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529章 脱身

第529章 脱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宝璐眉头紧蹙,心里很不舒服,宁思涵是她的学生,韦莞也是。

    她点头看着韦莞,怒火一阵一阵的往上冒。

    宁思涵是她目前见过的最胆小的女孩,这孩子在自个的班级里说话都是低着头小小声的,练了两年多,她在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声音也就刚能够让人听见而已。

    这样的女孩,如果不是韦莞拿话哄住她,她是不可能独自一人留在包间里跟韦茁相处的,别说韦莞只是去更衣,她就是去逛街,宁思涵都会亦步亦趋的跟着。

    她不知道韦莞是怎么跟她说的,也不必知道,从这包房里只有韦茁和宁思涵俩人起她就知道宁思涵那傻姑娘叫人算计了。

    但这事她要怎么处理呢?

    搁在她记忆中的前世,简单得很,直接报警就行,现在……

    强/奸未遂,告上衙门韦茁最多打几板子就放了,宁思涵的一辈子却有可能毁了。

    她这是在帮害人者,还是被害者?

    说到底还是女子弱势,世人对女孩太过苛刻,只可惜这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改过来。

    在她的前世,那样相对民主的一个地方,先辈们为女权奋斗了百年,在大部分人的思想里,对女人也依旧更苛刻和歧视。

    哪怕是心里不舒服,她也没有立即就让女权在大楚蓬勃展的想法。但她总想为她,为她未来的女儿,为世间的女子和后人们做些什么。

    可是这些东西都太遥远了,当务之急是让宁思涵不沾染一分的脱身。

    顾景云见妻子眉头紧蹙,便知她在忧心什么。

    他就伸手抚过她的额头,笑道:“这事让我来。”

    打人他不擅长,但收尾却难不倒他。

    敲门声起,南风和红桃青菱来了,一到酒楼顾景云就给他们自由,让他们到楼下看热闹去了。

    酒楼临湖而建,楼下便是湖边,只要能挤进去就能看到比赛,总比呆在三楼走廊里强。

    但是就是苦了找他们的伙计,站在酒楼门口喊了老半天才把三人喊出来。

    顾景云用包间里的笔墨写了两封信,分别递给南风和红桃,浅笑道:“去找店里的伙计,将信送给卫丛公子。”

    另一封信则是给红桃,他走到窗边指了一个大棚道:“看到那个钟字了吗?将信交给静怡郡主。”

    俩人接了信便退下,顾景云看向青菱,蹙眉半响才道:“你去门口候着吧。”

    青菱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嘟了嘟嘴退下。她的年纪小又不是她的错。

    屋里一下又只剩下五人,一个在屏风里紧张的躺着,一个躺倒在地上已经又生生的疼晕过去了,还有一个则忐忑的跪在地上,顾景云则拉着黎宝璐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

    并没有让他多等,外面很快热闹起来,即使隔着门他也能听到卫丛不羁和得意的声音,“爷儿今儿赢了钱,高兴,便破例请尔等上船游玩,半刻钟,想走的走,过时可不候了!”

    “竟敢用‘尔等’称呼我们,兄弟们,只是上船玩哪里够,大家伙赶紧点菜,我们拎了上船吃用,卫疯子运气好,刚赢了蓝跃一千两银子,又新得了一艘船,不狠宰他爷儿今儿肯定睡不着觉。”

    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人立时坚定了,纷纷走出包房,缠着问道:“卫疯子和蓝公子比什么了?那船哪里来的?这时候竟然还有船给他……”

    卫丛不耐烦的要转身下楼,“船是我好兄弟租了不用,好意送给我的,你们要不走我可不等了。”

    能够上三楼包间的身份都不会太低,彼此间即使没见过面也听说过对方。

    大家打开门一看见卫丛那边竟然有这么多家公子,心中不由一动,这倒是难得的拓宽人脉的时机。

    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思量算谋,便笑盈盈的应了,叫下人从酒楼里点了些饭菜便拎上了船。

    卫丛被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离开酒楼时带走了一群人,其中三楼三分之二的人都跟着他走了。

    三楼一下空了一大半,安静不已,正巧湖面上的比赛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吸引到湖面上去了,没人再去在意之前隐隐传出来的哀嚎声。

    便在此时,两个仆妇领着一群丫头前来,混在其中的红桃和青菱点了点头便推开门进入包厢,只有为的两个妇人跟着进去,其他人则都留在了外面。

    顾景云对她们微微点头,指了指屏风道:“人在里面。”

    妇人屈膝行礼后拎着一个包袱绕过屏风,很快俩人就扶了重新梳洗打扮过的宁思涵出来。

    黎宝璐已经明白顾景云的意思,指了指地上跪着瑟瑟抖的韦莞道:“把她也带走吧。”

    韦莞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她不由俯磕头道:“先生,求先生饶了我兄长,他,他不是故意的,等回到家里我必禀报父亲,让父亲严惩他……”

    “你放心,”黎宝璐冷淡的看着她道:“我是知道刑律的,不会私下用刑,更不会杀了他的。你兄长此时不是好好的跟我们饮酒谈诗吗?”

