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3章 相遇

第63章 相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阵狂风刮过,将黎宝璐头上的油布刮开,雨水劈头盖脸地砸下,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耳边听到红枣嘶吼的声音,手中的缰绳被扯了好几下,车颠簸的差点侧翻,听到车里“咚”的一声巨响,黎宝璐脸色难看。

    她跳下车,伸手扯住红枣鼻旁的缰绳,摸着它的脖子安抚了好一会儿才让它稍稍安静一些。

    但她知道,动物怕雷电,要是再不能找到避雨的地方,哪怕是淋雨他们也得停下了。

    好在马车上盖了演示的油布,哪怕是停在路中间他们也有个避雨的地方。

    但……

    黎宝璐看了看已经开始积水的官道,只怕到时候连停车的地儿都没有了。

    就在黎宝璐犹豫着是不是要弃车往高处走时,她锐利的眼角发现了树林后一点点光。

    在因为下雨而昏暗的天色中那点光尤其明显。

    黎宝璐心中一喜,也顾不得其他,扯了红枣就往那走。

    绕过一个小树林,转过弯便看清了那发出亮光的地方,那是一座庙。

    黎宝璐松了一口气,扯了红枣就赶过去。

    庙前的廊下已经停了好几辆车,一旁还栓了十来匹马以及驴。

    黎宝璐脚步微顿,脸上就扬起笑容,高兴且大声的与车里的顾景云道:“云哥哥,我们找到了一间庙。”

    车里的顾景云面沉入水,闻言微微蹙眉,转身将黎宝璐收在行李里的弩箭拿出来单独打包,就塞在易拿的地方。

    黎宝璐很快将车扯到屋檐下,把红枣解放出来拴到一旁,摸着它的脖子安慰了好一会儿,又从车后拿出一捆草贿赂它,这才让它受伤的心灵好转,对她这个主子喷了一下鼻子,表示原谅她了。

    顾景云拎着行李下车,见她还磨蹭着只顾安慰骡子,便脸色难看的上前把一件大衣披她身上,道:“还不快进去梳洗换衣服,嫌不够湿冷吗?”

    黎宝璐吐吐舌头,捏好衣服单手接过他手中的两个包袱进庙,顾景云便拿了剩下的一个包袱,又从车里将木桶拿出来放在院子里接水。

    木桶是他们路过一座小镇时补给的,可算是给他们帮了大忙。

    俩人一进庙,庙里的人就纷纷将目光投在俩人脸上。

    见他们都是半大孩子,众人的心都不由一紧。

    他们不怕来的是成人,因为在外行走的大多是成人,老弱妇孺,敢在外晃荡,还敢住进荒庙的,多半有所依持,这样的人最不能得罪,也最应该防备小心。

    而这俩半大孩子,女孩且不说,那男孩面色苍白,看着就不多健康,但这时没人敢轻看他们。

    黎宝璐的目光在庙里一扫,在扫过东角时目光微微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移开,率先往西北角而去,只有那里还有个空处,其他地方都叫人占了。

    这是一座破庙,里头供着地藏王菩萨,佛像有些歪斜,上面被腐蚀得点点斑斑。房梁上蜘蛛网连成一片,似乎已经将整个庙宇都占了去,可见其荒废程度。

    这样的地方,一年也难得见人在此歇脚,但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此时庙里聚了不少人。

    庙东角升起了两个火堆,分男女而坐,几个壮汉坐在外围护着里面的人,他们估计也是刚到没多久,身上颇有些狼狈,但让黎宝璐特别注意到他们的原因是其中有几个人她曾在威远镖局的车队里见过。

    若无意外,他们就是威远镖局的人。

    但这里已是福建北部,再走一天半就进入浙江了,这些人要去京城,最快的路线应该是走江西那边,怎么会绕到福建来?

    庙正中央则是被两个江湖青年所占,他们正盘腿坐在地上分食一只烤鸡,时不时的拿起水囊对饮一口,闻着味都知道里面是酒。

    之所以知道他们是江湖中人,不仅因为他们动作洒脱,还因为他们放在身旁的剑,更因为黎宝璐听到俩人正低声议论新一轮的武林大会。

    黎宝璐差点左脚拌右脚摔在地上,原来古代真的有武林大会这种东西啊。

    靠近门口的西南角则是两个庄稼汉所占,他们身旁还放着两个大背篓,里面都是沙梨,俩人坐在火堆旁一边烘衣服,一边满脸担忧的看着外面的暴雨。

    而占了南角,就在他们隔壁不远的则是四个大男人,黎宝璐扫了他们一眼,觉得其中那个年纪最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像是出来游学的世家子弟,而其他三人隐隐以他为尊,也颇为照顾他,像是他的护卫,但看样子却又不像是一般的护卫。

    黎宝璐扫过一眼便作罢,将东西放在地上就开始折腾着要换衣服。

    把地上的茅草扫开,看到地上一团水渍,她这才知道那两个庄稼汉为何不选这个靠里的位置,而是要选门口那种地方,因为这里漏雨呀!

