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最强运动员 > 253章:“面试”美国老头

253章:“面试”美国老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尽管早已不是那个初等德甲赛场的“懵懂”少年,不过“暴力”的将球打进美因茨队的球门,还是让风全有种血脉贲张的感觉。尤其是在汉堡队已经连续两轮未尝胜绩的背景下,更是让风全在此期间的心情多少有些压抑。

    纵使风全到目前为止的德甲登场纪录,也不过只有16场而已。但是17粒进球,12次助攻的成绩单,却早已让他成为了汉堡队实际上的“精神领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风全在比赛中的挥是否优异,甚至直接决定了汉堡队在比赛中的胜负。

    也正因如此,风全在为球队打进了第二粒进球之后,便狂奔着冲向了角棋区,然后猛地踢了一脚角旗杆后,更是的朝着跟随球队前来客场观众的球迷们疯狂嘶吼起来。

    即使此刻的天空中下着大雨,但是看到风全的激情庆祝之后,近两千名随队前来的汉堡球迷们也不约而同的,用近乎疯狂的呐喊,来回应着他们的“王”……

    然而,这里不是北方银行竞技场,而是美因茨队的地盘科法斯竞技场。

    于是,在看到风全和汉堡球迷的“放肆”举动之后,主队球迷们便随即爆出了骇人的嘘声。甚至有些与远道而来的汉堡球迷邻近的看台上,一些较为激进的球迷正有些跃跃欲试的准备过去教训他们一番。

    ——————

    即使芬克对于自己的弟子们与球迷的“互动”行为很是支持,但如果是在客场的比赛中,像风全这样有些类似“挑衅”的方式,他还是不太提倡的。

    尽管在德甲赛场上极少出现主队球迷伤害客队球员的事件,不过芬克还是希望避免一切麻烦情况的出现。

    由于此时球队已经2球领先,而且5天之后汉堡队还将赶赴斯图加特队的主场,进行德国杯的半决赛。

    于是,出于避免麻烦,以及保存核心球员体力的双重考虑。当风全正在与汉堡球迷,以及自己的队友们疯狂庆祝的时候,芬克只是一个眼色过去,助理教练拉尔斯-比滕考特便让替补席上的汉堡球员们集体去热身了。

    下半场比赛第32分钟,利用一次界外球的机会,芬克先是用杨森换下了风全。

    然后又在6分钟之后,又用谢尔布雷换下了易伤的范德法特。

    虽然美因茨队在比赛即将进入伤停补时阶段的时候,利用一次角球的机会扳回了一分。

    不过在之前两轮联赛已经连续未尝胜绩的汉堡队,最终还是在科法斯竞技场有惊无险的带走了一场胜利。

    ——————

    就在战胜美因茨队的第二天,芬克照例给汉堡一线队的球员放了一天的假。而风全也照例在上午的时候,准时的出现在了俱乐部的健身房。

    不过,因为下午和晚上都约了人,所以在上午11点左右的时候,风全便结束了自己的个人训练。然后搭乘乔纳斯-凯斯勒的宝马x5,来到了位于汉堡市中心万豪酒店。

    风全二人走进了万豪酒店大堂之后,乔纳斯-凯斯勒便拨通了埃尔-卡瑞斯的手机。

    待乔纳斯-凯斯勒清楚了埃尔-卡瑞斯所居住的房间之后,便和风全一起走入了电梯之内。

    片刻之后,走出了电梯的二人向右侧走出了十几米远后,便来到了埃尔-卡瑞斯的房间外。

    风全按下了门铃后不久,房间内便传出来一个英文单词:“ho?”

    然后,乔纳斯-凯斯勒回复道:“I\'mJonaskess1er.”后,房间外便传来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一名头有些花白,但是精神却依然矍铄的白人老头便出现在了风全的面前。

    还没等风全来得及开口,便见那埃尔-卡瑞斯表情夸张的高声喊道:“哦!我的上帝!竟然真的是你风!”

    下一刻,就在风全那诧异的目光之下,埃尔-卡瑞斯竟然就那么穿着一件酒店提供的睡衣,猛地扑上去给风全来了个结实的熊抱……

    ——————

    “什么!?老马克(马克-阿梅迪克,凯斯勒提到的老教授)那个家伙可是告诉我,是让我来德国给风做短跑教练的?可是并没有说过让我指导什么中国天才少女的啊?”当埃尔-卡瑞斯听说,自己千里迢迢赶到德国竟然是要为一名“未成年少女”做专职教练,顿时有些火大起来。

    实际上,家庭观念很重的埃尔-卡瑞斯,是并不喜欢离开美国本土执教的。否则的话,他早就会接受那些欧洲富裕国家的邀请前来执教,而不会为了每月一万多美金的报酬,待在美国给泰森-盖伊当什么“私人教练”了。

