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爆发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爆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间是八月十七日,周二,上午。

    地点是京城街头。

    立秋已过,但秋老虎同样不容小觑,尤其是在京城这样的大城市里,阳光炙烈,柏油路滚烫,道路两旁的空调外机在不断地吐出热浪,每一辆汽车经过,就会带来一股混着铅油味的热浪……哪怕是上午八九点钟,在街上站三分钟也是一身热汗。

    刘向东穿着T恤短裤站在一家音像店门外,手里拿着的是一沓打印好的A4纸。

    作为一名职业调查员,他今天的任务是完成手中的100份调查问卷,当然,考虑到会有作废、损毁等各种意外因素,为了保证能够回收到80份以上的有效问卷,他手里实际领到的问卷数量,是120份。

    这是一次关于一个名叫廖辽的歌手发行的第一张同名大碟《廖辽》的销售情况的调查,公司一共组织了十二个人来参加这次的调查,其中有八个人是外地城市的,负责京城这一块的,是连他在内一起四个人。

    分给他的调查范围,就是在城东一带,具体地方自选,任何的音像店、书店、便利店……总之,只要能找到正在买或者准备买那张名叫《廖辽》的专辑的人,让他们填了问卷就行。

    这并不是一单太好做的调查,因为唱片啊图书啊之类的,它们的销售模式相当分散,如果是大牌歌手、大牌作者刚刚发布新作品还好些,最叫人头疼的就是一些小歌手、小作者的销售情况调查,因为你很可能在一家音像店门口守上一个小时,都未必有一个人会来买他们的作品。与之相比,他们这些调查员都更喜欢接电影观后感调查的单子,因为只需要一人守着一家电影院,拿出那么三五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足以收回100份合格的问卷了。

    而这个廖辽,和她的专辑,显然就是属于叫人头疼的行列。

    因为刘向东本人也很喜欢听歌,而且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当大家进影厅看电影了,他们这些调查员就需要在外面等着大家看完了电影出来,而且这一等至少就是一个半小时、甚至两个小时。这么漫长的等待,拿音乐来打发时间,显然是最好的选择。而守在书店、音像店的时候,他们甚至连随身听都不用带了,因为店里的音乐是从来都不会停的。

    所以,市面上流行的那些歌、那些歌手,做过相关人物或专辑的调查问卷的,那自不必说,即便是没有接过相关单子的,他也都是相当的熟悉。

    说得直接点,其实他们这份工作,根本就是文艺圈的外围,对这个圈子,自然是有着一定程度的熟悉和了解。

    但是廖辽这个名字……他却从来都没听说过。

    所以他知道,这单工作大概会和以前差不多,需要忙上整整两天。

    这一次他选择的,仍旧是曾经来过多次的一家私人书店,在城东这一块儿还挺有名气的,叫“坐照书店”。它有四间的开面,楼下卖图书、音像制品等等,楼上则就是一家茶馆,即便不买书,只需要点一壶茶,就可以在书店里随便挑几本书带上楼去边喝茶边看。

    书店的规模不算大,但是这一条街开外就是两所大学,这条街上又有一家超市加电影院可以聚拢消费,附近两公里的范围之内还有三个成规模的小区,所以,客源是绝对不愁的。他以前每次来这里做调查,就总能比较快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刘向东来到这里的时候,时间刚到八点半,书店也才刚开门,他就在门外耐心的等着,老板在店里巡视了一遍,回头看到他站在门外,就招呼他进去待着。

    最近这两年他到这家店来做调查少说也有三五十回了,早就认识了,再加上外边又实在是太热,刘向东也就不客套,站到门里吹着风扇等。

    很快人流就多起来,而且他也很快就等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调查对象。

    是一个男孩子,看样子大概也就二十岁上下,应该是这附近哪个大学的学生,他刚一进门就直接问有没有《廖辽》这张专辑的磁带,店员给他拿了货,对方付了钱乐滋滋的就要走,刘向东赶紧过去,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工作,邀请他填一份调查问卷,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下来。于是,几分钟之后,刘向东就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份合格调查。

    然后,刘向东就吃惊地发现,大概只过了一个小时,自己手里的调查问卷就已经发出去了二十多份,而且全部收回且合格。

    他略有些惊讶地回想了一下,到这家店里来的人,大概每七八个人之中就有一个人是直奔《廖辽》这张专辑来的——这让他很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廖辽这个名字实在是很陌生,肯定不是什么大牌的歌手,但是就这一个来小时的销售情况来看,她这张专辑却又绝对是顶级歌手才会有的市场表现。

    然后,还没等他的惊讶得以发酵,意外出现了。当又有一个人买走了一本《廖辽》的磁带,店员突然跟老板汇报,说《廖辽》的磁带缺货了。

    这可是很稀罕的事情!

