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60章 请帖

第60章 请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天未亮时黎宝璐就爬起来了,今日是放榜日,她要去看成绩。

    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一转身就对上了对面床上眼睛晶亮的顾景云,她吓了一跳,然后才意识到顾景云也没睡好。

    黎宝璐抿嘴一笑,她还以为他自信能拿到第一呢,原来也不是不忐忑。

    顾景云见黎宝璐已经穿戴好,便懒懒的坐起来靠在枕头上,道:“先吃了东西再去吧,辰时才放榜,你去太早也是枯等。”

    “我到街上买两个包子带上就行,你再睡一会儿吧。”黎宝璐动作麻利的洗漱好,拿了钱就出门。

    她自觉出来已经够早了,谁知道到了礼房前那里已经候了许多人,将公告墙前的位置全占了。

    黎宝璐仗着身形灵活挤到了前面,然后便等着放榜。

    临近辰时,礼房前已是人山人海,不仅考生及其家人在等着放榜,便是各接待考生的客栈也派了伙计来看榜,礼房旁还一溜站了不少衙役,专等着知府唱榜后送榜,好拿些赏钱。

    黎宝璐站在第一排,目光炯炯的看着礼房的大门,颇有一种前世等待高考成绩的心情。

    辰时,礼房大门缓缓打开,知府与两位副考官拿着一张红榜走来,这是头榜,为院试前三名,从第三名开始唱起。

    知府唱名后才贴榜,黎宝璐提着心紧紧地盯着知府,身边的声音渐渐远她而去,黎宝璐只听得到知府的声音,她捏着拳头全神贯注的瞪着他,直到从他嘴里听到“琼州顾景云”五字,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些许。

    知府唱名完便把红榜交给一旁的衙役,让他们去贴榜,礼房里又送来一张红榜,这是第二张,为第四名到第五十名。

    黎宝璐却已经不去关注他们,而是挤到前面看刚贴出来的红榜,将第一名看了又看,确定名字籍贯都是顾景云这才兴奋的一挥拳头,奋力的挤出人群去。

    而衙役也已经接了红榜骑了快马去前三名落脚的客栈里报喜信。

    黎宝璐从侧面挤出去,运气轻功就抄了近路,硬是赶在衙役前奔回客栈。

    没办法,衙役要绕城一圈以报喜,她却是哪儿近走哪儿。

    黎宝璐蹬蹬的跑上三楼,让呆在客栈里没出门想拦住她打听消息的考生们根本来不及拦人。

    大家只觉得他们手刚刚抬起,那人便一阵风似的刮上了三楼。

    黎宝璐心里还吐槽呢,没事不去看榜,呆在客栈里干什么,害得她都不敢甩轻功,只能用跑的,生怕把这些书生们吓坏。

    黎宝璐冲进房间,兴奋地对屋里的人喊道:“景云,榜出来了,你得了案首!”

    屋里的人俱微怔,顾景云片刻后就露出了微笑,赵宁也很快反应过来,起身和顾景云道喜,其他几人也反应过来,忙与顾景云道喜,只是再说话时就有些心不在焉了,显然也是惦记着成绩。

    黎宝璐这才发现屋里有不少人,她低下头去冲着众人羞涩的一笑,然后拎起屋角的茶壶给众人沏茶,笑道:“照顾不周,还请诸位见谅,一会儿报喜的衙役就来了,我先去准备些赏钱。”

    赵宁忙起身道:“弟妹去吧,我们也下去大堂等消息,便不打扰你们了。”

    顾景云将人送出房门,关上门后才眼睛晶亮的问道:“你看到榜单了?”

    黎宝璐连连点头,“我再三确认过,名字,生辰和籍贯都对。”

    顾景云的嘴角这才高高扬起,他对自己的才华自信得很,但考试从来不是只看才华的,在成绩未落定前,一切皆有可能。

    黎宝璐拿出五两银子蹬蹬的跑去找掌柜,跟他全换了铜板,以作打赏用。

    掌柜的没想到案首还真出在他们客栈,高兴的团团转,看到黎宝璐拿了银子来,便拍着胸脯道:“夫人放心,如今银兑铜板是一两兑一千一到一千二不等,我给您按一千二兑好如何?”

