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6章 人品

第66章 人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危机一解除,庙里的气氛又重新紧张起来。

    威远镖局死了四个镖师,玄衣人也死了两个,他们本就是死仇,何况威远镖局的两个镖师还是因玄衣人而亡,因此一听说外面的黑衣人走了,两边就开始怒目而视,大有再战一场的打算。

    两个江湖人也受了重伤,他们是被黑衣人所伤,于他们来说,这简直是无妄之灾,所以即使快要晕过去了,俩人也死死的瞪着四个青年。

    就算顾景云说这事不能怪他们,可却不能否认人是他们引来的。

    四人中除了李安的伤看不出来,其余三人都受了重伤。

    彭育已经晕倒在地生死不知,黎宝璐扫了一眼他的伤口,断定他再不止血只怕活不到半个时辰了。

    至于韦英杰和陶悟,黎宝璐把止血药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给彼此上药,她只打理伤重的。

    等把几个奄奄一息的重伤患打理好,外面的雨也已停了,阳光透过云层洒下一片金光,耀得人眼花。

    几方势力也总算是勉强压住了火气坐下来谈判。

    李安微笑道:“此事是因我而起,我会尽力负责,你们只要留下姓名地址,我回到家后就让人送钱去。”

    眼睛扫过玄衣人,他又体贴的道:“当然,若是不想留下自己的姓名地址也行,只要留下一个能收到钱的地方便可,安说话算话,若不行诺,便叫安天打雷劈。”

    时下人重诺,轻易不起誓,起誓便会尽力去完成。

    两个江湖人对视一眼,他们已经打理过伤口了,虽然身上开了几个口子,但于姓名无碍,要是能得些银子赔偿也好,行走江湖也是要花销的。

    俩人点头,表示接受李安的示好。

    李安就看向郑奕,郑奕便抱拳道:“李公子将银子送到广州威远镖局就行,若不然可存入当地万通钱庄广州威远镖局名下,到时候在下可自取。”

    李安笑着点头,扭头看向玄衣人。

    玄衣人见两方都答应了,他自然只能冷哼一声表示同意,不过他只留了杭州一家客栈的名字,表示把钱送到那里就行。

    李安便看向一旁闭目养神的黎宝璐和顾景云。

    黎宝璐打了一个哈欠,挥手道:“别看我,钱还是免了,只要以后不再相遇就行。”

    顾景云睁开眼睛看了李安一眼,道:“便算为了谢你们的赠薪之情吧。”

    李安一愣,这才想起昨天晚上他让韦英杰给他们送了些柴禾的事。

    半捆柴换了四条命,李安觉得自己的命好贱。

    清醒的陶悟和韦英杰也瞪大了眼睛,若不是怕暴露身份,他们一定会忍不住呵斥顾景云的。

    太孙的命难道只值半捆柴?

    李安微愣过后便是一笑,对两个半大少年道:“那安就谢过两位了。”

    顾景云严肃的点头,扭头与黎宝璐道:“收拾东西我们走吧。”

    他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惶恐的农夫,抬着下巴倨傲的道:“把你兄弟也抬上车吧,我们先送你们回去。”

    黎宝璐张嘴就要反对,那人的伤不轻,怎么能坐车?

    “那些黑衣人显然是要非杀你们不可,只怕他们很快就会返回,把他们留在这里更危险。”顾景云解释道:“抬上车,我们让红枣慢点走。”

    顾景云理也不理剩下的人,转身便往外走。

    在他看来,这庙里的人除了这两个农夫外,其他人都不无辜,也根本不用他多费心思提醒。

    黎宝璐忙提了行李赶上,将车里的东西规制好,这才和农夫哥哥抬着他弟弟上车。

    顾景云扯住红枣的缰绳,一个劲儿的安抚它。

    农夫有些局促的搓着手道:“公子和姑娘上车坐着,小的在后面跟着跑就行。”

    顾景云皱眉,直接命令道:“赶紧上车,难道你还指望小爷去伺候你弟弟不成?”

    农夫一愣,立刻爬上车坐好。

    顾景云这才满意的坐在车辕上,示意黎宝璐赶车离开。

    屋里的三个玄衣人相视一眼,最后还是上前挡在他们身前,青着脸问,“白一堂是你们什么人,他现在何处?”

    顾景抬着下巴倨傲的反问,“你们是何人,有何资格问这个问题?”

    玄衣人咬牙切齿地道:“十二年前白一堂从我主人那里借走了一样东西,他何时归还?若再不还,到时候我主子少不得来请两位去做做客。”

    黎宝璐眉心一跳,师父说得好听是劫富济贫的侠盗,说白了就是个小偷,这是遇上苦主了?

    黎宝璐很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羞红了,毕竟这事是师父有错在先。

    顾景云却理直气壮地扫了他们一眼,不屑的道:“原来只是奴才,那就应该让你们主子来问我才是。”

    又道:“至于去做客,只要你们有本事,我不介意到你主子家一游。”

    玄衣人脸彻底黑了,谁都知道白一堂是侠盗,他的后人要到家里一游,那家里的东西还能齐全吗?

