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70章 打探与泄露

第70章 打探与泄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韦英杰满脸尴尬,但心里一点也不为怵,换做是他,受他们牵累,说好了永不再相见后再见面他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顾景云说的每次,他还真是来占他们上房的。

    从昨晚上的事来看,顾景云虽毒舌,心地却善良,而他的小妻子更是心软,所以韦英杰便满脸为难的看着俩人,眼光时不时的瞟向大堂,低声哀求道:“顾公子,黎姑娘,你们也知道我们的伙伴病得有些重,如今只有大通铺有位置,但那地方根本不适合养伤,还请您二位通融一二,让一间上房来给我们好不好?”

    善良的黎宝璐果然面露不忍,顾景云抿了抿嘴,脸上虽带着不悦的神色,但也没一口拒绝。

    韦英杰看到他扫了大堂一眼,便不耐烦的抿嘴道:“便让给你们吧,正好,房费我只付了一半,剩下的你们自个付吧。”

    “那是自然,房费怎敢再让顾公子破费?”韦英杰心中暗笑,果然,少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表示,“顾公子和黎姑娘在客栈里的花销也该算到我这儿才是。”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殷勤的对掌柜道:“再上两道贵店的招牌菜,顾公子,若是吃得好再点。”

    顾景云轻哼一声,虽没应下,但也没拒绝他献殷勤。

    韦英杰就松了一口气,他们不怕还情,就怕对方不接受,日积月累下恩情愈重,到时候主子的身份暴露,只怕所求不薄。

    韦英杰退下,与掌柜的办好入住手续,忙扶着彭育上楼。

    李安和陶悟都领悟过顾景云的毒舌,也知道这人不喜与人讲虚礼,因此上楼梯时只冲对方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上楼。

    陶悟见床上摆着小姑娘的衣服,脸一红,看向韦英杰小声道:“你送过去?”

    韦英杰冲他翻了个白眼,道:“凭什么为难的事都是我去做?”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敲门声,韦英杰忙过去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黎宝璐便大松一口气,忙把人迎进来。

    黎宝璐一笑,乖巧的道:“我是来收拾行李的。”

    李安见只她一人前来,便柔声问道:“顾公子呢?”

    “他不耐烦听外面吵闹的声音,所以在屋里呢。”其实顾景云是特意躲起来给他们机会打探的。

    昨晚上局势混乱,小小的破庙里分了六派,各有各的秘密,因此谁也不敢主动开口打破平衡,打探各自的来历秘密。

    其中那对农夫的情况最简单,不过是要进城卖沙梨的农夫。

    但其他人却都罩在了雾里,李安他们且不说了,威远镖局私下接的物镖是什么,竟然引得人前来劫镖?那些劫镖的玄衣人似乎上面还有指使人,那人又是谁?那了两个在破庙里歇脚的江湖人也并没有通报姓名,谁知道他们是谁,是否有别的目的。

    还有便是顾景云和黎宝璐这对少年夫妻,顾景云的气度姿容摆在那里,若不是身后没有奴仆,又只有一个小妻子跟随,李安等人几乎以为他是哪个世家出来的公子了。

    但俩人明明都还是半大孩子,且早早成亲,而且黎宝璐还学了一身的功夫,心虽软,对黑衣人下手时却毫不手软,说捅人就捅人,都不带二话的。

    而且还会医术,听那些江湖人士的意思,她还与一个叫白一堂的江湖人物有很大的牵扯。

    所以,这俩人到底是什么人?

    对着聪明且毒舌的顾景云,不管是李安,还是韦英杰都不敢问出口,但对明显武力值爆表且似乎智商有些不足的黎宝璐,俩人一点压力也没有。

    李安悄悄的对韦英杰使了一个眼色,便坐在桌边捂着胸口养伤。

    陶悟是武夫,能动手绝不说话,此时就扶着彭育坐在一边紧闭着嘴巴。

    彭育一直半昏半醒,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因此也只能闭嘴。

    韦英杰只能捏着鼻子站在黎宝璐身边看她动作迅速的收拾床上的衣服,他笑眯眯的问,“黎姑娘,你和顾公子不是成亲了吗,怎么还分房睡?”

    嗯,这个话题起得好,可以由此延伸出许多问题。

    黎宝璐羞涩的一笑,“我们只是成亲了,因年纪还小,所以要分开住。”

    也就是说只是拜堂成亲,不能圆房。

    韦英杰表示明白,民间很多人都那么干,但他不理解呀,所以好奇的问道:“那再过几年成亲便是,何必这么急?”

    “他要出来考试,家里又没有可靠的仆人,只能我随身照顾他,但男女有别,出行不便,反正我们两个的婚约是从小定下的,便是提前成亲也没什么不好。”

    韦英杰眼睛一亮,问道:“不知顾公子要参加什么考试,可有我们帮得上忙的?”

    李安也竖起了耳朵。

    “考试已经过了,下次再考得到明年呢,不过你们也帮不上忙。”

    韦英杰心中有了猜测,笑眯眯的道:“黎姑娘不说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上忙?”

