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千古大明 > 第154章 特卖会

第154章 特卖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个换字,李四就这样把自己的命卖了,卖给谁之后要做什么他现在一无所知。

    他已经不记得他是如何离开监牢的了。

    如果不是身边包裹里面的五十两银子和户册,以及那位李公公给他的一块正面印着兴字,背面刻着五龙聚非金非铁的金属令牌,或许他还会认为自己做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

    韶关,崔姓皮革商。

    他的命就换回了这短短的几个字。

    但他却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值,反而心中满怀期待,哪怕这一行只能远远的再看她一眼这一切都值得。

    乘坐者刚刚恢复通航的广州至泉州的客船,没有几日的光景他就来到了泉州府的码头。

    多年之前李四用侠盗的名头在江湖上混迹之时,曾经到过泉州府,可是看着眼前颇为壮观的港口,以及无数巨大的商船,让他一时间感概着世间变换匆匆。

    直到下了码头穿过港口密集的街市,进入到了泉州府的内城,他才现那个他熟悉的泉州城,似乎与当年的景致没有太多的变化,就是周边商户与之前大不相同罢了。

    也是进城的时候,被守门的差役询问,他才现那个户册上他的名字叫做马武,是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

    这都怪他一路上都在想着心上人,这才疏忽了要不是守门的差役也是例行公事,就凭他报错了自己名字这一条,就够再进狱里呆着了。

    一路上他没心情去欣赏周遭的景致,就直奔着他印象中跑湖广一带商路的商队所在的商铺赶去。

    希望能够搭伙尽快去韶关,去见郑芸儿。

    可是等他赶到了这个名为通达商铺的院子,现居然除了几名粗使的工人,和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居然再无旁人了。

    要不是进来的时候看到院子外拴着的骡马,他还以为来错地方了呢。

    把自己来意对接待的老者说了之后,老者连说他赶得巧,明日商队就要前往湖广正好路过韶关,收了他一两的搭伙钱,就给了他张条子,告诉他明日一早在商铺集合一起出。

    老者还好心的提醒他,个人的物品只能携带最多半石,吃住都有商队安排不用担心。

    尤其不能携带任何违禁的物品,出行之前,商队是要检查的,到时候如果被现携带了违禁的物品,不但人不能跟着商队,钱也是不会退的。

    见老者健谈,李四便指着空空的院子,好奇的打听着这商队里的人都哪去了?

    老者抹了抹胡子,看了眼同样空荡荡的院子笑了。

    “小哥是外地来的吧?”

    “是,从广州来的想要去韶关探亲。还请老者赐教。”李四客套的问着。

    “那就难怪了,你不知道今日正好是港口外面集市开市的日子,这人都跑去抢购去了!”

    “听闻这是最后一次特卖会了,所以人格外的多,这不天还没亮商队的人就都赶去排队去了。”

    李四听的是一头雾水,再三追问下,才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港口外面的集市是兴王开的,当初义卖为了广州救灾筹集物资,只换粮谷不收钱粮。

    可是最近不一一样了,那里面搞起了什么特卖会,有大量江南一带的丝绸纱纺,洞庭纸砚,价格比城内的低上五成,而且最关键的是收银子。

    这可把城中的百姓的积极性调动了起来,基本每次开市都被人堵满。

    说到此处,老者还带着有些埋怨的口气说

    “可惜就是这个每人限购几件和数量有限卖完截至的这种抢购不好,要是不限量,商队那还用在城里的客商处进货。”

    李四此时终于知道了那位公公给他的那块兴字令牌的含义,原来代表着的是兴王。

    也不同于老汉的埋怨,很佩服王爷的远见,知道什么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和老汉的对于特卖会限购和抢购的看法完全不同,他觉得这个举措十分的明智。

    有道是多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啊,作为一个曾经的侠盗,他可是见惯了官商之间的龌龊。

    自然是明白兴王这个特卖会,会多遭城内的商贾的嫉恨和红眼,要是不限量不限购,任由抢购,看似收益会瞬间上升不少,可是根本用不了几天,就得被那些红了眼的商人们暗中破坏。

    别说是一个管不到他们的王爷,就算是在王爷治下的广州城搞这个特卖会,急红了眼的商人们也敢斗上一斗。

    可是这个限购和抢购的措施却正好拿捏到了商贾的们的七寸,让他们虽然嫉妒眼红可又没有过多破坏他们的利润,又碍于王爷这个特殊的身份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这也不能长远,毕竟财帛动人心,这里是泉州府王爷他也长鞭莫及。如果特卖会一直举办下去,早晚会出问题。

    恰好这个时候,搞一场大的,然后就走,让这些红眼了的商贾们有气无处,高!真是高啊!

    李四在这边佩服这王爷,感叹这王爷手段的高明。

    殊不知我们朱由校正在书房瞅着一摞摞的四书五经呆,对于这个特卖会的事情,他根本就是毫不知情啊。

    那么这件事到底是谁办的呢?

    其实这件事情是叶知秋和薛知平两人商议后的所想出的办法,目的就是为了赚些钱财,减缓广州府库的压力。

    当然他们心中也一定存着办事情办好,给王爷一个惊喜,然后得到赏识的想法。

    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目的和结果都是好的,过程也有惊无险。

    夜里

    薛知平来到了叶知秋书房,和他分享着这几次特卖会的成果,尤其是这次的。

    别看特卖会的价格比泉州城内的便宜五成,可这些货物大多数都是当初在松江收购的,因为数量巨大,所以价格也格外的低。

    而且一路上全是水路,船只耗损都由各地官府分担,根本就没什么运输的成本。

    所以即便便宜了五成,利润还是颇丰的。

    几场下来,盈利足足有近三十万两的白银,听到了这个数字的叶知秋,甚至在考虑,是不是暂缓人员迁回广州的进程,再办上两场特卖会。

    薛知平显然看出了他的想法在一旁小声说道

    “今天的这场特卖会已经把先前收购的货物基本都卖了,没货了,再去苏杭收购来回时间长短不说,数量小了价格也会自然的上涨,而且没有王爷,船只货运的费用恐怕也不低。”

    叶知秋有些遗憾的看着本上三十万两的数字,叹息了一声。

    “那就休整两日,第三日起航,咱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