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十七章 说多了都是泪

正文 第十七章 说多了都是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肖云听得怔怔望着韩艺,一对极其漂亮的眸子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韩艺被她看的有些难受,好像自己亏欠她许多似得,嚷嚷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得算数啊。”

    过得半响,肖云才道:“你就这么希望我走吗?”

    “如果我说希望,你会不会打我?”韩艺显得非常谨慎,毕竟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发生冲突,吃亏的总会是弱者。

    “不知道。”

    肖云诚实的摇摇头。

    不知道?那就是有可能咯。韩艺急忙摇头道:“那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

    肖云直视着韩艺,带着万分好奇道:“我想知道究竟我哪点配不上你。”

    “别!千万别这么说。你这以退为进的把戏,我早就玩厌了,如果真要说这配不配得上,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我配不上你。”

    肖云稍稍犹豫了下,又道:“你是自卑吗?”

    其实她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况,就凭她这脸蛋,就凭她这身材,可以拍胸脯保证,即便她的智商为负数,肯定也有人会愿意娶她,况且她饱读诗书,又会武功,可谓是文武双全,当然,武功这东西是双刃剑,加不加分,见仁见智,但不管怎么样,她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韩艺偏偏一心赶她走,其实第一次韩艺叫她走,她还是心怀感激和感动的,因为当时家里欠了巨债,韩艺让她走,显然就是不想拖累她,她那天说的话,不过也是气话,说过就忘记了,可是如今钱也有了,韩艺兀自要让她走,这就令人很费解了。

    “你说自卑就自卑吧!”

    韩艺倒也没有反驳,因为他的确有些自卑,但不是说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肖云,与这无关,而是他小时候的生活环境造成的,是从小就养成的,所以他也就没有否认。

    肖云听着觉得有些敷衍,皱眉道:“你如果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韩艺瞧了眼肖云,叹了口气,趟了下去,双手枕着头,双目望着屋顶,过了一会儿,才道:“我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你跟着我绝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肖云微微一愣,她万万没有想到韩艺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沉吟半响,“其实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仅凭你一个人是无法扛起这个家,甚至于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但是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至少你也知道为了这个家外出干活,并且一日就赚了这么多钱,证明你还是有能力扛起这个家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韩艺摇摇头,“如果只是钱的话,我有手有脚,明年朝廷肯定会发田给我,还怕会饿死么。我指的是你我之间,我无法担当一个丈夫的责任,我也没有打算担起这一份责任,所以你跟着我肯定会受伤,说不定有一天我一脚就把你踢开了。”

    他从未把他的这种无婚主义的思想,归咎到任何人头上,他走南闯北,也认识很多单亲家庭下成长的孩子,但是通常这种人都会渴望有一个家,他们会加倍的爱惜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比寻常人更加用心的去维护自己的家庭,而他之所以走上另一条极端的路,是因为在刚开始的时候,他干这一行危险非常高,如果成家的话,一旦他出现意外,那无疑就制造出另一个家庭惨剧,这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可是到了后来,他赚的钱越来越多,其实只要稍微省一点,他一单买卖赚的钱就足够用一辈子了,他也想过收手,但是仔细考虑了一番,他还是舍不得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无牵无挂的生活,从那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任何成家立业的念头。

    所以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没有担当,他甚至没有勇气建立起一个家,他知道这是一种懦夫的行为,他也不喜欢为自己找任何借口,但是他觉得这样到头来最多也就是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至少没有害人,这两害相比取其轻吗。

    肖云道:“所以你就现在一脚把我踢开?”

    我倒是想踢,问题是我踢不过。韩艺没好气道:“你别说的我这么无情好不,现在我是请你离开,我们可还没有跟你洞房,也没有损害你的名节,更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并没有欠你什么,而且当初我们说好了,一旦还清债,你就离开。”

    其实以韩艺的个性,不到还钱的最后期限,他是绝不会这么早就选择把钱给还了,他这么急着还清,无非就是希望早点和肖云撇清关系。

    肖云真的无法理解,“既然如此,你当初为什么又要答应娶我?”

