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 却让人暗暗觉得粹着毒【438】

却让人暗暗觉得粹着毒【438】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却让人暗暗觉得粹着毒【438】

    谢末末骂起人来,简直可以把人气的吐血。

    苏念脑仁儿都开始疼了,服务生神情焦急地站在一旁,劝他们不要吵架的声音……都被谢末末和苏诺继父的声音湮灭了。

    苏诺的继父脸色已经酱紫:“我他妈今天打死你!”

    “你来你来!我看你个怂包今天能把我怎么样?!”谢末末嘴里一直骂,“怂包!全世界最大的怂包就张你这样!你脑门而上就刻着怂包俩字儿!”

    苏诺的继父急红了眼,挥开苏诺的手,一觉踩着桌子……踩的餐盘和菜品哗啦啦掉了一地!

    他伸手就要去勾谢末末的衣领……

    谢末末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平时身上就带着那么一股子倔劲儿,硬是梗着脖子往前冲,叫嚣着苏诺继父敢动她一根汗毛让他全家都死!

    苏念一手拽着谢末末,一手拦住了苏诺的继父,力气简直要用光了。

    苏诺的继父转头看向苏念,此时他已经急红了眼,平时动手打肖若梅打习惯了,以为谁都是肖若梅任由他打骂……

    他还哪管是不是有事儿求着苏念,扬手拳头就朝着苏念招呼!

    谢末末张大了眼,眼看着小诺继父的拳头就要落在苏念的脸上……舅妈两个字卡在嗓子眼儿出不来!

    苏念亦是被突如其来朝着自己冲来的拳头吓了一跳,然……那拳头根本就没有出触碰到苏念的脸上,就被一只大手稳稳接住。

    谢末末侧身,惊讶地看着已经站在苏念身边……身材修长的男人。

    谢末末唇瓣微张:“舅舅……”

    苏念亦是没有想到,谢靖秋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望着谢靖秋的轮廓冷峻如雕刻似的侧颜,唤了一句:“靖秋……”

    谢靖秋湛黑高深的目光直视着苏诺的继父,右手攥着苏诺继父的拳头……左手骨节分明的指尖香烟冒着袅袅雾气。

    他身上厚重强大的气场和威慑力,逼得苏诺继父的气势……缓缓弱了下去。

    西装革履的谢靖秋,站在这个餐厅里……十分显眼。

    谢靖秋神色淡然,呼出一口白雾,模糊了他那双阴沉的眸子,他握着苏诺继父的手心收力……

    只见苏诺父亲的面色变得扭曲,轻声叫着却不敢撒野。

    谢靖秋单手用力,一把推回苏诺继父的拳头,眼神幽深……

    已经一只脚踩在餐桌上的男人,重心不稳……一下跌坐在沙内,抱着自己的拳头呲牙咧嘴。

    谢靖秋看了眼在一旁护着肖若梅的苏诺,又看了眼谢末末……

    苏念先开口:“苏诺……你把末末先带出去!你们去吃点儿东西……”

    苏诺犹豫。

    “放心吧……”苏念对苏诺点头。

    “你放心,他就是个怂包!”谢末末对苏诺开口,“有我舅舅在!他不敢动手!我们走!”

    苏诺还是比较听苏念话的,深深看了苏念一眼之后,这才陪同谢末末一起离开。

    听到谢末末叫他怂包,苏诺的继父站起身……想要证明自己不怂,可是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离谢靖秋不远处的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有些蔫儿了!

    再看到那两个男人对谢末末毕恭毕敬的躬身打招呼……更是蔫儿了!

    肖若梅站在那里诚惶诚恐的,连谢靖秋看都不敢看……

    “先坐……”谢靖秋对苏念说了一句。

    苏念点头,跟着谢靖秋一起坐下……

    谢靖秋出现在这里,纯属偶然!

    原本,谢靖秋今天是和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在楼上顶层的包间儿吃饭,突然接到暗中保护苏念的保镖说,看到谢末末跟踪苏念,并且和苏念的客人吵起来了,大有动手的迹象……问问谢靖秋,需不需要把谢末末拎走?!

    谢靖秋便问了一句,说是在哪儿……

    暗中保护苏念的两个保镖说的地方,正好是谢靖秋吃饭的楼下!

    谢靖秋想了想,就说亲自过来看一眼……

    没想到一过来,就听到谢末末对着肖若梅嚷嚷……说作为母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继父逼着辍学,肖若梅是干什么吃的!

    当时谢靖秋就站在不远处,但是没有靠近……

    这话,算是谢末末心里最大的疮疤!

    谢末末嚷嚷着……也让谢靖秋听明白了几分。

    直到,苏诺的继父要和苏念动手,谢靖秋就不能只是站在那里看了。

    服务生本来想要过来……请走这一桌刚才闹了一场的客人!

    但是看到谢靖秋那样的男人坐在那里,竟是不敢动……

    服务员几个领班几番商量不下,只好去请了经理。

    经理朝着谢靖秋的方向走来,保镖立刻上前拦住走到谢靖秋面前的餐厅经理。

    谢靖秋对保镖使了一个眼色,只听那保镖一边请经理往一边走,一边道:“今天您餐厅的损失,我们来赔付……客人们用餐的费用,也是我们来出,不好意思给您这边儿添麻烦了……”

    谢靖秋身高腿长,坐在这个卡座里……腿有些施展不开。

    他拉过烟灰缸,弹了弹烟灰,神态怡然的弹了弹烟灰,看着肖若梅和苏诺的继父……唇角溢出烟雾。

    谢靖秋的眸子,分明平静如水……却让人暗暗觉得粹着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