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7章 “偶遇”

第67章 “偶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骡车刚进村就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伸长了脖子看过来,这个村子很小,与官道又隔了好长一段距离,少有人路过这里。

    而且坐在车辕上的少年长得也太俊了,让村民们一时看呆了。

    一群调皮又好奇的孩子跟在车后又跳又叫,呼啦啦的跟着往村里走。

    车里的农夫听到动静撩开车帘爬出来,边呵斥孩子们边给黎宝璐指路,“姑娘,前面左转第三家便是我家了。”

    村民们看到坐在车里的农夫,忙扬声问道:“蓝老二,你怎么坐着车回来了,你家老三呢?”

    蓝老二眼圈一红,强笑道:“我家老三受伤了,恩公送我们回来的。”

    一语才落,骡车已经转弯很快到了蓝家门口。

    蓝家的人早听到动静跑出来了,黎宝璐跳下马车,眼疾手快的把顾景云也扶了下来退到一边,所以蓝家人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躺在车里奄奄一息的蓝老三。

    蓝家人愣怔过后便是大哭,一个年老的妇人和一个中年妇人手脚麻利的爬到蓝老三身边,想动又不敢碰他的样子,还是蓝老二一再保证蓝老三现在脱离了危险她们才冷静一些。

    得知蓝老三不宜移动,蓝家人忙轻轻地将人抬下骡车送回房间。

    蓝家两兄弟是打算背着家里的沙梨进城换些钱花用,这样的事他们每年都干两回,已经驾轻就熟了,从没出过事。

    谁知道这次半路上会遇到雷暴雨,滞留在了那座破庙里,更没料到只是寻常的歇脚过夜都能碰上暗杀,差点丢掉性命。

    看着奄奄一息的蓝老三,蓝家人只觉得惊天霹雳,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蓝家的家境在村里还算不错的,但那也仅仅是能吃饱,逢年过节能割两斤肉,家人无痛无病时他们还能继续积累财富,或许过个十来年他们就能多买地当上富户,甚至小地主了。

    可现在蓝老三伤重,不管他最后能不能活下来,蓝家都会遭受巨大的打击。

    这种打击是全面性的,几乎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水平倒退十年。

    因此,他们虽对顾景云黎宝璐感恩戴德,此时也很难挤出一张笑脸来,只能一个劲儿的把人往家里引,把家里最多的沙梨拿出来给他们吃。

    蓝老二颇有些脸红,低声让老娘去杀只鸡待客。

    蓝老娘犹豫,鸡可以留着给老三补身子,家里的鸡有限,现在杀了一只,以后儿子可就少吃一只。

    蓝老二涨红了脸道:“娘,这次要不是他们,老三和我都回不来,别说是一只鸡,便是全部的家当都给得。”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去。”蓝老娘心疼的去杀鸡。

    顾景云和黎宝璐却没打算多停留,他们送蓝家兄弟回来已经耽误了半天功夫了,他们可不想在此费更多的时间。

    因此黎宝璐只喝了一碗水就想告辞。

    顾景云自然也不想多留,只是在出门前问起蓝老二那座庙通往各个方向的路。

    蓝老二见拦不住人,为了报恩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俺们这里偏僻,只有两条官道,一条通南北,往南去是进广东境内,据说一路通到了广州府呢,往北则是通往京城,不过这条路沿路要变换方向,连通路上的大县城,弯了不少,因此要去京城和北地的人都不爱走这条道。倒是到浙江,江苏和河北山东做生意的人最爱走这条路。一条通东西,东路就不用说了,就是通向福州的,西路据说要通到湖南去呢,可长着咧。”

    一般的农夫只怕连县城的城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但蓝老二因为常跑县城,又爱听过路的商人说话吹牛,因此懂得多些。

    “那要是要去京城,走哪条路更便捷?”

    “那您得先往西走,到了南昌府再往北走就快了,我听过路的商人们说那条路因为每年都要往京城运送粮草,因此路面宽阔平坦,路也不弯,从那儿到京城最快,直比这边要少一小半的时间呢。”

    顾景云若有所思的点头,“我们今儿走的那条官道来往的商人很多?”

