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8章 请求

第8章 请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鸿是无论如何都容不下黎宝璐的,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只是单纯的因为想省那点丁税银,那后来就是因为黎宝璐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心中刺,不除不快了!

    黎宝璐那双眼睛长得太像大哥黎康了,盯着他看的时候总会让他产生一种黎康在注视他的感觉,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从小父母就更看重大哥,可不论哪方面他都自认不比大哥弱,他是没有学医的天赋,但大哥不也学不会吗?

    所以为什么父亲总会用一种“你为何如此愚钝”的眼神看他?

    而流放之后更甚,大哥已经能当家里一半的主,他说句话父母却从不过耳,大哥更是用一副教训后辈的嘴脸与他说话,他到底是哪里不如他了?

    父亲和兄嫂皆亡于海难,黎鸿一开始也是伤心的,但伤心过后便是一阵放松。

    家里能压制他的全死了,今后天高任鸟飞,他想做什么便能做什么。

    虽然依旧被束缚在琼州府,但他手里有钱,能做的事便很多,所以他第一件事就是找伤心过度的母亲,从她手里接过了家中的财政大权。

    黎鸿雄心壮志,悲伤被压到了最低,看着昏睡在床上的傻侄女,他虽然不喜欢她,但就算是为长兄留一根血脉他也会将人抚养长大的。

    等成年后找个人家嫁出去,他就算全了与长兄的兄弟之情,可谁知道黎宝璐竟然变聪明了,一双眼睛有神起来竟跟大哥有七八分相似。

    黎鸿最讨厌黎宝璐睁着那双大眼睛看他,这总会让他产生一种大哥没死,而是通过傻侄女又活了过来。

    本来他再厌恶也只当看不见这人便是,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新来的县太爷剥削太过,不仅要加赋税,连满周岁的孩童都要纳一半丁税,仔细一算,家里平白比往年多了一倍的赋税。

    父亲和大哥留下再多的钱也经不住这样花,而且他要做的事需要的花销不少,各处打点让利都要钱,身上一下捉襟见肘起来。

    各种理由结合起来就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更何况母亲还在那么多人面前撕破了他的脸皮,既然彼此间已经挑明,黎鸿自然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目的,总之这个家是留不下宝璐的。

    钱虽然都在他身上,但他依然焦急,因为父兄死后他是户主,到时候衙役下来收夏税,家里有宝璐这个人却没有交她的丁税,受到惩罚的是他这个户主,所以他必须在衙役来之前将宝璐送走。

    既然杀不了她,那就送她去做童养媳,到时候她是生是死俱与他无关。

    黎鸿眼睛深沉的看向母亲,道:“那是户好人家,并不是像我们这样的罪民,而是良民,宝璐能嫁到他家是宝璐的福气,母亲还是想想再做决定吧。”

    黎鸿看了一眼宝璐,语气平淡的威胁道:“母亲总不能时时看着宝璐,她毕竟是要长大成人的。”

    万氏脸色难看,流放过来的犯人及其家眷都是罪籍,除非遇上****,不然要脱离罪籍只有一种办法。

    男的从军,建功立业至少做到八品武官才能由罪籍转为军籍,但这是拿命在拼,百人中未必会有一人成功。

    女的嫁人,嫁给良民后从夫籍,生下的孩子是良籍,自己也能离开流放之地。

    但这点更难。

    良家子弟,便是再穷也不会娶个罪籍女子,不穷的更多是喜欢到这挑年轻漂亮的流放官眷做妾,这更加的不堪,有点底线的人家是宁愿把女儿嫁给同是罪民的人家也不会让她们去做妾的。

    所以黎鸿能找到的良家必定不是什么好人家,也不知道为的什么要娶童养媳。

    万氏说什么也不会把宝璐给他的,但她又能护着宝璐多久呢?

    正如黎鸿威胁的,她总不能时时刻刻守在宝璐身边,总有眼睛不到的时候。

    到时黎鸿抱了就走,她又能如何?

    难道还能为了宝璐就杀了黎鸿吗?

    而且她也不能眼看着黎鸿把妞妞给坑了。

    万氏看着宝璐思索良久,最后咬咬牙道:“宝璐,祖母明儿带你出门,你今天早点睡。”

    黎宝璐察觉到万氏神色不对,忐忑的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去个很远的地方。”

    黎宝璐心中更加不安了。

    说是很远的地方,其实离他们所在的渔村也不过二十多里,宝璐脚程慢,万氏抱着她用了近三个时辰才到。

    他们在天未明时出发,太阳接近中天时就看到了一个小渔村。

    这是一个比他们那个渔村更小的村落,从半山腰上往下看只有零星十几户人家,彼此间的距离较远,村子离海边很近,出门往外走不多远就是海滩。

    这时代的人并不喜欢将房子做在靠海的地方,因为会有各种自然灾害威胁到人的生命安全,但这个小渔村的人似乎不在乎这一点。

    从她收集来的信息看,这一片也都是流放的罪犯聚集地,所以祖母是带她来见谁?

