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我也要做大侠(下)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我也要做大侠(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然,以廖辽现如今的地位,正如总经理郑长生所说的,只要是公司的人,别管相中谁,随你挑!而事实上,一个第一张唱片上市两个月就销量破百万,未来还很有可能卖个两三百万,而且还有五首歌同时登上金曲点播榜的歌手,也肯定已经是值得任何一位经纪人抢破头了,所以,只有她挑人,没有人家愿不愿意带她的问题。

    片刻之后,廖辽说:“那就还是肖哥吧,这一个月相处下来,我觉得他的能力足够强,跟我的脾气也算搭!嗯,就他吧,挺不错的!”

    黄文娟点点头,“那我回头就跟郑总说。”

    然后,她在小本子上写了几笔,随后就翻到了下一页。

    “第五个事儿,商演。郑总说,现在公司方面接到的对你的商演邀请,已经有三四百场了,最高的报价已经达到25万一场……”

    没等她继续说下来,廖辽就挥手打断了她,直接说:“这一条你可以直接回复郑总,就说我不接任何商演。”

    黄文娟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姐,这……不大好吧?我看昨天说到这个的时候,郑总他们可都是劲儿劲儿的,可兴奋着呢!你想啊,一场就是25万,而且据说人家要求直接签二十场,这跑下来,可就是直接五百万啊,这简直就是来送钱的,拿耙子搂钱都没那么快!你要是直接就给全部推掉,一场都不接,我怕郑总会不大高兴?”

    廖辽想了想,平静地说:“这张专辑,多了不好说。两百万张是肯定能卖到,三百万张也很有希望。假设卖两百万,郑总那里去掉成本,至少也能挣个四五百万了吧?这样还不行?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我不接商演!”

    顿了顿,黄文娟似乎是想再劝一句什么,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口。

    廖辽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水,一如既往平静地说:“继续,下面该第六条了!你赶紧念完。咱们就能该干嘛干嘛去了!”

    黄文娟撇撇嘴,心想放着大几百万的票子都不挣,整个圈子里估计也划拉不出几个这样的来,不过……谁让她是廖辽呢!

    她要不是这样的性子,她能豁出去一把掏四十万从当时还什么都不是的李谦手里买歌?不买那几首歌,她能像现在这么火?

    所以,仔细想去吧。就是性格决定命运!

    廖辽的性格加音乐功底,决定了她就是大牌的命!

    而自己,就是当个小助理的命!

    跟在廖辽身边狐假虎威一下,就已经幸福得简直要立地飞起了……

    咳嗽一声,她又继续念,“第六个事儿,代言。目前公司那边接到了三个想请你代言的邀请。一个是羽绒服。一个是卖风衣的,还有一个是做墨镜的。呃。代言费的初步报价是……”

    没等她念出来,廖辽已经直接说:“羽绒服推掉,我才不穿着羽绒服拍广告,我骨架本来就大,再穿上羽绒服,那得多难看啊!”

    黄文娟让她的果断给噎了一下,然后怯怯地说:“可是羽绒服报价最高!其实……姐,你这身材,穿什么都好看的,要不你再想想?”

    廖辽笑笑,自己托着腮帮美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不要不要!那个风衣嘛,可以考虑,等到肖哥那边定好了给我当经纪人,就让他去谈好了。那个墨镜……也可以,我喜欢墨镜!”

    然后,她迫不及待地摆手,“下一条下一条,我都一个多月没摸钢琴了,你赶紧的!”

    黄文娟又撇撇嘴,在她的小本上又记了两笔,然后说:“最后一条,公司已经分别收到了十七家电视台的晚会邀请,主要是春节晚会,不过,其中最主要的是三个,顺天府电视台的中秋晚会,东方星卫视的元旦跨年歌会,和华夏电视台的春节晚会,郑总的意见是,别的都好说,这三台晚会,哪个都不能拒绝,别管给不给出场费,都得去!当然,春晚架子最大,所以歌得由着他们先挑,他们选的是《我热恋的故乡》,而且要求在春晚之前,你不能去其它电视台唱这首歌,所以,顺天府电视台的中秋晚会选了《未了情》,而东方星的跨年歌会那边,就要求连唱三首,《执着》、《野花》、《干杯,朋友》。”

    廖辽撇撇嘴。

    倒也不是说矫情,这个跟商演啊商业代言啊什么的,还不一样,能同时接到这几家电视台最有影响力的晚会的出场邀请,别管钱不钱的,首先就是证明了你的江湖地位了。所以,正如郑总所说,这个拒绝不得!

