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2章 遇雨

第62章 遇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行人没有碰上村庄,更没有客栈,只能野营。好在黎宝璐准备充足,此时天气又炎热,晚上并不冷,所以很好野营。

    见前面镖局的人停下宿营,黎宝璐也找了个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下,找了块空草地清理出一片地方。

    顾景云则去与镖局的人打招呼。

    他们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走,为免误会自然要与对方说明一下。

    黎宝璐一边清理晚上要宿营的地方,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顾景云,直到他与镖局的人谈完回到她身边她才收回目光。

    黎宝璐的动作并不隐晦,一直打量他们的镖师自然发觉了,等人一走,两个镖师就去前面的马车回话。

    接待顾景云的镖师道:“他们要去杭州,与我们并不同路,我观他神色并不是非要跟在我们后面。”

    郑奕看向另一人,那人便是一直在观察顾景云与黎宝璐的镖师,他道:“那小公子步履虽轻,却落地踩叶,应该会些武艺,但不精,倒是那小女孩有些蹊跷,我见她步履沉重,不似习武之人,但她目光从未离过那小公子,看样子,该是她保护那小公子才对。大少爷,这俩人年纪都太小,小小年纪便敢出远门,不是无知,便是有大本事之人,我们不得不防。”

    郑奕低头沉思片刻,点头道:“你说得对,我们不得不防,但去杭州和去京城的官道有重叠之处,至少未来三天我们得走一条路,我们总不能把他们赶走。”

    “我们可以加快速度,”观察他们的镖师道:“我一路注意他们,发现两个少年赶路并不急,刚才那小姑娘拿出来的东西很齐备,显然他们并不打算吃苦,既如此,我们不如加快行程,他们为免奔波,肯定不会追上来。”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甩人的好法子。

    郑奕想了想,便点头道:“叫人埋锅造饭,把明日一早的干粮也做出来,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尽快把人甩下。”

    他们这次带往京城的镖价值太高,可容不得一点疏忽。

    黎宝璐从附近捡了几块石头搭了两个灶,从行李里掏出两个锅放上去,又掏出两个水囊来淘米洗米。

    天气炎热,她打算熬锅粥来吃。

    顾景云帮着从附近捡了不少柴禾,确定够晚上烧的后就从车上掏出一把青菜,他问黎宝璐,“你打算晚上做什么?”

    “青菜粥?”

    顾景云静静地看着她。

    “好吧,那就分开做,但车上除了青菜就只有鸡蛋,或许我可以在附近找找有没有野鸡或野兔。”

    “把水囊给我,我去洗菜的时候顺便把水囊装满。”顾景云淡淡的道:“还有,我不要吃大乱炖。”

    黎宝璐的厨艺不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最要紧的是她总不肯用心做,最爱把各种食材混在一起炖,逼得顾景云都学了一手好厨艺。

    他拿着水囊见黎宝璐应得痛快,犹豫了一下道:“算了,还是等我回来再做吧。”

    “好。”

    顾景云:“……你下次记得不要应得这么快,不然我会怀疑你为了不做饭特意把东西乱炖的。”

    黎宝璐试图用自己真诚的目光打动他,“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人吗?”

    然而顾景云看也不看她,冷哼一声便走。

    镖局那边的人早拿着东西去打水了,所以顾景云根本不用寻找水源,跟着他们往林子里走就行。

    一条山溪哗啦啦的从山上流下,溪水清澈,潺潺的流向地面,地上零星分布着几个大坑,清澈的溪水将坑填满,然后溢出,将附近的水草滋养得异常丰美,在将这一片都填满后才慢悠悠的顺着一道口子溢出,流往更远的地方。

    两广地区多水,尤其现在又是多雨的五月,只要一下雨,山上汇聚的雨水就会往下冲刷,形成一道道山溪,有时雨大还能形成一道道小小的瀑布。

    顾景云站在溪边顺着山溪往上看了看,见半山腰处的溪水时不时的因为撞击到石头而径直往下飞溅,沁凉的溪水洒在脸上,燥热的身体顿感一阵清爽。

    他忍不住露出微笑,吐出胸中一口郁气,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打水。

    镖局的人看到顾景云,冲他点了点头就提着水回车队。

    顾景云看着他们提着的木桶若有所思,看来他们准备的还是不够充分,虽然带了两个大水囊,但依然不够打水用。

    下次路遇城镇倒是可以买只木桶备用,说不定他们还能在路上洗个热水澡呢。

    顾景云拎着两个水囊回去时,黎宝璐已经把他们晚上要睡的帐篷给搭好了,红枣(他们的代步工具骡子)正开心的在一旁啃草啃得不亦说乎。

    顾景云将水囊给黎宝璐便从行李里拿出两个鸡蛋与洗好的青菜做菜。

    黎宝璐勤奋的给他烧火,被顾景云不耐烦的赶走,“我自己能来,你还是把红枣顾好吧,它今晚不吃饱,明天恐怖不会乖乖听话赶路。”

    黎宝璐就提着一把镰刀任劳任怨的去给红枣割草。

    不远处留意他们的镖师目瞪口呆,这是……好奇葩的出门行李呀。

    骡的草料不应该一开始准备好吗,竟然还要现割!

    那少年竟然还拿了青菜和鸡蛋现煮菜,这是把赶路当郊游了吗?

