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当个总警司如何?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当个总警司如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关于六院的事,不过韩艺目前还没有空去处理,这本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西北工程和船坞、运输的事。

    两日之后,历史上第一份劳工法案终于颁布了,其实严格说起来,这都不能说是法案,因为不是刑部和大理寺颁布的,而是户部颁布的,那只能说是官与民的契约,唐律没有这条律法,而且也只是针对船坞和运输集团,其它的行业并不包括。朝廷也很快就通过了,大臣们都无所谓,因为这在他们看来,就是狗咬狗,跟他们的利益没有一点关系。

    而劳工法案有不少细节,但那并不非常重要,主要是规定了最低月薪也要在税后要达到四百文钱,还要包吃包住,并且还规定了假期,这假期倒是非常简单,就是将官员假期缩减一半。而朝廷给予的福利就是可以免去服役,其实唐朝税真不高,就那么一点。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如果现你违反了劳工法案,惩罚是相当严厉的,以十倍的代价赔偿。

    元哲他们当然不干了,你韩艺的凤飞楼给的底薪才两百文钱,我们凭什么给四百文钱,这可是一倍的工薪,还包吃包住,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韩艺是早有准备,拿出他们的凤飞楼的契约往上面一放,指着他们说道,我们凤飞楼给的工钱是低,但是我们有年终奖,我契约上规定每工作满一年都得加工资,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福利,你们要是嫌不公平,可以拿这份契约作为劳工法案,你们自己选吧。

    这韩艺给得底薪确实不高,但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钱,当时他工资都成困难,钱都是借来的,还要还利息,他要等到作坊都运作起来,才能有钱工资,因此凤飞楼的工资是递增的,你干得越久工资就越高。

    元哲他们就不说话了,船夫能够产生多少价值,韩艺的作坊能产生多少价值,这能比吗?如果采用这份契约,成本至少要翻上一倍多。

    不过,韩艺又在其它方面给予他们不少优惠,仓库这些就不说了,韩艺还承诺在登州沿海地区,允许山东士族修建一个专属港口,还给了他们一块地,修建仓库,关中贵族也是一样,只不过地方换到了广州。

    元哲二话不说,就立刻答应下来,这明显就是韩艺私相授受,他们的南进计划太需要广州的港口了,要是去买的话,那得花多少钱,这笔账他如何不会算。

    王玄道也答应了。

    而这个对于唐朝而言,并不太重要,虽然唐宋两代是历史上少有鼓励海外贸易的朝代,可是唐初的时候,海运还没有怎么展,朝廷自己的港口都不多,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没有什么船出海,太危险了,因此很多天然港口都是荒地,放在那里多浪费,还不如当成优惠政策,让商人去开港口。

    窦衡和邹凤炽现在可没空跟韩艺谈劳工法案的问题,他们偷偷找到韩艺告状,你看山东和关中威胁我们,让我们造节省人力的船只,否则不下订单,这不是故意刁难我们吗,要能造得出,朝廷为什么不造,朝廷都造不出,我就更加不用说了。

    韩艺才不会管了,有要求才会有进步啊,这世上的钱要是这么好赚,轮得到你们赚,待会百姓又会仇富了,而且朝中大员要是看得这钱赚的这么轻松,还不得上奏弹劾我,这是应该的,你们要是觉得亏了的话,那我就换人,反正你们还没有注册。

    窦衡、邹凤炽顿时焉了,很多人愿意代替他们,而且他们心里也明白,山东和关中并非有恃无恐,只要自己能够取得一点点进步,表示下意思,他们肯定会下单的,因为这么耗下去,两边都是吃不消,这可是数万贯的买卖呀,谁做买卖是为了斗气,这茅坑必须占住,尤其是窦衡,他自己还有木材生意,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其实他们已经开始研制了,并且告诉那些从工部借来的工匠们,你们谁要能够想出办法来,就给你们五十贯奖金,并且年薪给你三十贯,他们都不会造船,只能采取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策略。但是他们还是比较抠,自由之美的顶级设计师,那工资比徐九的工资都要高了。

    这么大的诱惑之下,那些工匠终于开始动脑经了,以前在工部是不需要怎么动脑经,上面打一鞭子,他们就走一下,因为他们不可能做官,做多做少,都不可能升官加薪的,没有动力,现在那是没日没夜的在设计新式船只,都不需要人去监督。

