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十六章 两个办法

正文 第十六章 两个办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点赞,求......!

    离开关家后,韩艺又顺道去到徐老那里,把明日约了王宝去酒楼还钱的事,跟徐老说了一遍,徐老是公证人,必须要在场的,只不过韩艺在说的时候,徐老兀自捧着一卷竹书,一边看着,一边“哦哦哦”的敷衍韩艺,韩艺也很无奈,也知道这徐老是一个书呆子,说了好几遍时间和地点才离开,等到韩艺离开好一会了,徐老才后知后觉,顿时满脸震惊之色,可屋中空无一人,他一脸震惊,倒是有些惊悚。

    ......

    是回去?还是继续睡外面?唉...我不可能总睡在外面吧,总归还是得回去的,可是回去的话,万一她又扁我怎么办?

    韩艺在离他家还有百步远的一棵大树下徘徊着,任谁面对一个武力值远高于自己而智商却又低于自己的老婆,心中都会感到害怕,这就跟人怕老虎是一个道理,因为老虎是不讲道理的。

    踌躇了好一会儿,韩艺一咬牙,死就死吧,干你娘的,我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女人打的连家都不敢回,忒丢人了,这一回她要再敢动手的话,我就---我就叫救命,让村民们都来看看这女人的真正面目!

    韩艺大摇大摆的往家里走去,既然已经决定回去,那当然得强势一点,可刚走到门口,恰好见到肖云从边上的厨房走出来,面色不由得一紧,惧意横生。

    “回来了!”

    肖云见韩艺回来了,嘴上虽是冷冰冰的说道,但是眼中还是带着一丝关心。

    韩艺“嗯。”了一声:“我吃过饭了。”

    “我也没有煮你的饭。”

    “呃....!”

    韩艺一阵尴尬,暗道一声,这样最好!走了进去,半躺在卧榻上,心里不禁感慨一句,还是家里舒服,虽然破了点。

    肖云随后也走了进来,坐在卧榻的另一头,从包袱里面拿出两块胡饼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这胡饼据说是西域传来的干粮,是用面粉和芝麻做的,味道很是一般,至于昨夜家暴一事,似乎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怜啊!要是你没有对我动用暴力的话,说不定我还会带几块肉你给尝尝,但是现在这是不可能的事。韩艺坐在木塌上,见那胡饼这么圆,道:“这一定不是你做的吧?”

    “是张六婶送来的。”

    肖云淡淡回答道。

    毕竟韩大山生前在梅村还是颇具人缘的,村民们钱是没有,只能送点东西来表示表示。

    原来如此。韩艺点点头道:“看得出。”

    在烹饪方面,肖云真是认怂了,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转移话题道:“你今天又跑去杨二叔家蹭饭呢?”

    “什么是蹭饭?我那天也帮他干了活好不,况且我今天也没有去。”

    “那你去哪里了?”

    “去河边磨刀了。”韩艺狠狠的望着肖云。

    “噗--咳咳咳。”

    肖云被呛得一阵巨咳,赶紧喝口水,过了好一会儿才稳住,白了韩艺一眼:“尽瞎说。”想起昨夜韩艺说要去拿刀,结果就一去不回,不禁又觉得好笑。

    这一眼却是风情万种,再加上她咳的两颊红晕,更添秀色,不禁让韩艺心神一晃,但很快就稳定住了,轻轻哼了一声,表示对肖云的不满。又道:“哎,这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你不是说你有办法还债么?”

    肖云斜瞥他一眼,道:“你还知道关心这事?”

    韩艺没好气道:“我能不关心吗,要是还不了债,那我可就完了。所以咱们之间的恩怨暂缓,先把这债还了再说其它的,你说你有办法的,说来听听。”他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为自己找回点面子,你昨天打我,我还记着的,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只是目前大敌当前,我是以大局为重。

    肖云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因为她不觉的韩艺需要找回面子,打不过她很正常,正视韩艺,一本正经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两个办法。”

    哇!还有选择的余地?有没有这么厉害啊?韩艺狐疑道:“什么办法?”

    肖云道:“第一个办法就是将王家的人全部杀了,如此一来,我们就不用还债了。”

    “......!”

    嗯。我明白了,这第一个办法就是为了衬托第二个办法的精妙,高人都这么做。韩艺点点头,嗯了一声:“好办法!”又问道:“那第二个办法了?”

    “逃走。”

    肖云一本正经的说道。

    “呃....!”

    韩艺很想骂娘,还TM选择的余地?真是害我白高兴一场,你特么是来逗比的么。跑路?跑路就成通缉犯了,我滴天啊,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肖云见韩艺一脸表情僵硬在脸上,稍显尴尬,又非常自信的说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保你无恙。”

    你这叫保护我么,你分明就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韩艺呆愣了半响,随即叹道:“算了,你还是走吧,这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肖云不屑道:“你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抬,连一首诗都不能抄完的人,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砰!

    韩艺一手重重拍在桌子上,怒气腾腾的望着肖云,什么叫做连一首诗都不能抄完的人?心里快速的默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soeasy!

    肖云冷冽的目光射向韩艺,顿时杀气腾腾,仿佛下一刻就要刀光剑影了。

    一个是怒气,一个是杀气,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缓!”

    韩艺真怕她又是一拳打来,急忙抬起另一只手,暗道,这女人真是有家暴倾向,好男不跟女斗,我忍!把桌上的手缓缓移开。

    银光一闪。

    只见矮桌上出现一锭小银子。

    肖云望着桌上那锭银子,杀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满是震惊之色,过得半响,她才回过神来,急忙拿起银子,仔细看了看,O着嘴道:“这是真的!”

    汗...!

    韩艺一阵无语。

    肖云又问道:“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韩艺轻描淡写道:“我今天去河边帮忙撑船,想赚钱还债,结果在过河的时候,一个扶桑人不小心落河,我见了就跳下水把那客人救了上来,他为了报答我救命之恩,就给了我这锭银子作为报酬。”

    “真的?”

    肖云狐疑的望着韩艺。

    “你不信去问啊!很多人都看见了。”

    韩艺翻了翻白眼。

    不得不说,韩艺说谎的功力实在是太强了,肖云还真就信了,顿时一脸惊喜,轻轻拍了拍那胸口,笑靥如烟,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早知道这么容易就弄到钱了,我就不用绞尽脑汁去想办法了。”

    “你少来了。”

    韩艺毫不留情面道:“你要是绞尽脑汁才想出杀人和逃跑的办法,那你简直比猪还要笨---。”

    说到这里,韩艺突然发现肖云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你不会又想打我吧?”

    “是的。”

    肖云坦荡荡的说道。

    韩艺急忙向后缩去,又听肖云说道:“不过看在这锭银子的份上,这次我就饶了你。”说着她轻轻抛了抛银子,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沉眉恐吓道:“仅此一次,如果我下次我再听到你这么说我,我就打的你变猪头。”

    “这你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韩艺立刻说道。

    “这还差不多。”

    肖云对于韩艺的态度感到非常满意。

    韩艺愣了愣,道:“哎,你不会忘记了吧?”

    肖云错愕道:“忘记什么?”

    “靠!你不是说还完钱就离开吗?”

    韩艺十分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