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超能名帅 > 第51章 我要逆转!

第51章 我要逆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的时候,人之所以绝望,是在等待有人能给他们希望。

    老希尔是如此,小希尔和塞雷佐也是如此。

    而高寒,则是恰如其分地扮演了这个给予希望的角色。

    所以,希尔父子和塞雷佐对高寒的表态感到满意。

    现在的马德里竞技就是需要他这样的昂扬斗志。

    尽管,事实上,谁都不看好他!

    在会议的最后,老希尔给出承诺,在俱乐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他放手去做。

    任凭高寒再怎么折腾,难道马德里竞技还能比现在更糟糕?

    老希尔年纪大了,表完态就去休息了。

    高寒、保罗·富特雷、小希尔和塞雷佐四人,则是继续留在会议室里开会,研究一线队的现状,他们一致认为,球队必须要在冬歇期加强一下实力。

    在跟三人的讨论当中,高寒才真正意识到,降级给马德里竞技所带来的灾难有多严重。

    表面上看,马德里竞技依旧是实力强劲,可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

    队内球星不少,可却都是老将,例如后防四老。

    这些球员年轻的时候巅峰过,荣誉也拿到了,早已是无所欲求了。

    球队降级,他们之所以留队,一方面是对球队有感情,但也可以说是养老。

    按照球队原本的规划,上个赛季应该开始启动新陈代谢,陆续提拔和引进新人,渐渐顶替老将,可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老希尔锒铛入狱,彻底打乱了球队的部署。

    赞布拉诺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上任就说,球队要大力推行年轻化,结果这群老将们不干了。

    他们可都是一群为俱乐部立下过汗马功劳,在球迷群里有着赫赫影响力的功勋,当着他们的面喊说要推动年轻化,这不就是在告诉他们,我们不需要你们了,滚蛋吧!

    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赞布拉诺确实操之过急了。

    但马科斯·阿隆索就走另外一条路。

    他过份依赖于老将,但却没能激发出老将们的状态。

    别的不说,以马德里竞技的这一群老将,就算垂垂老矣,可到底是巅峰过的人物,应付西乙联赛,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马科斯·阿隆索没有制定出符合老将们特点的战术,直接导致球队整条后防线问题重重。

    就连队长胡安·卡洛斯·阿吉莱拉等人,都备受诟病。

    老将们已不复当年之勇,球队原本的中坚力量却流失殆尽。

    现在球队的主力门将是托尼·希门尼斯,他原本是替补门将,在主力门将莫利纳离队后,他就被扶正了,但本赛季的表现也不能令人满意。

    贝莱隆、巴拉哈、拉尔丁、哈塞尔巴因克……

    马德里竞技流失掉的主力阵容,足以凑出一支具备西甲夺冠实力的球队。

    更重要的是,球队降级后,收入锐减,主力球星离队所带来的转会收入,没能全部投入转会预算,再加上西乙联赛缺乏吸引力,直接导致马德里竞技整体实力下滑得厉害。

    如今的这支马德里竞技,论实力,恐怕还比不了上个赛季的替补阵容。

    更糟糕的是,随着球队上半程的低迷,球队已经是人心涣散。

    包括主力中锋,得分王萨尔瓦在内,多名主力球员都已生出离心,甚至有可能在冬歇期就要求转会离队,一着不慎,球队很可能分崩离析!

    不得不说,一线队的糟糕状况,远远超出了高寒的意料之外。

    …………

    …………

    “高寒,球队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你怎们看?”

    保罗·富特雷尽量客观仔细的介绍着一线队的情况,以及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些深层次原因。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他这个技术总监已经可以说是无能为力了。

    甚至,他一点也不看好高寒。

    哦,不,应该说,没有人会看好高寒。

    原因很简单,连赞布拉诺、马科斯·阿隆索这种经验丰富的主帅都束手无策,一些经验老道的名帅都望而却步,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能有什么招?

    喊几句斗志昂扬的口号,就能率领球队保级?甚至拿到升级权?

    他们现在不过就是在死马当活马医!

    反正球队的情况再坏,也就这样啦!

    高寒自己也心里有数,但他更清楚,别人怎么看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抓住了,他将一举成名!

    “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在场三人听了,虽有些失望,却也觉得正常。

    这时候,高寒要是说他想好了要怎么做,那才吓人呢。

    “不过,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重新凝聚起球队,如何让球员重新燃起斗志,这才是关键。”

    这一点说得很准,小希尔三人也都很是认同。

    不管是转会引援,还是提拔二队,都只能是暂时缓解球队的问题。

    归根结底,想要让球队重新获得竞争力,就得从现有的球员身上着手。

    “我打算,今天下午,跟他们好好谈谈。”

    保罗·富特雷听了,苦笑着摇头道:“马科斯·阿隆索不知道跟他们谈过多少次了,我自己也经常找他们交流,但一点用都没有!”

    “或许,我去谈,会不一样呢?”高寒莫测高深地笑道。

    三人都有些讶异,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可既然高寒自己都这么觉得,那他们还能怎么着呢?

    “那引援方面……”保罗·富特雷关心地问道。

    高寒明白葡萄牙人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我初来乍到,对球队也不是很熟悉,我看就由技术小组拟定一份引援计划,再提供几名候选球员给我做参考,怎么样?”

