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73章 做戏

第73章 做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景云离开自己的视线到底让黎宝璐不安,尤其是在暗中还有黑衣人的情况下。

    所以黎宝璐将轻功运到极致,跑到溯远镖局,直接找了镖头查询。

    镖头满脸愕然的看着黎宝璐,再三确认过她手里的铜牌出自溯远镖局后才把一封信拿出来。

    黎宝璐只扫了一眼信封上的字,确定是张一言的信后就飞快的往回赶。

    前后不到一刻钟,最后还因轻功运到极致有所感悟,还没等她理清门就响了。

    打发走陶悟,黎宝璐就回身去找顾景云。

    顾景云已经把信拆开,一目十行的扫完了。

    他抬头双眼发亮的看向黎宝璐,冲她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黎宝璐恍惚了一下,然后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从美色中醒过来,“有什么好事吗?”

    顾景云压抑不住兴奋的道:“舅母有身孕了!”

    黎宝璐张大了嘴巴,半响才接过他手里的信。

    信是两个月前写的,却在前不久才寄出来,看日期正是顾景云开始院试的那天。

    看来张一言是怕打扰到顾景云考试。

    何子佩彼时已怀孕五个月了,因为是高龄产妇,她的身体又一直不好,秦舅舅和张一言都非常的小心翼翼,甚至花了大价钱到县城请了大夫去看。

    黎宝璐是被何子佩一手养大的,情同母女,想到他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也不由激动起来,她捏着信无措的问道:“我们要回家吗?”

    顾景云激动的神色一顿,他想了想,摇头道:“不,我们不回去。”

    他忍住心中的轻颤,低声道:“我们回去并没多大用处,你虽学过医术,却没多少实践经验,”他紧紧的攥着拳头道:“我们得给舅母送个大夫去……”

    黎宝璐看着他。

    顾景云却扭头看向隔壁,低声喃喃,“最好是个擅长妇科和儿科的太医……”

    他想吊着李安增加砝码,但这在家人面前,这些算计都不值一提。

    舅舅和舅母终于要有自己的孩子了,顾景云只觉得眼眶一热,心里酸酸胀胀的。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不仅是母亲的孩子,也是舅舅和舅母的。

    为了他和母亲,他们在流放途中失去了唯一的女儿,要不是舅舅是罪籍,母亲早让他过继到舅舅膝下继姓秦了。

    黎宝璐见他眼眶都红了,忙坐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这是好事呀。”

    顾景云反身抱住黎宝璐的腰,将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热泪一行一行的落入她的肩头,“你不知道,”顾景云哑着声音道:“舅舅和舅母并不是没有孩子,当年流放琼州时我有一个三岁的表姐,母亲因为日夜赶路和伤心忧虑病倒了,彼时非常的凶险,舅舅就求了押送的衙役,当了不少东西才给母亲求了个大夫,因为要照顾母亲,难免疏忽了孩子,表姐当时也不小心淋了雨,舅母给她换了衣服,喝了姜汤后便一心扑在了母亲身上,结果等母亲的情况稳定下来时表姐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不到半个时辰就去了……”

    “我的出生是用人命换的,”他轻声道:“这个孩子必须保住,舅母必须要看着他长大成人才行,宝璐,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为他们平反,让他们离开琼州!”

    顾景云摩挲着手上的信,脸上的表情越发坚韧,他冷声道:“是该挑明身份了,何冲那里暂且搁下,先把李安送回京城再说,而且速度要快。舅母如今有五个月的身孕了,再有四个多月就要生了,她等不及!”

    之前顾景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算计,急的是李安,现在却反过来,急的是顾景云了。

    黎宝璐立即起身道:“我给你找衣服。”

    黎宝璐找了两套颜色鲜艳的衣服,分别与顾景云换上,俩人就一脸喜色,眼眶微红的出门了。

    这让一直悄悄注意这边的陶悟一愣,连忙假装碰巧的从拐角处出来,自然的与俩人打招呼,“顾公子和黎姑娘这是要出门?”

    “不是,是去吃饭,”黎宝璐高兴的道:“李公子他们呢,若是不嫌弃不如一起用饭?我们请!”

    陶悟一愣,虽然俩小孩因为他们承诺的钱财允许他们跟在后头,却很少主动与他们来往,比如,吃饭时绝不同桌,赶路时绝不同车,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被邀请同桌而食。

    陶悟扫过俩小孩身上的衣服和脸色,着重在他们的眼睛那里停顿了一下,疑惑的想,难不成是有大喜事?