    与在世界范围内极具影响力的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以及美国的nBa、nFL等职业球队的教练,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收入相比。即便是在风全横空出世之前,担任博尔特这样的级田坛巨星的私人教练的格伦-米尔斯,如果不是能够从自己弟子的奖金当中拿到分成的话,他的薪酬收入也是非常低下的。

    不仅如此,与那些集体项目的教练,直接可以决定某个球员能否出场不同,像埃尔-卡瑞斯这样的短跑教练的“命运”,甚至还掌握在自己指导的运动员手中。一旦某位运动员觉得自己的教练,很难再让自己的成绩获得提高,或者并不讨自己喜欢的话,那么对不起,我只能跟你这个“顶着教练名头的家伙,再见来不及握手了”。

    而像埃尔-卡瑞斯这样,主动向自己指导的运动员说拜拜的教练,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尽管没有像格伦-米尔斯那样,培养出博尔特那样的级巨星,但是曾经帮助泰森-盖伊追平世界纪录成绩的埃尔-卡瑞斯,在世界田坛的教练圈子内,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因此,如果不是马克-阿梅迪克告诉他,让他来德国是担任风全这个新的“短跑之王”的私人教练,他是根本不可能舍弃自己的弃儿,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德国的。

    “呃……卡瑞斯先生,我想我的老师一定是将我的意思理解错了。我的Boss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为我们团队签下的一名运动员寻找指导教练的。”乔纳斯-凯斯勒赶忙解释道。

    事实上,正如凯斯勒猜测的那样,马克-阿梅迪克确实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是风全为了能够让自己在今年举行的田径世锦赛上保持良好的状态,才特意寻找一名短跑教练的。否则的话,老马克也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老朋友,曾经执教过泰森-盖伊那样的明星级教练,去指导一名自己素不相识的中国小丫头。

    “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请你们帮我立刻订一张返回美国的机票吧!对于执教一名未成年的中国少女,我可是并没有什么兴趣。”坐在沙上有些生气的埃尔-卡瑞斯冷冷的说道。

    即便风全早已是1oo米短跑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已经无需再为自己证明什么。不过,在埃尔-卡瑞斯看来,现在的风全似乎还有着不小的潜力可挖。

    由于在去年的伦敦奥运会时,担任泰森-盖伊指导教练的关系,埃尔-卡瑞斯几乎看完了整个田径项目的比赛。

    尽管风全横空出世的战胜了所有顶尖高手,拿到了1oo米的冠军让他颇为震惊。但是让他更为震惊的,还是风全竟然在随后进行的十项全能比赛中再次拿下了桂冠,并且还打破了奥运会的记录。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就在外行们震惊与风全为何能够在两个差异很大的项目上同时拿到冠军的时候,埃尔-卡瑞斯却只关注与自己的“专业”相关的东西。那就是风全在“跑道上的表现”。

    虽然风全在伦敦奥运会时的1oo米决赛中,几乎已经将自己的实力挥到了极致,但在赛后仔细研究了风全的比赛录像之后,埃尔-卡瑞斯却认为,风全在技术方面仍然有着可以改进的地方。而且,如果将这个任务交给自己的话,他有信心至少可以帮助风全打破博尔特的世界纪录(风全伦敦奥运1oo米夺冠成绩9秒6o)。

    即使不久之后,风全便真的打破了博尔特保持的世界纪录,但是通过观看比赛的录像,埃尔-卡瑞斯仍然确定,自己所现的那些技术问题,中国的教练仍旧没有为风全进行指正。

    也正因如此,当埃尔-卡瑞斯听老马克说自己有可能成为风全的指导教练时,才会十分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并且还答应了“即便薪水比泰森-盖伊给的还低,我也愿意”的条件。

    虽然每年十几万美金的薪水,在美国根本算不上什么高收入。但是对于生活在一个高福利的国家里,而且又并不喜欢奢华、糜烂生活的埃尔-卡瑞斯来说,他更希望获得的反而是声誉。

    而如果能够成为风全的指导教练,并且让他的成绩得到明显的提升,无疑便会让自己的声誉碾压那个牙买加“黑鬼”了。

    ——————

    尽管风全无法完全看透埃尔-卡瑞斯的心思,但是从他的话语中也多少听出了一些端倪。

    于是,就在对方准备冷冷的拒绝自己的邀请时,风全便微笑着说道:“其实,对于我本人来说,也确实需要一名在短跑方面的指导教练了。只不过,由于经常要参加球队训练的关系,能让我用来进行系统的田径训练的时间并不会很多而已。”

    风全的话音刚落,埃尔-卡瑞斯脸上的冷意顿时少了很多。

    “所以,卡瑞斯先生,如果我聘请你做为我们这支团队的短跑教练,然后负责我们团队所有运动员的训练,你是否愿意呢?”