    “他明年要参加乡试,难道你们竟连朝廷取材考试都能帮忙吗?”黎宝璐一点也不客气的道。

    韦英杰呵呵一笑,“这个自然是帮不上,却可以帮顾公子处理一些考试外的事,比如定个客栈,找些书籍或书院的考题什么的。”

    见黎宝璐似乎有些意动,韦英杰再接再厉道:“我家公子也是读书人,而且认识不少名师,说不定还能为顾公子引见一二。”

    真没想到顾景云还是读书人,还是一个已是秀才的读书人。

    韦英杰心中火热起来,这样一来,顾景云就与他们有利益纠葛了,他们可以许对方以前程,只要这小两口帮他们到京城……

    黎宝璐那身轻功,即便不能阻挡黑衣人,她带着人逃命却绝不会有人能追上。

    韦英杰看着黎宝璐的眼睛火热火热的,李安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扭头看向黎宝璐。

    谁知道以为会高兴的跳起来的黎宝璐却在思索了一会儿摇头,“还是算了,那些大儒云哥哥自会去拜访,你们还要逃命呢,哪里好麻烦你们。”

    韦英杰刚想表示不麻烦,黎宝璐就继续道:“而且,你们引见了他未必就会去见。”

    韦英杰一呆,问道:“这是为什么,要知道大儒乃良师,多少人想求见却不得其门呢。”

    “所以这样的人才不值得云哥哥去拜访呀,”黎宝璐道:“他常说,学无止境,这世上那么多的学科知识,而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学全,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未知的知识等着人去探讨!三人中,必有能为我师之人,所以那些人只因为写了些好文章,教了些擅长考试的举子便自诩大儒,不见人,不探讨更深一步的知识,那与他们交谈又能有多少进益?”

    “有那时间费尽心机的去拜访一个不一定见他的大儒,还不如多看些书,多与其他人探讨学习,其所得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韦英杰和陶悟目瞪口呆。

    李安若有所思。

    昏昏沉沉的彭育皱起了眉头,颇有些不悦的看向黎宝璐,“依你那么说,大儒竟比不上普通人了?”他冷哼一声道:“大儒之所以为大儒,那是因为他们学识渊博,可堪为良师,与良师的一席话,胜过读十年书。顾公子如此贬低大儒,莫非与大儒们有仇?”

    黎宝璐心中不悦,看向彭育问道:“那人人都与大儒说两席话,那岂不是都读了二十年的书?”

    她讥讽道:“那朝廷为何还费心费力的办县学,府学,国学?直接把有名的大儒派下来,轮着与天下人说话,每人说上两席,那每人都读了二十年的书了。”

    黎宝璐还夸张的“啊”了一声,赞道:“到时候我大楚就成了全天下最有文化的国度,平均每人都读书二十年往上呢,彭公子大才!”

    栽大帽子谁不会栽?

    敢给她家景云扣黑锅,活得不耐烦了?

    韦英杰没想到黎宝璐嘴巴也这么厉害,见彭育脸色涨得通红,轻咳一声道:“自清的意思是大儒们毕竟读书多,在某些问题上见解独到,与大儒来往自然获益良多,而我们正好认识一位大儒,若顾公子要科举,还是应该拜访一下,若是能拜他为师那就更好了。”

    黎宝璐摇头,“我们都有师父,不可能再拜师,至于拜访之事,顺其自然吧,我们要去杭州,又不去京城,要是为了一个大儒就赶去京城也太浪费时间了。我们明年还要参加乡试呢。”

    几人咋舌,这口气够狂的,不说一般人,便是太孙,当年为了能给太孙找老师,太子殿下可以三顾茅庐的去请顾大儒,但就是这样顾大儒也没答应做太孙的老师,而是太孙有问题了可以去请教他,但这样的机会也就太孙有。

    为了见大儒一面,即便是踏遍千山万水也在所不辞,何况还能单独与大儒面见交谈。

    李安惊过后便是低头好笑,说这话的若是个青年或中年人,必定会让他们厌恶。

    但黎宝璐还是个半大孩子,顾景云也是个少年,还是个颜值不错的少年。

    他们几个都知道他嘴硬心软,也稍稍摸透了他骄傲的性格,这样一来便不让人讨厌了。

    李安笑问:“顾公子就这么有信心?”

    “你是说乡试?”黎宝璐挺起胸膛道:“若是考试公正,他取中前五名并不难。”

    李安挑眉,眼中划过亮光,笑道:“若有时间能与顾公子手谈一局就好了。”

    黎宝璐摇头,“还是算了,我们要去杭州,与你们不同路,而且你们正被人追杀呢,万一再被人追上怎么办?”

    韦英杰抽了抽嘴角,所以才想请你们一路同行,好保护他家主子呀。

    你们就是趋利避害好歹也遮掩一下,找找借口吧,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口真的好吗?

    话虽如此,但不管是李安,还是韦英杰与陶悟对此都很愉悦,他们现在不怕直来直往的人,就怕心里藏了弯弯绕绕的,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啊。

    倒是彭育心中很不悦,觉得这个小姑娘不仅狂傲还不会处事,竟然就这样回拒他们。

    黎宝璐收拾好衣服,扫了彭育一眼便往外走,对几人挥手道:“行了,我东西都收拾好了,你们赶紧休息吧。”

    韦英杰这才发现他们还没问出他们的籍贯等信息,顿时有些苦恼。

    李安安慰他,“没关系,来日方长。”
第69章 再遇章节目录第71章 以国士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