    在劳工法案取得他们同意之后,接下来自然就是签约,签约仪式其实就是注册仪式,在市署进行。

    在三日之间,四大集团全部在市署全注册完毕,两大运输集团,对于名字倒是没有动什么脑经,一个叫做关中集团,一个叫做山东集团,简单明了。窦衡为的长安商人组建的集团,名叫长运集团,邹凤炽和洛阳商人组建的集团,名叫长运集团。

    不过这一切韩艺倒是没有出面,那都是郑善行出面,因为关中和山东两大集团都是贵族,韩艺跟他们恩怨颇深,避免尴尬,韩艺索性就不出面了。

    据说当日很多贵族都是遮遮掩掩来到市署,闭门签下契约,并且要求不准公开,朝廷知道就可以,普通人没有必要知道,反正就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但不管怎么样,今后就谁也甭说谁了,大家都是卑贱的商人了。

    与此同时,夺得西北工程的商人们都已经动身了,他们就是准备钱,其余的都是从西北边弄,去了就能开工,早点去早点完工,把这钱赚到手再说,其实他们早就可以走了,富商本人是不会去的,都是派手下的管家去,其实他们的管家比他们还会做买卖一些。

    只不过朝廷方面还得趁机会调派一些官员去的,李治是亲自安排官员前去,去之前,李治与枢要大臣还跟他们开了几次会议,你们谁要弄黄了这事,那你们就彻底玩完了,这对于唐王朝太重要,将来唐王朝的对外扩张,就全靠你们打下这个基础了。不过这些官员不负责监工的,工程都是户部派去的小吏统管,还有工部的一些主事负责规划,他们只负责刑法方面,朝廷给出的理由,就是防止商人与突厥百姓生冲突,并且还要保障牧场协议顺利执行下去,那总得弄一个主持公道的机构吧,韩艺的计划就是先将大唐的法制推行过去再说,行政制度这个可以慢慢来,因为大都护府在那里,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行政权,现在是要剥夺部落领对于草原居民的赏罚权。

    ......

    这日傍晚时分,韩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萧府,这几天他一直在户部忙,基本上连家都不会,因为他才刚刚接手户部,就连续搞怎么多大项目,户部官员忙得都有自杀念头,干了这么久,就从来没有这么忙碌过,好在韩艺比较强势,没有给他们谈判的余地,就是要照我的规矩办,虽然忙,但就是这一阵子,挨过去了就过去了。

    “姐夫!”

    这刚一入门,见听得一声亲切的呼喊声。

    韩艺抬头一看,只见萧晓站在门前一边啃着瓜,一边乐呵呵的朝着他笑道,而且萧无衣也站在一旁。不禁好奇道:“萧晓,你怎么回来了?”

    萧晓嘿嘿道:“我昨日就回来了,再过两日就要毕业考试了,因此长孙哥让咱们回来休息几日,养好精神,全力备考。”

    “对哦!”

    韩艺一拍脑门,道:“我最近真是太忙了,连这事都忘记了。”

    萧晓嘿嘿道:“没事,没事,姐夫你现在可是宰相,咱能够理解,考试的事你就甭担心了,长孙哥哥他们已经安排妥当了。”

    萧无衣白了萧晓一眼,心中好气好笑,以前萧晓见到韩艺,那就跟见到仇人似得,而如今这姐夫喊的比姐都甜一下,不过这倒是让她大松一口气,道:“你小子别得意忘形了,万一没有考过,我可饶不了你。”

    萧晓啧了一声,却是朝着韩艺道:“姐夫,你看看我姐,忒也瞧不起人,若不是等其他的学员准备充分,一年前我就当上了皇家警察。”

    韩艺笑道:“你们应该经过了一次模拟考试吧,你考了第几名。”

    萧晓骄傲道:“第八名。”

    萧无衣哼道:“又不是第一名,你在这神气什么。”

    萧晓道:“姐,第八名已经很不错了,你可别小看咱们训练营,里面可是藏龙卧虎,我跟他们的差距也就那么一点,跟我一样分数的就有三人。”

    “第八名是不错了!”韩艺笑着点点头,又道:“那第一名是谁?”

    “崔有渝呗!”

