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驴脾气(下)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驴脾气(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华歌唱片公司,排练室。

    在练习了几天之后,五行吾素组合把刚拿到的新歌基本练会,正好伴奏也已经做出来了,上午就粗粗的先录了一个小样出来。吃过午饭大家休息了一阵,一点半刚过,便纷纷来到排练室,一边闲聊一边等着约好的舞蹈老师。

    到目前为止,她们的新专辑已经有了六首歌,每首歌都是这样的节奏,先拿到歌本,这边练着歌,那边编曲做好、伴奏录好,然后就录小样,再然后练舞……而这一次的这首歌,据说尤其是重中之重,因为这首歌很可能成为专辑的第一主打。

    也就是说,哪怕随着CD一起发行的MV碟上只有两首歌,这首歌也必占一首。

    为此,公司也算是下了大力气,据说是特意请了其它公司的舞蹈指导来帮忙编舞,而为首的,也就是今天下午就会过来的这位舞蹈老师,更是来头不小。

    据说是国内著名的肚皮舞姬,还曾经拿过国际钢管舞大赛的亚军……毫无疑问,这首歌的编舞肯定艳得不得了!

    排练室里,几个女孩子穿着短衫热裤,很没有仪态地散坐在休息区随意地闲聊着,只有王靖雪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最边上,痴痴地发着呆。

    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恍惚回神抬起头来看过去,就听跟她关系最好的孙若璇问:“小雪,你也听了廖辽那张专辑了吧?你最喜欢哪一首?”

    即便是五人组合中最傲气的司马朵朵也不得不承认,在她们这个组合里,王靖雪的嗓音和唱功都是绝对的第一,所以听到孙若璇这么问,其她几个人也都好奇地看过来。

    王靖雪点点头,想了想,说:“整张专辑都很好听啊,如果说最喜欢,嗯,应该是那首野花吧,我喜欢歌词里的那种说不出来的劲儿。”

    周萍萍闻言当即附和道:“跟我一样,我也最喜欢野花,而且我也最喜欢野花这首歌的歌词!哎,对了,上午吴姐不是还说嘛,说廖辽那五首上了点播榜的歌的词曲作者……对,叫李谦,不是说他还是个高中生?而且好像是还在读高二?你们说这是真的假的呀?”

    要说目前流行歌坛最火的专辑,自然是《廖辽》,作为歌坛的新晋红人,与廖辽有关的各种八卦简直层出不穷,其中尤其为圈内人关注的,自然是她那五首上榜歌曲的词曲作者居然不但是同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一个高中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周萍萍就很认真地散布她所打听来的八卦,说:“据说消息是从长生唱片那边自己传出来的,应该做不了假!我听说呀,当初廖辽花了四十万才买下了那五首歌,结果回到公司,大家都觉得她让一个高中生给骗了,那家唱片的老总还坚持要求廖辽去把钱要回来!后来是廖辽一再坚持,那家唱片的老总才最终无奈的答应。而且刚发行的时候,据说长生唱片就只给这张专辑备了20万的货,当时公司里一致认为这张专辑不扑街就算好的了,谁都没料到,她居然刷的一下就那么红起来了……”

    做音乐的人,哪有不盼望自己大红大紫的?尤其是刚刚入行没多久的新人和准新人们,有谁没做过一朝爆红的美梦?

    而现在,有那么一个人,就在自己面前实现了这种一夜爆红的神话,叫刚刚进入娱乐圈不过一两年的五行吾素组合里几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不怦然心动,不羡慕嫉妒崇拜?

    所以,最近几天,只要谈到廖辽,大家聊天的欲.望都会瞬间强烈起来。

    这个时候,司马朵朵就忍不住说:“不得不承认啊,人要是走了运,真是什么好事儿都能碰上,你们说,那廖辽就往济南府跑了一趟,花了四十万,居然就带着五首点播榜前十的歌回来了,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王靖雪闻言其实很想说,“廖辽的唱功也很关键,歌虽好,也得是她那个嗓子唱出来才算完美!”,但她知道,自己这么说话的话,实在是太不讨喜了,所以忍了忍,没说。

    而这个时候,其她几个女孩子闻言,却是一致地点了点头。

    运气么?确实是有点运气!

    在大家想来,如果廖辽没去济南,如果廖辽去了济南,却一个错身的功夫没有见到李谦,或者见到李谦了却并没有听到他唱歌……总之,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错,那么很显然,她这张《廖辽》,也就是市面上最普通的一张新人专辑罢了。

    正是因为廖辽的运气到了,碰上了李谦,一下子对那个新人砸出四十万的“天价”,打动了他,买到了他那五首歌,所以,廖辽才成了今天的廖辽!