    只是……你们就连瓜分都可着那五首歌瓜分……

    最终,她点点头,“我听从公司的安排。”

    黄文娟呼地松了口气,正想合上本子,宣布这一次的汇报和沟通完成,然后才很不专业地突然想到,前头还有个事儿没问清楚到底怎么办呢!

    然后,她赶紧翻回第一页,看了一眼,问:“那接下来宣传的事儿?”

    廖辽摆摆手,在沙发上坐直了,认真地说:“这七个事儿,MV和新歌,都没问题,庆功宴,去请谢老,没问题,经纪人,咱们说过了,代言也说过了,晚会我也答应了,然后……商演我不接,还有接下来的宣传问题,你跟郑总说一下,就说我很累,而且还想要拿出一段时间来安静一下,自己写几首歌,所以,一家电台,一家电视台,一家报纸加一家杂志,就这四家,具体是谁,让郑总和宣发部去选,多余的就推了吧!”

    黄文娟闻言愣在那里,最终低头在小本子上记了几笔,然后才抬头看着廖辽。

    这时候,廖辽说:“所以,接下来给我排日程就是你的事儿喽?”

    黄文娟愣愣地点点头。

    廖辽就说:“那好。接下来一个月,肯定要忙活个不停了。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十月下旬开始,到元旦之前,你帮我安排好,我要那两个月的时间必须没有什么事儿!”

    黄文娟闻言眨眨眼,问:“写歌?”

    廖辽点头,“嗯,写歌!”

    想到昨天在公司里郑总特意小声问自己的话,小助理眨眨眼睛。特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说:“那……下张专辑你不准备让李谦帮忙写歌、帮忙监制了?”

    廖辽扭头看她一眼,有点纳闷,但仍然耐心地道:“当然要啊,我又不傻,放着李谦不找,我还能去找别人邀歌?”

    黄文娟闻言顿时就松了口气。

    昨天郑总已经提到这点担忧了。而在郑总开口之前,她作为跟廖辽最亲近、也应该是最为了解她的人,其实也早就有点担心了。

    廖辽当然是个很聪明的人,但聪明人也会犯犟的。

    她这张专辑是凭借着李谦的五首歌火起来的,这一点没人会有什么异议,而当初坚持买那五首歌、用那五首歌的事情,当然也是足以让廖辽引以为傲的事情。但是。不要忘了。她可也是个创作者!

    她自己也会写歌的!

    而且她又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所以……谁敢保证她在走红之后会不会在心里有点小冲动,然后就决定自己独力做下一张专辑了?谁又敢保证她自己独力制作专辑能像这一张那么红?

    要是到时候她非得拧着劲儿自己来。反倒一把扑了……

    这是郑总要极力避免出现的情况,也是黄文娟这个小助理心里比较担心的,因为在做宣传的这一个来月里,随着这张专辑越来越红,其实廖辽真的已经露出一点点小苗头了。

    那就是……不服气!

    不过么,现在听廖辽亲口说出会找李谦继续邀歌,黄文娟顿时就觉得一颗心可以放回肚子里了——就算是廖辽要自己写几首歌,那也没关系,只要能像这张专辑一样,有李谦的几首歌压阵,那就应该是没问题了。哪怕不会像这张一样大卖,至少不至于扑街了!

    没错,现在在郑长生、在赵美凤、甚至在黄文娟的心里,李谦的作品已经是卖座的保证,廖辽的新专辑里,至少也得有那么三两首来压阵。

    因为,胜利者永远正确。

    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没等黄文娟这一口气送到底,廖辽却又说:“不过我还是想试试,看看我自己能不能写出什么精品来,要是我自己能写出来,到时候找李谦邀歌的事情,就可以再说!”

    黄文娟闻言愣了一下,吓得打了个哆嗦,赶紧挺直脊背看着廖辽,“姐,你可别冲动,你要写歌行,时间我保证给你排好,保证那两个月里没有任何事情打扰你,但是……该邀歌还是得邀歌啊!”

