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十五章 爽就行

正文 第十五章 爽就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四千字大章,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点赞..........!

    与王宝约好时间和地点之后,韩艺就准备和小野离开了,因为天色也不早了。

    可是当他们下楼时,见到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儿蹒跚的往二楼走去。

    奇怪,这老头看上去比我还要穷一些,他会有钱上这吃饭?韩艺眼一瞥,见那老儿脸色忐忑不安,心中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待这老头从身旁走过后,突然伸手拦住小野,示意他别走的这么快。

    果然,那老儿刚一上楼,就听到王宝嚷道:“胡老儿,你总算是来了,可让本公子好等呀。”

    又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王公子叫小老儿来这,有何事吩咐?”语气中尽显恭敬、畏惧。

    “当然是提醒你还钱呀。”

    “还钱?不是说好的三个月么,这可才过了三日啊!”

    “什么三个月,借据上面明明就是写着三日归还。”

    “三日?这当初咱们明明说好三个月的。”

    “你是耳朵聋了吧,我明明说的就是三日,不然我会只收你二十文的利息么。”

    “我怎么可能会听错,我家的田被大水冲毁了,要是三日的话,小老儿哪里还得了。”

    韩艺听得心中一叹,看来不止我一家遭此大罪啊!

    听得王宝哼道:“这我不管,本公子念在你家田地被洪水冲了,才借你一百文钱救急,你可别不识好歹,而且你不要忘记,下个月你还得向我家交租,这租钱我倒是可以缓缓,但是这借的钱你必须这两天还了,如果不还的话,你就拿你的孙女来抵债。”

    “王公子,小老儿就这么一个孙女,你可不能把她抢走啊,求求你了,王公子,你就再宽限小老儿一些日子吧。”这语带哽咽,听着都让人可伶。

    韩艺听得心中暗骂,你个王八蛋,一百钱就想弄别人的姑娘回去,你丫也忒抠门了。

    “宽限几日又几日,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那我吃啥。废话少说,明日下午这时候我上门收钱,没有钱的话,就拿你孙女抵债,现在滚,别打扰了本公子吃饭。”

    “王公子,你---你这是欺负小老儿不识字啊!”

    “我只是按借据办事,你要不服就去官府告我呀。”

    “死老头子,快点滚,不然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一个凶横恶煞的声音说道。

    这王家原本只是一个小地主,靠的就是高利贷起的家,在扬州郊外是出了名的卑鄙无耻,你只要被王家黏上,那你非得被他们吸的滴血不留,但是王宝他老子比较聪明,他们很少在扬州城内放贷,毕竟扬州城内可是有不少有权有势的人,也少有人问他家借钱,所以王家的目标就是郊区一带,梅村也在其中,这郊外的百姓但凡一听到王家,个个是又恨又怕,有一段时间,他们宁可挨饿,也决不去王家借钱。

    王家最近半年的生意是非常难做,幸亏这场大洪水,导致梅河附近很多百姓田地都被冲没了,这百姓没饭吃了,只能跑去王家借钱,王家的生意又渐渐好了起来,王宝最近在这一带借出不少钱,而又因王宝看上了这胡老头的孙女,欺负人家胡老头老实憨厚,又不认字,于是就在借据上动了一些手脚,将还款期整整缩短了八十多天,这可不是一般的恨呀。

    不过也怪这胡老儿太糊涂了,就凭王家的尿性,怎么可能借你一百文钱,期限三个月,利息却只有二十文钱,这里面肯定有诈啊!

    王宝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将来若要去官府,他也能自圆其说,我收这么低的利息,怎么可能是三个月,肯定这老头听错了。

    那韩大山虽然也是比较老实,但是不糊涂,当初去王家借钱,韩大山是思前想后,考虑再三,一切都计算在内,才跑去王家的,还请了徐老去当公证人,徐老认字,所以王宝很难作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哪知被雷劈死了,又遇到这么一场大洪水,幸亏此韩艺非彼韩艺,否则的话,可能韩家的下场跟这胡老头一样。