    所以,她大红大紫,她风光无限!

    似乎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些,几个女孩子差不多同时叹了口气。

    然后,五个人之中最漂亮的谢冰忍不住说:“你说,要是那个李谦能给咱们写几首歌该有多好!指不定这张专辑一发,咱们就也红了呢!”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拖着腮帮儿,眼睛微微地眯起来,一副深陷美梦的模样,看得孙若璇不由笑起来,“呀,呀,我们的小冰冰发骚了……快看快看!哈哈哈,喂,我说冰冰,要不你就去勾引人家一下嘛,帮咱们换来一首歌就好了!”

    “呀……去死!本姑娘才不……不过,高中生啊,我觉得他肯定很帅!好吧,那小璇同学你负责把他家地址打听出来告诉我,我去勾引一下试试!”

    “哈哈哈,看样子她真是在发骚啊……”

    “不光发骚,还在花痴……”

    “喂,谢冰小姐,拜托你矜持一点好不好,就算要勾引也不要这么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吧?”

    姐妹几个正笑闹着,经纪人吴姐推门进来,见大家那么欢乐的模样,忍不住问:“怎么这是?什么事儿那么可乐?”听大家七嘴八舌的把谢冰发骚加花痴的话一说,吴姐也忍不住笑起来,“好了宝贝儿们,别做梦啦!公司已经联系过长生唱片了,人家李谦的确是还在读高中,目前并没有出道的打算,而且人家连联系方式都拒绝透露,所以……乖乖的起来热身吧,你们的舞蹈老师马上就要到了!”

    几个人懒洋洋地纷纷站起来,各自压腿的压腿、搓脚腕的搓脚腕。不一会儿,制作人李宝龙就推门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子。

    看见他们进来,吴姐拍了拍手,五个人马上就集合起来站成一排。

    李宝龙先介绍说:“新歌你们也录了小样出来了,所以,接下来就是这首歌的舞蹈了,这个编舞,公司费了很大的力气,请了不少圈里的行家,所以,大家一定要跟着舞蹈老师认真的练,这张专辑能不能火起来,很大程度上可就要看这首歌了!OK,给大家介绍一下,你们这首歌的编舞,也是你们接下来的舞蹈老师,Weny,吴秀琼老师!大家欢迎!”

    姐妹五个纷纷鼓掌,Weny也冲大家微笑点头。

    然后,李宝龙把五行吾素五个人的名字挨个儿向吴秀琼这位舞蹈老师介绍了一遍,然后才又郑重地介绍说:“你们可能也都打听到了,Weny老师可是咱们国内肚皮舞和钢管舞的大师,所以,接下来好好学,好吧?那……Weny,是不是请你也给大家做一遍示范?你知道的,我也想沾光看看你大秀舞姿啊!”

    这个Weny显然是个话并不多的人,闻言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说了声“好”。

    然后,接到专辑制作人李宝龙的眼神儿,孙若璇赶紧跑去打开CD和音箱的电源,很快,一阵动感的电子音传出。

    这个时候,吴秀琼已经脱掉了外头的衬衫,只穿着背心短裤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身为业界三大巨头之一,华歌唱片旗下的和合作的音乐人之中,自然不乏编曲高手,这首电子舞曲的编曲也是相当的动感逼人,而身兼肚皮舞和钢管舞两家之长的吴秀琼一旦跟着音乐动起来,那傲人的身材、性感的舞姿,也是瞬间看得排练室内几个人两眼放光。

    但是接下来……

    五行吾素的几个女孩子脸上却都微微有些尴尬。

    因为吴秀琼所展示的这套舞蹈编排中的好几个动作……实在是太过挑逗了!

    手指在两腿间来回抠动几下……

    一边媚眼如丝,一边伸手配合着音乐的律动揉搓着自己的胸口……

    而且还要拿手不断地揉搓自己的屁股……

    跟这一套舞蹈动作相比,几个女孩子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认为很香艳很性感的那些舞蹈编排,其实真的是相当保守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挑逗嘛!

    如果再跟这首歌的歌词一联系起来……

    虽然从加入公司那天起大家就都知道公司对她们这个组合的定位就是走性感路线,但性感和性感也不一样啊,上一张专辑的编舞尽管也是奔着展现姐妹几个的性感身姿去的,但那个程度的展示性感,并不至于令人反感,而这个……

    一首歌三分来钟很快放完,吴秀琼停下了动作,专辑制作人李宝龙笑着鼓掌称赞着,经纪人吴姐也随他一起鼓掌。

    但几个女孩子却面面相觑,就像鼓掌都有些犹犹豫豫。

    王靖雪面无表情,但眼中隐含愤怒。

    谢冰、周萍萍和孙若璇都是面带担忧的神色,却又遮遮掩掩的。

    甚至就连姐妹五个之中一向最为大胆也最为开放的司马朵朵,这个时候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

    考虑到当下国内大部分人仍然相当保守的审美情趣,这首歌的编舞不火还罢,要是真火了,她们几个不知道会不会被扣上一顶**的帽子?会不会被骂有伤风化?

