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底气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底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廖辽做事情很大气,谈好了价钱,她当场就签了支票。

    等到她和齐洁等人下了楼,李谦点上一支烟,拿着手里的支票,一边抽烟一边看,等到一根烟抽完了,这才把支票折好了放到吉他箱里。

    他知道自己将来肯定能够成功的,他甚至为此一步步安排好了计划,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偶然的机遇,让自己如此飞快地就踏上了这条路。

    惊喜么?

    当然惊喜。

    哪怕是上辈子,他在一个剧组里一熬就是几个月,最多的一次拿到手也就是六十来万,要知道,那一次他可是兼任着导演助理和男四号的,两份工作加一起才六十来万,还得分三次支付,到剧组杀青,他只拿到了三十五万。

    而现在,五首歌,轻轻松松就是四十万,还直接就是现金支票!

    而且,据李谦所知道的,这个时空里美元和华元的汇率,可是一直都在1:2附近打晃,也就是说,这四十万华元如果折换到另外那个时空去,就算是按照那一世后来那1:6汇率,这也是一百二十万呢!

    当然,钱还是小事,卖四十万还是四万,甚至只有四千,虽然价额差别巨大,但究其本质,却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是:自己得到了一个机会!

    一个让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大众面前、出现在唱片公司面前、出现在各个制作人、乐评人面前的机会!

    而机会,从来都是无价的!

    尽管强自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欢喜,又花了一段时间来调整心情,甚至还破例地在半个小时里抽了三根烟,但李谦还是只弹了几首歌,就把吉他放下了。

    哪怕两世为人,但他还从来都没有在真正意义上成功过。

    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克制自己内心的狂喜。

    于是他又点上一根烟,趴在防护墙上慢慢地抽完,然后收拾东西,直接回家。

    今天是周末,李爸李妈都在家。

    李谦回到家,先把吉他箱放下,也不等爸妈问,直接把支票掏出来,展开、抻平,放到了茶几上,说:“爸,妈,我刚才挣了四十万。”

    李爸正坐在沙发上看书,闻言抬起头来看着他,眉头皱着,一脸纳闷。

    李妈本来在收拾卫生,听见门响才探头出来看看,闻言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这孩子,发什么疯呢?”

    然后,李爸放下书,抬头瞥李谦一眼,伸手拿起了支票。

    …………

    刚刚走下教学楼,黄文娟就忍不住苦着脸说:“廖姐,你还真就当场开支票了呀!咱们回去……赵姐会杀了你的!”

    廖辽手里捧着那几张纸,一脸的眉飞色舞,闻言扭头瞥了黄文娟一眼,不说话。

    黄文娟继续道:“姐,那可是四十万啊!八万一首,可是名家的价钱!”

    就连齐洁也有点忐忑地说:“那个,我也觉得,是不是太贵了点?”

    其实她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呢,她很喜欢听李谦唱歌,也很喜欢李谦的歌,但即便是此前廖辽已经把他夸到了天上去,她还是有点无法想象,李谦一首歌就能买自己一辆车还多?李谦一首歌就能顶得上自己三年的工资?

    而刚才,自己居然牵线搭桥,促成了一笔高达四十万的生意?

    这实在是有点……太玄乎了!

    但偏偏,这个时候廖辽停下脚步,看看齐洁,再看看黄文娟,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闪耀,那眼睛,亮得有点刺目。

    她晃了晃手里薄薄的五张纸,说:“我知道,回去之后,我肯定会被骂的狗血喷头,我也知道,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会有无数人说我廖辽傻帽一个,但是我坚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让他们把自己说出的话原样吞回去!”

    齐洁和黄文娟闻言齐齐愣住,惊讶地看着她。

    小助理咽了口唾沫,问:“姐,虽然我知道你信心很足,好吧,我听了两首歌,也觉得这个李谦的歌写的很好……但是,市场啊,姐,你就那么相信他的歌能大卖?”

    廖辽笑了笑,说:“你们可能以为我太相信他了,其实不是,我只是相信我自己的实力而已!”顿了顿,她又晃了晃手里薄薄的几张纸,说:“公司,还有赵姐帮我收的那些歌里面,并不缺好歌,有一些的水准也并不比这几首歌差,但是,我要的,不只是好歌,我要的是能够让我完美体现自己声音特质的好歌,而他的作品,虽然我只听他唱了两首,我就知道,他那两首歌,几乎是写到我心里去了!”

    “所以,我坚信,只要再加上他的编曲,我廖辽,红定了!”

    …………

    李家的客厅里,李爸李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大眼瞪小眼。

    一张崭新的支票,在他们两个人手里传来传去,差点儿就快要磨出毛边儿来了。

    终于,李爸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之后,似乎找回点精神来,看着李谦,问:“你确定这是真的?”

