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692章 太子坠马

第692章 太子坠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边聊着天,一边不时的翻转着火上的竹筒。

    眼看着竹筒表面终于变焦变黄,还有点软了,李知道竹筒饭已经好了。竹筒挺烫手,李戴了鹿皮手套,把烧好的竹筒提起。

    “帮忙铺下布。”

    魏征熟门熟路的从一边帐篷里翻出一块野餐布。

    李把竹筒转移到野餐布上,拿出横刀轻轻劈开竹筒。当快到节点的时候,把竹筒放平,用刀慢慢的涨开。

    魏征也拿刀自己劈,不过他比李还心急些,到了后面,直接拿手掰开。

    两人吃竹筒饭都吃出经验来了,劈开竹筒的时候,不能跟劈柴一样,直接一劈两半。那样里面的饭就会掉出来,不免浪费。

    最后慢慢的把竹筒下面那个节涨开,里面喷香的火腿糯米饭就呈现在面前了。白色的糯米饭配上鲜红的火腿丁,糯米饭香和火腿的熏香,在这空气清新的山林里边,越香的诱人。

    魏征直接拿起两根刚削好的筷子,就开吃了。吃火腿糯米竹筒饭,都不需要另外做菜,绵软的糯米加咸香的火腿丁,那就是绝配。

    李又拿起一筒煮好的竹筒饭过来,他转头看了看,没有看到太子。一般情况下,到了饭点,太子都是很准时的会出现的,因为他深爱李的手艺。

    可今天,太子居然没见到人。

    “太子殿下呢?”李问旁边的一名卫士。

    “殿下刚骑马出去了。”

    “去哪了?”

    “去喂马了。”

    听说是去喂马了,李没往心里去。太子今年虽才八岁,可李也希望能培养太子独立的能力,穿衣吃饭都自己动手,甚至太子自己的马,都让他自己饮喂和涮洗。

    平时太子也做的挺好的。

    李把给太子蒸好的竹筒饭放到一边,并没给他破开。

    拿起筷子,李端起自己的竹筒饭,也吃了起来。

    味道很正,非常让人满意。

    把烧开的水壶提下来,沏上一壶茶,一边吃着美味的竹筒饭,一边喝着茶。

    配上周边山林里的鸟鸣和溪谷水流声,呼吸着清新的大自然气息,没有城市里的喧嚣,也没有公务的繁忙劳累,只有一天野外行军和围猎汗水挥洒之后的各种收获与谈笑,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魏征埋头猛吃。

    一阵吃完之后,打了个满意的嗝,然后很不客气的端起李沏好的茶,吹了吹飘浮的茶叶,就喝了起来。

    “文远你这动手的能力,我是真佩服,不愧是曾经跟着隐世高僧行走天下山川大地二十年,就算把你扔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上,估计你也一样能活的有滋有味的。”

    “这个还真不是问题,生存其实也不难,有知识有经验,就能活的很好。大自然里有足够的食物,让你生存下去。不过我不会喜欢那样生活的,那样太艰苦,而且不能和人交流,生活的多寂寞啊。人是群居的,得有族群。”

    “况且,生存并不是人所有的需求。一个人,活在世上,他为何而活?我认为,起码有七种需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还有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的需求、求知的需求、美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

    反正吃饱了饭,正是茶余饭后的闲聊时间。李便把后世很有名的人类七种需求理论拿出来当谈资。

    这七种需求,其实可以简化为两种,一种就是生理需求,就是得吃饱得喝足,得解决温饱问题。

    “打个比方,一个人既没信物,又没安全,还不被尊重,那么这个人对食物的渴望会比对另两样东西更强烈。当然,这只是基本需求,再强烈的需求,有时也比不上对自我实现的需求。就比如说,有人宁可饿死,不肯失节,这就是自我实现的需求,自我实现应当是更高一个档次的需求。”

    魏征对于李这番话很感兴趣。

    他手捧着温热的茶杯,眼睛很有神。

    “这番话,和许多圣人之言相通,但说的更透彻一些。”

    吃饱穿暖,有房屋居住,这都算是生理需求,甚至饱暖之后,思***这都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之一。绝大多数的人,如果连基本的生理需求都解决不了,你让他去追求更高的层次的自我实理的需求,那都是不太现实的。

    “好比圣人所说的,仓廪足而知礼仪,正是这个意思。礼仪,其实也正是一种人生自我实现,而仓廪足,就是生理需求已经满足的条件下,人才能去追求更加层次的。

    “生理需求排第一,安全需求排第二?”魏征问。

    “正是,这是人的基本需求,满足了这两个需求,才有余力去追求其它。”

    不少读者人恰恰相反,认为生理需求这些,应当是排在后面的,人应当先有更高层次的目标。但李认为这是不现实的,连基本的需求都没有,哪来的更高层次的呢?

