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执剑行 > 一百五十五章 谈话

一百五十五章 谈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6悠亲身经历了一次,看不透暗河的意图,要说6悠遇到的那些暗河之人想要对三大势力有所威胁的话,他自己也是不太相信的,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事情。

    “哎,对了,我先听道三爷爷叫我少主是怎么回事?”6悠想起吴起之前对众人说的话,莫非自己成了天妖门少主?这身份转变太大了吧。

    沈落凡哈哈一笑,说道:“乖外孙,你脑袋转的很快,就知道叫三爷爷了。”顿了顿继续道:“我是天妖门门主,你是我外孙,自然就是天妖门少主了,这有什么好意外的。”

    “可是……”6悠还想说些什么,毕竟自己才到天妖门,年级轻轻,怎么能够当得上少主之称。

    沈落凡打断了他的话,气势一凝,说道:“天妖门中我说了算,我说你是少主,你就是少主,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6悠一愣,没想到外公在这事上如此认真,心道:“外公毕竟是和周掌门一样地位的人物,站在江湖权力的顶峰多年,他说的话绝不允许任何人违抗,哪怕这个人是他亲外孙。”

    6悠回道:“我明白了。”他明白外公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好,不过在6悠心里还是有其他想法。

    “你少主的身份现在只有门内一些人知道,那时你还没醒,也就尚未传扬到江湖中去。”沈落凡对6悠非常满意,为有这么一个外孙感到了自豪,又说道:“不过既然你醒了,自然也该让所有人知道天妖门终于有了少主。”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6悠是他沈落凡的外孙,谁要是动了他那便是动了他沈落凡逆鳞,就是同天妖门开战,有了这样一层身份保护,以后6悠在江湖中行走便会多了一重保障,想必江湖中没人愿意直面天妖门的怒火。

    “能不能先别再告诉其他人这个事。”6悠说,他还不想这件事情传开。

    沈落凡漆黑明锐的双目看着6悠,猜到6悠心里想着什么,心叹:“或许他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个身份,要是我能早一点找到你就好了。”

    但沈落凡相信6悠迟早会接受这个身份,不知江湖上有多少人想要与天妖门沾上关系,天妖门附属门派中有多少青年俊杰希望沈落凡能够多看一眼,稍稍点头都能称得上赞许,其地位便会马上不同。

    沈落凡清楚地了解,权势这种东西,只要人尝到过一次之后,再要让他退去一切,任谁也无法做到。他认为6悠一旦体会到天妖门少主这个身份为他带来的好处自后,绝对不会再说其他犹豫不决的话语了。

    沈落凡点头,“我明白了,你少主的身份暂时不会出九霄山,不过你要认清楚,你身体中流淌着的是沈家的血脉,命中早已注定了所有。”

    6悠之前还在龙虎峰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却没能找出办法,门派之见,有些身份不可能同时存在,选择了一个,有时会就得必须抛弃另一个,要是两个都想要的话,无异于将两个都放弃。

    “哎,我们爷孙俩怎么扯到这些事情上了。”沈落凡看出6悠心中深处的顾虑,一拍桌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把话锋一转,“你和你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一定过的很苦吧。”

    沈落凡不知道6悠和父亲到底生活在哪里,路逍遥的信中也没有说出他到底身在何处,不想沈落凡派人打扰他们生活。沈落凡当时派人追查信的来源,也没能找到有用的信息。

    6悠听外公问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便从小时候记事起的时候慢慢说了起来,两人有的是时间。6悠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脑海中出现最多的就是父亲,乌木叔叔家,乌木晴岚,使他们在6悠年少时代中留下了最宝贵最美好最值得回望的美好记忆。

    事无大小,6悠一一道来。

    说起北漠的无边的沙海,奇异的大漠风光,连沈落凡都心有所望,才知道6悠和6逍遥一直住在茫茫北漠腹地,难怪没有人能找得到踪迹。又说道和晴蓝在据点看书,看到了许多江湖侠传,其中就有写沈落凡的书,那时他还不知道那就是自己外公,书中写到那老人变幻无常,看了一眼就无法自拔,还说什么踏雪无痕,能摘叶伤人,6悠和晴蓝觉得得这个老人好厉害,沈落凡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书里面这么写自己,虽然很不实,却觉得很有意思,摸了摸下巴。

    6悠想到小时候调皮捣蛋,做了些幼稚的事情,说出来爷孙两人不经哈哈大笑,很是畅怀。6悠好久没有和人说起过这些事,好久没有像这样放肆的笑了。

    到了后面救了罗云海,天衡派之事,之后父亲教授武功,来当中原的事情他都简要所了一遍,至于和玄魔道莫思秋相遇,以及在铸剑山庄的事情他没有说出来,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一些误会。

    “你说你娘的墓在西川的青山上?”沈落凡听到6悠说道祭奠母亲的事,神色再一次激动了起来。

    6悠说:“我在哪里陪娘度过了一段时间。”

    “芸儿,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好。”沈落凡身子颤动,直到今天才得知自己女儿的墓地。

    6悠赶忙来到沈落凡身后,轻轻抚着外公的后背。

    “外公,不要伤心难过,娘在地下有知的话肯定不想见到您这样的。”6悠安慰道,当年白人送黑人的外公一定比现在更加痛苦。

    “芸儿,”沈落凡左手抓住6悠的手,右手在上拍了拍,稍稍回复了些,欣慰道:“你生了个好儿子,当年是爹错了,是爹错了。”

    “外公,不要再说了。”6悠看到外公这个样子,心中有些悲凉,二十年来,夜深人静之时,外公如何能安然入睡。

    “好,我不说了。”沈落凡站了起来,拍了拍6悠的肩膀,“我没事,你在这休息吧,会有人过来照顾你,让我一个人静静。过些时间,你带我去芸儿的墓看看,我想和芸儿说说话。”

    6悠望着外公缓缓离开,后悔在这时候把娘亲的事说出来,害得外公再一次回想起那些不该想起的事。

    6悠心道:“我这嘴,怎么现在不该说的又说了一遍,哎。”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