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章 烂泥扶不上墙

第五十章 烂泥扶不上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世绩现在的官职是上柱国使持节黎州总管殷卫澶四州诸军事黎州刺史曹国公,很长的一串官职,非常拉风。

    勋加上柱国爵封曹国公,不过实际的职差,则是黎州总管。黎州,就是原来隋朝时的汲郡黎阳县。

    隋时,隋文帝罢撤天下各郡,省并州县,天下仅保留三百余州,使得各地的行政区划精简了许多。到了杨广称帝之后,他又改州为郡,实行郡县制,进一步并撤精简,天下只一百九十余郡。

    但隋末乱世,各地群雄割据。河北河南之地,窦建德的夏国、王世充的郑国、李密的魏国,甚至还有宇文化及的许国,以及朱粲的楚国等等。这些枭雄反王们各立朝廷,在自己的地盘内选派官员。

    到了此时,仅河北中南部这片原夏军的地盘,就拥有几十个州。原来隋朝时的一个郡,此时可能却有三四个州,甚至更多,比之当年杨坚简精州郡之前还更多。

    这黎州,就是原来的黎阳。

    当年李世绩还跟着李密干的时候,他率领一路兵马从河南杀过黄河,进入了河北南部,夺取了隋朝在黎阳的一个重要中转粮仓,也是隋朝四大中转仓之一的黎阳仓。开仓放粮,李世绩一下子为李密招募了二十多万人马。

    后来李世绩就一直镇守着黎阳,防范着河北的窦建德。

    李密降唐后,李世绩也跟着降唐,李渊便让李世绩继续统领着原魏军旧部,给他的实际官职就是黎州总管。统领着黎州和周边三州,不过实际上,这个黎阳总管府四州,加起来只有几个县而已。

    但当初这块地方战略作用很大,是阻拦着窦建德南下,防范着郑夏合流的重要堡垒。李世绩当年在这里是吃过大亏的,他被窦建德打的大败,老爹妻儿都被俘虏了,徐世绩只得也回去向窦建德投降。

    不过李世绩当时是诈降,后来又跑了出来,好在窦建德这个比较光明磊落,李世绩后来降而复叛,老爹没救出来,但后来窦建德和李渊谈和,窦建德把李世绩他爹给放了。

    这次窦建德旧部拥刘黑闼起兵反唐,已经在河北闹的很厉害。朝廷虽然派了宗室李神通前往讨伐,但同时也做了二手准备,就是让幽州总管李艺和黎州总管李世绩两个,一南一北率本部合进,与李神通的大军汇合,共同夹击刘黑闼。

    大唐上下,甚至包括李世民、李世绩、李艺、李神通这些将帅,都认为河北之乱不过是小丑跳梁,不值一提。出动三路大军去征剿,不过也是稳妥起见而已。

    他们都认为,只要大军一到,那刘黑闼还不立即为飞烟灭?

    说起来,这个刘黑闼还是当年瓦岗一员呢。不过在瓦岗时,刘黑闼仅仅是一个副将,和李世绩秦琼这些人比起来差远了。

    刘黑闼是窦建德的老乡,从小关系很好。只是后来刘黑闼去造反时,窦建德还在家里种地。刘黑闼跟着的郝孝德后来投奔了瓦岗的义军盟主李密,刘黑闼也跟着到了瓦岗,慢慢的升到了副将这一级。

    再后来瓦岗败亡,刘黑闼也降了王世充,不过在王世充麾下,他不怎么得重用,被派到了河北南部去驻守,防御的恰恰就是窦建德。

    结果,自然是刘黑闼干脆去投了旧时好友。

    刘黑闼虽也是一员猛将,但在李世绩眼里,也就顶多算二流。号称义薄云天的河北大英雄窦建德都败亡了,刘黑闼还能番出什么浪花来。

    大军一到,不还是手到擒来?

    因此,李世绩认为这次他回河北,奉命出兵,顶多也就是去打打酱油。

    本着感谢和提携之意,他才提出要带张超去河北走一圈。

    这其实就是去战场镀下金。

    可张超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不会打仗!”

