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唯一现象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唯一现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自始至终,朝廷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了百姓这一边,这就是韩艺一直在提倡的,朝廷决不能站在百姓的对立面,漕运的话,就是朝廷站在了百姓的对立面,这是无法避免的,现在有商人参与进来背锅,朝廷立刻就变得正义了。

    元哲、王玄道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就是消灭漕运,漕运在的话,他们竞争不过漕运的,漕运都是百姓免费服役。

    而恰恰他们反对的劳工法案就是迫使漕运自然解体的关键所在,朝廷不好直接解散漕运,毕竟漕运这么多人,突然解散显然不太现实,朝廷最多保证支持你们挤垮漕运。

    关中、山东两大集团就非常尴尬,这钱你不出的话,漕运就不会垮,漕运不垮,你们就会垮,没有私人可以干得赢国家的,权衡利弊,他们必须要支持劳工法案,因为漕运自身不可能钱给劳役,那么朝廷不的话,漕运肯定解体。

    谈完之后,元哲、王玄道、窦衡、邹凤炽就离开了。

    四人一同出得大门,窦衡和邹凤炽停了下来,目光两边瞟,令他们非常失望的是,元哲只是跟王玄道说了一声告辞,就往西边去了,而王玄道则是上的马车往东边去了,从头到尾,就没有跟他们说过一句话。

    窦衡、邹凤炽都快哭了,说好的你们来求我们了,怎么对我们爱理不理。

    忽闻后面有人笑道:“算盘打歪了吧!”

    二人转头一看,只见韩艺站在门内笑吟吟的望着他们。

    二人急忙来到韩艺身边,窦衡哭丧着脸道:“韩侍郎!他们都不理我们,这可如何是好啊?”

    韩艺笑道:“换我我也不会理啊!他们对你们的实力是了如指掌,你们拿出三万贯来,已经是全部家当了,他们有的是钱,所以他们拖一两年都无所谓,你们可是拖不起的,如果你们资本雄厚的话,那他们铁定会来求你们的。”

    邹凤炽一颗心都冰凉了,这是他们的劣势,如果是那些贵族中标的话,都是有钱人,谁怕谁,而他们还肩负着集团内部的压力,他们都是商人,实在是他们比较背,碰到了元家和长安四子,这些人都是狠角色,不可能会让他们拖着鼻子走的。“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韩艺呵呵道:“你们与他们就是鱼和水,只是可以相互交换角色的,现在你们是鱼,这水离开了鱼,还是会继续流动的,可是鱼离开了水,那就是死路一条,这就需要你们智慧来解决扭转这个局面了,我身为户部侍郎不能帮助任何一方,况且我也给了你们足够的帮助。”

    说完,他便转身回去了。

    窦衡、邹凤炽相觑一眼。窦衡道:“韩侍郎说得对,现在咱们弱,他们强,咱们必须拉下脸去找他们,我看他们也就是顾着贵族的面子,要是我们不好过,他们也不会好过的,这只会两败俱伤。”

    邹凤炽点点头道:“所以我们现在可不能内斗,我们要团结起来,这样吧,我们一起去找一方,那么另一方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二人这一合计,立刻去追元哲了,因为元家本就是商人,这跟山东士族有着极大的区别,山东士族高高在上,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对方打交道。

    韩艺回到里面,恰好遇见从侧门走出来的郑善行,他见到韩艺,当即呵呵笑道:“看来你的如意算盘难以成功呢?”

    韩艺笑道:“此话怎讲?”

    郑善行笑道:“你想尽办法让商人得到船坞,无非就是害怕我们贵族达成同盟,不利于朝廷的管控,因此让富商来制衡我们贵族,你认为船坞才是运输的根本所在,而且你认定我们山东士族不会跟关中贵族联合的,就可以平衡商人与贵族只见的地位。可是你却有忽略掉,商人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跟贵族抗衡,到头来他们还得有求于我们贵族。”

    韩艺笑道:“那又如何?”

    郑善行皱眉道:“难道你还有后招?”

    “这倒没有了!”韩艺摇摇头,道:“但不管怎么样,船坞跟运输集团肯定要合作的,那么无外乎就两种情况,一种是各自找到船坞合作,这样一来的话,大家地位还是平等的,谁都离不开谁,第二种情况就是,大家都不联盟,这样一来的话,不也是相互牵制吗?其实这就是唯一现象。”

    郑善行道:“什么唯一现象?”