    顾景云也看到了,他稍稍往后一移,目光在庙里一扫便找来三条粗粗的棍子支起来。

    他从一个包袱里找出一张毛毯在棍子上一围便围出了一个私密的空间,他状似随意的拿起一个包袱塞进黎宝璐的怀里,道:“快进去换衣服。”

    黎宝璐拿了包袱钻进去,顾景云厉眼扫了庙里一圈,大家纷纷收回看过来的目光,老老实实地的垂下眼眸。

    郑奕收回目光,低声微叹,“也不知是巧合,还是……”

    “大少爷,要不我过去打探一下?”与顾景云交谈过的镖师道:“他们没有足够的柴禾,我拿些过去,要真是巧合,说不定我们能请他们帮忙……”

    郑奕想了想,便点头道:“好,不可勉强。”

    镖师点头,暗暗留意那边的动静,打算等那小女孩换好衣服便过去。

    而一旁被围在中间的青年也微微扬起眉毛,他姿态放松的靠在墙上,指了指地上的柴禾冲左手边的青年微微点头,那青年便起身抱了一把扔给顾景云,叫道:“那小子,这点是送你的,自己过来点火。”

    顾景云嘴角扬起笑容,起身冲四人揖了一礼,谢道:“多谢兄台。”

    但他并没有过去点火,而是继续站在“试衣间”前等黎宝璐。

    黎宝璐换好了衣服出来,她伸手摸了摸顾景云的身上,见他只有袖子处湿了一点,放下心来,“一会儿我熬姜汤,你多喝一点。”

    顾景云点头。

    黎宝璐就把人推进“试衣间”,“快换衣服吧,我来烧火。”

    她转过身对四个青年笑一笑,甜甜的道:“多谢四位大哥哥了,只是我这儿没有引火的东西。”

    柴禾都给了,四人也不吝啬那点引火的东西,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青年干脆从火堆里挑了一根燃得正旺的柴给她。

    黎宝璐就用那堆柴禾快速的烧起火来。

    好不容易才想了一个借口的镖师与郑奕:“……”

    黎宝璐各种常用药材都备有一些,作为重要药材和食材的生姜,黎宝璐自然也准备了不少。

    她直接掏出一大块,从包袱里拿出镰刀就削,很快就把姜削成小小的一片。

    将水囊里的水倒进去三碗,直接把锅放在火上烧。

    看着将空的水囊,黎宝璐忧虑的看着外面的雨水,那应该是能喝的吧,据说文人雅士们还喜欢专用雨水泡茶喝……

    顾景云一出来就看到小妻子脸上的表情,他抽了抽嘴角,道:“去把木桶拎回来,将水烧开多沸一会儿就行。”顿了顿又解释道:“放心,雨水便是不干净也脏不到哪里去,能喝。”

    黎宝璐放下心里,屁颠屁颠的跑去拎木桶。

    因为刚经过暴雨,俩人都有些筋疲力尽,谁也不想动弹,所以晚饭便是两把米熬成的粥。

    顾景云喝了姜汤,也不介意,直接喝了一碗热乎乎的白粥便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要睡。

    黎宝璐身体比他好,吃饱了又收拾了一下,用干茅草在不漏雨的地方铺了一层,然后将毯子铺在茅草上,就拽了顾景云让他睡在毯子上。

    庙里的人还看到顾景云从一个大包袱里拿出一个枕头来放在毯子上。

    众人:……

    青年诧异的挑眉,没料到这人比他还精细。

    而郑奕则是一阵无语,拦住要过去打听的镖师,算了,这俩人真的很像是出门郊游的,这样的人是不会做劫镖这样的事的,因为要吃太多苦了。

    至于求对方帮忙,郑奕更不抱希望了,真要与他们这趟镖扯上关系是不可能让他们这么优哉游哉的生活的,对方多半不会答应。

    黎宝璐打了一个哈欠,将做“试衣间”的棍子往外一移,将几件衣服往上一甩,立时将众人的目光隔开。

    她躺在顾景云身旁,手臂搭着他的手臂,困倦的睡了过去。
第62章 遇雨章节目录第64章 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