    李谦笑笑,说:“应该不会是假的,不信你们待会儿就可以去银行兑换一下。”

    李爸点点头,抽口烟,又问:“五首歌……人家就给了那么多钱?”

    李谦又笑笑,点点头说:“是五首歌,本来不该给那么多的,据我所知,像我这样的新人,就算是歌再好,也就是几千块钱一首。但是……看得出来,那个歌手很看好我写歌的能力,所以想跟我长期结交,这才给了这个天价来故意捧我!哦,对了,我还要负责给这五首歌编曲,这个工作量,也不算小。”

    李爸闻言瞥他一眼,不说话了,继续坐回沙发上抽烟。

    而到了这个时候,李妈似乎才终于找到了那种狂喜的感觉,“四十万哪!老李,这可是四十万哪!儿子,过来,让妈亲一下!”

    说话间,她不顾李谦的抗议,一把搂住儿子的脖子,在他脑门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李爸嫌弃地抬头看着她。

    这个时候,老李同志还是相对比较冷静一些的。

    等李妈亲完了,他犹豫了一下,说:“那要是……人家回去之后又觉得你的歌不好,或者说是……比如人家录成磁带之后卖,发现销量不行,是不是就会一下子砸了你的招牌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小谦哪,这个挣钱呢,不能太着急,要不这样,你再跟人家联系联系,咱少要点儿,你这只是第一次卖歌,又是你们齐老师的朋友,卖低点儿好!将来就算是她的磁带卖不好,也没人会提咱的事儿,你齐老师的朋友也不会怪到你身上,对不对?”

    李谦笑笑,想了想,突然说:“爸,你的本子考下来都好几年了吧?想买什么车?我送你一辆怎么样?”

    “呃……”

    事情就是这样!

    道理谁都明白,可真的钱到了手里,再退回去,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李谦都不用说别的,也不用解释什么,他相信,就一辆车,老爸肯定就会自己先犹豫起来。

    至于廖辽的唱片会扑街?

    以他对廖辽声音的了解和对那几首歌的信心,他相信,那种情况完全没有可能会出现。充其量只是因为市场行情、流行风格的两世区别而导致的大卖或小卖而已!

    要知道,在李谦所经历过的那个时空的1996年,曾被称为是歌坛的“田震年”。

    为什么?

    因为《执着》,因为《野花》。

    …………

    这个时候,李爸闻言果然就有点犹豫。

    但是很快,深深地吸了两口烟之后,在李谦和李妈的注视之下,他却缓缓地摇了摇头,坚定而耐心地道:“小谦哪,不管你做什么,写东西也好,学习也好,或者是写歌、唱歌也好,都要切记一个道理,不能心急!钱,完全可以慢慢挣,但名声不能砸了!所以,爸爸的建议还是那样,这个价格,太高了,咱不能要,啊!你给人家打电话,再商量商量……这样,你刚才不是说像你这样的新人,就是几千块一首吗?那咱管他要一万一首,好不好?”

    李谦闻言,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脸上满是认真与愧疚。

    于是,他认真地道:“爸,我对自己的歌很有信心,对方给这个价钱,说明她也对我的歌有十足的信心,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你看咱们这样好不好?这四十万,咱们只拿五万块出来,给你买辆车,剩下的三十五万,就把它们都存起来,等到廖辽的唱片上市了,如果卖得好,如果火了,那就什么都不用说,咱们放心花,如果销量不好,咱再把剩下的钱给她退回去……行不行?”

    李爸闻言想了想,抽了口烟,缓缓地点了点头,说:“这样……也行!不过小谦呀,爸明白你的孝心,但是这个车,咱们还是先不买,这样,你打听打听,看看人家行内的规矩是怎样的,那五万块里,拿出一部分来,给你齐老师送去。”

    李谦闻言一愣。

    李爸似乎是唯恐儿子不晓世事,特意解释道:“这不只是中介费呀、感谢费什么的,关键是你得明白,那个廖什么的那个明星,难得人家喜欢你的歌、愿意出高价买,那这个关系,咱就得好好维护,你说对吧?所以……你就听爸爸的,好吧?”

    片刻之后,李谦笑了笑,点头说:“好,那就听您的!四十万……我给齐老师百分之五的抽成!”

    李爸闻言,终于高兴起来,“哎!这就对了!”

    听这爷俩把事情定下来,李妈一合计,四十万里只能拿五万,再给齐老师两万,那就只剩下三万了……虽然三万块也顶得上自己一年的工资了,也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横财!但是跟四十万比起来,毫无疑问差了老大一截。

    于是,她想了想,很不甘地看着李谦,问:“小谦,你觉得,你那几首歌能火的可能性……有多大?”言下之意自然是问,那剩下的三十五万最后能不能拿到。

    李谦笑了笑,说:“妈,你放心吧!廖辽火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