    韩艺暗自皱眉,忽听到那老儿的哭声渐近,立刻向小野挥了挥手,二人就出了酒楼。

    出了酒楼,韩艺故意将步伐放的很慢,余光一直往后瞟,只见胡老头一边大哭一边走着,显得十分的凄凉。

    等到胡老头离他比较近时,他袖子一甩,一串铜钱掉出。

    小野诧异的瞧了眼韩艺。

    韩艺笑着摇摇头,头往前一扬,与小野加快的脚步。

    那胡老头也真是够憨厚老实,他虽刚好见到韩艺袖中掉出一串铜钱来,但他却还急忙上前喊道:“两位小哥,两位小哥。”

    可是韩艺、小野却是故作没有听见,越走越快。

    胡老头捡起铜钱,还欲追过去,但是他哪里追的上韩艺和小野,很快,就被韩艺、小野远远甩在后面了。

    眼见追不上了,胡老头低头看着手中那一串铜钱,目测至少一百文钱,不由得怔怔出神,过了半响,他心一横,将铜钱揣入了怀中,然后擦干脸色的泪水,兴奋的往家走去。

    等到胡老头消失在暮色中时,韩艺和小野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小野突然拉了拉韩艺的衣袖,用一种询问的眼神望着韩艺。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帮助这老头?”韩艺笑道。

    小野点点头。

    韩艺轻描淡写的呵呵道:“这钱财之物,都只是小事,我花的爽就行了,不管是吃了还是扔了。”

    这性格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在他很无助的时候,也曾非常希望有人能够帮帮他,但可惜没有遇到,所以他很能体会胡老头那种濒临绝望的心情,如果不扔下这一吊钱,他心里会堵得慌,说不定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惦记着这事,这就不爽了,这钱就是用来爽的,开心就行,既然扔下这吊钱,他很爽,那就扔呗,反正他现在有钱还债,这一百文钱对他而言,也就是能够多下几次馆子而已。

    小野点点头,突然小手指了指酒楼的方向。

    什么意思?韩艺往酒楼方向看了看,想了半天,突然道:“你是指王宝?”

    小野点点头,指了指韩艺,又指了指酒楼的方向。

    韩艺有想了想,道:“你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对王宝低声下气?”

    小野使劲的点了点头。

    韩艺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道:“那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对付王宝,与其让他时时刻刻防备着我,还不如让他对我放松警惕,等到机会来了,我就能够给他致命一击。”

    在他们这一行中,任何骗局的开始,首先都是要获取目标的信任。

    小野眨了眨眼,旋即笑着直点头。

    回到梅村村口时,小野将身上的五百钱交给韩艺,他真的只是帮韩艺分担下重量,韩艺当然不肯要,但是小野扔下铜钱就跑了,眨眼间就消失了。

    没有办法,韩艺只能捡起钱,心里又想,这钱可不能全部带回去,家里那婆娘太猛了,一脚就能把我给踹飞了,根本就打不过,这钱带回去,万一给她抢了,怎么办?

    念及至此,他四处张望,找了一块隐蔽的地方,将钱藏了起来,只在身上放了两小吊钱和那一锭银子,但是他并没有回家,而且往关家那边行去。

    咚咚咚!

    “谁呀!”

    “是我,小艺。”

    吱呀一声,门打开来,只见关三叔和关三婶站在门内,用一种非常忐忑的目光望着门前的韩艺。

    韩艺知道,他们是怕自己来问他们借钱,自从王宝这么一闹,村里人见到韩艺,都是比较紧张,这倒不是说人情冷暖,只是他们哪里借的出钱,他们也有好几个子女要养,但是韩大山生前对他们又非常帮助,这就很纠结了,对于这一点,韩艺倒是一点也不怨他们,借钱这码子事,借了是人情,不借也是理所当然的,犯不着为这种事去怨恨别人。

    “三叔,三婶,我对不起你们啊!”

    韩艺一见到他们夫妇,突然一声嚎叫,倒是把关三叔夫妻两给吓到了。

    “哎呦,小艺,你这是怎么呢?”

    韩艺不语。

    关三叔焦虑道:“小艺,你快说啊,发生什么事呢?”

    韩艺这才说道:“三叔,是这样的,今早我闲着无聊,正好碰见你家的小黄,于是就带着小黄去村后玩耍,可是哪里知道---哪里知道---。”

    这话说一般,关三叔急啊,“究竟怎么呢,小艺,你倒是说啊!”

