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八章 家暴

正文 第八章 家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啊!!!

    翌日。

    夕阳已落下,只留下一片金色的霞光。

    “吹个大气球,吹个大气球.......。”

    韩艺哼着小曲欢乐的蹦跳的回到家中。

    “回来了。”

    肖云见到韩艺,淡淡的说道:“吃饭吧。”

    还来!我要是再上当的话,那我真是有愧侠盗之名啊!韩艺面色发青,连连摆手道:“你一个人吃就是了,我---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怎么不带上我?这就是肖云心里第一反应,嘴上却道:“你在哪吃的?”

    韩艺坐在卧榻上,道:“到杨二叔家吃的。”

    肖云皱眉道:“杨二叔也不容易,你怎么能随便上别人家吃饭。”

    不要脸好过不要命啊!韩艺笑道:“我又不是白吃他家的,我可是帮你干了一天的活。”

    那你就更应该叫上我了啊!肖云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一对凤眼睁得圆圆的,“我们现在在外面欠了这么多钱,你竟然还跑去帮别人干活?你究竟还要不要这个家。”

    俨然一副长辈的语气。

    韩艺错愕道:“不是说你有办法搞定吗?”

    “我---。”

    肖云略显心虚道:“那你也不能跑去帮别人,你有这份心思,为什么不来帮我。”

    她说的有道理。韩艺尴尬道:“抱歉,你没说,我以为你不需要我帮忙,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只要力所能及,我一定不二话。”

    “我---。”

    肖云看到一脸单纯的韩艺,脸都涨红了,怒哼一声,转身就出去了。

    干什么,我已经道歉了,也答应帮忙了,她为什么还要生气。

    韩艺心里忒委屈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肖云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韩艺看着都心发毛。

    砰!

    肖云怒气冲冲的把碗往矮桌上一放。

    韩艺往里面一瞟,是一碗粥,准确的来说,是一碗野菜粥。

    看着好像没有煮熟,幸亏我有先见之明,这女人压根就是黑暗料理界派来折磨我的。

    韩艺不太好意思看接下来即将发生的那一幕悲剧,果断的把头偏了过去,免得别人说自己幸灾乐祸,他还是有点良知的,知道落井下石不太好。

    肖云看着这碗粥,心里很是挣扎啊,可瞧了眼韩艺那抖动的双肩,可莫要让他瞧不起了,这一咬牙,拿起汤匙来,稍稍尝了一口,登时眉头紧锁,挣扎半响,最终还是放下了汤匙,正如韩艺前面心中所想,这不要脸好过不要命啊,又瞧了眼韩艺,见他半躺在卧榻上,面朝着墙壁,突然双目透着一丝困惑,开口道:“韩艺。”

    “嗯?”

    韩艺这才回过头来,望着肖云。

    肖云一脸困惑道:“你真的是韩艺吗?”

    “不然呢?”

    韩艺心口不一道。

    肖云道:“可是---可是我发现你自从被雷击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似得。”

    你现在才这感觉,未免也太迟钝了。韩艺笑吟吟道:“这才是真正的我,以前那都是装出来的,你也别装温柔了,我看得出,你装的挺难受的。”

    “有道理。”

    肖云点点头,一种顿悟的感觉油然而生,如有所思道:“我也觉得我并不适合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

    “不是不合适,而是太不适合了。”

    韩艺摇着头。

    砰!

    “哎呦!”

    韩艺捂住鼻子,怒视着肖云道:“你干什么打我?”

    这一拳正中韩艺的鼻子,力道还不小,疼的他的两条眉毛就交织成麻花了。

    肖云收回粉拳,跳下卧榻,阴沉着脸道:“这就是真正的我,我早就想教训你了。”

    韩艺可也不是一个善茬,毕竟是跑江湖的,打架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怒目相向:“你可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肖云冷笑一声:“你要有这个胆量,我真的会替你感到高兴。”说着右手一伸,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挑衅!

    绝对的挑衅!

    韩艺怒不可遏,堂堂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这样鄙视,这要忍得下,还不如去当太监,拍案而起,“好,我今日就堂堂正正的与你比试一番,也好叫你知道我的手段。”

    话音未落,他就伸手拿起那碗粥就泼向肖云。

    说好的堂堂正正了,这真是肖云没有料到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但身手倒也敏捷,双手护脸的同时,心里暗骂一声卑鄙。

    “啊打---!”

    韩艺得势不饶人,怪叫一声,飞扑过去,他可是干架老手,经验之老道,从这一碗粥就能够看出一二来。

    砰!

    “啊---!”

    烛火摇摆的瞬间,只听得一声惨叫,韩艺又回到了卧榻上,缩卷着身子,双手捂住肚子,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经验归经验,实力才是王道啊!

    肖云放下那一条饱满、修长的腿来,挥挥衣袖,扫去上面的米粥,微微笑道:“你不是喜欢拿刀砍人吗,我允许你去拿刀,可别说我欺负你了。”

    韩艺猛地一回首,双眼迸出两道火光来,“你当真我不敢吗?”

    肖云身子一侧,让出道来。

    “你等着。”

    韩艺撂下一句狠话,立刻冲了出去。

    .......!

    然后,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肖云站在门口,仰面望着天上的明月,突然噗嗤一笑,“还算你聪明。”

    .....

    .....

