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四章 纳妾记

正文 第四章 纳妾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晚上八点多,正是万家灯火璀璨时。

    天台上,王靖露上身穿着校服衬衫、下身穿一条撒花百褶长裙,很惬意的趴在一米来高的防护墙上,看着远处的楼房、亮起的窗户、楼下阴影里的树,和远处楼房缝隙里的车流穿梭。

    噔噔噔。

    李谦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她正好回过头去。

    俩人谁都没说话,王靖露仍旧趴在防护墙上,回头继续看着那远远近近的一切,李谦则走过去,也学她的样子趴在防护墙上。

    足足一分多钟过去,李谦正想没话找话,突然,对面五楼传来哗啦一声响。

    “这日子没法过了!”

    “那就不过!”

    砰!

    哗啦!

    李谦立马激动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在五楼来回扫描,“我靠,这是要开打呀!”

    王靖露在他脚上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人家吵架你怎么那么幸灾乐祸呀!”

    李谦可没心思搭理她,连脑子都没过就说:“我说,上个月吵着吵着就亲起来、还一边啃一边互相扒衣服的那一对,好像也是五楼吧?我记得那女的长得挺白的……哎我说,你看见他们在哪儿了吗?我怎么光听见声,就是找不着人在哪儿?”

    盛世花园的楼都是六层,他们又站在天台上,等于是七楼,隔了二十来米往对面的五楼看,除非人家小两口像上次那样就站在靠窗的地方打架,不然还真是不容易看见。

    王靖露又踢了他一下,这次力气比上次大了一点。

    还别说,对面虽然又是摔锅又是打碗的,可居然就那两下就完事儿了。

    等了半分钟没等到那边再传出什么动静,李谦一副失望的模样叹息着说:“没说的,这肯定是又亲上了!唉,可惜这回看不见屁股了……”

    王靖露狠狠地一脚踢过去。

    李谦终于扭头看她,她也噘着嘴儿看着李谦。

    俩人就这么对着瞪了半天眼。

    尽管隔着厚厚的眼镜片,可她的眼睛依然那么好看,就跟小鹿的眼睛似的,又大又明亮,一眼看去,特别的清纯,特别的懵懂,特别的可人疼。

    突然,对面五楼的窗帘嗤啦一声拉上了。

    李谦扭头看看,然后转回来继续跟王靖露比着瞪眼。

    王靖露却是眼都没眨一下,说:“你说你怎么那么多怪话可说?尤其今天,还是在课堂上、当着那么多人、还当着齐老师,弄得今天一天她们都在笑话我,丢死人啦!”

    李谦说:“对了,刚才晚饭前好像没听见你弹琴?”

    王靖露说:“咱俩又没谈恋爱,以后你不要拿我乱说,很丢人的,你知道不知道?”

    李谦说:“你最近练的那首曲子是不是叫什么《亚麻色头发的美女》?”

    王靖露噘着嘴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忍不住又抬腿踢了他一下,这才没好气地道:“是《亚麻色头发的少女》!”还特意在“少女”俩字上加了重音。

    然后谈话就此中断,俩人很有默契地同时转身趴在防护墙上看着远处。

    过了好大一会子,王靖露突然开口说:“我姐说让我放了假就去京城,她会给我办好转学手续,让我在京城读高三,好全心全意的准备京城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

    说完了,她转过头看着李谦,很认真地说:“马上要高三了,你也一定要好好学习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下去,恐怕连公立大学都考不上。”

    李谦浑不在意地回答道:“我保证能考得上!这个月月考我准备就要小小的发力一把,就先考进班里前三十名再说,省得你们都老念叨我。不过,别的都好说,就是俄语我真是有点头疼,你让我说日语我都没那么费劲……”

    王靖露的嘴唇抿了一下,又缓缓放松,情绪莫名的有点低,小声说:“去年夏天你还说让我放心,保证考进京城呢!我知道你爱玩儿,可我要求也不高啊,你只要考进京城,是个公立大学就好。你就好好用心学上一年,好不好?我都听人说了,只要进了大学,立马就可以轻松很多了,哪怕到那个时候你再玩呢,好不好?”

    李谦笑笑,还是浑不在意,“没那么费劲,我现在还是那句话,你就放心吧,我指定考进顺天府去,而且还必须得是名牌大学!”

    王靖露闻言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不说什么了,只是自己在心里叹了口气。

    李谦却反而扭过头来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王靖露也转过头来,眨眨眼睛,一如既往的特无知、特懵懂、特清纯。

    李谦伸手把她的眼镜摘下来,看着她。

    应该说,戴着眼镜的王靖露虽然也绝对算是一个小美女,却和摘掉了眼镜之后的她,绝对不是同一个级别上的!

    尤其是因为近视,导致一旦摘掉眼镜她看东西时就会微微眯起眼睛,那反而让她看上去多了一抹特殊的小妩媚。而当她不再继续眯着眼了,那对清澈的眸子会因为暂时失去焦点而露出一抹楚楚动人的茫然……那一瞬间的她,颜值还能立刻再拔高个三到五分,近乎要爆表!