    要知道,一般在图书、磁带、CD、录像带等这些东西被摆上货架之前,生产和发行方肯定已经对上市之后的市场表现有了一个大致的预估,并针对这份预估安排生产,一般情况下,在刚上市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不会缺货。

    既然缺货了,那只有唯一的一个解释,那就是:生产和发行方极大地低估了商品的市场表现,从而导致生产不足、备货不足、铺货不足。

    具体到《廖辽》这张专辑上来说就是,发行方根本没想到这张专辑会卖的那么好!

    刘向东很吃惊地正想要问问坐照书店进了多少货,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又有人进来买《廖辽》,对方听说磁带没了,就改口要CD,结果发现CD居然也只剩下两张,对方就直接包圆!

    刘向东顿时更加吃惊!

    截止到现在,他已经发出并收回了近三十份调查问卷,才只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仔细回想,这三十份调查问卷,应该是代表着坐照书店卖出去了四十份《廖辽》的磁带或CD。

    书店里,老板拿着手机跟经销商要货,结果却越说越火,看那架势,几乎要吵起来,最后挂了电话,那老板冲刘向东说:“老弟,看你整天做这个调查那个调查的,应该在唱片公司那边有熟人吧?能不能帮忙从内部给搞点这个《廖辽》的磁带和CD出来?”

    刘向东哪里有那个能力,闻言赶紧解释,自己真的只是一个职业调查员,跟唱片界没什么勾连的。然后老板就抱怨,说他从前天就发现这个《廖辽》开始卖的特别快,从那时候就一个劲儿的打电话要求补货,可经销商那边却死活都说没货,结果就是这样喽,店里还剩下两张几乎没人买的黑胶,磁带和CD统统卖光,只能看着还有货的店继续发财了!

    跟刘向东抱怨完,他又问收银的小姑娘,“怎么换这张碟了?那张《廖辽》呢?放那个!”

    然后,刘向东第一次听到了《廖辽》这张专辑。

    刚开始听,他觉得很一般,就是平常在大街上经常能听到的那种都市情歌,只不过这个歌手的嗓子很有特点,唱歌比其他歌手多了些味道而已。

    但是,当他听到第四首歌,却突然被那奔放的节奏和独特的歌词给打动了——这居然是一首乡谣风格的歌曲!

    再然后,第六首歌又给了他巨大的惊喜!

    以至于听完了这首歌,他第一次迫不及待问店主这歌叫什么名字,店主就特高兴地说:“你也喜欢这首歌?这首歌叫《执着》!我也超级喜欢!还有两首歌,跟这首《执着》的风格近似,也都超级好听!对了,刚才那首乡谣也不错吧?那个叫《我热恋的故乡》!对了……你看看你那问卷,应该也有不少人就是奔着那首歌来的!”

    刘向东拿起已经回收的那些调查问卷翻了翻,果然,在回答“你最喜欢这张专辑里的哪一首歌”的时候,有不少人都选择了《我热恋的故乡》和《执着》,除此之外,还有两首歌叫《干杯,朋友》和《野花》的,也有不少喜欢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光突然就愉快起来!

    店里放着《廖辽》,听着音响里发出的那时而慵懒时而柔婉、却始终极富质感、极其好听的嗓音,听着那动人的旋律、迷人的节奏,刘向东的工作进展飞速!

    店里当然没有《廖辽》可卖了,但不代表只有买过的人才可以填问卷,只要你想买,那就是合适的调查对象。而或许是因为店门口的音箱里放着《廖辽》里的歌,接下来的一个来小时,进店的人中追问《廖辽》的比例比刚才还要高出许多。

    经过了好一段时间的繁忙,时间刚到中午十二点,刘向东就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发出并成功收回了一百零四份调查问卷。

    也就是说,他本来需要两天时间的调查工作,已经顺利完成了!

    这比任何事情都要让他更加的惊讶!