    总不至于黎家在流放地还有亲朋故旧吧?

    念头闪过,万氏已经背着她继续下山了,目标明确的朝着其中一栋院子而去。

    黎宝璐只能看到青砖砌成的高墙,回想了一下刚才在山腰上居高临下看到的房子布局,这才发现这栋院子的主建筑正好被几棵树挡住了视线,她只能看到这里有栋院子,并没有看到里面的具体布局。

    只是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主人家的设计。

    万氏把宝璐放到地上,紧张的按了按胸前的包袱。

    宝璐看出她的紧张,不由伸手牵住她的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万氏握住孙女的手,看了她一眼后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去敲响面前的门。

    门后立时响起一道警惕的声音,“谁?”

    万氏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应门,反而有些无措起来。

    “祖母。”宝璐摇了摇万氏的手,万氏才艰涩的道:“是秦夫人吗,妾身是黎博家的,还请您开个门。”

    几乎是万氏话音一落门就从里打开了,黎宝璐一抬头就看到了门里站着的女人,一下就愣住了。

    脸若银盆,嘴角含笑,虽只身着灰色布衣,但腰板挺直,黎宝璐一见她就觉亲切,防备心一下降到了最低。

    黎宝璐心中一凛,她自家知道自家事,因为多了一世记忆,又是突然恢复神智,故一直小心翼翼以免露出马脚,便是对着最亲近的祖母,黎宝璐也怀有一定的警觉。

    但看着这人,黎宝璐有瞬间是全无戒备的。

    黎宝璐瞪大了眼睛看她,显然对有这样特质的人很感兴趣。

    何子佩第一眼就看到了黎宝璐,小小白白的一团,圆圆的眼睛里满是好奇,只这一眼就让何子佩喜欢上这个孩子了。

    她抬头对万氏微笑道:“原来是黎夫人,快快请进,一别五年,您身子可还硬朗?”

    万氏莫名的心中一松,脸上也露出真切的笑容来,“还好,不知道秦先生和秦娘子的身体可好,上次我当家的回去让我给秦娘子制丸药,却一直不得空送来。”

    “黎大夫给的丸药还剩一些,她吃着好了不少,这次便是你不来我们也要请黎大夫再过来的,看看她的身体养得怎么样了。”

    万氏苦涩的道:“只怕要对不起夫人了,我当家的,”万氏哽咽了一下,强笑道:“他出海遇到了风浪没能回来,秦娘子以后得找别的大夫看了。”

    何子佩面色一变,嘴巴微张,半响才低声道:“是我的不是了……”

    万氏轻轻摇头。

    何子佩就看向她牵着的小女孩,沉吟片刻道:“黎大夫虽逝世了,却与我秦家有恩,夫人若有什么为难的事只管说来,能帮的我们一定帮。”

    她只在五年前小姑子生产时见过万氏一面,后来一直是黎大夫给他们家看病,万氏轻易不上门的,这次来必定不止为送药,何况哪有送药带着一个孩子的?

    何子佩敬重黎博的为人,只要能帮她必定不会吝惜。

    万氏却是真的有些张不开口,但扭头看看宝璐,她还是鼓足了勇气道:“妾身这次前来的确有事要求秦先生和秦夫人,”她把宝璐拉到身前,对何子佩道:“她是我孙女,此次海难她爹娘都在其中,本来便是她爹娘死了,她也还有个叔叔,总能长大成人。”

    “妾身也不怕夫人耻笑,是我教子无方,如今家里没有这孩子的容身之处,只能将她托付在外处,”万氏道:“她年纪与府上的表公子相当,夫人若是看得上眼就把她留下来做个童养媳,若是府上对表公子已有了安排,您就只当妾身这次来是送药的。”

    何子佩惊愕得瞪大了眼睛,半响才低头去看倚在万氏腿边的小女孩。

    小女孩显然也很吃惊,正瞪大了眼睛去看她祖母,眼睛里含着泪水,显然是不舍。

    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何子佩心中不由一软,本来要出口的拒绝也顿了一下,半响才道:“此事重大,我并不能做主,夫人若不急今晚就留下吧,等我与家人商议过后再给你答复。”

    万氏见她没有一口回绝,心中喜不自胜。

    这次来她只抱了万分之一的希望,若是这条路走不通,她只能另想它法。
第7章 好奇章节目录第9章 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