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一章 逃之夭夭

第五十一章 逃之夭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超还没来的及走,老爹先回来了。

    “李叔过两天就要回河北了,说是奉诏要去随朝廷大军合剿刘黑闼,李叔非要带我一起去,说是去捡点功勋......”张超老实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是好事咧。”老爹摘了外面的羊皮袍子,脱鞋上炕,盘着腿坐在那,还没等张超说自己不想去呢,老爹已经很高兴的叫好了。

    老爹的那只独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芒。

    “你李叔是个有本事的,当年在瓦岗的时候就非常了不得了。至于那个刘黑闼嘛,当初在瓦岗的时候,只是个寻常副将而已,你义父和程叔罗叔牛叔等随便哪一个,不甩他十几里。刘黑闼这是不识时务哩,窦建德都死了,他们却还非要再做乱,这不是作死嘛。三郎,你就跟着你李叔去趟河北,有你李叔照顾,肯定能挣个功勋回来。”

    老爹揉着伤眼,笑的很开心。

    “爹,你就真认为这趟河北战事会很容易?”

    “那还用说,那天你义父也说过这事,朝廷都派了五万大军过去征讨了,又有河北地方诸州出兵响应,更别说还有燕郡王和你李叔两路兵马协同会剿咧。刘黑闼我也是熟的,勇猛还是不错的,可打仗又不是打架,光有勇哪有用,还得兵马钱粮,指挥战略这些咧,刘黑闼不行的。”

    “爹,咱们家这面点生意刚做起来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家里有我呢,你先去趟河北再说。”

    “我不是府兵....”

    “这也没啥,你可以以你李叔的子弟家将的身份随征,到时立了功一样有勋赏。”

    张铁枪虽然平时不少事情都听张超的主意,可有些事情却也是有自己想法的。卖面点,哪比的上挣功勋重要。若是正常情况下,老爹也不愿意张超去当府兵,可现在有李世绩带着,那就不是寻常路了。

    李世绩可是一个四州总管,他带几个子弟或者家将家丁什么的上战场随征,这是不违反什么制度的。若是子弟家将战场立了功,当然也是得按功行赏的。这也是官员的特权吧,尤其是李世绩这样的顶级官员们的福利了。

    老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九品官,给不了张超什么门荫。若是能跟着李世绩去河北镀下金,挣个功勋回来,那当然是最好的。

    看着老爹这么兴奋的样子,张超甚至都没法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了。

    他本来还想得到老爹的支持,好去终南山暂避几天。现在看来,这事只能悄悄的做,不能告诉老爹。

    刚才张超可是抽空开了那个锁上的大木箱,从里面拿出了自己的包,打开了还有电的笔记本,从自己硬盘里找到了唐朝的不少史料。虽然新旧两唐书上,对于河北之战都只是挺简单的几笔记过,可张超从唐初这场河北之战的重要人物传记里,还是找到了很多详细的记载,把这些相关记载都整合起来,那么河北之战的整个过程已经相当详细清楚了。

