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劳工法案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劳工法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皇宫!

    如今夜已深,但是李治却在书房忙碌,忽听得吱呀一声,只见武媚娘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关心道:“陛下,天色已晚,你得去休息了。”

    李治笑道:“多谢皇后关心,朕看完这些就会去的。”

    武媚娘好奇道:“不知陛下在看什么?”

    李治道:“是关于派去西北的官吏。你来帮你看看,派这些人去如何?”

    武媚娘微微一愣,接过一张名单过来,一看,愣道:“这些人多半都不是官员,而是吏。”

    李治点点头,道:“这是韩艺建议的,你以为如何?”

    武媚娘黛眉轻轻一皱,忽然笑道:“臣妾明白了。”

    李治饶有兴趣道:“说说看。”

    武媚娘道:“商人乃民之末,地位卑微,而他们此番前去,肩上却是担着重任。倘若朝廷增派官员与他们一块去的话,地位相差悬殊,谁也无法保证官员会否压迫他们,从中贪赃枉法,那么商人只能将损失转到当地百姓身上,这可能会引起祸乱。而小吏不是官员,他们地位也是很卑微的,跟商人的地位相差并不悬殊,但是对于当地的胡人和苏定方他们这些将领而言,这些小吏又是代表着朝廷,他们是奉皇命前去的,具有特殊的职权,地位是非常微妙的,如此便能平衡三方的地位,让他们各司其职,相互监督。”

    李治哈哈一笑,道:“媚娘,你真是聪明,一语中的,朕也打算增派小吏去,除此之外,朕还打算从刑部和大理寺调派少些低级官员前去,想要掌控西北,先得在当地推行我大唐律法,有法制管控,将来再建官署,就方便多了。”

    武媚娘闻言,目光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李治见她突然不说话,问道:“你在想什么?”

    武媚娘笑道:“没什么,臣妾也的觉得这么安排非常妥当。”

    ......

    其实在韩艺组建这个特别小组时,就已经打算将他们派去西北了,因为这个工程是朝廷的,朝廷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那里,因此肯定要派人前去的,如果就让商人前去的,那商人就直接面对那些部落领,万一要是出个什么差错,那就是因小失大,破坏了整个政策。

    当然,他们前去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监工,到时韩艺还会让他们在当地成立工程署,专门管理工程这一块,而工程一旦开始,人口必定往工程所在地集中,劳资双方都必须要依靠工程署,等于就是利用投资推行大唐制度,当初韩艺就跟李治保证了这一点,工程还不算,光政治目的,这五十万贯是绝不会亏的。

    小吏开心,杨先志等户部官员也开心的要命,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被这些小吏给取代,一开始很有这趋势,韩艺就直接绕开了他们,这让他们忧心忡忡。如今这个特别小组要远走西北,那么他们官位就稳固了,那些小吏至少也得去两三年,这两三年尽力表现自己,毕竟他们的表现韩艺是看得见的,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韩艺这一番话就稳住了户部内部,各司其职,铁板一块。现在户部可没有谁敢违抗韩艺的命令,全部都是以韩艺为中心在转,韩艺一句话,李治就将郑善行派来户部,也就是说,韩艺一句话,他们就得卷铺盖走人,毕竟这些工程,李治是相当看重的,韩艺只要拿出这事来请求李治贬或升,李治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八品小官跟韩艺去计较,这两大工程关乎着国政外交,百分之一百会批的,他们再也不敢跳了。

    等到第二日,韩艺就将西北工程的事宜交给了特别小组去办,而他则是约见了船坞、运输四大集团的代表人,理由就是商谈注册一事,中标还不等于签约,还得注册,要验明资金,才能正式批准。

    因为郑善行是户部官员,不便于出面跟户部谈判,崔戢刃是官员也不适合,卢师卦早已经言明没空搭理这事,只是让卢家一个管家代他出面,那么只剩下王玄道了。

    王玄道刚刚来到户部门前,恰好遇见元哲,二人一照面,那是心有灵犀,仿佛都在等待彼此。

    “玄道哥。”

    “是元哲啊!”

    元哲笑道:“想不到玄道哥会亲自出面。”

    王玄道苦笑道:“这十万贯对于我们而言,可都是饭碗里面省出来的,不得不慎重。里面请!”

