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完美人生 > 正文 第十九章 小星星

正文 第十九章 小星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靖露趴在桌子上,单手支颐,双目无神地盯着面前的玻璃窗,和窗外对面楼层的灯光。

    她在发呆。

    对于她来说,这种发呆的时候,并不是太常见。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拿起手机,点开短信息,但犹豫片刻,又放回去,起身在屋子里走动起来——却越走越觉心里烦躁。

    啪啪的敲门声响起,她站定,说:“妈?”

    陶慧君推门进来,面带笑容,问:“刚才妈妈听见,有人给你打电话了?”

    王靖露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什么事?”陶慧君又问。

    王靖露张张嘴,又闭上,一副越来越烦躁的模样,然后,她说:“妈,以后你别管我的事好不好?我接个电话你都要问……”

    陶慧君赶紧举手,“好,好,妈妈不问,妈妈不问……”说罢关门出去。

    只是临走,她脸上还是带着一抹笑容。

    似乎是……真的很高兴。

    没错,刚才的电话是赵毓敏打来的。

    想都不用想,号码肯定是爸爸……或者妈妈给他的。

    他要约王靖露一起吃饭。

    当时王靖露微微有点愣神,但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对方似乎已经料到了她很有可能会直接拒绝,所以他紧接着就说:“小露,别着急拒绝我,好吗?时间很随意,周五,周六,周末,都可以,中午,晚上,也都可以。考虑一下,好吗?给我一个机会。”

    应当说,虽然只见了两次面,而且还是抱着深深的警惕,但是像赵毓敏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很难让人心生反感,即便是王靖露,即便是她对赵毓敏接近自己的方法很反感,但对他这个人,却仍是生不出任何不悦。

    毫无疑问,他是个优秀的、很容易就会让女孩子为之心动的男人。

    尤其是,他说话的声音、语气、态度……真的是让人不太容易狠得下心说出“拒绝”这两个字。

    而以王靖露的性格,又是本来就从不愿意让人难堪、也说不出什么有力道的话的,所以,一旦开口之前就被人把话堵回来,她马上就纠结起来了,以至于一直到对方挂断电话,那句拒绝的话都没能说出口。

    于是,等电话挂断,她就不断地懊悔起来。

    埋怨自己、责怪自己……太没有主见,处理事情太不果断了。

    那要怎么办?

    再把电话打回去,拒绝他?

    嗯,这是可行的。

    她甚至拿捏着自己说话的语气,小声地模拟着、练习着,“你好,赵毓敏先生吗?我是王靖露……对,是我。对不起,我最近都要复习功课,很忙,实在是没时间,所以……抱歉。”

    练习了两遍,她觉得不行,语气和态度,都太软了,会让他不太死心的。

    所以……

    “你好,赵毓敏先生吗?我是王靖露。对,刚才我考虑好了,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没时间。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以后请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好吗?我不想让他误会……”

    似乎又……太硬了?

    “如果按照这么说的话,到时候我肯定会心虚,恐怕连声音都得发颤……”

    她干脆捂上脸,仰面倒在床上。

    “我真的好没用啊!”她想,“要是姐姐的话,肯定不会像我那么麻烦!这种事情,她大概在当时就会直接出口拒绝了,绝不会拖泥带水!”

    “我没兴趣!”她肯定这么说。

    就这四个字,不知道噎死过多少男生了!

    那么,怎么办?去跟他一起吃晚饭?

    想都不要想!

    如果换了是其他的女孩子,她们或许会想,不就是吃顿饭嘛,跟谁一起吃不是吃?又不是要你请客掏钱,不吃白不吃,至少还赚一顿美餐呢!干嘛不去?

    但王靖露不同。

    十几年单纯的生活,自小接受的家庭熏陶,以及那个正在一天天占满她的心的身影,都会让她对这种事无比排斥。

    甚至她觉得,只要想一想和其他男人一起吃饭的样子,内心都会生出一种背叛般的愧疚。

    我又不可能会喜欢上他,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

    姐姐说过,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喜欢的人,就要一棍子打死,不要给对方、也不要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她觉得,姐姐说得对!

    想到这些,她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伸手抓起电话。

    但是,当翻到对方的来电号码了,她的手指却停在那里,迟迟的都没能落下去。

    “好难啊!我到底该怎么说才能不伤害到他?”

    那个至今没有储存姓名的陌生号码下面,是李谦的名字。

    “我要不要跟他说?让他帮我打电话回绝?”她想。

    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尽管内心有些不太愿意承认,但其实王靖露心里很明白,跟赵毓敏那样成熟、有风度的男人相比,李谦还稚嫩得很。让他帮自己打这个电话,他能说什么?

    威胁么?