    韩艺道:“就是他们虽然都有选择,但彼此都是唯一。如果只剩下一家船坞的话,那么两个运输集团都得求于这一家船坞,主动权就全部在船坞的手里,他可以漫天要价,你也拿他没有办法,同理而言,如果只剩下一家运输集团的话,那么两家船坞都得捧着船去找那家运输集团,这样的话,主动权就全部交给了运输集团,运输集团可以肆无忌惮的压价,只要饿不死你就行了。

    因此他们四方都会保住每一方的存在,这样大家才能游刃有余,不会受制于任何一方,方才元哲和王玄道那么做,只是不想一开始就失去主动权的,毕竟他们有着天生的优势,但是随着大家业务的来往,船坞的壮大,大家的地位就会慢慢平等,除非再多出一脚,否则,这个平衡是不可能被打破的。”

    郑善行愣了半响,苦笑道:“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敢全部告诉我。”

    韩艺摇摇头道:“那也不是,我之所以告诉你,还是因为相信你的职业素养,这仅限于户部内部的谈话,可不是私人谈话。他们都是聪明人,因此他们都不会说穿了,如果说穿了,那么大家都有肆无恐,利益就会被平均,这不是商人愿意见到的,谁都想多赚一点。而且,如果一下子砍掉一对,那么这个唯一现象就会被打破,贪婪的商人肯定会想独占所有的利润,因此这里面还存在着许多的变数。”

    “你不会让他们成功的?”

    “这是当然。必要时刻,朝廷会出手的。”

    郑善行彻底服了,韩艺的这种四角设计,令四方是必须保持竞争,但又必须保证这个四角架构不被破坏,关键时候朝廷还在一旁护航。

    他们谈话间,窦衡、邹凤炽二人在半道中追上了元哲。

    “元公子,现在可否有空?”

    窦衡说话时,那是毕恭毕敬,没有办法,他们太狠了。

    元哲瞧了他们二人一眼,点点头道:“我们去崇仁坊谈吧。”

    “是是是。”

    三人来到崇仁坊的元家大院。

    “二位请坐。”

    “多谢,多谢!”

    三人刚一坐下,不等下人前来斟茶,邹凤炽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一直以来,我们商人都将元家视为天下商人之,要说这做买卖,那山东士族如何是元家的对手,因此我们都希望能够与元家合作,为你们这个集团造船。”

    窦衡也忙道:“不错!不错!古人不常说,良禽择木而栖,我们都希望能够与元家合作。”

    “不敢!不敢!二位过奖了!”元哲摆摆手,又道:“不过二位既然如此有心意,那我们倒是愿意与你们合作。”

    “当真?”

    二人大喜,这比他们预计中的要顺利多了。

    元哲点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邹凤炽谨慎道:“什么条件?”

    元哲笑道:“方才你们也都听见韩侍郎说的劳工法案,这么一来的话,那么运输的话,最为昂贵的不是船,而是人力,因此我会从你们两家择优取之,而这‘优’就在于人力上面,因此谁造出来的船需要的人力越少,我们就购买谁的船。”

    窦衡、邹凤炽相觑一眼,这到底谁在离间谁呀?

    元家已经定下不结盟策略,而且王玄道今日的举动,也让元哲更加放心,他知道这两家可不会真心帮着自己挤兑山东士族的,山东士族一旦完了,那他们将会过得如履薄冰,他们只是想利用自己来给山东士族制造恐慌。

    窦衡为难道:“元公子,这东西非我们能够说了算,要是能够减少人力,那朝廷早就做了,岂会等到今日。”心里暗骂,你这个奸商,我们也要承担劳工法案的,凭什么将这压力都给我们。

    元哲呵呵道:“话不能这么说,据我所知,在此之前,造船需要的人力比现在多了七八倍,那种新式船坞帮你们减少了不少人力,因此我坚信船夫也是可以减少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造船业减少了工匠,那我们运输业当然也得减少船夫,这不是不可能的。

    二人没有话说了,心想这元家果然够奸诈,山东士族的那一群君子估计好打交道。

    于是乎,二人非常失望的离开了元家,但立刻跑去找王玄道,表示我们两家愿意支持你们山东士族。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王玄道的答案竟然是一模一样的,还是强调人力,谁的船需要的人力越少,我们就购买谁的船。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