    但是很显然,看制作人李宝龙的样子,他对这段舞蹈应该是很满意的。

    欣赏过吴秀琼的舞姿之后,他又转身对五行吾素组合的几个女孩子叮嘱了几句好好学,然后就告辞离开。

    五个女孩子求救一般的把目光齐齐转向经纪人吴姐。

    吴姐有些为难地正在犹豫要不要追出去说些什么,王靖雪就已经迈步出来,冷冷地追出了门去。

    吴秀琼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这排练室里的异样,但她只是拿了钱负责来教舞蹈动作的,对于人家公司内部的事情,自然是装看不见。所以,当吴姐冲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她也只是笑笑,浑不在意,反而说:“中午吃的有点咸,我有点渴了,先去喝杯水,大家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再开始练!”

    于是留在排练室的几个女孩子一连声的道谢。

    等吴秀琼走向休息区去喝水,大家凑到一起看着排练室的门,却又偏偏不敢追出去。不过片刻之后,她们就听到了门外的争吵声,当下再也顾不得什么禁忌,一个个走到门口拉开点门缝往外看。

    …………

    走廊里,王靖雪快步追上制作人李宝龙,说:“宝龙老师,这首歌的编舞,是不是挑逗的太过了?”

    李宝龙站住,无奈地笑着摊手,“这是公司的安排呀!你也知道,你们上张专辑卖的并不好,所以公司认为,与其继续为你们收慢歌,不如多打造几首快歌和电子舞曲出来,再配上性感的舞蹈……到时候你们的商演肯定更多!公司这也是在为你们考虑呀,对不对?”

    王靖雪闻言,脸上仍是连一丝儿笑模样都没有,只是冷冷地说:“可是我不想当**!我不想被人骂有伤风化!这首歌的歌词也倒罢了,这个编舞,我不同意!”

    李宝龙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或许在那些中小型的唱片公司里,还会更多的尊重艺人本身的意愿,因为那种公司做唱片的方法本来就是走个性化的路线,当歌手的意愿和制作人的思路发生了冲突,很多时候最终并不一定会完全按照制片人的办法去做,但是在华歌唱片这样的大公司里,公司面对艺人时的绝对强势,却会使得制作人手里拥有着不容挑衅的权威。

    尤其是当对方只是几个唱片销量很普通、未来也看不到太多美好前景的女孩的时候!

    李宝龙冷冷地看了王靖雪一眼,说:“看你对公司的安排,对我的工作,有很大意见呀!”

    王靖雪冷冷地与他对视着,寸步不让,“公司要我们走性感路线,这个没问题,但性感却不代表着需要把我们几个变成跳艳舞的**!钢管舞也好,肚皮舞也好,都可以既性感又好看,还不让人反感,为什么编舞非要加上那些性挑逗的动作?”

    李宝龙微微地眯着眼睛,声音慢慢地大起来,“王靖雪,你这是在批评我吗?”

    王靖雪缓缓地吸口气,把心里的怒火暂时压制住,慢慢地低下头来,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同意这个编舞!”

    她的态度好像是低下来不少,但李宝龙脸上的怒意却并没有丝毫的减退。他冷笑一声,说:“艳舞?**?你知道为了培养你们几个,公司砸了多少钱进去?可你们是怎么回报公司的?上张唱片一共卖了多少,你不知道?”

    “告诉你王靖露,我这个制作人在执行的是公司为你们定下的发展方向!而且还要告诉你,为了给你们这张专辑收歌,我腿都跑细了,脸都笑僵了!觉得歌不好?不喜欢?觉得是艳舞?不想当**?好啊,那你们自己出去收歌吧!方羚,棉棉,路边,牛五郎,曹霑……随便哪一个都行,他们都能写出让你们不需要跳艳舞也能火的歌,所以,你们去找他们邀歌吧!我李宝龙把话撂这儿,只要你能找这些人把歌要来,公司那里,我去替你们说!”

