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71章 以国士待着

第71章 以国士待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宝璐内力深厚,耳力好,门虽然关着,但还是隐约听到了。

    韦英杰抽了抽嘴角,低声和主子道:“爷,您小声些,黎姑娘的内力应该不弱……”

    同为武功高强的人士,他可是知道耳朵有多灵的。

    黎宝璐嘴角带笑的推门进屋,对着坐在桌前下棋的顾景云比了个剪刀手。

    顾景云嘴角微翘,继续低头去看他的棋局。

    就算不得不投在太孙的势力之下,他也不能贬低了自己的价值和尊严,最起码,决不能比彭育少!

    顾景云眼中闪着亮光,“啪”的一声将一颗白字落下,瞬间吞了一片黑子。

    小两口晚上躺在一张床上,黎宝璐问道:“彭育是太孙的伴读,你要如何超过他呢?”

    “父子尚能反目,他不过是太孙的四个伴读之一罢了,”顾景云闭着眼睛低声道:“不着急,来日方长。”

    同样觉得来日方长的两伙人第二天便在客栈门口相遇了。

    李安笑眯眯的道:“没料到这么巧,看来我们要一块儿上路了。”

    顾景云沉默的看着他。

    李安便指了自己的马车道:“我的车较宽敞,且也舒适,顾公子不如上车一叙?”

    黎宝璐默默地站在顾景云身后,静静地看着李安。

    李安便知道俩人为了安全是不会分开的,便指了彭育和陶悟道:“让他俩人去帮你们赶车如何?”

    顾景云对黎宝璐微微点头,抬着下巴示意道:“我家红枣脾气大,把人颠出毛病来我可不治。”

    陶悟哈哈大笑道:“顾公子放心,一头骡子我还是降服得住的。”

    彭育的脸色则很不好看,在他看来,太孙是天下最尊贵的第三人,以后整个江山都是太孙的,他们何必与两个愚民如此虚与委蛇,能够为他们所用,这俩人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韦英杰瞥了彭育一眼,笑眯眯的拍着陶悟的肩膀道:“快去吧,自清伤口还没愈合,驾车小心一些。”

    陶悟瞥了一眼彭育,微微点头。

    他知道韦英杰是要他照顾彭育的同时还要看好他,免得他坏了主子的事。

    他是武夫,读书比不上彭育,也直莽了一些,然而并不蠢。

    主子很欣赏顾景云,想要收服他,而彭育看不上顾景云,昨天晚上彭育就很有怨言,今日主子将他们支开就是怕彭育与顾景云言语冲突。

    顾景云那小子年纪虽小,他们也只见过两次面,但是人都看得出他骨子里的高傲。

    但很奇怪,同样是高傲,陶悟不喜欢彭育,却不讨厌顾景云,甚至看顾景云能把彭育气成那样还隐隐有些开心。

    这样的想法实在是不好,不好,怎么说他们也同生共死过,怎么能这么幸灾乐祸呢?

    陶悟憋着笑意扶彭育上车,然后就抹了一把红枣的脖子,跳上骡车跟上前面的马车。

    彭育让陶悟将车帘扎起来,靠着车门看着前面的马车,脸色颇有些阴郁。

    陶悟一开始还乐滋滋的,看久了不免气闷,想着俩人虽然不对付,但毕竟相交多年,因此劝道:“主子虽没考校过顾景云的功课,但仅凭他小小年纪就考中秀才案首来看,他的功课必不弱。而这两次的事你也看到了,他不仅聪明,心地智谋一样不缺,这样的人若能被主子收服就是一助力,你何必如此?”

    昨天晚上黎宝璐一走彭育便脸色很不好看的问道:“公子,我们为什么要讨好两个半大的孩子?”

    李安含笑道:“他们救了我们。”

    “那赏赐他们一些东西便是,何必将姿态放得那么低?这些人还不值得公子如此。”

    当时李安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寡淡,但还是解释道:“礼贤下士为君之德,顾景云有才,我并不觉得委屈。”

    当时韦英杰的脸色就难看之极,悄悄与他传音道:“真是蠢货,公子礼贤下士,心胸宽广,看重人才本是我等之福,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结果他倒好,反倒教着公子轻贱人才。什么顾景云不配?”

    “顾景云若是不配,那什么人配?我与你可配?若是不配,难道也要教着公子轻贱我们?”