    堂堂一人灭三国的唐初名将李世绩,真的被刘黑闼打的大败。

    按他查到的资料,应当就在这几天,贝州刺史和魏州刺史合兵一处,共拒刘黑闼,可结果一战全军覆没,大量的士兵被俘,无数的武器粮草辎重被刘黑闼夺获。

    刘黑闼此战后自称大将军,紧接着就要进攻贝州历亭,再次大败唐军屯卫将军王行敏。接着,刘黑闼会联络山东的徐圆朗造反。

    徐圆朗本来也是隋末一方反王,后来降唐,依旧拥兵一方。这次他会响应刘黑闼,而且山东八州,都会响应,杀唐朝派任的地方官员。

    至于李神通,虽然朝廷早派他统兵出征,可他路上慢腾腾的都走了差不多两月,才会到达深州,错失平叛最好的时机。

    要到九月三十,李神通才会与刘黑闼在饶阳会战。五万对五千,优势兵力下,李神通会被打的全军覆没,李艺也将在与高雅贤和他义子苏定方的迎击下被打的全军覆没。

    李世绩会在稍晚一些随义安王李孝常赶到河北意图挽救颓势,但也会先后全军覆没。

    再没人拦的住刘黑闼的势头,等到年底过年时,刘黑闼就会席卷河北十几州之地,定都洺州称王。

    张超看那史书的时候,可是相当震惊的。以前还没那么印象深刻,毕竟刘黑闼起的快也败的快,两次起兵反唐都迅速被平定。

    可是现在再看,却感受大不相同了。

    很难想象,横扫天下的大唐军,结果会在河北屡战屡败,一次次的折戟沉沙。

    很明显的,李世绩没有赶上李神通和李艺两人第一次与刘黑闼的决战,可他也依然没逃过大败的结果。

    史载李世绩是在李孝常大败后,弃宗城不敢守,率军逃跑。结果刘黑闼率军急追,无奈,李世绩逃跑不及,只得回身而战。

    两军激战,李世绩被打的丢盔弃甲,五千兵马全军覆没,仅以身免。

    按史上的记载,不管是淮安王李神通,还是燕王李艺,又义安王李孝常以及曹国公李世绩,这四位李家大将,可都是无一不败。

    唯有等到最后李渊束手无策,只得掏出了最终王牌,派了李世民出征,才好不容易顶住了汉军的攻势,最终取得了一次平乱之胜。

    在李世民出马之前,谁上谁都得输。

    看过了这些史料后,张超越发的是坚定了不去河北之心。

    去了就是送啊。

    等老爹又出门去新窑洞那边跟窖匠谈事去了,张超便拎着自己的包袱,叫上栓子跑路了。跑路之前,张超还是给李世绩留了一封信。

    本来他是不想留这封信的,可想想李世绩这么照顾他,也就留了。

    信里说明自己不愿去河北,然后也提醒李世绩,刘黑闼不能小瞧。张超也不好解释太多,只是说窦建德在河北威望极高,很得民心,朝廷这次俘虏窦建德后直接把他杀了,让河北人心怀怨恨。

    而朝廷在杀了窦建德后,派去河北的刺史等官员,又不行安抚策略,反而对那些已经散归家乡的原伪夏将士们,进行事后清算搜捕追责,更导致了人人自危。朝廷杀窦建德后,召令原伪夏的那些文臣武将进京,是迫使他们反叛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刘黑闼等人打着为窦建德复仇的旗号反叛,其实也是被逼的没有了退路。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河北的叛军现在是背水一战,因此他们兵虽少,可战意会非常强。尤其是当初河北兵马可不少,窦建德败后这些人都散归乡里,可刘黑闼这个火星子一扬,再风一吹,那么必成燎原之势。

    “朝廷越是强硬镇压,只怕河北人反抗的越发激烈。这个时候,光靠强硬是行不通的,只有剿抚并重,这样河北的这些曾经的夏军将士才会放下抵抗。”

    虽然张超百分百的相信,自己写的这些,李世绩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会相信,可他还是写了。

    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心力吧。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民,自己谈论起军国大事,凭什么让李世绩这些人相信呢?

    本来他一句话都不应当多说,但张超想想,万一李世绩看过后有了一分警惕呢?

    张家沟处于灞上塬地,都是平坡,只有南北两原之间有一条沟谷。沟两侧也不能算山,只能说是一些小树林子。

    不过往南几十里路,就是把关中分割出来的秦岭山脉了。

    张超骑着自己的老白,身后跟着栓子、小八、小十三还有柯山和柯五两人。一行六人,走在寒风呼啸的北风里。

    “三郎,这天气野兽都藏起来了呢,不是打猎的好时节。”

    “是啊,打猎最好是秋天,那时才猎物丰肥,现在就算猎到东西,也没什么肉。”

    柯山柯五两个最近忙的很,张家班已经扩建到了十个组。两人一人带五个组,每天可同时建好十个炕灶。

    可张超却非要让他们把手里的事情放下,跟着他来秦岭打猎,这不是太奇怪了。

    “放心,你们跟我去打猎,张家班那里赚到的钱,你们那份依然不少一文。”

    “三郎,我们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就是。”

    张超在马上扭头,“哦,原来这样啊,那么那份钱这几天就不给了。”

    “别!”柯山两人急忙喊道。他们现在是张家班的副班头,一人带一队,张超给他们的待遇可不低,修一个炕灶张超分他们两人一斗。虽然粮食跌价了,可一斗粟也依然是实实在在的。

    只要有活干,每天就能分到一斗粟,这样的收益,可是让两人现在家里地位大涨,说话都硬气了许多。尤其是柯五,现在他那村正窖匠老爹,也得高看他几眼。

    “那就别废话了,快点赶路。”

    张超不时的回头望,生怕老爹发现他跑路了,过来追他回去。

    好在赶了半天路,走了几十里后,终于到达了秦岭北麓山脚,面前不再是一往无际的平原,而是连绵起伏,巍巍的山脉。

    “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