    蓝老二点头,“碰到繁忙时,路上的茶肆能坐满人。”

    “怎么了?”黎宝璐扭头问他。

    顾景云挥挥手,与蓝老二道:“我们还要赶时间,便不多留了。”拉了黎宝璐告辞离开。

    蓝老二满脸焦急的挽留,“好歹在此用过午饭才走。”

    顾景云摇头道谢,一来他更喜欢吃自己和黎宝璐做的,二来他们要赶时间,不可能在此多做停留。

    俩人很快的上车离开,蓝老娘松了一口气,把手里抓的鸡放开,幸亏她动作慢了一点,不然这只鸡就白死了。

    “我们急着赶路吗?”黎宝璐满头雾水,他们一路都优哉游哉的走,昨天是因为碰上雷暴雨才死命的赶路去找歇脚的地方的。

    “我们要去追韦英杰等人。”顾景云严肃的道。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还一个劲儿的拒绝与他们相交吗?”

    “当然,我要是不拒绝,而是上赶着,那情况就不一样了,”顾景云道:“我们现在是要去偶遇他们。”

    “他们身份很高,对于我们给舅舅平反很有用处?”

    顾景云严肃的点头,“若是我所料不差,那就是大有用处,或者说,舅舅能不能平反,一半要看他的。”

    黎宝璐精神一振,兴致勃勃的问,“他们的主子,就那个叫李安的是什么身份?”

    黎宝璐嘀咕道:“这名字可真够普通的。”

    顾景云就瞥了她一眼无语道:“这名字一定也不普通好吗,当朝太孙便叫这个名字。”

    黎宝璐身子一僵,瞪大了眼道:“你怎么知道?不对,难道叫李安就是太孙吗?”

    顾景云没回答她第一个问题,舅舅曾是太子之师,他当然知道他们的名字,“叫李安的自然不全是太孙,但能叫李安,还一嘴的燕京口音,身边带着三个气度武功都不错的护卫的人却少,何况,”顾景云眼里闪过寒芒,道:“他身边那个彭育,我听到陶悟叫他自清。文华阁大学士彭丹的长子彭自清,为太孙伴读。说起来他的字还出自太子之手呢,可见彭家之势。”

    顾景云一直跟着秦信芳处理外面汇聚到琼州的消息,他们乃太子一系,自然要对本系的官员了解一个大概,免得以后误伤。

    黎宝璐直觉顾景云不喜欢彭育,问道:“舅舅跟彭家有仇?”

    “没有,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顾景云讥讽的道:“不过有些关系你却要知道,彭丹出自外祖门下,是舅舅的同门师兄,舅舅获罪后他便被太子一系推进内阁取代了舅舅的位置。”

    黎宝璐心里“砰砰”的乱跳,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

    顾景云垂下眼眸握住她的手道:“虽然舅舅总说太子不会忘了他,但人走茶凉,舅舅流放了十四年,再多的感情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逝,何况太子身边还有那么多等着出头的人。”

    “所以我们不能只把希望寄托在太子对舅舅的感情上,皇帝快六十了,太子也已四十出头,他的身体还一直不好,这个天下若不落在皇帝儿子的手里,那便是直接由孙辈继承,”顾景云冲她一笑,“以你的话来说便是我们得想办法刷太孙的好感。”

    不过卑躬屈膝的事他不屑做,也不会做,既然不愿意委屈了自己,那便拿出足够的筹码和本事,让对方放下身段。不求平等而交,但求有尊严。

    为了将来,顾景云乐意去算计这一切。

    他道:“那些要杀李安的黑衣人必定不肯就此罢休,以后他们遇到的危险只会越来越多,越接近京城,这种攻击就越猛。他们与我们一样从南而来,却不去南昌北上,更没有求助衙门驻兵,而是偷偷的自己北上,可见他们此行的危险。”

    “南昌的那条官道对他们来说不安全,而走小道不仅路途难走,安全上更得不到保证,而这里官道商贸发达,便于伪装躲避,他们一定会继续走这条路,他们的伤员比我们更多,就算比我们早走半天,我们也能很快赶上,你加快些脚步走到他们面前,然后再放慢步伐,让他们来追我们……”

    这简直就是安排好的“偶遇”嘛,黎宝璐在心里为李安他们念了一声佛,但为了平反大计,黎宝璐拍了一下红枣屁股,叫道:“快走,驾!”
第66章 人品章节目录第68章 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