    “玄道哥先请。”

    二人入得户部,只见门口站着二人,正是窦衡和邹凤炽。

    这四人一照面,气氛非常诡异。

    窦衡、邹凤炽看似面带微笑,但目光中却充满了期望。

    而王玄道和元哲那真是的平淡,朝着窦衡、邹凤炽二人微微颔,然后便进去了,他们之间本来也就没有什么来往,甚至都不认识。

    被晾在一边的窦衡和邹凤炽,呆若木鸡,他们原本以为,两大运输集团肯定会来求他们的,赶紧给他们造船,他们是供,对方是需,他们当然占有先机,可哪里知道,人家理都不理他们。

    过得一会儿,二人相觑一眼,转身走了进去,一看王玄道和元哲热络的聊着,看似聊得家常之事,但是气氛让双方都明白对方的用意,形成了一种默契,但是这对于窦衡、邹凤炽而言,那绝对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只能坐在另一边,笑着比哭还要难堪。

    殊不知,有一个人正在偷偷的注视着他们,这个人当然是韩艺,他心中一叹,果然都不是善茬,难免为窦衡和邹凤炽担忧起来,轻咳一声,走了进去。

    “韩侍郎!”

    四人赶紧起身。

    “各位早上好!”

    韩艺拱拱手,来到正座前,手一伸,道:“请坐。”

    四人又坐了下来,韩艺也坐了下来,一番道喜自然是在所难免,但是比起昨日那些激动的商人,这四个人显得非常淡定,王玄道那吝啬的笑容仿佛还是笑的最真诚的。

    他们可都不是傻子,说得好像我们赚了是的,现在我们可是出了一大笔钱在这里,还不知道是赚是赔了,等我赚钱了,你再来恭喜我。现在韩艺代表的朝廷,元哲当然不会给面子,咱们买卖归买卖,而且他现在代表的还不是元家,是一个集团。

    韩艺目光左右一瞟,仿佛自己还欠了他们似得,心想,这群混蛋,别给脸不要脸。既然他们这么不给面子,韩艺也懒得跟他们寒暄了,正色道:“我今日约各位来此,主要是为了几件事,先,就是注册的事,我知道各位的集团里面有些人不想出面,因此我要重申一遍,户部只会保证注册上面有名字的人,也只会保障他们的权益,倘若派下人来充当的话,到时下人要吞掉他们的钱,户部只会帮助他们,这个你们一定要亲自转告你们集团的每一个成员。”

    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就是打算提高商人的地位,贵族都行商了,那谁还会说商人卑微了,因此他要求贵族一定要出面,别这边将商人骂的狗血淋头,那边自己又偷偷摸摸去行商。

    四人纷纷点头。

    韩艺道:“关于注册金的话,相信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户部会专门派人去检验的,而且两个运输集团必须要交纳一万贯到金行的户部账户中,作为押金,因为你们今后会承当起朝廷的运输重任。”

    关于这方面,其实市署给出了明文规定,但是这事关大家根本的利益,尤其是注册,到时就怕扯不清楚,韩艺必须亲口跟他们重申一遍。

    韩艺又道:“关于朝廷的运输一直都是漕运在负责,就目前而言,运转的非常好,朝廷之所以将这运输交给商人去做,其中一个非常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陛下是以仁政治国,百姓在漕运服役,面临着比较大的困难,尤其是常常因此耽误农作,因此陛下才决定出售船坞和运输业务,可想而知,朝廷就是要给予百姓更好的生活,因此朝廷将会针对这方面出台一份劳工法案,详细内容还在讨论中,主要的内容大概就跟西北工程一样,会详细规定最低的劳工工薪,保证百姓的利益。”

    元哲一惊,立刻道:“这太苛刻了,如果朝廷要这么做的话,只会增加朝廷的运输成本。”

    言下之意,行,我可以给高工资,但是我们会将这笔账算到朝廷头上的。

    “那是买卖,这是规定,不是一回事。”韩艺斜目一瞥,非常强势,但随后又语气温和的说道:“虽然朝廷会出台法案来保障劳工的权益,但是你们放心,这个最低薪绝对不会太高,朝廷只是要保证百姓干这活,不会越干越艰苦,如果百姓干的都活不下去了,那么你们也不会长久的。目前虽然这个法案还在讨论中,但是我可以透露一个细节给你们,朝廷目前不会征你们一文钱税,并且从你们第一次运输起,未来五年,码头、仓库全部免费供你们使用,但是会征劳工的税,不管对方是奴婢,还是雇佣工,这个税也会计算在劳工法案里面。”

    也就是说是在最低工资之上再加这税。

    王玄道淡淡一笑,道:“最开始五年,我们必须依靠朝廷的货物盈利,朝廷的仓库理应免费供我们使用,我们根本没有得到什么。”

    韩艺笑了一声,道:“朝廷修河道,修码头不要钱么,而且你们难道就只帮朝廷运送么,这钱不免也是应该的,绝对算是朝廷给予你们的优惠。我这么说吧,劳工法案是朝廷这么做的唯一原因,也是唯一的要求,如果连这一点你们都无法满足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要谈了。”

    反正还没有签约,大不了我换人就是了。

    这时候你来个劳工法案,元哲、王玄道有种上当的感觉,问题韩艺根本没有给他们谈条件的要求了。

    元哲没有应承,而是问道:“将来朝廷的货物都会给我们运送吗?”