    王靖雪沉默了。

    不远处躲在门口偷听的五行吾素其她的几个女孩子,也都纷纷低下头。

    是哦,她们上张专辑卖的那么差,口碑也不太好,除了她们的性感舞蹈之外,似乎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说的长处了,所以公司为新专辑收歌都不太顺畅,所以制作专辑的时候就只能往性感这个方向上走的更极端一点……

    像方羚、棉棉、曹霑那样的大牌音乐人,想想都知道,哪怕是华歌唱片这样的大公司出面邀歌,他们也肯定不会同意把手里的精品拿来给几个“根本就不会唱歌,只有几条大腿还值得一看”的女孩子糟蹋的……

    是的,当她们的第一张专辑上市之后,有个乐评人的确就是那么说的,他说:“真不知道这个组合有什么出专辑的必要,除了没跑调,这五个根本就不会唱歌的女孩子,好像就只有那几条大腿还值得一看了!”

    这么一想,大家都觉得前途真的是好灰暗……

    这个时候,眼看着外面吵得不像话,甚至其它排练室都已经有人走到门口看热闹了,五行吾素的经纪人吴姐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去,使劲儿拉了王靖雪一把,低声道:“小雪,别胡闹了,快给李老师道歉!李老师为了你们这张专辑,付出了多少心血,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快点……”

    听见吴姐这么说,李宝龙脸上的神色略有缓和,不过他还是冷冷地盯着王靖雪,似乎就是在等着她开口道歉——已经有那么多人听见了,要不了半小时就传遍全公司,要是王靖雪不当众给他道歉,他这个制作人以后还混得下去吗?

    但这个时候,王靖雪却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吴姐见状赶紧推她一下以示提醒,但王靖雪却仍是一动不动。

    这一下,李宝龙的脸色顿时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

    他早就知道王靖雪是个刺头,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知进退!或许,等到合约到期了,自己应该建议公司直接跟她解约?然后再签一个女孩子来补数?

    深吸一口气,他虽然已经在压制自己心里的怒火,说出话来却仍是火冒三丈,“不用了!道歉?我可不敢让王靖雪小姐给我一个小制作人道歉!她将来可是要做大明星的!”

    满满的冷嘲热讽!

    但这个时候,王靖露抬起头来看着他,脸上却并没有丝毫要生气的模样。她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还少见地微微露出一丝纠结与挣扎。

    然后,她突然说:“如果……如果我能找到人给我们写歌……李谦行吗?”

    正在等着她道歉的李宝龙只听了开头几个字就知道对方居然是要跟自己硬顶着来了,当下不由得冷笑一声,下意识地说:“李谦?哈……”但一声冷笑才只笑了一半,他突然回过神来,脸上神情为之一变,瞪大了眼睛,问:“你说的……是哪个李谦?”

    如果在几周之前,音乐圈子里似乎没听说过有什么人叫李谦,不过现在么,这个名字却已经是整个音乐圈最炙手可热的存在!

    这个时候,话说出口,王靖雪反而放松了,她闻言平静地回答道:“就是那个李谦!给廖辽写歌的那个李谦!”

    李宝龙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王靖雪,有好一阵子没回过神来。然后,他眨眨眼睛,又继续瞪着王靖雪看个不住,说:“你是说……写《执着》和《野花》的那个李谦?”

    王靖雪一脸平静地点点头。

    然后,她看见李宝龙的喉结似乎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你认识李谦?”

    王靖雪又点点头。

    突然,李宝龙抬手在自己脑门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然后,他继续盯着王靖雪,仍是那副不敢置信的口气,问:“你跟他……很熟?我是说……我是说,你能拿到他的歌?”

    王靖雪又点点头,平静地说:“能!”

    李宝龙的喉结又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然后……他突然啪的一声拍了一下巴掌,“那你不早说!”

    王靖雪闻言愕然地看着他,只见这个时候,刚才他身上那股黑云压城般的怒气,早就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整个一副红光满面的模样,兴奋不已地搓着手,也忘了要记仇了,只是一连声地说:“好,好,好得很!小雪呀,你明天……不,现在!从现在开始,我放你的假,据说李谦现在好像还在济南府读高中?你现在就买票去济南府,去找他邀歌去!”

    “……只要你能拿到他的歌,只要是好歌,你放心,他要多少钱咱们给多少钱!八万一首不够那就十八万!这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由我负责去跟公司报账!对了,只要你拿来他的歌,你们的新专辑,就按照他给你们的歌定调子!”

    …………

    好不容易等到兴奋地几乎不能自已的李宝龙去向领导汇报了,王靖雪完全无视从走廊边各个排练室门口投过来的各种复杂的目光,转身走回自己的排练室。

    啪的一声,门在她和经纪人吴姐的身后关上。

    片刻之后,这间排练室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分贝高到足以爆掉正常人耳朵的尖叫!

    “好你个小雪,居然瞒的我们那么苦,刚才冰冰都说要献身了你都能憋着不说!姐妹们,上,收拾死她!”

    ***

    六千四百字大章,求周一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