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相门嫡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贾公子之死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贾公子之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容凌回到了书房,不多时暗一的推开门走了进来,“爷,明月公子差叶冰来,说他临时有事,可能要下午才能来了!”

    叶冰是容凌早些年从暗阁调出的专门保护明月公子的高手,现在也是明月公子的随身侍从 。

    容凌放在卷宗的长指微顿,他皱了皱眉,“出什么事了吗?”

    暗一摇了摇头,“叶冰没说,要不属下派人查查?”

    容凌轻轻点头应了一声,小心一点总是好的,京都最近龙蛇混杂, 明月身子孱弱又不会武功,万一有人识破了他的身份,他的境况就危险了。

    “这消息,那丫头可知道了?”想起某个表妹,容凌随口问了一句。

    暗一点头,“方才已经派人通知表小姐了,可表小姐说今天若是等不到明月公子,她就不回去了!”

    容凌似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随她去吧!”

    他这个表妹,从小就痴迷明月,可惜……许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明月却总是躲着她。

    “爷,还有一件事!暗阁传信来报,说最近除了李家,随影楼好像也在查贾公子的行踪,碍于您之前交代过暗阁上下不准与随影楼生冲突,请示您接下来该如何处理此事?”

    “贾公子?”容凌皱了皱眉。

    暗一自然知道这种小人物从来不在自家王爷的关注范围内,连忙开口解释道, “就是李政那个贪图美色养子李鸿杰,您之前还吩咐过紫烟引诱他,让他窃取李家的天医宝典。”

    结果这书还没弄到手,爷就把这人给弄死了,不仅弄死了,爷还把他的尸丢到山上了,这会儿估计就剩一堆骸骨了。当然这都是那贾公子自己作死,平日里仗着李家的势力欺男霸女,胡作非为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对王妃动手动脚的,爷不弄死他才怪……

    暗一说得李政正是李梦琪的父亲,医毒世家李家现在的家主李政,如今五十有二,膝下除李梦琪外还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李政是李家老太爷的第二子,上面有一个英年早逝大哥李赫,下面有一个终年缠绵病榻的三弟李航和两个妹妹。

    李政无子,李赫一家早年死于山贼之手,李航身体孱弱,虽娶了妻妾,却却无子嗣。为了传承香火,李政在三年前过继了与其一母同胞的妹妹的儿子贾兴,并为他改了名字,唤作李鸿杰。李鸿杰贯会谄媚卖乖,所以李政对这个养子宠爱非常。偏偏李鸿杰生性好色,经常流连青楼楚馆却又害怕李政知道,所以便常常打着贾公子的名号出去混迹花楼。

    容凌反应过来那贾公子是谁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暗一只觉得周围的温度噌噌噌地开始下降,他不禁缩了缩脖子。

    容凌沉声问道, “可知随影楼为何插手此事?”是李家的人找上随影楼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这个,目前还不清楚!”暗一回道。

    随影楼向来是拿钱办事,只要你肯出那天价的酬金,随影楼肯定会倾尽全力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容凌皱了皱眉, “你们最后处理尸体的时没就留下什么痕迹吧?”

    “这个爷放心,属下当时处理得很干净,绝对不会给人留下把柄的。”

    因为这事儿出的意外,当时为了处理干净这事儿,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那日爷把王妃送回府后,心情本就不美丽,回到百花楼后一怒之下便把那贾公子给弄死了。若是他们之前有准备,贾公子死了便一了百了了,偏偏当天有很多人在百花楼见着了他,若是从此失踪,百花楼必定脱不开干系,所以他先是派人连夜把贾公子的尸从密道运出城外,丢进深山。然后又找个和贾公子身量差不多的下属,让他扮成贾公子的样子在第二天中午走出百花楼在街上闲逛了一上午,既要躲开李家人的视线,又要让很多人看到‘贾公子’走出百花楼后又逛了街,此事才算作罢!

    容凌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派人告诉孟云枫,只要随影楼没查到百花楼头上,便不用理会,随他们查吧。另外,让他想办法尽快查清楚随影楼插手此事的缘由。”

    暗一应了句是,便抱拳退了下去。容凌见他出去,便又拿起了桌上的卷宗,卷宗上粗略的写着洛妍兮的生平,那是他第一次去相府识破她女儿身之后派人去查的她的过往。卷宗只有薄薄的两三页纸,内容他也早已看过无数遍,几乎可以一字不差地背出了,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还是将它搁在案头,时常拿来翻阅。

    看着卷宗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描述,容凌又一次皱起眉,兮兮的过去就像是被人生生洗去了,他查了这么许久,也没查到什么东西。知道她是千面毒医的事还是依着她精湛的毒术诈出来的。

    自从对她产生了兴趣,他一直很好奇她的过去是怎样的,一个长于乡野的孤女,却有沉稳优雅的气度,一身不俗的武功,还有精湛的毒术和医术,他想知道她的过去经历了什么,当然他最想知道的是她和南慕寒到底有什么瓜葛。每每想起那句软糯的“慕寒哥哥”,他便觉得如鲠在喉。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周曲的声音,“王爷,该用午膳了!”

    容凌放下卷宗,豁然起身。

    午膳,容凌自然和孟月凝一起用的,当他走到花厅时,孟月凝已经坐在饭桌旁了,只是她俏丽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容凌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径直坐了下来,动筷吃饭。

    “表哥,明月哥哥是不是听说我来宸王府,所以现在才迟迟不来?”

    容凌手上动作微顿,这个嘛,说实话他还真不清楚,不过暗一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