    此时,失去了眼镜的保护,王靖露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心里有点小慌乱。

    尤其是,别看李谦脸上似笑非笑的,但这会子他的眼神儿却很有些直指人心的犀利,亮的吓人。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想嫁给我呀?”他说。

    王靖露慌乱的别开眼睛,抿了一下嘴唇,又抬手把几根被风吹乱的头发抿到耳后去,这才转过头来白了李谦一眼,抬脚踢了他一下,不屑地道:“臭美!”

    扭头横他一眼,她果断搬出大杀器,“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回头我就打电话告诉我姐。”

    李谦直接举手投降。

    这大杀器一出来,就表示这个话题根本没得讨论!

    片刻之后,王靖露突然说:“你知道前天我姐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吗?”

    李谦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

    王靖露低下头,“我爸……开口问她借钱了。”

    李谦不解地问:“你爸,管你姐借钱?”

    王靖露点点头,“那个女人……上周不是从我们家里搬走了嘛。我姐回来的时候,跟我妈她们俩背着我躲到卧室里说话,我听见我妈哭了,后来我姐临走前告诉我,她说,那个女人怀孕了,她要求我爸给她买一套房子才肯生孩子,不然就要去把孩子打掉,我爸答应了。但是他最近两年的生意好像也不太好,所以就没有那么多钱,这才开口管我姐借……”

    李谦有点傻眼,“你是说……你那个小妈怀孕了?”

    王靖露点点头,说:“我爸想要个儿子,所以他要纳妾我妈也签字同意了的,还唯恐那个女人找茬,在我爸跟前说她小话,不但在家里对她特别好,还特别要求我跟我姐必须叫她小妈,不许给她脸色看。可是最终……”

    “最终她还是在你爸面前各种抱怨?”

    王靖露点点头,“嗯”了一声。

    李谦无奈地伸手揉起眉头。

    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儿李谦一个外人,简直连建议都不好给。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空的制度还真的是有点奇葩。

    宪法规定了人人平等、男女平等,也规定了恋爱自由和婚姻自由,但偏偏也同时规定了男人有纳妾的权力。

    据李谦所知道的,男人想要纳妾,只要征得自己父母、妻子和准备娶进门的那个妾、以及她的父母的同意,并让她们都在纳妾申请书上亲笔签字,那就可以向县一级政府提出纳妾申请。申请满一年之后,如果各方都无异议、也都没有反悔,那么这个男人只需要向政府上交他在上一个财政年度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的十倍数额作为“纳妾金”,就可以正式把小妾娶进门了。而且他们两个人也会有国家颁发并承认的一式两份的“妾室证明”,这份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而且妾也是拥有财务独立权和离婚优先权的!

    甚至婚姻法还有夫妻双方不得虐待妾室的规定……

    不得不说,就李谦所知道的,哪怕是在这个时空,世界上拥有类似这种奇葩法律的国家,也不超过三十个!嗯,越南、朝鲜、韩国、泰国、缅甸、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沙特阿拉伯、也门、摩洛哥……好吧,虽然也就是泛东亚文化圈和阿拉伯文化圈这俩地方,但仔细数数,还真是不少!

    当然,虽然法律允许,但真娶得起的人还真是不多。征得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同意且不说,光是那一笔以个人所得税为基准的巨额纳妾金,就不是谁都愿意承受的!纳个妾,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来说基本就代表着五到八年的积蓄一把掏空,对于名下有盈利性资产,比如公司股份之类的富豪来说,连过去一年的公司盈利、股份溢值、地产增值都要考虑进去,谁舍得?

    所以这个社会上纳妾的男人还真的是少之又少,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那些有钱又有想法的男人宁可在外头包**、养小三,也绝不纳妾……

    …………

    或许是见李谦好大会子不说话,王靖露扭头看着他,突然问:“喂,你将来准备纳妾不?”

    刷的一下子,李谦的眼睛立马亮了。

    “纳呀!你想想,三妻四妾英雄梦啊!既然能合法纳妾,干嘛不纳?像我爸似的,我妈就说他,说我知道你有这个贼心,估摸着也能有这份贼胆儿,可你有那份钱么?你听听,这什么意思?能不能纳妾,舍不舍得花那份钱,简直就是区分你是不是成功人士的标准啊!”

    王靖露闻言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忍不住抬手给了他肩膀上一下,笑骂道:“整天就知道没个正形,满嘴里胡说八道!”

    李谦看着她,笑眯眯地亲手把眼镜给她戴回去,讨好一般地道:“要不,你这里提前先给我签好个名儿呗?”

    王靖露哭笑不得地横他一眼,又有点娇羞,扭头就要下楼,“你还是找你未来的老婆给你签名去吧!”

    偏偏还没等她走进楼道呢,李谦的话已经接上了,“光有我未来老婆的签名还不行啊,你也得签啊!”

    王靖露闻言差点儿没栽个跟头:敢情李谦是准备让她当妾!

    她在楼道口站定,恨恨地瞪着李谦,见他一副特别无辜的样子,狠狠跺脚,一头扎进楼道里,“李谦,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搭理你啦!”
第三章 暗的香章节目录第五章 天台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