    他笑呵呵的点头道:“好呀,我这就去叫公子。”

    陶悟去请李安。

    顾景云很是大方的包了一个包厢,这让四人更加确认俩小孩是有什么高兴的事。

    李安也直接,选了个位置坐下后就笑眯眯的问,“景云是有何喜事吗?”

    顾景云大方的点头,“我舅母有孕,我舅舅要有后了,与我秦家来说,这便是天大的大喜事,因此当浮一大白。”

    说罢他将酒满上,眼睛晶亮的端起酒杯冲众人示意一下便仰头饮尽,他丢下酒杯畅快的哈哈大笑道:“苍天果然不负我!”

    四人见他两颊飞红,眼睛却越发晶亮,像是天上闪烁的明星一样亮入心底,四人皆是一愣,全都感受到了他的愉悦与激动,甚至隐在其中的悲怆。

    黎宝璐默默地给他倒了一杯酒,乖巧的坐在一边。

    李安愣了一下,他看着对面俊俏的顾景云半响,渐渐的从他稚嫩的脸上看出了些熟悉的影子,以前他从未想过猜测一下就冒了出来。

    他问:“顾公子出自琼州府?”

    顾景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俩人虽结伴同行,但都有默契的不问彼此身份,对方会从宝璐身上打探他们的来历情况,却不会主动问他,这是李安第一次主动挑起这个问题。

    顾景云放松的倚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李安扫了黎宝璐一眼,笑道:“只是突然想起与顾公子相交多日,却还不知道公子籍贯,这个朋友做的有些不称职。而且今日一打量才发现公子与一位故人颇为相熟。”

    顾景云有些厌恶的皱眉,他长得像他娘,但肯定也有他爹的影子,同在京城,李安能见的故人是谁?

    李安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问,“顾公子的舅舅莫不是曾太子少师,文华阁阁老秦信芳?”

    顾景云眼睛如电般盯着李安,眼中满是厉色。

    黎宝璐努力让自己的气盛强盛起来,目光如电的瞪着他们。

    李安看到他们的表现,愉悦起来,他挑着嘴角道,“你们以为我是谁?”

    顾景云露出嘲讽的神情,“你是谁与我们何干?”

    “当然有,”李安正色道:“我若是路人,说不定会敬仰秦少师,帮忙隐瞒公子之事;我若是顾家一派的人,自然要将你的事告知顾家,以早做准备;而我要是太子一系的人,自然是与你一伙儿的,到时候就少不了互帮互助。”

    顾景云撇嘴道:“你身边就跟着三个护卫,能有多大势力?不管是哪一种,我都不惧。”他倚靠在椅子上,鄙夷的道:“第一和第三种暂且不说,只说第二种,别忘了,我也是顾家之后,他们能把我怎样?”

    看着有恃无恐,恣意肆然的少年,李安心中又是悲伤又是怀念,他低声道:“权势之事,哪是那么简单的,你从小生活在琼州,哪里知道京城之险。”

    顾景云一脸的不相信,他道:“如今你既已知道我的身份,那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的身份?若是我俩真是一伙儿的,我就继续勉为其难的送你到杭州,若不是,便就此分道扬镳吧。”

    李安见他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暴露,是啊,在这少年的心里,他最大的威胁只怕就是来自顾家的掌控,而现在他并不在京城,顾家便是想做什么也不可能。

    他摇头失笑,这孩子再聪明也是在琼州长大的,眼界到底有限,对权势之争的危险也预估不足。

    但这些都能培养!

    李安目光炯炯的看着他,笑道:“我正巧属于第三种,”他挺足了胸膛道:“我单名一个安,字又安。”

    “嗯,”顾景云歪头看着他,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再自我介绍,便问:“出自哪家?”

    四人一愣,韦英杰最先反应过来,对李安笑道:“公子,秦先生只怕不好直提公子的名讳。”

    普通百姓不会知道皇帝,太子和皇子们的名讳,但为官者就不一样了,家里的大人也会教家中的子弟。

    但秦信芳可能是因为流放在琼州,所以没与顾景云介绍过,所以少年并不知道李安的名讳。

    顾景云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他知道,不然怎么解释他对李安,彭育这两个名字毫无感觉?

    即使要加快进程,该做的戏也要做足。
第72章 耐心章节目录第74章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