶紧冲了过来,将那些闲汉推开,然后扶着韩艺。

    王宝挥挥手,让那些闲汉退下,好气好笑道:“你是不是喝坏脑子了,在这里撒尿?”说着又向小野挥挥手道:“你扶他去下面。”

    小野点了下头,然后扶着韩艺往下面走去。

    一刻钟后.....。

    王宝见韩艺还不回来,于是就叫一个闲汉下去看看,很快那闲汉就跑了上来,道:“大公子,掌柜说那小子尿全撒在了裤子上,于是让他回去换裤子了。”

    “这小子。”

    王宝笑骂一句,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不等他了,回去吧。”说着又瞧了眼旁边已经晕乎晕乎的徐望,嚷嚷道:“徐老头,走了。”

    徐老头迷糊应了一声,起身就颠颠倒倒的往楼下走去。

    摔死你这个老家伙。

    王宝暗自诅咒一句,带着几个闲汉摇摇晃晃的往楼下走去。

    可是正当他要出门时,那掌柜的突然拦住了他,“王公子,且慢,这酒钱可还没有付。”

    “酒钱?”

    王宝一怔,道:“韩艺那小子没有付钱?”

    掌柜的道:“你说的是刚才撒尿撒到身上的那个小哥,哦,他撒了自己一身的尿,醉的又不省人事,哪里还能付钱,我见他一身脏兮兮的,于是就让与他一块来的那矮个子先扶他回去了。”

    王宝急道:“可这顿饭是他向我赔罪的,怎能让我付钱,你钱找他要去。”他虽然有钱,但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这顿饭菜可也不少,至少得一百文钱,你要他付,那真是要了亲命。

    掌柜的讪讪一笑,没有接这话,但是这不语之意,就是我上哪找那小子去,要不是你在这,我敢这么上菜么。

    “是谁敢在我的店吃饭不给钱呀!”

    忽听外面有人说话,话音刚落,只见一白面公子走了进来,约莫二十来岁,跟王宝一般大小,但模样俊俏,嘴角含笑,步履虚浮,晃晃悠悠,轻佻浪荡。“哎呦!原来是宝兄啊!”

    掌柜的见到这人,面色一紧,急忙上前来行礼:“大公子来了。”

    王宝一见这人,脸颊上得肥肉抽了抽,斜着眉角道:“沈笑,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位公子哥就是扬州最大酒楼的少公子---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