    萧晓一脸不服气道。

    韩艺点点头,这个答案也在意料之中,三人入得大厅,又闲聊了一会儿,其实考试的事,韩艺当初就跟长孙延他们已经安排的差不多,对此他也比较放心,只是有点愧疚,自己竟然将这事给忘记了,这是不应该的。

    萧晓因为跟阮文贵他们约好上第一楼吃饭,没聊多久就急着出门去了。

    韩艺与萧无衣则是去到偏厅陪着萧锐吃晚饭。

    在萧家吃饭有一点好,都是萧家父女都不问韩艺的公务,最多就是提醒韩艺那么几句,除非萧钜他们来了,倒也不是韩艺不想跟他们谈,只是他认为家就是放松的地方,在家也谈公事,那他会疯了。萧锐只是比较关心萧晓考试的事,他当然希望萧晓能够当上皇家警察,毕竟萧晓去了训练营改变了许多,同时他也非常担心,因为萧晓跟萧无衣一样,都有着谜一样的自信,马上就要考试了,这小子竟然还跑去喝酒。

    韩艺几番安慰,才让萧锐稍稍放心。

    吃完饭后,韩艺屁颠屁颠的去泡澡,毕竟是累坏了,也不知道是萧无衣转性了,还是体谅韩艺,竟然让两个丫鬟去服饰韩艺洗澡,不再是孔武有力,满脸络腮胡的大汉。

    韩艺当然欣然接受,泡在桶里,浑身放松,两个丫鬟在后面捶捶、捏捏的,真是太爽了。

    泡了半个时辰,韩艺才念念不舍从浴桶里面出来,回到房里,萧无衣早就洗好了,身着一件紫色睡裙,横躺在卧榻上,妙曼的曲线,性感娇媚,手中端着一个银杯,无比的高贵。

    “夫人!”

    韩艺嘻嘻一笑,强行挤了上去,将萧无衣搂在怀里,从她手中将酒杯夺来,一口倒入嘴中,“呼---真是爽!”

    萧无衣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道:“怎么你洗这么久?”

    韩艺一愣,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道:“多谢夫人的体谅。”

    “你知道就好!”

    萧无衣轻轻一哼,道:“要不是看在你太累的份上,我可不会让她们去伺候你洗澡,你现在已经很嚣张了。”

    韩艺很憨厚笑着,不接这话,说下去不就是元牡丹和杨飞雪,索性不答这话。

    萧无衣又道:“哎!你说萧晓真的能够通过考试么?”

    韩艺见她满面担忧之色,其实在吃饭的时候,她就想问了,道:“你可知道为什么训练营要晚一年再会考么?”

    萧无衣道:“不是因为你出征了么?”

    “你太看得起我了。”韩艺翻了翻白眼,道:“就是为了让他们全部通过会考,故此给予他们多一年时间备考。你想想看,朝廷花了那么多钱来培养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无功而返。”

    萧无衣黛眉一皱,道:“既然如此的话,那直接让他们通过就是了。”

    韩艺道:“这样的话,就坏了规矩,毕竟训练营又不是办一期,如今第一期我们就没有按规矩来,那么今后皇家警察就会泛滥的,我宁可多花一些时间,也不愿意破坏这规矩,不通过考试的,还是不能当皇家警察,不过我们要是没有把握,也不会开考。”

    萧无衣眼眸一转,道:“如此说来,训练营还会继续招生?”

    韩艺点点头。

    萧无衣道:“那我倒是有一个建议。”

    韩艺谨慎道:“什么建议?”

    萧无衣眨着妩媚的双眼道:“其实可以训练一批女皇家警察,由我来当总警司,是不是很妙?”

    韩艺愣了半响,才笑道:“妙你个头,你还想当总警司,你是看我太累,说个笑话让我开心么。”

    萧无衣激动道:“你都能行,我为何不行,文攻武斗,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能都当民安局的皇家特派使,那我肯定能够当总警司。”

    这就是谜一样的自信啊!

    可韩艺竟然无法反驳,确实说得没有毛病,顿时萎了,讪讪道:“可你是女人啊!”

    萧无衣哼道:“女人又怎地,你看不起女人么,想当年我姨奶奶统帅千军万马,立下赫赫战功,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要是我活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说不定我也有机会去征战沙场,如今我只是退而求其次。”

    韩艺惊讶道:“你姨奶奶?谁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有这么厉害的姨奶奶,还统帅千军万马。”

    萧无衣道:“大名鼎鼎的平阳昭公主,高祖之女,柴绍之妻,你竟然没有听过?你不信去打听一下,而且我觉得我比你们都适合当皇家警察,我以前就经常行侠仗义,履行皇家警察的职责。”

    你女人还真是聪明,奉公惹是生非,真是妙啊!韩艺笑道:“就算你说得再有道理,但是你跟我说没有用,我不可能给陛下说,让我妻子当总警司,那样的话,我会让别人笑死去,这我真是爱莫能助。”

    萧无衣沉默一阵子,淡淡道:“今晚你就睡卧榻吧。”

    ps:求订阅,求月票,期推荐,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