    “那就多谢掌柜的了。”

    黎宝璐才拿到铜板,外面就响起了敲锣声,远远地就听到一声报喜声,她便知道是报喜的衙役到了,忙拿了铜板出去打赏。

    她将两吊铜板赏给衙役,一吊交给伙计让他们分了,剩下的两吊则叫人散给外面等着的乞丐及百姓。

    这是她一早和掌柜打听好的,这赏不是最好的,但也绝对不差。

    黎宝璐将钱全散光,这才喜滋滋的要回去找掌柜的定晚上的酒菜,顾景云高中,怎么也要请几个交情比较好的吃一顿。

    才转身就被一精壮的中年男子拦住,他迟疑的看了一眼黎宝璐,问:“可是顾公子的夫人?”

    黎宝璐笑吟吟的点头,“是啊,大叔何事?”

    “我家大人想请公子晚上去赴宴,”中年男子又打量了一下黎宝璐,这才将请帖给她,道:“还请公子晚上务必到。”

    这话很不客气,黎宝璐接了请帖笑问,“不知贵府大人是哪位?”

    “顾公子看了请帖自然知道。”中年男子一抱拳,转身便走。

    黎宝璐打开请帖,见底下的落款是周公和便了然。

    广州知府周毅,字公和,顾景云说他资质平庸,于政事上少有建树,甚至因为看清商人导致广州商业发展受挫,却极看重读书人,于文学上尤为宽容,这也是顾景云较为自信能拿案首的原因之一。

    毕竟,若是遇上谭谦那样的主考官,他想要出头还真有些难。

    黎宝璐没想到唱榜还未结束,他家的下人就上门来请顾景云了,这份看重未必是好事。

    顾景云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将请帖合上,道:“让掌柜的晚上照旧整出一桌酒席,我请赵宁帮我招待,你与我一起去赴宴。”

    “周公和找你能有什么事?”

    “无非是拉拢或警告,若是拉拢,我自有话回绝他,若是警告,”顾景云脸一沉,“我又有什么值得他警告的?”

    黎宝璐担忧的看着他,显然他们想到了同一点上,只怕周公和知道顾景云的来历,与京城忠勇侯府狼狈为奸。

    “是祸躲不过,我们只管去,榜单一出,我已是有功名之人,他并不敢明着把我怎样,何况,不是还有你吗?”顾景云对她露出笑容,“要是他真打算做什么,你总能把我带出来吧?”

    黎宝璐一凛,拍着胸脯道:“你放心,我一定能!”

    她却想起了那中年男子,当时他的目光,只怕已怀疑她身具功夫了吧?

    只希望周公和身边的人都是像中年男子一样学的是硬功。

    客栈下面闹哄哄的,不去看榜的考生都呆在大堂处等消息,有高中的,也有落榜的,喜喜悲悲交织在一起,赵宁也已经从自家书童那里知道自己高中第十六名,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大手一挥就打赏了前来报喜的衙役五两的上等喜封,然后兴冲冲的来找顾景云,听到顾景云让他帮忙宴请几个好友便不客气的挥手道:“何必如此麻烦,不如一并交给我,我出钱请大家吃一顿,便算是你我俩人的宴席。”

    赵宁家是惠州大地主,一点儿也不缺钱。

    顾景云一想便道:“那便算你请他们的,只是要给我留一碗水酒,晚上回来我敬你,这些时日多仰仗你照顾。”

    赵宁一说完就后悔了,他纵然不缺钱,但这样大包大揽反倒像是顾景云缺钱一样,但见他一点也不介意,这才松了一口气,忙笑道:“这是应该的,别说一碗,便是整坛留给你也行,只是晚上你要去哪儿?”

    顾景云&黎宝璐:“……”合着刚才他们的话都是白说了,这人竟然没听!

    而此时,刚从礼房回来的知府正在见自家长随,“如何,可见到顾景云了?”

    “没见到顾景云,但见到了顾景云的夫人。”

    周公和一呆,半响才迟疑的问道:“我若没记错,顾景云周岁还未满十四吧,竟然这么早就成亲了?”

    广东地区的孩子成亲早,但那是在中下阶层,为了少交点丁税和少一个人的口粮,在中上阶层,男孩一般要到十六七才成亲,女孩也要及笄之后。

    顾景云是读书人,又能住在客栈的上房,可见家资不少,又怎会如此早的成亲?

    他可还想与他打好关系好,做个媒什么的。

    “据说是青梅竹马,家里人担心他在外不能照顾好自己才提早给他娶的,他那媳妇比他还小呢,一团孩子气,不过行事沉稳,小的见她将打赏一事安排得井井有条,可见是个贤妻。而且,”长随犹豫了一下道:“小的看她步履轻盈,似乎,似乎练过武功。”
第59章 买车章节目录第61章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