    “谁天生就会打仗?你父亲你义父,还有我和老程以及老牛他们,哪个以前是什么将门子弟?你罗叔,当年十四岁上战场时,不过是齐郡派到张须陀那去做杂役的中男而已。打仗,其实就是那么回事。”李世绩笑着说道。

    张超继续摇头,“我,我没有装备。”

    “你要什么装备?战马、盔甲、武器,要什么我都有,回头就给们一整套。”

    “我不会骑马。”张超继续找理由拒绝。

    “不会骑马就学,你跟着我回河北,一路上正好边走边学,等你到了河北,这马也就差不多都会骑了。”

    张超看着李世绩,这位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的名将,确实是有心要提携自己的样子。可张超却绝不愿意去河北,这不仅仅是他不会打仗,不会骑马,没装备。

    也不是简单的怕死。

    实在是河北之战太凶险了。

    知道点李唐历史的都知道,李唐开国,真正的硬仗只打了三场。跟刘武周争夺山西,跟王世充窦建德的中原会战,还有一场则是平河北刘黑闼之战。李世民大败的浅水原之战,都只能算是半场硬战。

    这三场硬战中,平刘黑闼之战发生最晚,那时天下都差不多平定了。可这场仗却是打的最艰难的,甚至伤亡等情况还超过前两场大战。

    在武德四年窦建德刚死时,谁都想不到,河北人会如此的桀骜难驯,更想不到,刘黑闼这个原来在夏军中只算的上是一员大将,连一方统帅都称不上的他,会把整个河北弄的天翻地覆。

    具体这仗打的有多艰难,张超记不太清详情,可他记得好像罗士信就是死于这场战争,他记得连李世绩这员名将,好像也被打的全军覆没,只身而逃,差点又做了夏军的俘虏。

    一开始平乱的是李神通做统帅,李世绩和李艺各统本部助战,但结果这三人全败了。李神通以前也被夏军俘虏过,这次又被俘虏了。

    李世绩和李艺都大败亏输,甚至有野史传说,平阳公主都是在这次平乱中战死的。

    最后,朝廷不得不派出了李世民亲自上阵。可李世民损兵折将的好不容易打赢了,刚一回朝,没多久刘黑闼又卷土重来,再次打整个河北搅翻。

    最终,是太子李建成挂帅出征,又剿又抚的,才最终平定了。

    张超打算等会打开自己的那个背包,看看笔记本里留下的资料。他记得他笔记本里就有新旧唐书等史籍,里面肯定有整个河北之战的详细过程。

    如果他记得没错,李世绩在河北全军覆没,只身而逃,应当就是他这次回河北,与李艺汇合李神通讨伐刘黑闼了。

    李世绩这样的牛人名将,都被杀的全军覆没,只逃出一人,那自己要是跟着去了,岂不就是那些没有逃出来的人之一?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就算河北战事真的很轻松,去镀个金打个酱油,张超都不想冒那个险。何况,他还明明记得这会是场相当凶险的战事。

    “家里事情很多,实在是放不下。”

    “家里的一点小事暂时搁下,这是大事。”李世绩有些不耐烦的沉下了脸,这小子怎么有点烂泥扶不上墙呢。好心好意要提携他一把,他居然还懒驴上磨屎尿多,找各种各各样的理由。

    “世叔,我现在手底下好几百口人都跟着我做事挣饭吃呢,现在这个摊子刚铺开,我怎么能说走就走啊。”

    李世绩终于不耐烦了,一掌重重的拍在了炕桌上。

    “行了,我这都是为了你好,要是其它人,我都懒得管你。可是今天,这个事情,不管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你都得给我老实听话。我现在也不多跟你说,你自己在家好好收拾下出门的行李,带几件换洗衣服鞋袜就行,其它的马匹盔甲刀枪,我那有现成的。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早上自己老实来长安我府上。要是敢不来,我抽了你的皮。”

    张超眼皮子一抽一抽的,你好歹堂堂曹国公啊,怎么耍起无赖不讲理了?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张超只得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眼前糊弄过去再说。总之,他是绝对不会跟着李世绩去河北的。

    李世绩甩着袖子气呼呼的走了,生气归生气,走之前却又把张超刚做好的一锅生煎包子给打包走了。

    这可是张超的老铁枪面点的新产品,以面粉做皮,猪肉末做的馅心,包好的包子尖上还蘸上了葱花和芝麻,表怒还刷了一层油,放在油锅中慢慢煎熟,味道非常棒。

    这也算是肉包子的姐妹产品。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可李世绩在张家大吃大喝,走时还要拿两盘煎包走,结果还一边走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张超整天只顾钻研一些贱业,做些君子不该做的疱厨之事,说张超玩物丧志,不思进取。

    要不是看李世绩是上柱国曹国公堂堂总管,张超真想上去给他两嘴巴子,嘴里吃了我的都还没咽下去呢,这边就开始说这种风凉话了。

    “叔父慢走,路上小心!”

    “记得明天早点来长安。”

    张超只得面带微笑的点头应下。

    待李世绩的背影消失在村口,张超立即跑回屋中,他开始收拾东西。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起码在李世绩离开长安之前,张超是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栓子,给我备马,再去把你柯五大哥叫来。”

    “郎君,你现在就要去长安吗?”栓子问。

    “公子我要去终南山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