    谁出门在外不是带了干粮,路上烧了水泡一下就能吃的,竟然还这么讲究的现煮粥煮菜?

    这两个一看就没有出门的经验。

    安全警报级别再度下降,虽然如此,郑奕依然不敢懈怠,五更一到就叫人起床开始赶路。

    黎宝璐彼时正与顾景云躺在一起睡得香,听到动静便起身拉开帐篷往外一看,见他们收拾东西要走,她就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星。

    但以天色计时实在不准,她只能把帐篷再拉开一些,借着火光看放在角落里的小沙漏,当看清楚刻度时她忍不住哀嚎一声,这才凌晨三点呀,起那么早是要闹哪样?

    黎宝璐拉上帐篷躺下继续睡。

    一旁的顾景云打着小鼾睡得正熟,显然外面的动静并没有闹醒他。

    镖局的人动作又轻又快,不到一刻钟便开始启程离开。

    郑奕掀开车帘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帐篷,脸上不由露出笑意,看来这俩人的确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一个镖师上前低声道:“大少爷,刚才那小姑娘掀开帐篷看了一眼,现在又躺回去了,估计不会再追我们后面了。”

    郑奕满意的点头,“走吧,早点到京城早点放心。”

    镖局的人一走,黎宝璐就不敢睡实,虽闭着眼睛,耳朵却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因此顾景云一爬起来她就清醒了。

    顾景云小心翼翼的拿开黎宝璐的手,一低头就对上了她一双清亮的眼睛,那眼里哪有一丝睡意。

    顾景云就把她的手毫不客气的丢开,“既然醒了怎么不起床?”

    “没醒,只是没睡实而已。”黎宝璐爬起来扭了扭脖子,道:“我觉得在地上睡不舒服,下次我们可以试试在车上睡。”

    顾景云没答话,拉开帐篷钻出来,一抬眼就看到了对面空荡荡的营地,他瞳孔一缩,指着对面问道:“人呢?”

    “走了,五更一到人就走了,现今已走了有一个时辰了吧,他们是走路,要赶上去吗?”

    顾景云若有所思道:“不用,我们自走我们的,不用特意去赶。”

    黎宝璐打了一个哈欠,就爬出来开始收拾帐篷。

    顾景云就地打了一套五禽戏,这才指了锅道:“我今天早上想吃鸡蛋饼。”

    这个难不倒黎宝璐,她提起水囊道:“我去打水回来给你洗漱,你先生火,回来就给你做。”说罢几个起跃就消失在顾景云的眼前。

    顾景云慢腾腾的捡了些干草,才把火石划开点上活黎宝璐就提着两个水囊回来了。

    小两口洗好脸就空出来一个水囊,黎宝璐把昨天晚上烧开凉在一旁的开水倒进水囊,这才用锅烙饼。

    这就是镖师们一直不能理解的,赶路,赶路,一个赶字便强调了速度,谁会没事在路上折腾这些?

    这时候天气炎热,干粮难放,但烤干的饼,馒头以及烤干的肉都能保留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要用开水泡了就能吃,味道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至于水,别说出门在外,便是在家里,认真将水烧开了再喝的人都少,除了泡茶,谁不是拿了瓢舀水便喝?

    像黎宝璐这样提前一个晚上将水烧开,又晾凉了把水装在水囊里,那纯属吃饱了撑的。

    等做完这些都费去多少工夫,耽误了多少时间?

    反正等黎宝璐和顾景云吃饱喝足,再把东西收拾好放上车开始启程时,本来还只是微亮的天色大亮,天边已经开始出现朝霞,再过不久一个大红圆饼就会从山尖蹦出来……

    黎宝璐和顾景云并不赶时间,俩人优哉游哉的往前走,碰上了城镇就歇一歇,补充一下消耗品,顺便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碰上村庄就进去借宿一晚,顺便参观一下当地的氏族祠堂,听一下村里老人说古,聊一聊农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时就找一个山青水绿之地野营。

    俩人在城里逛过夜市,也在小山村里围着老人听过奇谈故事,更并肩躺在草地上数过星星,看过月亮。

    当然,顾景云是认为自己在看天象,推演天气。

    在他的预测中,他们成功的避过三场雨,提前在毒太阳炙烤人前买了好几个大西瓜在车上备着。

    就在黎宝璐觉得他们可以一路顺畅的到达杭州时,顾景云预测失败,他们被兜头洒下雨水。

    豆大的雨滴随着狂风扫在脸上,黎宝璐难受的半闭上眼睛,顾景云要推开车门出来,黎宝璐一边控骡,一边将人往里推去,恼道:“病了我给你下三两黄连,看苦不死你,还不快往里去,嫌我这儿还不够乱吗?”

    顾景云咬牙,退回去翻行李,半响才翻出一张油布,忙推开车门给她披在身上。

    黎宝璐全身早已湿透,但油布挂在头上好歹能挡去一些雨,她也就没阻止。

    她眯着眼睛努力辨别雨中的路,牢牢的抓着缰绳,生怕骡子一个不听使唤就乱跑。

    两边都是密林,如今雷电闪烁,她可不敢往树下走,万一没被雨淋死,被雷给劈死了怎么办?
第61章 出发章节目录第63章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