    韦莞抖得更厉害了,忍不住涕泪横流,她害怕,若是韦茁在这里出事,回去后母亲一定不会饶了她的,便是她平日再得宠,她也比不过她的宝贝儿子,何况她还是庶出。

    哪怕她是记在她的名下,是充作嫡女养大的,那也改变不了不是她的血脉的事实。

    黎宝璐却不容她再说下去,冷声道:“你若是想留下,也可。”

    她抬头对两个妇人点头道:“劳烦两位嬷嬷了,回头我一定亲自登门和静怡郡主道谢。”

    两个妇人微笑道:“太太说的哪里话,我们夫人和您婆母是什么交情?夫人也把顾公子当子侄一般,以后太太再有吩咐只管来找夫人。”

    说罢扶着宁思涵就要离开,韦莞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恐惧的看向黎宝璐,见她神色淡淡,便知哪怕是她留下黎宝璐也不会改主意,而她并不知道黎宝璐要怎么对待她兄长,要是……

    那她留在这里,她的名声和前程也会毁了的。

    看着两个嬷嬷扶着宁思涵头也不回的离开,韦莞再不敢迟疑,脸色涨红的给黎宝璐磕了一个头,懦懦的道:“还请先生念在韦家的面子上饶过我兄长这一遭,我,学生先行告退了。”

    说罢在黎宝璐讥讽的目光中快步跟上前面两个嬷嬷的脚步,几近落荒而逃。

    黎宝璐看着关闭的门口沉默不语,如果韦莞选择留下,她不会改变对韦茁的处置,却会高看她两眼,但现在,韦莞在她眼里不仅心思狠毒,自私自利,她还蠢。

    她闭了闭眼,扭过去看向窗外。

    顾景云道:“心地善良的蠢货还可以傻人有傻福,她既心思狠毒又蠢,那便活该比别人活得艰难些,你何必替她担忧?”

    说罢转身对红桃道:“去点些酒菜来,我们饿了。”

    红桃犹豫,“酒?”

    顾景云点头,“正是酒,不用好酒,味道够浓够烈就行。”

    红桃扫了一眼瘫在地上的人形物品,明白过来,恭敬的退下。

    两个妇人和一群丫头将宁思涵和韦莞护在中间笑容满面的去了钟家的大棚,李静怡看到她们便是一喜,伸手拉住她们笑道:“可算是来了,我就指着你们给我撑场子了。”

    她拥着宁思涵和韦莞对一群夫人笑道:“别显摆只有你们有姑娘,我现在也有了两个,赶紧掏见面礼。我今天总算是回本了。”

    众夫人见宁思涵和韦莞眼生,笑道:“可别是随便拉来一个便冒充是自家的后辈来骗我们的见面礼吧、”

    能够端午佳节跑来相会的夫人自然都跟李静怡关系不错,这两个姑娘出现得突然,但她们并没有多问,而是顺着她的话打趣着牵着两个姑娘的身份。

    李静怡自豪的笑道:“哪里是随便,她们可是我家莲儿的同窗兼好友,我还想着认她们做干女儿呢,你们说这见面礼该不该给?”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不给也不行了。”

    大家都从身上拿出一两样东西送给宁思涵和韦莞,宁思涵羞红了脸,低着头接过。

    李静怡见她这样乖巧,加之又有顾景云叮嘱,知道这个女孩是要她特别照顾的,她便拉过她对大家笑道:“我就喜欢这样乖乖巧巧的女孩,偏我家莲儿和几个侄女全都是活泼性子,皮得不行。好容易书院放三天假,她们不回来跟家人过,反倒跑去找同窗,总之是有做不完的事。本来说好了是在岸上玩,中途来陪一陪我,结果找到了船就溜得干脆,亏得思涵和小莞怕水,要不然我今儿可真是孤家寡人了。”

    这一番话算是将缘由点出来了,今后不论是谁问大家都如此回答便可。

    李静怡安抚的拍了拍不安的宁思涵一下,对她微微点头。

    韦莞的脸色却苍白如雪,这样一来,宁思涵是彻底脱身开去了,跟着宁思涵她自然也脱身开去了,但她大哥怎么办?
第528章 怒火章节目录第530章 哑巴吃黄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