    这个韩艺也真是无法解释,道:“这很简单,你就当我被雷打坏脑子了。”

    肖云愣了半响,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她笑起来很好看,如同盛开的鲜花,不过笑声中是夹带着一丝自嘲,笑了好一会儿,她才收住笑意,长叹一声:“报应!这真的是报应啊!”

    “报应?”

    韩艺错愕道:“什么报应?”

    肖云摇摇头:“没什么。我不答应。”

    “你不答应什么?”

    “我不答应离开,既然我已经嫁进你们韩家,那我就是韩家的人,我是绝不会离开的。”

    韩艺郁闷道:“你别这样好不好,洒脱一点,大家好聚好散,何必弄得大家都不开心了。”

    肖云哼道:“你想得倒是简单,我已经嫁给了你,不管有没有---洞房,一旦我走了,我的名节都将受到损害,而且,我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又能去哪里?”

    韩艺哇了一声:“敢问您这是在侮辱我么,如果是的,那恭喜你,你做到了。”说着,他哼了一声,“你是弱女子,那我岂不是蝼蚁了,你见过哪个弱女子把一个七尺高的男人打的连家都不敢回。”说到后面,韩艺尤为的震怒,真是太憋屈了。

    肖云听得脸红了一个通透,略显心虚道:“我也想做一个好妻子,是你先处处针对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好妻子?”

    韩艺哼道:“我就吃了你做的一顿饭,结果一晚上跑了七趟茅房,要多来这么几次,你认为我还会有命吗?还骗我说什么味觉没有恢复,也不知道那晚上是谁在树底下大吐特吐,真是岂有此理。”

    “啊?你---你都看见了。”

    肖云的脸更红了。

    “托你的福,在去茅房的路上不巧遇上了。”韩艺翻了翻白眼。

    可是肖云也觉得非常委屈,“是,我是不会做饭菜,但至少我用心去做了,我今天甚至还向张六婶去讨教了,就算再不好吃,你也不应该这般说我。”

    “哇---你用心去做,都做成这样子,我滴天啊!”韩艺直摇头道:“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肖云是一忍再忍,心中既是委屈,又是愤怒,实在是忍不住了,韩艺这张嘴真是太贱了,太招人生气了,猛地一拍桌子,砰地一声巨响,凤目圆睁,指着韩艺怒喝道:“韩艺,你说够了,我放下身段低声下气与你好好说话,你却还不知好歹,屡屡恶语相加,你不过是一个田舍小儿,有甚了不起的,凭什么这么说我,哼,我还不留了。”

    啧啧,这就是所谓的霸权主义么,我轻轻拍下桌子,她就要杀人的似得,她拍桌子却是这么的自然和用力,唉,真是没人权呀,不过,最后这句倒是挺动听的。韩艺急忙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你总算是顿悟了,恭喜,恭喜,一路好走,哦,我还可以想办法给你凑点盘缠干粮。”

    肖云一愣,心中更是恼火,直盯盯的望着韩艺,见他脸上堆满了期待和欣喜的笑容,心中那股犟脾气也上来了,你要我走是吧,我还就偏不走了,顿时一笑,虽又是巧笑倩兮,百媚横生,万分迷人,但是韩艺看得却觉得有些慎得慌,后背冷汗涔涔。

    肖云嘴角泛起一丝令韩艺胆寒的微笑,“我突然想起在成婚前我曾答应过韩伯伯,要好生照顾你,当时你也在的,如今韩伯伯不在了,我就更要履行当初对他的承诺,毕竟韩伯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若不照顾好你,那我岂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PS:这里是开书第一个星期的打赏名单,有老熟人了,也有新面孔,小希真是倍感开心,感谢大家的支持。0非卖品0淡若清风CTY书友150414222351004凌乱的兔斯基哭死的鱼无聊的会哥隆隆书友沐羣一民哥ivanyu法国工会法墨迹排骨没惹我飞机耳流浪的香飘2号书友140821222835914抽风の屁仙根農书友150818132728445进击的小菊花陌熙o你的果粒橙非常超音瓦片和雨伞6AL6澐喆书友150816170034076知否丶蚂蚁暴君艾虎aiz忘川河寻摆渡人书友140812220622804风之将尽地狱男爵jedLIBI津津看着你零度的伤感不会融化我很醉mundane袅人战犯LoveBoer刀狂剑毒西瓜GN小李的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