    这就等于是在向保罗·富特雷表态,我没想过要跟你争权。

    葡萄牙人自然满意,当场拍胸脯保证没问题。

    “那你具体怎么打算?”小希尔也很是关心地问。

    他可是看出来了,刚才自己的父亲听了高寒的表态后,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老人家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没什么希望了,可却总是不死心。

    就好像他之前迟迟不肯炒掉马科斯·阿隆索一样!

    要是早点炒了,再重金挖来名帅,球队也未必就没有指望,可是现在……

    高寒看向小希尔和塞雷佐,知道喊口号没用,得给点实际的。

    “三天后,客场打巴列卡诺,我要全力逆转!”

    “什么?”小希尔大吃一惊,整个人都跳起来了。

    塞雷佐也同样惊讶。

    首回合主场零比二输球,第二回合,却要带着一支残兵败阵,客场逆转?

    这……怎么可能?

    “我们需要赢得一场不可能的胜利,来重新激活球队的士气!”

    高寒这话说得很对,但这难度……

    如何具体去实施操作,高寒没说。

    因为他明白,这时候他说得再多,没用,他们还是会怀疑。

    那不如先做了!

    成功的话,他们会更加相信自己,不成功……那就再想办法。

    …………

    …………

    天刚蒙蒙亮,林夏就醒了。

    取来床头的闹钟一看,还没到七点。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林夏总有些忐忑,很想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却又担心打扰他做事。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让她很不舒服。

    拿起了手机,犹豫了一会,又放下了。

    掀开暖烘烘的被窝,赤着脚,走到窗户边,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却见窗户玻璃内侧满是水珠,从里面往外看,一片朦胧。

    可就在这迷迷蒙蒙之中,她却看到了一个人。

    伸手在玻璃上一擦,拭去了水珠,总算是看清楚了。

    就听到她啊的一声,就转身冲出了房间,连鞋都顾不上穿,直接开了大门,噔噔噔地下楼。

    楼下门一开,就看到高寒站在马路对面,冲着她笑。

    “你怎么来啦?”林夏急问道。

    现在是马德里的冬天,房间里开了暖气,倒还没什么感觉,可这外头……

    高寒快步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两袋东西,嘴里头却笑道:“说咱心有灵犀吧,我一到,你就起了。”

    可林夏却不笨。

    瞧他衣服和帽檐上的冰花,怎么着也有一会儿了。

    他肯定是不想打扰自己睡觉,所以才没打电话。

    这家伙……

    林夏也没再说什么,赶紧帮着高寒拍去了衣服和帽子上的冰花,拉着他的手,就觉得一阵冰冷,赶紧上楼去了。

    “你昨晚上一夜没睡?”林夏有些心疼。

    “开会开到四点多,干脆就不回去了,直接去买了点东西,打算来你们这里蹭一顿早餐。”

    林夏哪不明白他?

    进了门,顿时一阵暖和。

    女奥特曼楚瑶也被刚才林夏的开门声给惊动了,这时候出来,看到是高寒,客气地打招呼。

    可再看看林夏,她就有点傻眼了。

    没瞧出来呀,这丫头平日里保守得很,现在却这么豪放。

    楚瑶两声咳嗽,再一顿挤眉弄眼,林夏这才注意到,自己不仅赤着双足,穿着睡衣,而且里面还是空的。

    好在这家伙没注意!

    可饶是如此,她也还是羞不可抑,粉脸红得厉害,赶紧找了个理由,跑回房间去了。

    再出门时,就看到楚瑶和高寒在客厅里头坐着。

    “诶,我可告诉你,我们家林夏可是北京城几十所高校共同推选出来的,公认的首席校花,追求她的人排队,都能在北京四环绕上一圈。”

    “……”

    “你是不是想追她?那么多强劲的竞争对手,你怕不怕?”

    “……”

    “怕,对吧?很好,我也觉得,你这人不错,这样,我帮你插队,帮你说好话,但你得答应我,当上马德里竞技的主教练后,接受我一次专访,再给我点新闻,不过份吧?”

    “……”

    “大不了这样,到时候新闻稿上,我再加上林夏的名,这你满意了吧?”

    “……”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可是在帮你啊。”

    “……”

    “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这样子装酷,我可就要变身啦!”

    “……”

    “呜呜,这年头,单身汪不仅没人权,连采访权都没啦!”

    高寒求救地看向林夏,美女,该是你救英雄的时候了。

    林夏却浑身打了个寒颤,使劲摇头。

    英雄,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美女,你再这样,我死你家里啦!

    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这一下,高寒绝望了。

    不得已,只能跟楚瑶签下那丧权辱国的采访协议了。

    不仅如此,吃完早餐后,高寒还被当成了免费苦力,帮着她们拧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去了马德里东北的首都国际机场。

    一直到把她们送进去了,高寒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他刚要离开时,手机里却传来了一条短信。

    “高寒,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比所有人都好,加油!”

    短短一句话,却让高寒紧紧地握住了手机,满心都仿佛被什么东西塞满了似的。

    透过那透明的玻璃幕墙,看着那载着林夏的波音飞机,从跑道上缓缓前行,越来越快,慢慢抬头,最后一飞冲天,高寒大受鼓舞。

    他现在就像是一架即将要冲离跑到的飞机,是要一飞冲天,还是要机毁人亡?

    就看他三天后的这一场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