    廖辽闻言看她一眼,指着她说:“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们得是这种反应!”

    黄文娟闻言愕然。

    廖辽缩回沙发里,说:“大家都觉得只是我撞大运,遇见了李谦,然后有眼光,所以坚持从他那里高价买了几首歌,所以这才红起来了,但是不要忘了,我也是会写歌的呀!”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一丝纠结的模样,无奈地说:“其实我对李谦的歌一点都不反感,我比任何人都更想打开他那两个大本子看看,看里面到底还有多少好歌,然后都给他买过来,管他要多少钱,全买了!但是……我也想证明一下我自己啊!至少我得证明给李谦看看,喂,我也会写歌哦,看看,我写的歌怎么样?不比你差吧?”

    黄文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偏偏说不出话来。

    廖辽说的这个,还真就是人之常情,只是……姐,咱是不是得先保证销量再说?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被李谦那五首歌给压坏了,说到自己创作,廖辽渐渐地就兴致高昂起来,她窝在沙发里比比划划地说:“你还记得当初咱们找李谦买歌的时候那副情景吗?……他打开他那个大本子,然后刷刷刷一翻,嗤啦撕下一张纸来,然后又翻,再撕下一张纸来……我告诉你,就当时那一幕,这两个来月,就跟电影似的在我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你知道那叫什么吗?那叫牛啊!你想象一下,古代传说中的那些大侠,虬髯客什么的,这边跟你浑不在意的谈笑风生,你觉得他也就一普通人,结果人家轻轻一挥手,刷,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你想想,是不是觉得有点像?”

    黄文娟呆呆地点点头,还别说,让廖辽这么一想,连她都觉得有点像。

    于是廖辽越发兴奋,“我现在是红了,李谦那五首歌,让我现在大红大紫,但我告诉你,不管我有多红,只要我一想起那一幕,只要我一想起让我大红大紫的几首作品,只是李谦随手在他那个本子上嗤啦嗤啦地撕下的几张纸,我就觉得我连他一个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顿了顿,她一脸神往、一脸亢奋,“我知道我的天赋肯定比不上李谦,他那几乎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更别说他才只有十七岁。但是……我就是想有朝一日,我拿着几首好歌去找他,然后俩人对着一坐,我把东西往他跟前头一拍,说,瞧瞧,这是我写的歌,给点评点评,然后他拿起来一看,立马一脸惊讶,说,哇,廖姐,没想到啊,你自己写的歌居然也那么棒,那你还找我买什么歌啊!……你想,那多爽!”

    黄文娟仍旧是一脸呆滞,面对廖辽兴奋中带着探询的目光,她虽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开口说:“这样……就爽了?”

    廖辽点点头,“当然啊!我也想当大侠啊!”

    黄文娟仍旧似懂非懂,心想搞音乐的人果然都是那么思路怪异么?可问题是,姐,您都已经红成这样了,真的那么需要到李谦面前追求这一份认可?再说了,你红是红在唱功足够好、歌也足够好吧?那你继续找李谦拿歌、然后唱好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拿着自己不擅长的创作方面去跟人家李谦最拿手的地方碰啊!

    是,或许你也的确是很擅长写歌,但那是跟别人比,跟李谦比,你还能说你也擅长写歌?

    小助理百思不得其解,但她还是只能勉强问了一声,“大侠?”

    “大侠!”廖辽肯定地说。

    顿了顿,她特意解释说:“这就好比是,李白因为写诗写得好被皇帝封官了,但他却很不爽,最终还是被赐金放还了一样,丫要的根本就不是个写诗词歌赋供皇帝娱乐的翰林官,他想做丞相,想做大将军,希望得到别人重视的是他治国平天下的本事一样……好吧,你别眨眼了,我都快让你晃晕了……不懂你就说不懂,反正我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时候,黄文娟一脸懵懂地说:“姐,我一个高中生读书少,你别骗我,李白不是……不是公认的其实根本不会治国平天下么?”

    廖辽闻言愕然,瞬间无语。

    但很快,她强硬地摆摆手,似乎是想把这种无心的诅咒给远远丢开。

    “但是,我一定要试试!”她肯定地说。

    ***

    四千多字大章求月票!(未 完待续 ~^~)

    PS:  四千多字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