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给你一半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给你一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仅有的三名听众,全部痴呆中。

    只唱了一遍,李谦就停下了,看着廖辽,问:“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吧,还行吗?”

    三个人齐齐的蓦然回神,但眼神依然痴呆中。

    廖辽略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这首歌……很好,很有感觉,也很适合我来唱。”

    齐洁和黄文娟似乎是被设定了同步程序,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先看看廖辽,然后就又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李谦。

    在齐洁来说,三年的女子学院读下来,她跟廖辽几乎无话不谈,自然深知廖辽的个性:如果说对任何事情廖辽都可以很豪爽、很大气,同时也很浑不在意的话,那么对待音乐,她就实在是高傲到了极点、不近人情到了极点,同时,也自负到了极点。

    但是现在,李谦随便拿出一首歌,立刻就让她也听傻了,让她在第一时间认可了。

    面对李谦那种平静之极的脸,齐洁突然觉得自己竟是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此时的感受。

    深藏不露?

    一鸣惊人?

    还是……别的什么词?

    想不到,完全想不到。

    事实上,在短短的一天……也或者说,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李谦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并拔高着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齐洁甚至觉得,自己都已经快要对此麻木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是一脸的平静!

    好像他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随手撕下几张纸的动作是多么的令人震惊,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刚才拨弦轻唱的动作是多么的动人心魄……

    他平静的就像是做了一件完全微不足道的事情。

    就好像他按时做完了一张试卷,然后交卷离场,就好像是他在课堂上站起来回答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然后回身坐下,就好像是他打开了锁,把单车推出车棚,单腿跨上去拿脚尖轻松地拉了半圈脚蹬,然后蹬车出发……

    他没有丝毫的得意,没有丝毫的显摆,甚至都没有一点“我做了这件事”的感觉!

    平静的……让人胸闷。

    所以,完全不由自主地,齐洁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喘了一口大气。

    她扭头看看黄文娟……好吧,虽然她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显然是被李谦这副轻松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给镇住了,但是,人家小姑娘充其量也就是觉得不可思议而已,神态可比自己要轻松自如多了。

    这个时候,李谦见廖辽认可了,就点点头,又问:“第二首是什么?”

    廖辽的动作依然很僵硬,且略带慌乱。

    她翻到第二页,说:“叫《执着》。”

    李谦“哦”了一声,马上又抱好了吉他,开始自弹自唱:“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灯火,是我无限的温柔……”

    霎时间,三个听众再次进入痴呆状态。

    三个人,三双眼睛,只是紧紧地盯着李谦。

    有人盯着他的双手,有人盯着他的嘴巴,还有人……盯着他的眼睛。

    又是只唱了一遍,李谦停下,说:“这首歌的话,会有一点慢摇的感觉,但很轻,重点是那种BLUS蓝调的味道,当然,主题还是流行歌。我觉得呢,这首歌也会比较适合你的声音来唱,我觉得你唱的话,应该是尤其能唱出的那种与人群疏离的感觉,还有那种……怎么说,百转千回却又始终不肯放弃、始终积极向上的劲头儿。”

    说到这里,他见廖辽点了点头,就问:“这个……你还喜欢?”

    这回廖辽是真的傻了。

    下意识地,她又咽了一口唾沫,僵硬地点点头,“喜欢,太喜欢了。”

    李谦很平静地笑笑。

    这一次,没等他问,廖辽及时地反应过来了,不过还没等她把第三页歌曲的名字说出口,李谦却已经开口道:“还剩下的那两首,《我热恋的故乡》是一首民谣风,呃,我觉得最近这几年民谣一直都挺火的,就试着写了一首,只不过歌词什么的,可能跟其它那些民歌、民谣有点不太一样。至于那首《未了情》,则是一首偏古典、偏中国风的作品,是我的一种尝试,我甚至还在里面加了一点京剧的东西……呃,你喜欢听京剧吗?”

    “啊?”廖辽回神,“哦,我喜欢听二人转。”

    李谦笑笑,说:“总之,我觉得这几首歌应该是都挺适合你的,前两首就是我刚才唱的那样,剩下两首我就不唱了,你可以回去自己看一看、试着唱一唱,如果觉得不感兴趣,可以随时联系我,我这里,接受退货!”

    这个笑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笑。

    廖辽还沉浸在某种震惊的情绪中无法自拔,闻言只是很牵强地扯了扯嘴角,勉强算是笑了——这个水准的歌,哪有什么退货不退货一说!

    别人看到这几首歌会有什么反应,廖辽不知道,毕竟搞音乐的嘛,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倾向,再好的作品也无法做到让每个人都喜欢,或许这几首歌就会有人也不喜欢呢,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却是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的。

    这几首歌……至少是李谦已经试唱了的那两首,对于她来说,全都是宝贝!

    是她此前苦苦寻找却求之不得的精品!

    千金不换!

    所以,哪怕连剩下那两首到底是什么歌都还没看,不知道曲子、不知道歌词,但仅凭对方的几句点评、仅凭对对方近乎无条件的信任,她就确定,它们肯定也是绝对的精品!

    所以……傻子才会退货!

