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缩减开支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缩减开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虽然山东士族和关中贵族的策略如出一辙,但是他们并未联手,其实这就是一种默契,因为四方没有哪一方是傻子,都算得比谁都还要精。而且这商人说话,听听也就好了,信他那就完了,故此别看窦衡、邹凤炽说的非常动听,要是元哲真的答应与他们两家合作的话,那么山东集团必定也会来抢,这样的话,窦衡、邹凤炽他们就成功的将自己摆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主动权也将会被他们牢牢抓住。

    这两大集团怎么可能让这种情况出现,现在他们掌握着主动权,他们必须要保住自己的优势。

    如何将优势转化为利益呢?

    韩艺提出的劳工法案,还直接向劳役征税,这运输成本会大大的增加,如果你一艘货船你能够给我节省十个人,那么一百艘船就是一千个人,这一千个人每年的工薪、税收那是可观的。

    如此一来,窦衡和邹凤炽两方只能相互竞争,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去跟关中、山东耗,四方又没有达成任何同盟,这样的话,大家就能各凭本事,利益就能够最大化,结盟的话只会让自己束手束脚。

    ......

    这日,户部突然来了两位贵客。

    正是阎立本和李淳风。

    “阎尚书,李太史,大驾光临,韩艺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韩艺迎上前去,拱拱手道。

    “不敢,不敢!”

    二人也表现的都非常恭敬,毕竟他们还有着师徒关系。

    一番寒暄过后,三人入得堂内。韩艺道:“二位来的真是太巧了,我本也准备明日上工部一趟。”

    阎立本问道:“可是为了劳役之事?”

    韩艺摇摇头道:“倒也不全是,当初我们不是说,关于船坞的盈利,国家与工匠对半分,如今虽然钱还未到尾,但都已经计算出来,每位工匠能够得到一万零三百多文钱。”

    阎立本惊讶道:“这么多?”

    其实船坞的成本并不高,没有修建宫殿高,简单一点的来说,就是挖坑建屋,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船坞的价值在于智慧,其实成本大概也就是一万贯左右,因为不需要耗费什么财物,而人力几乎等于免费,这能要多少钱,等于盈利两万贯,要算起来,不知道分多少,因此韩艺将土地的成本增高了不少,可不能让人家知道,朝廷坑了他们这么多钱,因此盈利从两万贯就缩到了八千贯,一共有四百多名工匠、劳役参与其中,那么平均每人十贯钱左右。

    “也不算多!”韩艺讪讪一笑,暗想,你们弄了这么久,平摊下来,一个月也就几百文钱而已。可想而知,朝廷剥削的也挺厉害的,道:“大概下个月就能将钱拨到金行,你让他们拿着自己的户籍、服役证明去金行取钱就行了。”

    阎立本点点头,道:“你是不知道,工匠们听到还有钱给,高兴不得了,现在纷纷争着去洛阳修建船坞,老夫当了这么多年工程,可还未见到工匠恁地积极,要是告诉他们有这么多钱,估计都会挤破头皮。”

    李淳风捋须笑道:“他们不过就是为了一口饭,这乃情理之中的事。”

    “李太史言之有理!”韩艺点点头,又道:“不过阎尚书,其实说到底,修建一个船坞并不需要这么多人,如今既然朝廷给钱的话,那么理应控制以下,我建议洛阳的船坞缩减一些人,但是钱不会减少的,那么人人就能得到更多,而且,这一回我之所以选择平均,是省得麻烦,洛阳的船坞应该多劳多得。”

    阎立本嗯了一声,道:“这是理所当然的。”

    韩艺又问道:“那不知二位来此是为何事?”

    阎立本和李淳风互看一眼,李淳风忙道:“阎尚书你先说吧,毕竟你的事重要一些。”

    阎立本点点头,又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沓资料来,递给韩艺,道:“这是工部准备缩减工匠、劳役的名单。”

    韩艺拿过来一看,但见上面写着人数一千二百多人,惊讶道:“这么多?”

