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4章 暗杀

第64章 暗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正是众人最困倦,睡得最熟的时候,黎宝璐“嚯”的睁开眼睛,一个鲤鱼打挺跃起,同时右手抓住顾景云的肩膀,将还在熟睡中的他扯到身后护起来,几乎是同一刻,外面传来了兵器相击声。

    “叮”的一声清脆响,除了靠门睡的两个农夫外,其他人全睁开了眼睛,庙里还响起了女子惊叫的声音,这下所有人都醒了。

    顾景云睁开眼睛就看到面沉如水的黎宝璐,手搭下来握住她的,看向外面。

    黎宝璐压低了声音道:“五个玄色衣服的人,冲着威远镖局来的,应该是劫镖。”

    隔着搭起来的衣服顾景云看不到外面的情况,黎宝璐却能从缝隙中看得一清二楚,那些人从大门飞跃进来时便直冲镖局的人,而镖局的人虽然慢了一步,却也挡住了他们的攻势。

    现在双方战成一团,威远镖局的人既要应敌,又要保护身后的女眷,一时落了下风。

    但他们人多,一时还不会落败,黎宝璐便安然的盘腿坐在毯子上,将顾景云半护在身后。

    顾景云见她一副时刻要攻击的模样,便看向庙外,此时外面雷声稍歇,但雨势依然很大,这样的天气实在很难出去。

    但那些劫镖的人似乎也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只一心跟威远镖局的人死磕,庙中间坐着的两个江湖人虽然握起了剑柄,却没有插手的意思。

    顾景云微微蹙眉,拉住黎宝璐道:“他们会不会斩草除根?”

    要是会,还不如趁着此时一起反击,他们胜算还大。

    黎宝璐摇头,低声道:“不会,押镖被劫是常事,其中很多都是江湖人自己犯下的案子,所以对方不会赶尽杀绝,别人碰到了,除非是热心侠士,不然也很少管。”

    顾景云撇撇嘴,嘀咕道:“以武犯禁不外如是,难怪朝廷要禁武。不过,这也是治标不治本。”

    黎宝璐点头,她也很不喜欢这样的江湖人。

    俩人正在考虑要不要出手时,庙门窗处突然破空声,黎宝璐面色一变,抓起顾景云便快速的向后一跃,一支弩箭“叮”的一声钉在他们刚才坐的位置……

    门窗处齐齐跃进十来个黑衣人,人一进来就冲着他们这边来,未等黎宝璐反应,坐在他们不远处的四个青年齐齐跃起,俩人向前迎上黑衣人,剩下的俩人齐齐往后撤,准确的说是一人护着另一人往后撤。

    黎宝璐在心里骂了一句,果然借宿破庙易出事,尤其是雨后借宿!

    她拉着顾景云避开黑衣人的攻势,掠过行李时手一勾就将放着弩箭的包袱抱进怀里……

    新来的黑衣人攻势迅猛,而且明显是要斩草除根,大家显然是不能独善其身的,因此一直作壁上观的江湖人也开始抽出剑,死命的往外突围。

    攻打威远镖局的玄衣人一顿,立刻加快攻势,手段凌厉的刺向威远镖局的镖师。

    镖师们顿觉透不过气了,不过两息便有俩人负伤,为首的玄衣人嗤嗤笑道:“郑奕,识相的赶紧把镖交出来,不然今晚叫你们有进无出,别忘了,你们身后还有人镖呢。”

    玄衣人嘿嘿笑道:“用人镖掩护物镖,这样的事也就你郑奕做得出来,如此罔顾人命,不知传出去以后还有谁会请你们威远镖局押镖。”

    郑奕脸色一白,手中攻势加快,一剑将其中一人刺伤……

    但玄衣人的话庙中的人都听了个正着,被他们护在身后的女眷又惊又怒,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指着威远镖局的人怒道:“好啊,原来如此,我们竟是竖起来的靶子,难怪一路上追杀不断,我们还以为是我家惹的仇家,原来竟是你们害的!”

    镖师们脸色都很难看,但此时他们不敢分心松懈,只能咬着牙顶着身后的辱骂继续抵挡玄衣人。

    女眷们愤惧交加,看向威远镖局的人充满了仇恨与敌视。

    黎宝璐脸色也很难看,护着顾景云要往门口走,此时不是他们插不插手的事了,而是他们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

    比起玄衣人,那些黑衣人显然要狠得多,他们几乎是不计自身伤亡的在攻击那四人,而对他们这些无辜的旁观者也无差别攻击,要不是黎宝璐轻功卓绝,早护不住顾景云了。

    没看那两个江湖人且战且退的往大门处移动,但还是负伤了吗?