    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风全,埃尔-卡瑞斯的脸上却流露出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看到对方并没有明确表示反对,风全便继续道:“当然,我所付出的薪水一定会对得起你的劳动成果。关于这一点,你大可以直接咨询乔纳斯。”

    虽然对于欧美人来说,每个人的收入情况都是属于比较隐私的话题。然而,性格比较开朗的凯斯勒似乎并不避讳这个话题。

    不过,出于为了帮助自己这位“慷慨”的老板省钱的目的,凯斯勒也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实际薪水。

    “Boss说的一点没错。当我开始工作了几个月之后,他在身体力量、耐力、反应力方面有了明显进步之后,Boss立即为我增加了5oo欧元的周薪。”

    或许对于那些职业足坛的明星来说,5oo欧元甚至还不够他们晚上出去挥霍时的卖酒钱。但是对于月平均工资大概2ooo多欧元的德国人来说,每周多出5oo欧元的薪水,都已经相当于多拿一份“平均工资”了。

    听凯斯勒这么一说,埃尔-卡瑞斯也不禁有种“心动”的感觉。即使他对于获得金钱的欲望并不是很强烈,但试问又有哪个人会对白花花的钞票具有免疫了呢?

    不经意间,埃尔-卡瑞斯的脸色又不禁缓和了几分。

    于是,风全赶忙趁热打铁道:“虽然我不知道泰森-盖伊那个家伙,之前付给你多少薪水。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因为你要负责至少两名运动员训练的关系,我付给你的薪水至少比你出5ooo欧元。”

    “你是说可以给我17ooo的月薪,而且还是欧元吗?”埃尔-卡瑞斯有些惊讶的说道。

    看到埃尔-卡瑞斯脸上的惊讶表情之后,风全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没想到,这个5o多岁的美国老头,竟然比自己还沉不住气。”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这个老头真的能够沉得住气的话,他也不会仅仅因为“怀疑”自己的“弟子”有可能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便愤然“辞职”了。

    “没有问题。如果你能在半年之内,让我那个小妹妹的百米成绩提高o.2秒以上的话,你的月薪还可在增加1ooo欧元。”风全颇为豪爽的说道。

    尽管埃尔-卡瑞斯和凯斯勒两个人接近4oooo欧元的总月薪,占到了每月税后收入只有7oooo欧元左右的风全的一半薪水。但是对于每年广告收入上千万的“短跑之王”来说,那点钱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且,如果真的能够将孙铭月培养成才,那么在国内挖掘潜力新人,然后与其进行签约抽取对方的比赛奖金的话,自己的收益无疑才是最大的。

    至于目前尚处于“失业者”状态的埃尔-卡瑞斯,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一份,比之前每月还要高出5ooo多美金的薪水了。更何况,成为了“短跑之王”的教练,还很可能使自己的声誉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风,那我可以了解一下你们团队签约的那个中国少女的相关资料吗?”

    对于薪水没有了问题的埃尔-卡瑞斯,便开始关心起自己的培养对象来。因为如果不了解对方的情况,自己也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在半年的世界内,完全提高成绩o.2秒的“任务”。

    “这个没问题。我手里就有那个小姑娘的详细资料,如果你急着用的话,我一会回去之后就电子邮件给你。”乔纳斯-凯斯勒开口道。

    “哦,那好吧。”听到现在无法得到资料,埃尔-卡瑞斯的表情也不禁有些失落。

    虽然埃尔-卡瑞斯脸上的表情变化不过是一闪而逝而已,但还是被风全“视野”得到了不小提升的风全,给捕捉个正着。

    “这样吧,卡瑞斯先生。虽然我们手上没有带她的详细资料,但是我现在也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我这个小妹妹的基本资料。”风全语平缓的说道。“今年的6月份,她就将年满17周岁。在去年11月的时候,她的百米电子计时成绩是11秒86。”

    “而且,需要特殊说明的是,在我们团队签下她之前,这个小姑娘只是在一个很小的城市里的专业队接受过不到1年的,系统的田径训练。而其余的时间里,她只不过是在各级学校的校队中接受训练而已。”

    当风全说到“11秒86”的成绩时,埃尔-卡瑞斯还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个成绩在美国国内的同龄女孩中,并不算什么太突出的成绩。

    然而当他听到仅仅接受过不到1年的专业训练之后,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莫非这个女孩真的是个天才?”的念头。

    虽然从未在中国进行过执教,但是对于自己的中国同行的水平,埃尔-卡瑞斯还是有些了解的。在他看来,就算那些所谓的中国国家田径队的教练,也不过就是美国中学教练的水平,更何况那些厮混在中国校园内的“教练”(实际就是体育老师)了。

    可是,即便在如此水平低下的“教练”指导下,都能够在16岁之前突破到12秒之内的话,说不定这个中国女孩还真的是一名可塑之才也说不定。

    于是,想到这些之后,埃尔-卡瑞斯便非常友好的向风全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然后,微笑着说道:“祝愿我们的合作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