    但玄衣人武功虽高,论轻功却是远远比不上黎宝璐的,真逼急了对方,她抓着人一跑,他们怎么抓得住?

    当年白一堂之所以能被朝廷缉拿归案,还是因为衙门与他师门的人合作,用药把人药倒的,真要真刀真枪的去抓,谁能抓得住?

    玄衣人只能瞪着眼看俩人驾车离开。

    他们这次来的人中死了俩人,三人又不同程度的负伤,根本不可能继续打劫威远镖局,只能暗暗的咬着牙离开,打算休整过后再来。

    反正威远镖局此行的目的地是京城,这儿离京城还远着呢。

    李安也起身道:“我们也走吧。”

    顾景云说的不错,那些黑衣人只怕还会回来,现在多半是去组织人手去了,他们得赶紧离开,还得想办法泯与众生,最好谁也发现不了他们。

    韦英杰和陶悟闻言立即把彭育抬上自家的马车,与威远镖局的人抱拳过后便快速离开。

    人都走光了,郑奕自然也不会留下,他将镖局里死的人就近埋了,做了记号后便要带众人离开。

    但被他们护送的女眷却不愿意走了。

    昨日那个质问他们的小姑娘青着一张脸道:“我们不要你们威远镖局护送了,你们把我们送进城,找家镖局停下,我们要另外托镖。”

    她身后的一个中年妇人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道:“小姐,忍一忍吧,若是……”

    小姑娘却是猛的将袖子扯回来,抬高了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郑奕道:“我为何要忍?我托镖局护送是为了保护自身安全,可不是来给人当靶子的。”

    郑奕脸色难看,却也知道这事是他们理亏,因为那物镖太过贵重,他没敢露出风声,正好有人来托镖要去京城,他才想了用人镖掩护物镖。

    本来一切顺利,但他才出广东,正要进入江西就被人堵回来来了,一路堵到了福建来。

    “方姑娘放心,我一定给你们找一个信得过的镖局托送,此次托镖的花费由威远镖局负责,算是给诸位赔罪。”

    小姑娘讥讽的道:“不必了,我虽穷,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若不是为了省那点钱,我也不至于被人拿来当靶子使,可不敢在这点上省钱了。”

    郑奕微恼,却不敢分辨,扭过头去吩咐人将行李装上,立即启程。

    小姑娘爬上马车坐好,她身边的奶妈再也忍不住的念叨道:“姑娘何必逞一时之气?您现在是威风了,我们的性命却还捏在他们的手里,他们要是发起狠来灭我们的口,事后说是遇上了山匪,谁能给我们讨公道?”

    “纵使丢镖要赔钱,但姑娘的命却没了,他们只损一些银钱,是谁吃亏些?”

    小姑娘咬牙不语,半响才道:“我就是忍不下这口气,若不是那些劫镖的人说破,我还以为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呢……”

    她红着眼圈道:“我一个姑娘家哪有什么仇人?算来算去也只有京城的继母会看我不顺眼,这几日惶惶不可终日,到头来却被告知一切都是我多想了,而我不过是一个物事的靶子!人命何其贱,一路跟来的人,不算威远镖局的镖师,那些托镖的人中死了多少个?九泉之下他们找谁说理去。”

    小姑娘咬牙道:“郑奕此人心思狠毒,气量狭小,就是我不吵不骂,他对我也不会有多好感,更不会改变初衷,既如此还不如闹开来让他有所顾忌。好在这次在庙里碰到了不少人,那个会飞的小姑娘心肠软,人也好,那少年嘴虽毒,为人也不差,介于此,郑奕就是想灭口也要考虑事情泄露的后果。”

    她可是官眷,真敢杀了他,人不知鬼不觉也就算了,现在却偏偏叫人看了去。

    庙里的其他人或许不会多管闲事,那两个半大少年却有可能一直关注,她真出事,头一个被疑的就是郑奕。

    此时,郑奕正与下属商量托镖的镖局。

    他家是开镖局的,却要找镖局托镖,只要想一想郑奕都觉得丢脸,也不知传出去后江湖人会怎样议论威远镖局。

    但他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玄衣人将话捅破,他根本安抚不了客人,只能将这个暗亏咽下。

    他叹气道:“若能让他们安心,便另外找个镖局托镖吧,这事也是我们的不是。”

    “大少爷,这趟镖我们赚的本来就少,只收了三分之二的镖银,那我们多押一个物镖有何不可,来之前就说好了,这是拼镖,不少人拼这一个镖的,行镖本来就有危险,接受不了危险,一开始她可以不托拼镖,拿钱出来自己请镖师单押她一个镖呗。”

    “就是,如今出事了便怪我们,好没道理。这次死得最多的是我们兄弟,我们都还没说呢。”

    “好了,”郑奕抬手压下大家的声音,道:“这事我知道,大家知道便行,如今人心浮动,没必要吵嚷出来,当务之急是帮他们找到一个可靠的镖局转镖。”
第65章 治伤章节目录第67章 “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