    阎立本讪讪道:“因为朝廷以前只管征招百姓服役,但从未减过,因此越积越多,其实很多方面都不需要这么多劳役,也有很多巧手工匠每月交纳力课,这样他们就不用来服役了,但是他们做私工比来工部服役要赚的多多了,另外,还有不少杂户。”

    随便减少几个名额,就是解放了将近两千多劳力,这就是官营的恐怖之处,服役是什么意思,就是无偿贡献,这就是剥夺和掠夺,除了朝廷的奴婢之外,不少丁夫和工匠每年都得来工部服役一个月左右,其实很多工匠出服役时间,也严重打乱百姓的农作安排,而且这个规模是非常庞大的。

    为什么韩艺急着推动商品经济,就是因为目前的官营还只是供内部消费,可想而知,统治阶层过的是多么奢华的生活,但越往后肯定会扩大到民间交易,因为这是肯定盈利的,私营不可能竞争的过官营,官营都是剥削的,就是给口饭吃,到那时候,就会出现两种情况,官营的扩大,私营受到压迫,朝廷的财富急剧增加,百姓受的压迫会越来越多,那么整个经济难以逆转了。

    现在朝廷还没有尝到这甜头,至少没有强行垄断任何一个行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李治,李治这人没有什么爱好,不常打猎,又不喜欢大兴土木,他为什么答应韩艺的几个请求,就是因为他都不怎么用钱,你们这些官员比我还用的多,这哪能行,可能就是有一些恋母情结,但是他也没有破坏后宫制度,搞什么后宫佳丽三千,这种皇帝太难得了,韩艺赶紧趁机鼓励私营展,缩减官营规模,为私商解放劳力。

    阎立本忽然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为难,“不过---。”

    韩艺道:“不过什么?阎尚书但说无妨?”

    阎立本点了下头,道:“在造船方面,只有少部分工匠懂得去设计船只,大多数造船匠都普通的劳役。昨日下午时分,窦衡和邹凤炽二人来到我们工部,商谈造船匠一事,但是他们并未大规模招收造船匠,而是希望先招收二十名经验丰富的造船匠去,我是担心他们将这些经验丰富的工匠招去,普通的劳役就从外面招,毕竟咱们定的工钱比外面要贵上一些。”

    韩艺皱眉道:“他们可有说这是为什么吗?”

    阎立本道:“他们都说是山东士族和关中贵族那边要求他们先造出更加节省人力的船只来,才会下订单,运输集团那边不下订单,他们也不敢多招人。话虽如此,万一他们只将这些经验丰富的工匠给招走了,那剩余的普通劳役怎么办?”

    邹凤炽和窦衡跟王玄道谈完之后,二话没有说,跑到工部招聘工匠去了,他们真是拖不起,必须赶紧造出更为先进的船只来,他们最初的构思就是我一旦买下船坞,那么关中、山东两大集团立刻会下订单,船坞的很快就盈利,这简直是天上掉钱下来,可哪知道关中和山东两大集团,要更先进的货船,那么就是越快造出新船来,越快盈利,因此他们只要一些设计师,普通工匠他们还不需要,他们资金困难,没有订单的话,哪里养得起这么多工匠。

    但是阎立本也害怕他们将工部顶级工匠都给挖走了,剩下一些劳役,那工部就尴尬,船已经不造了,那留下这么多劳役干什么,窦衡、邹凤炽这么干,反倒是提醒了他这一点。

    “这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韩艺点了点头,心想,这的确不得不防呀!不能让他们将精锐都调走了,留下一些老弱病残,那工部也不会答应呀,肯定也要搭一些年纪稍大给他们,他目前就是要缩减官营规模,增大私营规模,这可是一个好几回。而且,造船匠跟从事手工业的工匠又不一样,手工业工匠都是巧手,当然非常抢手,造船匠主要是在于设计师和那些经验丰富的工匠,敲钉子抬木头谁都会敲,学也不要很久,而且他们家中都是有奴婢的,虽然韩艺推出劳工法案,但是奴婢是特殊的群体,还是可以剥削的,韩艺也不可能监督的面面俱到,而且钱不能都让他们给赚了,那样的话,市场无法扩大,道:“那你答应了他们没有?”