    那反而显得自己和李谦都无比软弱。

    “算了,”她想,“反正我一直都不回电话,他就应该明白我是拒绝的了。嗯,对,就是这样,如果他还要再打来电话,那我就直接拒绝就是了。”

    这么一想,王靖露顿时觉得心里松快稍许。

    然后,鬼使神差地,她的手指落到了李谦的名字上。

    电话拨出去了。

    她心里莫名有些慌,却又有些期待。

    “喂,怎么了?”他说。

    “呃,没事……你睡了没有?”她慌慌张张地说。说完了却又懊恼的不行,这才八点一刻,他会睡了才怪!

    果然,电话那头他笑了笑,说:“没有呢。有事儿?怎么不发短信了?”

    虽然看不见,但王靖露觉得自己的脸肯定是已经一片通红了,因为她觉得有些烫——真是好丢脸!

    而且,接下来怎么说?自己打电话给他……有什么事儿么?

    答案是,没有。

    她其实就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如果能多说几句话,那就更好了。对了,现在这个时候,他要是能说个笑话把自己逗笑,那就完美了!

    于是静默片刻,她说:“能给我讲个笑话吗?”

    电话那头,李谦应该是微微愣了一下。

    然后,他说:“我在复习功课啊,临时哪里想得到笑话。”

    “哦。”王靖露略有些失望,下意识地点点头,问:“你在复习什么?”

    “正在背历史,接下来准备学一会儿俄语。”他说,“但是历史好难啊,尤其是苏联的历史……你知道苏联最强大、最伟大的地方在哪里吗?”

    听着前面王靖露还纳闷,心想李谦的历史不算太差啊,不就是现当代史,有什么可难的?但随后又听李谦一下子把话题拐到苏联最强大的地方……

    她蹙眉想了想,不知道李谦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反问:“在哪里?”

    “苏联人民成功的克服了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不会存在的困难!”他认真地说道。

    “哦。”

    王靖露愣了一下,然后才突然回过神来,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的嘴真损。”她笑着说。

    但随后,她突然有点兴奋起来,问:“还有么?再说一个。”

    电话那头,李谦没有笑。他想了想,说:“据说五十年代的时候,美国外交代表团到苏联访问,苏联的官员陪同他们到处参观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并且得意的说,等下一个五年计划完成,苏联的每个家庭都会拥有一架飞机。美国官员很吃惊,问,他们要飞机有什么用?苏联官员说,当然有用啊!比如你在莫斯科,听说列宁格勒开始供应面包了,这时候你就可以开飞机过去排队等着领面包……”

    王靖露少见地“呵呵”笑起来。

    她平常就算笑,也顶多就是抿着嘴儿露出微笑而已。

    这时候李谦也笑起来,说:“不许再要了,想不到了,都忘干净了。”

    王靖露在床上翻了个身,突然想到李谦正在复习功课这件事,眼睛一亮,问:“你待会儿要复习俄语?”

    “嗯。”

    “我给你补习俄语吧?”

    “啊?”他有些吃惊。

    “好不好?”王靖露兴奋地追问。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然后说:“那……你过来?”

    是啊,楼顶上没有灯,是没法补习功课的,必须得去他们家!

    一想到这个,于是王靖露就微微有些犹豫。

    自从大家都长大了,她已经有好久好久都没去过对门了。这样大晚上的去李谦家里,他爸爸妈妈不会多想吧?

    不过很快,王靖露就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尽管有些慌乱,却仍旧很兴奋。

    “我这就去!”她说。

    …………

    敲门声响起,李谦抢着过去打开门,拿出一双新拖鞋放到她面前。

    雪亮的顶灯下,王靖露的脸上有一抹鲜艳的潮红。

    “小露来玩啦?”

    正在看电视剧的李妈回身跟王靖露打了个招呼,面带微笑。

    李爸也回过头来给了一个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李谦事先叮嘱过什么了,总之,李妈没有像以前那样表现的那么热情——王靖露就怕她太热情,弄得跟欢迎儿媳妇进门似的。

    “阿姨好,李叔好,我来给李谦补习俄语。”她换好拖鞋走进客厅,红着脸蛋儿说。

    李爸闻言点点头,一脸和煦的笑容,“好,好,李谦俄语特别差,你帮他使使劲儿!”

    王靖露就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时候李妈说:“那……小谦,你带小露到你屋里坐吧,想吃什么、喝什么就自己到冰箱里拿……小露,那阿姨可就不招待你了啊,阿姨看电视剧,你们补习吧!”

    王靖露又点点头,说了声“好”,然后便松了口气一般,跟在李谦身后进了他的卧室。

    李谦关上门,见王靖露略显好奇地在屋里来回打量,就笑着说:“坐吧!坐床边,还是坐椅子,随你。”

    王靖露点点头,到床边坐下,一扭头,看到了桌子上的历史课本和俄语课本。

    “你真的在复习功课啊!”她有点吃惊。

    记忆中的李谦,可不是那么爱学习的。至少在回家之后,他是绝对不碰课本的。

    李谦笑笑,小声说:“很久没来了哈?”