    于是,在向店主道了谢要告辞离开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转身回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他用20块钱,从店主手里把那张实际售价只需8元、而且还是已经拆了封播放过许多遍的最后一张CD买了下来。

    最终,花了冤枉钱买到CD的刘向东满面笑容地走了,一张CD赚了平常好几张的利润的店主,却是一脸肉痛。

    而就在这一天,在京城,在松江,在广州,在成都,在沈阳……所有负责调查《廖辽》这张专辑销售情况的调查员们,也差不多都是只用了一个上午,就顺利完成了这次的调查。

    于是,就在当天下午,所有的调查问卷结果就已经被汇总起来,反馈回了调查公司。两个小时之后,调查问卷经过专业人士的统计、计算和分析,一份系统的调查分析就此出炉。

    但根本就不可能写入调查分析的是,就在这参与调查的十二名或职业或临时的调查员中,有九个人在调查结束后选择了购买一张《廖辽》的磁带或CD,其中甚至有七个人是和刘向东一样,花高价买了二手货。

    但偏偏,他们每个人都没有丝毫被坑的感觉。

    反倒是一时糊涂卖了店里试播CD的店主们,事后有不少人都郁闷的了不得,只得频频地打电话催货,把满腔的郁闷都发泄到了经销商身上。

    …………

    八月十八日,周三,上午。

    长生唱片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中,郑长生吃惊地从宣发部经理刘忠鑫手中,接过东观书店发来的提货通知,脸上满是震惊与愕然。

    对方一位经理亲自打来催货的电话刚刚才挂断,这边正式的提货通知就已经到了,可见对方已经是急到了什么程度!

    郑长生咽口唾沫,抬手揉了揉眉头,晃着手里的提货单,口气已经说不清是惊讶、不解还是惊喜了,或者各种情绪都有,“二十万盒磁带?他东观书店一家就要提二十盒磁带?……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

    晃了晃脑袋,他啪的一声把提货通知拍到桌面上,盯着刘忠鑫,问:“第一批发给东观书店的货到底是多少?”

    刘忠鑫当即回答说:“磁带15000,CD1500,黑胶500,总共是17000套。”

    郑长生的手无意识地揉搓着手掌下的提货通知,然后突然弯腰,拉开抽屉翻了两下,找出一个文件夹来,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算起来,“上周他们报的销量是4386!上上周……我看看,是1128张,没错,就是这个!我数学不好,怕算错了,老刘,小王,你们都帮我算算,这一共是两周加一起卖了多少?”

    老刘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倒是秘书小王,实在是听老总的随口吩咐听习惯了,都快条件反射了,低下头略一沉吟,就报出了数字,“一共是5513张。”

    郑长生伸手一指她,“对!5513!那你再帮我算算?17000减去5513是多少?”

    老刘又愣,这回还是小王回答说:“是11487张。”

    “啪”的一声,郑长生的巴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一万一千四百八十七张啊!我就靠了!截止到上周末,他们东观书店还剩了一万一千多张,居然只用了两天,现在就告诉我这一万一千多张全他马的卖完了!你们、你们……你们谁能跟我说说,这他马的真的假的?我怎么觉得我转不过弯来呀!这是刘明亮的专辑?张畅的?还是……甄贞又复出了?要么就是……飞翔乐队跳槽来咱们长生唱片了?”

    秘书小王和宣发部刘忠鑫对视一眼,纷纷闭紧了嘴巴。

    当然怪不得郑总突然这么激动、甚至暴躁,因为情况实在是来的太过迅速,又太过不可思议了!甚至已经迅速和不可思议到诡异的程度!

    哪怕是在几天之前,有谁能够想到,一个半新人的女歌手发布的第一张唱片,居然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就卖断了货!

    而且,单单只是卖断货还没什么可怕的,主要的问题是,这卖断的也太快了点!

    卖得快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事先公司内部对这张唱片的市场前景是有过评估的,当时公司内部高层集体听了这张专辑,纷纷认为它的销量必须要按照保守一点的数字去预估!

    也就是说,公司内一致认为这张唱片可能不太好卖!

    至于现在,好吧,自己公司的歌手,自己公司的唱片,卖得好当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可让人郁闷的是,虽然一通通催货的电话打进来,一张张的提货通知发过来,大家却还都是迷迷糊糊的,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张唱片到底是怎么了?也完全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卖的那么好!