    阎立本道:“我只是选了一些工匠前去帮助他们出主意,但是并未跟他们签订契约,这些工匠可都是朝廷的人,可不能随便离开工部的。”

    韩艺点点头,道:“这样吧,就采取捆绑式签约。”

    “捆绑式签约?”

    “不错!简单来说,他们要签就签所有人,要么就一个人也不准签。”

    阎立本点了点头,道:“这样倒是好,可是他们会答应吗?”

    韩艺道:“阎尚书请放心,一旦那些工匠帮他们设计出更为先进的船只,他们立刻就能从运输集团那边拿到钱,他们肯定会妥协的,只要这人数合理,以及我们定出的工钱符合那些工匠的能力,就不会有问题的,这方面我会亲自出面跟他们谈的。”

    阎立本笑道:“如此就有劳韩侍郎了。”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韩艺又道:“阎尚书,说到这劳役方面,我倒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阎立本道:“请说。”

    韩艺道:“我们户部从明年年开始,将会计算出每年关于官员俸禄和官府开销的支出,因为据我所知,工部下面的少府监和将作监都面临着生产过剩,而这些过剩的货物,都被官员虚报而据为己有,这给财政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我希望到时工部能够配合我们户部,缩减少府监和将作监的规模。”

    阎立本微微皱眉,沉吟片刻,道:“其实这事我也清楚,因此我才抓着这个机会,减了不少人,但是你还要继续减的话,这会影响到朝中大员的收入。”

    韩艺摇摇头道:“这我不会管,我查过在贞观中期时,当时弘文馆的支出比现在少了五倍有余,但是那时候的工作量比现在要多得多,只因当时财政困难,大家都很节省着用,而如今国家财政好,弘文馆报的笔墨纸砚是他们所需的五六倍,那么这笔墨纸砚上哪去呢?

    这个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户部只会保证工作上面的消耗,其余的,他们自己出钱去买,其余官署也是,毕竟户部给他们月俸,这钱可是不少了。因此,今后户部不会再任凭他们虚报,我们户部会帮助他们计算每年的所需。这一点阎尚书不需要担忧,我户部不拨款,你们就无法制造,我需要阎尚书配合的是,就是进一步缩减劳役。”

    简单来说,韩艺就是要全面缩减开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官员是封建社会最为庞大的消费群体,如果他们的笔墨纸砚都从朝廷白拿,那韩艺凤飞楼的笔墨纸砚卖给谁,这是不可能的事,以前卖得那么好,那是因为朝廷生产不出,现在朝廷也可以生产了,韩艺早已经将技术给了李治。

    阎立本这人不贪权,也不贪公款,他家有的是钱,工程世家怎么可能没钱,皇帝封赏都不知道给了多少,心想,也对,你缩减支出,那我工部当然得减产,那些人也只会找户部算账,不会找工部,于是点头应承下来。

    等他们谈完之后,李淳风才道:“我今日前来,倒没有什么大事,主要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韩艺一愣,道:“什么好消息?”

    李淳风道:“原本陛下是从外廷拨出一小块地来,给我们六院用,但是最近陛下改变了主意,拨了两间大宅子给我们,地方可大多了,而且位置极好,可见陛下如今更加重视咱们的六院,不过,这宅子与你还有些渊源。”

    韩艺疑惑的望着他。

    李淳风笑道:“就是褚遂良和柳奭的宅子。”

    韩艺微微一愣,心里立刻明白过来,将宅子都送了,那么就表明一点,柳奭和褚遂良是不可能回京城了。

    其实这是武媚娘的主意,一来可以表现朝廷对于六院的重视,二来也可以告诉那些还想翻盘的人,不要打这主意,这是绝不可能的,宅子都给你没收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