    一个人饿着肚子的情况下,你让他讲究礼仪,让他去操心别人家的事情,这可能吗?

    能吃饱饭,有安全感,这个时候才有可能去谈其它。谈归属,谈家族谈民族谈国家,去谈朋友、妻子、家庭这些。

    如果他条件更好一些,那么这个时候他可能又渴望得到尊重。

    尊重是什么,有自尊也有别人的尊重,别人的尊重,一般就往往体现在名誉、地位、荣耀这些了。正是受尊重的需要,让人能为了青史留名为了得到别人的尊敬而奋斗拼博,甚至奉献牺牲。

    ·····

    处于不同层次的时候,就有不同的追求。

    一个普通的灾民,他们想的只是如何吃饱,再进一步,是如何让家人吃饱。

    一个小地主一个府兵,他们不愁吃不愁穿,他们想的已经不是吃饱而是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或者建功立业,升职获勋,赢得更高的地位。

    再比如说魏征,比如李,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甚至都有点功成名就的意思,家庭、地位、功名都有了,他们的追求是什么?

    还有什么可追求的,他们还需求什么?

    这正是千百年来,那些先贤们在讨论的话题,儒家的答案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再只是想着个人、家族,而应当放眼天下,关心所有的人。

    魏征给李续上一杯茶,也给自己续了一杯。

    “你说的这些非常有道理,用更简单直白,让所有普通百姓,甚至是孩童都听的懂的话,诠释了许多先贤们的圣贤之言,非常透彻。”魏征佩服万分的道。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听了你今天的这番话,我算是明白了你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文远,你是一个君子,一位贤者,甚至能成为一个圣人!”

    “哈哈哈!”李大笑。

    “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圣人的,因为我不纯粹。我有私心,我有欲望,我也比较懒散。”

    魏征摇头,“那就太可惜了,能理解的这么透彻的人太少了,你理解了,可却不愿意去做圣人,太可惜了。”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何必太累。差不多就行了,我知道自己成不了那样的人。”

    李笑着说道。

    回头一看,看到那个竹筒饭,李伸手一摸,都凉了。

    不知不觉中,都跟魏征闲谈了好一会了,太子居然还没有回来。

    李皱眉。

    站起身来,李叫来一个家丁。

    “去找下太子,怎么还没有回来,若是河边没看到,就去陛下那边看下太子是不是在那边用膳。”

    家丁应命而去,过了一会来覆命。

    报说河边没见到太子,皇帝那边也没看到太子。

    营中居然不见太子的人。

    李感觉事情不对劲。

    堂堂太子殿下,怎么会不见了?

    连魏征都觉得事情不对了。

    “牵马来!”

    李骑马先赶到溪边,太子本应到这里饮马和涮马的。一问,太子确实来饮过马,可饮完马就骑马走了。

    “立即通知营地值勤军官,询问太子什么时候出营了!”

    得到的结果是太子果然出营了,中午的时候饮完马,太子碰到一群勋戚子弟骑马出营,太子便跟着去了。因为太子说就在营边遛马,身边又有一群勋戚子弟,营地军官也没敢拦。

    “难道他就没有派人禀报上去?”李面色越难看。

    算算时间,太子出营都有一个多时辰了,可还没回来。

    “立即派人出去寻找殿下,我去禀报陛下!”

    虽然太子只是一时贪玩出营了,可一个多时辰没消息,李不得不往坏处想。甚至就算太子现在没事,可李也不能再让太子这样呆在外面,那样太危险了。

    万一出点意外,怎么办?

    这里可不是襄阳城,是武当山啊,深山老林,猛兽横行。

    李赶到李世民的御帐,把事情悄声禀报。

    “出去多久了?”

    “一个多时辰了。”

    “带了多少人?”

    “听说是跟着十几个勋戚子弟骑马出营的,太子身边只跟了十来个东宫护卫。”

    “嗯,你也别担心,太子只是有一时贪玩,朕马上派人去把他找回来。”李世民道。

    这时,外面突然一骑冲入营中,引得侍卫们高声喝令,冲上去团团围住。

    “大胆,竟敢御营之中策马奔驰,还不快下马!”

    “我,我有要事禀报,太子殿下在营外坠马受伤,摔断了腿,请派御医前往!”那人从马跳下,被十几把步槊架在脖子上,慌乱的高声喊道。

    太子摔断了腿!

    李一听这六个字,差点晕倒。

    李世民更是猛的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侍卫,直接伸手擒起那报信人的衣襟,将他提了起来,“你说什么?”

    “启禀陛下,太子殿下在营外打猎时,马被蛇咬,受惊狂奔,太子殿下坠落马下,腿摔断了!”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万分震惊的消息,大唐的太子殿下,皇帝最宠爱最喜欢的嫡长子太子殿下,那般聪明睿智,百官称赞,朝野喜爱的太子殿下,居然坠马摔断了腿!

    “在哪,带朕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