    当然,郑长生毕竟是郑长生,他当年孤身入行,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自身又没有什么音乐功底,却愣是在十余年间把长生唱片发展到眼下这个规模,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而且,从昨天就开始接到的从全国各地发来的备货通知,也已经事先给了他一点缓冲的时间,让他还不至于太过震惊。

    所以,尽管东观书店一万七千张唱片彻底售罄这件事让他有了片刻的失态,但坐下抽了半根烟,他的脑子就重新活泛起来了。

    廖辽是他公司里的艺人,唱片是他的长生唱片发行的,它每多卖一张,自己就能多挣一张的钱……老子管你是为什么突然卖的那么火呢!有钱可赚还值得不高兴?

    这么一想,他的思路顿时就豁然开朗起来。

    然后,刚才因为实在是过于震惊而一直被压在心底的那股子惊喜突然就窜了上来!

    靠!连磁带加CD,那是22万张啊,居然不到两周就卖断货了!

    廖辽这是要火啊!

    而且还是大火!

    上周自己还一边看着东观书店的销量排行榜一边叹气,心想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自己公司里才能出一个何润卿呢,这倒好,转眼就有了!

    何润卿那么火,她一周不也就是十五万张左右的销量?

    廖辽的这张专辑也并不比她差呀!

    想着这些,他的脸色不知不觉就激动起来、兴奋起来。

    恰好这时候有人敲门,他喊了一声“进来”,一抬头就发现,居然是赵美凤和宣发部的副经理杨帆一起进来了。

    “有事儿?”他问。

    杨帆打开文件夹递过去,说:“刚接到调查公司送来的调查结果。”

    “这么快?”郑长生有些吃惊地接过文件夹,认真地看起来。

    1、你是从哪里得知《廖辽》这张专辑的?

    A、通过电视和电台节目;(37.2%)

    B、朋友告诉我的;(47.7%)

    C、以前听过廖辽的歌;(5.2%)

    D、其他途径。(9.9%)

    …………

    4、《廖辽》这张专辑中,你最喜欢的歌是哪一首?(可以多选)

    A、《那年夏天》(14.3%);

    ……

    D、《我热恋的故乡》(59.4%);

    ……

    F、《执着》(89.2%);

    G、《野花》(81.5%);

    H、《干杯,朋友》(82.2%);

    ……

    J、《未了情》(51.4%);

    …………

    看到这里,郑长生已经彻底惊呆了。

    公司内对这张唱片里普遍比较看好的《那年夏天》,居然只拿到了14.3%的喜爱度,相反,另外几首让大家一度非常担心,也让他这个总经理差点儿一怒之下终止这张唱片制作的几首歌,居然个顶个的爆红!尤其是那首《执着》,居然拿下了89.2%的喜爱度!

    这就等于是说,每十个听过这张专辑的人之中,就有九个人喜欢这首歌!

    这口碑爆棚到简直是……可怕!

    这个时候,郑长生抬起头来在自己面前的四个人脸上匆匆扫过,目光掠过赵美凤的时候,对方似乎欲言又止,但这个时候,郑长生已经没心思问她有什么事儿了。

    他又低头看了一眼,调查数据显示,对方一共向已经买到和想买却暂时还没买到这张唱片的歌迷发放了1109张调查问卷,收回的合格问卷则是一共1084张——作为小范围的市场调查来说,这个数据采样范围,已经具有一定程度的代表性了。毕竟到现在为止,唱片向整个市场的铺货量也才只有22万张而已。

    一转手,他把文件夹递给刘忠鑫,示意他看看。

    这个时候,杨帆赶紧说:“调查公司把结果送过来的时候还特意跟我说,虽然没有列入调查内容,但他们认为很有必要额外提醒一下,他们认为,这张专辑的口碑异常的好,从调查结果来看,传听度也是极高,歌迷们拥有着强烈的购买欲望。所以,他们认为这张专辑一旦在市面上开始恢复供货,销量很有可能会大爆!”

    郑长生闻言缓缓地点点头,然后,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来!”郑长生喊了一声,随后就说:“开着门,不要关了!”

    自公司开业以来的第一次,他这间总经理办公室居然热闹的快成菜市场了。但此时此刻,郑长生的心中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烦闷,有的只是万丈豪情!

    人常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而现在,他知道,属于自己的横财——

    来了!

    ***

    六千字大章求推荐票!
第四十八章 火了章节目录第五十章 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