    廖辽捏紧了手里薄薄的几张纸,说:“谢谢你。”

    李谦笑笑,“你喜欢就好。”

    天台上突然安静下来。

    然后,黄文娟突然咳嗽了一声。

    齐洁倏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都在盯着李谦看个不住,顿觉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目光,可随后她就发现,廖辽居然仍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李谦。

    李谦似乎是略有些尴尬,笑了笑,说:“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廖辽僵硬地摇了摇头,仍旧盯着他看个不住。

    齐洁无语地抬手捂额。

    黄文娟小心翼翼地伸手推了廖辽一把,然后,廖辽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了。

    第一时间,她扭头看了李谦那开着的吉他箱一眼。

    视线的尽头,是吉他箱侧袋里露出一点边的两个大笔记本。

    然后,她又咽了口唾沫。

    “那个……那个……其实,其实我的专辑还缺五首歌!”她说。

    齐洁和黄文娟闻言同时一愣,然后齐齐扭头看着她。

    李谦也有点愣住。

    廖辽举起手来,有些慌乱,有些紧张,却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觉,她的手臂无意识地挥了一下,说:“你不知道,我的口味很刁钻的,所以,虽然最近又在一位作者那里约到了一首歌,但我实在不确定他的作品出来之后我会不会喜欢,所以……再给一首呗?”

    李谦闻言先是愕然,旋即却又不由得摇头失笑。

    但齐洁和黄文娟却都没笑。

    好像她们一点儿都不觉得,廖辽这么做,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一点厚脸皮的。

    这时候,李谦想了想,回身从吉他箱里掏出那个笔记本,翻了几十页,然后犹豫一下,才小心翼翼地撕下一页——自从那笔记本被掏出来,三个女孩子的视线就好像是被它给粘住了,一副完全挪不开的样子,其中廖辽的眼睛瞪得最大、最圆。

    但是……啪的一声,李谦合上了笔记本。

    “看看这首?”他把撕下的那张纸递过去。

    廖辽接过来,看见那一行行的曲谱和歌词的最上方写着——《干杯,朋友》。

    “这回够了吧?”李谦笑着问。

    一次拿下五首歌,这还有什么脸说不够?

    虽然应该承认,在约歌要歌这件事上,廖辽的脸皮绝对不算薄,但这会子,她也张不开嘴了——事实上,这时候她内心未尝没有转着把此前录好的几首歌撤一首下来的想法。

    好吧……那都是冲动!

    她在心里安抚着自己,“我要敢这么干,别人先不说,估计赵姐就能动手掐死我!”

    然后,她把五张纸又挨个儿翻看一遍,似乎是唯恐有哪一张是白纸一样。看完了,她紧紧地把它们捏在手里,点点头,“这回够了!”

    李谦就笑起来,“那……你们是要留在这里,还是……齐老师知道的,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练一阵子的歌,所以……”

    “哦!”,廖辽虽然还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却还是立刻听出了对方赶人的意思,当即便道:“那你继续练你的!呃,其实我还挺想接着听你唱歌的,你唱歌很好听,不过……”她晃了晃手里的几张纸,说:“你知道,手里捏着这么好的歌,我实在是忍不了,所以,改天吧!我得先回去好好看看这几首,先过过瘾再说!”

    李谦笑着点了点头,“那好。那我就不陪着你们了!”

    廖辽点点头,转身就要走,却被黄文娟给一把拉住了。

    她回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助理,可怜小助理又不能不说、又不敢大声说,只好压低了声音,咕咕哝哝地提醒,“钱……姐,你还没说价钱呢!”

    “啊!对!”廖辽一拍脑门,转过身来,看着李谦,说:“你看我兴奋的……那个,你看这五首歌,多少钱合适?”

    李谦笑笑,说:“随便吧,我连新人都算不上,你就象征性的给点就行。”

    廖辽闻言眼一瞪,“那怎么行!”

    她想了想,眼睛转了几转,说:“这样吧,我们老板批给我这张专辑的制作经费是一共八十万,我们的计划就是十首歌,所以……给你一半,行不行?”

    黄文娟闻言傻了,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怯怯地看着廖辽,叫了声,“姐……”

    廖辽过去这大半年对外收歌都是什么价,她可是门儿清的,八万块一首歌,那可是名家级别的价钱!要真按这个价买上五首歌,还是一个连新人都算不上的圈外人、一个高中生的歌,黄文娟觉得她俩回去之后就得让制作人赵姐给凌迟喽!

    这个时候,李谦听到这个价钱也很吃惊,“四十万?八万一首?”

    顿了顿,他笑着说:“对我的歌那么有信心?”

    这个时候,廖辽连看都不看自己的助理,点了点头,斩钉截铁地说:“信心十足!”

    李谦犹豫了一下,说:“你……不需要跟你的制作人商量一下吗?”

    廖辽摇头,“完全不需要!”

    但她很快又说:“当然,你也知道,虽说对于这几首歌来说,这个价钱一点都不贵,但对于你现在的身份来说,这个价不但高,而且高的离谱!所以……我有一个附加条件!”

    “哦?”李谦闻言愣了一下,心说这才合理,于是,他笑道:“说说看。”

    廖辽目光炯炯地盯着李谦,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在说:“我的条件就是,这五首歌的编曲,你必须帮我做出来……你是原作者,应该最能把握住这几首歌的精髓,这个条件,没问题吧?”

    李谦缓缓地笑起来,“那好,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