    晚夏的月亮已经是特别明亮的了,银色的月光洒下,给这一片大地添加了一丝朦胧的神秘感。

    在梅村村尾的一处斜坡上,只见一道身影翻来覆去。

    “哎呦,哎呦,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力气太小了,而是那女人力气太大了,哎呦,疼死我了。”

    这人正是韩艺,他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揉着鼻子,嘴里嘀嘀咕咕说个不停。“我就说吗,婚姻就是坟墓,我这还在婚姻门口徘徊,就已经这么惨了,要是真进去了,那还不死翘翘了,真是丢人啊,竟然被一个女人打的连家都不能回。可是这能怪我吗,这不是我的身体啊,是这身体跟不上我的节奏,这继续打下去,还不是自讨苦吃,打不过还不跑,那不成蠢子了。”

    正当韩艺郁闷不已时,忽听后面响起了脚步声。

    不会是那疯婆娘追出来了吧。

    韩艺吓得猛一回头,明亮的月光下走来一道瘦弱的身影,虽然看不到脸,但是却透着一丝孤单的落寞。

    “是你?”

    当这人走近时,韩艺顿时惊叫一声。

    来人正是野孩子。

    野孩子兀自一脸傻笑的望着韩艺,突然伸出右手来,三指对着韩艺。

    又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这个姿势韩艺太熟悉了,都快哭了,急忙道:“等等下。”

    野孩子神色一愣。

    韩艺捂着肚子道:“我现在有伤在身,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

    野孩子眼中闪过一抹落寞,但也垂下了手。

    韩艺轻轻松了口气,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还真有用,又瞧了眼这野孩子,好奇道:“你怎么在这里?”

    野孩子没有说话,突然向着韩艺一扬头。

    “你是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韩艺不太确定的问道。

    野孩子点了点头。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家---唉...算了,算了,说来也是丢人。”

    韩艺摇摇头,又道:“哦,我叫韩艺,你叫什么?”

    野孩子摇摇头。

    对哦,他好像没有名字。韩艺稍一沉吟道:“那我叫你小野吧。”

    野孩子眨了眨眼,随后一个劲的点头。

    韩艺借着月光看着他那张稚嫩的面孔,不禁心中一叹,他才这么点大,就已经失去了未来,不由得又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如他一般,深夜独自在街上游荡,对这野孩子的敌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问道:“你不会说话吗?”

    野孩子没有做声。

    看来是不会。韩艺的回忆中也从未听过这野孩子说话,下意识道:“不好意思。”

    野孩子睁大眼睛惊讶的望着韩艺。

    难道我说错了吗?韩艺实在是不明白,茫然道:“是不是我说错话呢?”

    野孩子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韩艺就更糊涂了,也懒得去猜了,“不管是不是,我真的是没有任何恶意。”

    野孩子点点头,突然从怀里掏了掏,拿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来,递给韩艺。

    韩艺好奇的接了过来,有点软,有点类似干肉块的感觉。

    那野孩子自己又拿出一块来,放在嘴里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还真是肉块啊!

    韩艺有些犹豫,他来这里还没有吃过肉,但是这肉是什么肉,又是放了多久的肉,天知道啊!

    野孩子突然看着韩艺,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不吃。

    死就死吧,反正我也不属于这里的。稍微有些赌气的韩艺狠狠咬了一口,顿时眼中一亮,“你这肉还真是好吃啊。”

    野孩子又露出一脸傻笑。

    韩艺又吃了一口,砸吧几下道:“啧啧,真是美味,好小子,想不到你的小日子过的比我还滋润一些,比我小时候可要幸福度了,要是再有点小酒,那就是爽了。”

    野孩子使劲的点了几下头。

    “不会真有吧?”

    韩艺双目透着一丝期待。

    野孩子突然从腰间取下一个小葫芦来,递给韩艺。

    韩艺将信将疑的接过来,这葫芦盖子一打开,一股浓浓的酒香散发出来,哇了一声,道:“真是酒呀。”说着他又想野孩子眨了眨眼,嘿嘿道:“这一定是你顺来的吧。”

    野孩子小小眉头皱了皱。

    “别,你别误会。”

    韩艺急忙道:“就算是顺来的,那又怎样,这人都活不下去了,还不准我偷呀,求生的是人的本能,不怕告诉你,我以前也干过这事,不,应该是专干这事的。”

    野孩子小眉头又舒张开来,突然抬了抬手,示意韩艺喝酒。

    韩艺呵呵道:“那我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说着就灌了一口进去,一抹嘴巴,连连道:“好酒,真是好酒。”

    有酒助兴,肉块很快就给韩艺解决了。

    野孩子又给韩艺递去一块。

    韩艺手伸到一半,突然又收了回来,道:“你自个留着吃吧。”

    野孩子显得有些不高兴,又将肉块往前伸了少许。

    真是该死,他一番好意,我不接的话,岂不是看不起他。韩艺立刻接了过来,又将酒葫芦递了过去,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含糊不清道:“以后我发了财,一定请你吃大餐。”话一出口,他自己倒是愣住了,发财?我还欠了一屁股债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叹,我该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呢?

    忽觉有人点了几下右肩,转过头一看,只见野孩子一脸好奇的望着他。

    韩艺一笑道:“没事,没事,喝。今朝有酒今日醉,管他明天是下雨还是刮风。”

    很快,二人就把那一葫芦酒给喝光了。

    这酒喝完了,韩艺心里寻思着,小野本来就挺不容易的,今天吃了他不少东西,总得回报一些东西给他吧,但是他又没有钱,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小野的,有些过意不去,突然瞧着手中的空葫芦,眼中一亮,道:“小野,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野孩子一愣,随即使劲的点头,蹲在韩艺身边,一双小手托着小下巴,眼中满满都是期待。

    韩艺清了清嗓子,道:“话说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南边,有一座山名叫葫芦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