    王靖露就笑笑,点点头。

    屋顶的大吊扇呼呼啦啦的转,屋里倒不是太热。只是一时之间,好像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

    这是李谦的卧室,跟楼顶天台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时候,王靖露看到床头上的那把吉他,很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了话题,就问:“我记得你很不喜欢吉他的,怎么又开始折腾它了?最近几天去学校的时候,你好像看见你也背着吉他去来着?”

    李谦拿过吉他,晃了晃,“你都要直奔京城电影学院去了,还不许我追求点艺术?”

    王靖露闻言笑笑。

    片刻之后,她问:“那你现在都会弹什么了?学会几首曲子了没?”

    李谦闻言叹口气,“唉,哪儿那么容易学啊,我现在就会弹一首小星星,还弹不顺畅。”

    王靖露照旧是笑眯眯的,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说:“你弹给我听听啊?”

    李谦就装模作样的叹口气,抱起吉他,一根弦、一根弦的装模作样的拨弦,一边弹还一边一字一顿的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出乎意料的,王靖露听了这么简单幼稚又生涩的表演,却一点都没有要笑的意思,反而很认真地鼓励李谦,“你弹的很好啊,这首曲子虽然很简单,但你能每个音都不弹错,可见最近几天真的是很用心的在练呢!不要着急,慢慢来,你肯定会越练越熟、越练弹的越好的!等简单的曲子练熟了,就可以去接触相对复杂一点的了。”

    李谦无奈地看她一眼,又叹了口气,“好吧,你真没意思……刚才都是骗你呢,其实我早就弹的特别熟了,不信啊,你听……”

    说着,他就来了一段特别复杂、特别花哨的吉他炫技华彩,把王靖露看得当场愣住了。然后,她的眼睛里渐渐就有一抹说不出的光亮透出来。

    等李谦炫完了,她看着李谦,脸上一点点露出一抹笑意,眼睛亮晶晶的,问:“这么说,你自弹自唱也没问题喽?”

    李谦点点头,说:“当然没问题啊!”

    王靖露就笑笑,说:“那你给我唱首歌吧。”

    李谦扭头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俄语教材,“我说,这算学费吗?”

    王靖露也扭头看看俄语教材,脸上的笑容越发明亮了些。她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很肯定说:“算!这就是学费了!”

    李谦竟觉得无言以对。

    于是他抱好吉他,想了想,好吧,还是校园民谣好了。

    当然,是这个时空的校园民谣。

    “你可还记得那个下雪的冬天,

    我们在火车上偶然相见,

    你说起你曾经的爱恋,

    说你的心已经破镜难圆。

    ……”

    只要一开始弹吉他唱歌,李谦的心里就装不下别的东西,就满心满眼都是吉他了,甚至唱着唱着,他还经常会闭上眼睛,让自己完全沉浸到在旋律里。

    歌是很熟悉的歌,关键是唱的人不同。

    王靖露把胳膊支在桌子上、手托着脸蛋儿,一脸惊喜且迷醉地看着坐在床边自弹自唱的李谦,这一刻,她甚至连李谦唱的是什么都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双眼睛一颗心里,满满的都是李谦微闭着眼睛身体随着旋律轻轻摇摆的样子。

    到最后,她的目光已经失去了焦距,脸上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一曲终了,李谦睁开眼睛,王靖露也倏然回神。

    “喂,王老师,这学费还行吗?”

    王靖露笑笑,有点心虚地扭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小声说:“进来好一会子了,不能老是听你唱歌,要不,咱们开始补课吧?”

    李谦翻个白眼,“表扬我一句就那么难啊?”

    王靖露又笑笑,“不是啊,刚才你弹的那样,当然需要表扬啊、鼓励啊,但是现在,你都弹的那么好了,就不用表扬了啊!再表扬的话,你不会骄傲吗?”

    李谦闻言眉头一挑,一边放下吉他一边笑道:“好吧,我就把你这句话当成表扬好了。”

    说话间,他一扭头,目光从王靖露身上掠过,却又突然定下。

    王靖露身材纤细,十七岁的女孩子,瘦瘦弱弱的,好像是还没有完全张开一般,但皮肤却仿佛给牛乳洗过一般,早就是成年女子一般的润腻与白皙。刚才听歌时,她把雪白的胳臂支在桌子上,叫桌棱给压出一道深痕。叫人见了都有些替她觉得疼,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突然就撩起人的心弦。

    李谦赶紧低下头,咳嗽一声,然后才抬起头来,问:“那你准备从哪里开始给我补课?”

    王靖露很认真地翻开课本,说:“从第一课开始。”

    李谦点点头,说:“也行!”

    但书页翻开,王靖露盯着课本看了片刻,却又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李谦。

    “你将来……会去北京跟我汇合的,对吧?”她问。

    李谦郑重地点点头,“我会的。”

    王靖露就微微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