    两个睡在大门口不远处的农夫被庙里的突发事件吓得面无人色,直到这会儿都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

    直到一个黑衣人被一剑穿心,他手中的剑被挑飞,正好落在俩人脚边,俩人这才回过神来,惊叫一声,屁滚尿流的爬出大门就往外跑。

    黎宝璐此时也刚拉着顾景云左躲右藏的跑到大门口,虽然她很舍不得自家的行李,但跟命比起来,那些都是浮云。

    黎宝璐刚要拉着顾景云往外冲,一支箭矢就从外射向最先跑出去的农夫,黎宝璐面色一变,脚下一动,将脚边的一块木头踢出去正好挡在农夫前。

    箭矢射穿木头扎进农夫的胸口……

    农夫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他后面的同伴吓了一跳,直接倒在了地上,正要爬起来继续跑,黎宝璐踢出的第二块木头便击打在他的腿窝,“啪”的一声又摔在了地上。

    黎宝璐冲他吼道:“躺在地上别动,外面的箭射不到你!”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黎宝璐,又看了一眼生死不知的同伴,便趴在雨中嘤嘤的哭,好歹不敢再爬起来乱跑了。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庙外也有埋伏的人了,他们根本就出不去!

    庙里的女眷几乎抱头痛哭,两个江湖人和威远镖局的镖师却心一横,不顾一切的往外突围,只要出了庙,往林子里一转,天高任鸟飞,他们能奈何?

    他们可不是那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农夫。

    “护着主子出去,”陶悟冲着韦英杰大喊,怒吼一声便跃进黑衣人中,以一人之力抗下四个黑衣人。

    武功最弱,从文职的彭育牙一咬,也拦住两个黑衣人,让韦英杰带着主子走。

    但彭育武功弱,平时连侍卫都打不过,何况死士一般的黑衣人,才交手他就被砍中了腰腹,但他并不倒下,咬牙坚持缠着俩人。

    韦英杰护着身边的青年且战且退。

    被护在身后的青年眼睛都血红了,他手中拿着剑也只能护住身周,就在眼前都是漫天血色,他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时,一支箭破空而来,直接射中挡在他身前的黑衣人……

    黎宝璐在确定外面有埋伏时就知道她出不去了,要想活着出去,就必须得把庙里的黑衣人全都除掉。

    她快速的从包袱里拿出弩,听到陶悟的吼声抬眼间便冲着一个黑衣人射了一箭,她的弩箭是师父特意为她打造的,很是小巧。

    射程不远,但短距离杀伤力很大,加上弩箭也很小,那黑衣人竟一时没注意,箭穿透左胸,他只来得及向目标刺出一箭便后事不知了。

    黎宝璐杀过兔子,野鸡,也杀过野猪和野鹿,死在她手里的傻狍子也不少,但还真没杀过人。

    但她脸色只微白,并没有产生其他不适的感觉。

    顾景云帮她抱着剩下的箭,被她抱着在场中乱窜。

    她轻功卓绝,常常这边放完一箭脚下一转就到了另一个方向继续放一箭,扰得黑衣人左右难支,几乎吐血,这也让彭育得了喘息之机。

    韦英杰眼睛一亮,见黎宝璐左手揽着一人,右手拿着弩箭却还游刃有余,他几乎立刻改了策略,不再往外突围,而是护着青年往里走,一脚踹开彭育,自己边护着主子边提剑迎上。

    外有埋伏,不突围便是死,突围了还有三成的活命机会,可现在他们多了一个强援,他们何必去搏那三分的机会?

    一支箭又射穿一个黑衣人的肩膀,为首的黑衣人大怒,终于不胜其扰的下令道:“先杀了拿弩箭的。”

    四个黑衣人瞬间从各个方向围向黎宝璐,黎宝璐揽住顾景云的手一紧,脚步一错,众人只觉眼前一错,黎宝璐已经揽着顾景云从四人的包围圈中跃了出来,手上的弩箭刷刷的往外射,一轮射完,六支弩箭只射中了两个黑衣人。

    不是黎宝璐的箭术不好,而是人家功夫太强。

    顾景云在黎宝璐的腰间一敲,示意弩箭不多了。

    仇恨别拉得太慢,黎宝璐就把弩塞他手里,自己一矮身从小腿上抽出一把匕首,带着顾景云飞跃而上,从一个黑衣人身后掠过时匕首狠狠地朝他后腰一送,再一搅,黑衣人忍住痛反应迅速的反剑向后一刺,这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但黎宝璐在搅动之时早就后撤,几乎在他的剑尖到的那一刻她便揽着顾景云后撤,脚步一错再次飞跃离开……

    这等轻功,不仅四个青年看得目瞪口呆,便是黑衣人们都惊诧得差点忘了动作,反倒是两个江湖人,郑奕和玄衣人们惊叫:“白衣飞侠!白一堂是你什么人?”
第63章 相遇章节目录第65章 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