    “朝廷是这么打算的。”韩艺点点头,道:“你们的第一单买卖也一定是朝廷的,但是要想立刻取代漕运,那也得等到你们规模足以撑起全国的运输,毕竟朝廷可不是私人,每年都有大量的货物要运输,不能等你们,因此在最开始漕运会与你们并行的。”

    王玄道道:“那么到时我们足够承当起朝廷的运输,朝廷就会解散漕运?”

    韩艺笑道:“朝廷会支持你们的,可是你们也必须给朝廷一个解散漕运的理由。”

    王玄道困惑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这个理由就是劳工法案,朝廷自己不可能支持劳工法案的,这么多劳役,朝廷也负担不起,如果你们坚定不移的支持劳工法案,那么漕运的劳役自然会感到不满,大家都是运货的,凭什么差这么多,到时朝廷只要允许劳役自由选择,漕运就自然而然的会消失的。”

    你狠!

    这么一来的话,元哲、王玄道完全没有违抗的余地了,那只能点头应承下来,漕运不亡的话,他们永远干不过,因为漕运都是免费的,是利用权力来盈利的,而不是运营,成本太低,他们再聪明也干不过。他们也知道韩艺不可能让劳工法案太苛刻,不保证他们赚钱,谁钱给劳工,只不过他们甚至都失去了谈价的资格,因为这关系着漕运的生死,他们原本是以为朝廷会强制解散漕运的。

    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自己玩不过韩艺的,他们只求尽量为自己争取一点利益来了,因此一开始非常强势,可是那又怎样,这回韩艺赌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必须达到他的每一个目,倘若一个没有达到,那么可能全盘皆输。

    韩艺又看向还在蒙的窦衡、邹凤炽。

    二人异口同声道:“我们也要受着劳工法案约束?”

    韩艺露出比他们还要惊讶的表情,道:“那为何朝廷不自己造船赚钱呢?”

    二人眨了眨眼,无奈的点了点头。

    窦衡突然道:“可是韩侍郎,工部最近辞去四百多名工匠,都被其他商人给请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会不会中标,不敢招人,要是没有工匠,我们也不会造船啊!”

    因为月俸制的改革,工部当然要释放一部分工匠,这工匠刚一出门,就被商人给全部请走,连一个渣渣都没有留下,这朝廷的工匠个个都是能手,这年头经济又一直在增加,而且大家知道官员现在也要上街购物,这可是商机呀,大家都在需求工匠,还嫌不够,不少商人派人直接到工部门口蹲点。

    韩艺笑道:“那些都是从事手工业的工匠,跟你们的船坞没有关系,工部已经为你们留下了一整套造船匠,同样还是那句话,先你们的工薪得打动他们,如果他们认为在朝廷做事都比上你们那里要舒服,那你们就得自我检讨了。”

    窦衡、邹凤炽稍稍点了下头,显然是很有保留的。

    其实韩艺的要求就是劳工法案,他本来是要将贵族的钱转移一部分到百姓手里,才会增加百姓的购物能力,经济才会好,你们都捂着钱包,那我要你们干什么,还不如朝廷自己干。其实在韩艺看来,运输集团最大的利益,不在于朝廷,而是在于经济展,江南和关中的联系越密切,江南的茶叶、瓷器、丝绸都在展,运输集团后面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就算支付一定的劳工钱,他们还是赚了大头去。

    邹凤炽眼眸一转,道:“但是我们船坞如何跟他们运输集团合作?”

    你们还真是一个白痴,你这么急切的说出来,那谁都知道你们要更加焦急,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竟然沉不住气,你们已经失去了主动权。韩艺暗自嘀咕了一番,嘴上却笑道:“这个朝廷不会管的,朝廷管的只有一点,就是百姓,因为这是朝廷的职责所在,至于你们之间怎么合作,你们自个商量着办吧。”

    元哲、王玄道相觑一眼,一切尽在掌握中啊!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