    韩艺低着头,小声道:“可是哪里想到村后有人在打猎,我一时没有照顾好小黄,结果被那些打猎的射死了,三叔,三婶,我对不起你们啊!”

    原来就这事,真是吓死我了。关三叔轻轻松了口气,他刚才都被小艺给吓死了,笑呵呵道:“没事,不就是一条狗么,多大的事。”

    站在关三叔身后的关三婶恨不得一脚把关三叔给踹出门外去,急忙插嘴道:“小艺,那小黄现在哪里?”

    韩艺头一昂,义薄云天道:“这三婶请放心,我知道我对不起小黄,对不起你们,所以小黄的身后事我不敢再劳烦三婶操心,这我义不容辞。”

    “身后事?”

    关三婶愣道:“什么意思?”

    “就是埋了。”

    “埋了!”关三婶惊叫一声,顿时只觉一阵头昏目眩,这个小子真是被雷给打坏脑袋了,那可全是肉啊!

    原来他们本就打算今年过年就把小黄给宰了,改善下生活,再看看能否卖点钱过年,哪知却别人给射死了,其实这也不要紧,早吃晚吃也不过就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但是你不能连块肉都不给我啊!

    你说气人不气人。

    关三叔也反应了过来,他倒是觉得无关紧要,也就是少吃一顿肉,安慰妻子道:“埋了就埋了吧,改日咱们再养一条就是了。”

    关三婶浑身都抖了起来,韩艺家里是一个什么情况,她清楚的很,你杀了韩艺,她也拿不出钱来,这顿肉铁定泡汤了,气得一张肥肥大脸涨的是通红通红的。

    三叔知道,这是母老虎要爆发的节奏了,心中有些怕怕,不敢再多说什么。

    韩艺见也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关三叔可能就会被家暴了,在他的回忆中,这关三叔是一个好人,憨厚老实,不该就是这关三婶比较泼辣,所以就想戏弄下这关三婶,又道:“还有----。”

    关三叔道:“还有什么?”

    韩艺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吊钱来:“还有那个打猎的公子赔了我一些钱,一共六十文钱,你们数数吧。”

    这真是峰回路转啊!

    关三叔一愣:“啊?还赔了钱?”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从门内抢出,恍惚之间,那吊钱就落到了关三婶手中,一对死鱼眼死盯着那一吊钱,确认是真的后,非常自然的往袖中一放,脸上风云变幻,乐的得嘴都合不拢了,“小艺,不是三婶说你,你爹爹生前和你三叔可是最好的兄弟了,不就是一条狗吗,死了就死了,你看你害怕成什么样子,难道三婶还会为了一条狗找你麻烦么,你三婶是这种人吗?”

    你找我麻烦,我倒是不怕,我就怕你找三叔的麻烦。韩艺暗自嘀咕一句,这女人嘴脸变得还真是快,嘴上却道:“三婶当然不是这种人。”

    关三叔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你这也太虚伪了,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轻咳一声,低声道:“哎,婆娘,小艺家---。”

    有道是知夫莫若妻啊,这关三叔才刚说了几个字,关三婶就知道他的屁股要撅向哪里,立刻提高嗓门向韩艺道:“小艺,你还没有吃饭吧?三婶正好做了几道小菜,你要不嫌弃就在我家吃了吧。”话虽如此,但是肥胖的身子却挡在门前,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

    韩艺哪里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表面上是请他上门吃饭,实际上是提醒他我这要吃饭了,你赶紧回去吧。不过他也没有介意,反正这钱他就是打算给关三叔的,毕竟那条狗可是帮了大忙,挥舞着双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家里已经煮了饭,我走了,三叔,三婶再见。”

    说着,他非常配合关三婶的离开了。

    隐隐听到后面传来三叔三婶的对话。

    “你怎么这样呀,小艺家现在欠了王家不少钱,咱们左邻右舍的能帮一点是一点,你不帮忙也就算了,你还收他的钱。”

    “什么叫做他的钱,这分明就是用咱家小黄换来的好不,再说,他家欠王家一贯钱,这才六十文钱,如果他真的就差这六十文,老娘二话不说一定给他送去。”

    论吵架,嘴笨的关三叔怎么可能是泼辣三婶的对手,一句话都给堵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