    陶悟是武夫,被家族送到太孙身边做侍卫,若无意外,他们一家以后就跟着太孙混了,作为未来陶家的家主,他自然希望太孙心胸宽广,尊敬他们这些人。

    所以听了韦英杰的传音分析后他也很不赞同彭育的话,而且俩人本来就一直有些不对付,因此看他被气,他乐得看戏。

    但见他脸色苍白,恹恹的靠坐在车上,他又想起这些日子的共患难来,好歹同生共死过,念着这份情,陶悟还是忍不住劝了劝他。

    但彭育并不领情,他冷笑一声道:“天下能读书,会读书的书生何其多,难道就缺他顾景云一人吗?何况他与殿下乃君臣,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他一个穷书生凭什么推三阻四的?”

    陶悟微微抿嘴,半响才道:“那顾公子知道公子是君,他是臣了吗?”

    彭育一噎。

    公子的身份是秘密,他们瞒着还来不及,又怎会告诉别人,还是一个陌生人。

    陶悟见他被噎住,这才在心里冷哼一声。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书上写的没错,可这世上有几个臣子能做到?

    蝼蚁尚且偷生,君真要弄死臣子,烈性有些的就敢把皇帝拉下马。

    他和韦英杰更信奉的是“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而这几年,太孙的确对他们不错,所以他们愿意为太孙拼命,不然,俩人之能,想要不着痕迹的在袭击中丢下太孙独善其身根本不是难事。

    彭育看不上陶悟这样的莽夫,陶悟也与彭育话不投机,骡车上一下安静了下来。

    但前面的马车却正热闹,黎宝璐跪坐在一边,看着俩人俩人下棋,只觉得风刀霜剑,差一点就撩开帘子出去跟韦英杰并排坐在车辕上了。

    最后,顾景云以一颗黑棋堵死白棋的路,险胜。

    他翘起嘴角道:“承让!”

    “景云大才,”李安边笑着捡棋盘上的棋子,边问,“此去杭州可是有要紧事?”

    顾景云骄傲的冲他抬下巴,斜睇着他,不说话,但态度说明一切,“干你何事?”

    李安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心中好笑,他捏了捏手中的棋子道:“若是我说你们护送我到京城,我许你锦绣前程,你可愿意?”

    顾景云微微挑眉,不再骄傲的抬着下巴,而是上上下下的把李安打量了一遍才道:“你倒是直接,不过我喜欢!”

    李安心中好笑,正是知道你喜欢开门见山我才这么直接的呀。

    顾景云也很直接的道:“可你自身都难保,我为何要信你?要是跟你去了京城却入了贼船怎么办?”

    他道:“科举与我来说一点也不难,我迟早会有一副锦绣前程的。”

    “科举出仕,再慢慢的往上爬,时间太长,你受得了吗?”李安淡淡的道:“何况为官之后并不是有才华就够了,还得有人脉。这些是你的家族不能给你的,我却能。”

    顾景云不为所动道:“敌人也很强大,不然不会把你逼到死路,我不想做人手上的刀。”

    李安立刻承诺,“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主动挪你这把刀,如何动全凭你心意。”

    “你要是能做到这点现在就不会被人追着砍了。”

    李安苦笑。

    顾景云脸上就露出适时的好奇,问道:“不过我倒是好奇你的身份……”

    黎宝璐就伸出手指捅了捅他,顾景云立即收敛道:“算了,你还是别告诉我了,我和内子是要去杭州的。”

    李安虽然很想将俩人拉下水,但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只能点头道:“好,我不告诉你,不过我有个请求,我回京也要过杭州,我们这几日同行如何?”

    “你放心,我们必定小心掩藏行迹,若是真把黑衣人招来了,你们只管自己逃命,不用管我。”

    顾景云和黎宝璐就齐齐冲他翻了个白眼。

    真要遇上黑衣人,他们真的能袖手旁观吗?

    李安见状哈哈大笑,道:“也不白蹭你们的好处,我知道你们旅资有限,等到了杭州我自有重礼相谢,如何?”

    顾景云瞄向黎宝璐,黎宝璐微微点头,顾景云便答应了。

    李安高兴,笑眯眯的重新摆好棋盘,“我们再来一局如何?”

    从这里到杭州,以他们现在慢悠悠的路程骑马还要走五天,足够他继续打动诱拐俩人了,他就不信拿不下两个小屁孩!
第70章 打探与泄露章节目录第72章 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