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十三章 冤家路窄

正文 第十三章 冤家路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求打赏,求点赞。。。。

    一条土狗卖出一千一百四十文钱,这绝对是哮天犬来的,毋庸置疑!

    当然,这肯定都是韩艺故意设计的。

    他刚才站在远处观望亭中那些人时,就在想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其原因就是前些天那场洪水,因为这是从东南边入扬州城的一条捷径,这里原本是有一座木桥的,可过行人,但是很多货物的话,就必须乘船过去,这也是捷径所在,如果绕大路的话,你得多走大半天,甚至于一天的路程,恐怕就不能在入夜前进入扬州城了,但是现在木桥已经被洪水冲掉了,而且船夫都相应受到不少损失,洪水刚退,所以船只非常少。

    这些外来人不知道梅河情况,都想走捷径,结果就被困在了梅河南岸。

    然而,这附近又非常偏僻,没有酒肆,绕路又太远了,而且因为扬州城近在咫尺,所以韩艺估计着他们带的干粮肯定所剩无几,就算有剩,肯定也就一些难以下咽的粗饼。

    正好又到了正午时分,所以韩艺故意在边上煮狗肉,勾引他们,让他们争相竞价,争取卖出一个好价钱来,简单来说,就是人多肉少,物以稀为贵。而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些有钱人,穿的这么华丽,有钱人享受惯了的,他们绝对会愿意花钱卖肉,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如果是穷人的话,韩艺就不会有任何想法了,所以这笔买卖韩艺是稳赚不赔的,就看赚多少了。

    结果也正如他所料。

    不过他以为这是他应得的,毕竟那场洪水差点没有把他给坑死,总得补偿一点给他把。

    这无肉一身轻啊,韩艺和小野两个慢慢悠悠走在山间小道上,可惜小野不会说话,就韩艺一个人在说。

    “你慢点吃,这玩意就有这么好吃么,待会咱们还得吃大餐了。”

    韩艺看着小野狼吞虎咽的模样,急忙劝阻,他自己就吃了一小半垫垫肚子。

    小野听后,顿时放慢了速度。

    韩艺又从临时做的那包袱里面掏出一吊钱,足足有五百文钱,递给小野,豪爽道:“这钱你拿着。”

    其实他身上也就两贯钱,还了债也就剩下一贯钱了,但是他却拿出五百钱给小野,等于就是一人一半,这就是因为小野在昨夜拿了不少肉和酒给他,他觉得小野这人非常不错,这有钱大家一块赚,大家一块花,他对钱看得真不是很重,活命之余,只求开心。

    小野先是一愣,随即摇头。

    “你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好歹也是一个男人,没点钱在身上如何能行。”

    小野兀自摇头。

    这小子!韩艺叹了口气,道:“好吧,其实我是嫌这钱太重了,你帮我分担一点好不?”

    小野这才接了过去,揣入怀中,傻笑了起来,好像他从未揣过这么多钱似得,时不时还伸出小手来拍拍。

    因为附近没有酒肆,他们又不好回梅村去潇洒,再说梅村那酒肆连吃肉都还得提前预定,二人走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在梅河上游发现一个小酒楼。

    那点点胡饼,走这么一段路,就消化的差不多了,二人赶紧进到酒楼,心情是异常激动,特别是韩艺,这次他来唐朝的第一回下馆子。

    那酒楼的掌柜见这韩艺、小野一个比一个寒碜,这好歹也是两层楼的酒楼啊,还有河景可看,是你们来的地方么,急忙叫住他们道:“你们站住。”

    韩艺诧异道:“干什么?”

    那掌柜的上前来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韩艺觉得这掌柜的有病,哼道:“来这里当然是吃饭,难不成来拉屎,我说你这老头会不会做生意啊!”

    那掌柜嘿了一声道:“你这小子口气还挺大的,你们有钱吗?”

    韩艺二话不说,手往柜台上一拍,柜台上就多出一小吊铜钱。

    大概三十文钱左右,这三十文钱在这小酒楼的购买力可是非常给力的,足够他们两个在吃一顿大餐了。

    那掌柜愣了好一会儿,宽袖拂去,铜钱落袋,立刻换上一副笑脸,“二位小哥,里面请,里面请。”

    “我cao!你这老头还真是势利。”

    韩艺当即指着这掌柜骂道。

    没办法这有钱就是大爷,掌柜的讪讪直笑,谁叫是他先看不起韩艺的。

    韩艺又哼了一声:“听着,好酒好菜上着,大爷我不差钱。”

    那掌柜的见韩艺年纪不大,口气倒是横的很,这到底是那家的大少爷微服私访呀,当下不敢得罪,这年头有钱就是牛,赶紧将二人请上二楼。

    这还真不是韩艺装大款,其实这三十文钱对于现在他来说,同样也是非常多,但他性格如此,没有办法,前世他也是这样,挥金如土,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没钱?

    没钱的时候再说啊。

    今朝有酒今朝醉!

    二人上到二楼,因为现在不是吃饭的时辰,楼上楼下都非常空旷,韩艺、小野坐在一张靠窗的位子上,这酒菜很快就上来了,一条大鲤鱼,一斤熟肉,几个大面饼,两壶酒,虽然唐朝已经有大米了,但是主要还是以面食为主。

    这酒菜一上,二人立刻狼吞虎咽,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因为这年头还没有炒菜,味道对于吃惯山珍海味的韩艺而言,还真是非常的一般,但是一来他对吃也不太讲究,有的吃就行,鲍鱼是一餐,泡面也是一餐,别饿着就行了,他就怕没饭吃,二来,在饱受肖云的黑暗料理折磨后,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山珍海味,吃的倍儿香了。

    别看两个人年纪不大,但是食量可不小呀,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呼---!”

    韩艺喝完最后一杯酒,一抹嘴巴,真是舒畅呀,看着对面的小野,似乎已经吃撑了,笑呵呵道:“叫你小子少点饼,你丫就不是不听,这下好了,吃撑着了吧。”

    小野咧开嘴一笑,拍拍肚子,好似在说,撑着我也乐意。

    正当这时,楼梯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十分的沉重,看来上来的人吨位不小。

    是他?

    韩艺听得那阵阵贱笑声,转头一看,只见上来四五人,为首一个人是一个大胖子,这人正是他的债主王宝。

    真是冤家路窄啊!

    韩艺笑了笑。

    王宝也看到了韩艺,脸色闪过一抹惊讶,就韩艺这种介乎于农民和奴隶之间的底层人士,怎么可能上这来吃饭,哟了一声:“你们瞧瞧这是谁呀,我没有眼花吧。”

    你现在嚣张,迟早有一日我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韩艺站起身来,面带微笑,拱手道:“韩艺见过王大公子。”表现的非常恭敬。

    “不敢,不敢。”

    王宝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夹枪带棒的说道:“你别拿刀来砍我,我就得谢天谢地了。”

    拿刀砍你?哼,这只是最轻的了,等我缓过这口气来,我就要让你好看,你就等着吧。韩艺心里泛起一丝冷笑,嘴上却诚惶诚恐道:“对不起,对不起,那天是我这脑子被雷给击坏了,冒犯了王大公子,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万死难辞其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