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48章 送别

第48章 送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何子佩也正与顾景云说这个话题,不过她却是叮嘱自家外甥不要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眼,要与宝璐同心一力。

    她道:“不要觉得宝璐什么都听你的便觉得她性子软,其实她倔强得很,触及了她的底线,便是天王老子站在她面前她也不会退后一步的。所以你得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否则把媳妇弄丢了,我们可不帮你。”

    何子佩最担心的便是外甥仗着自己聪明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聪明人做糊涂事杀伤力可是很大的。

    顾景云却满脸无奈,为什么大家看他都一副负心汉的样子?他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但见何子佩担忧成这样,他还是压住心里的无奈点头保证道:“您放心,宝璐是你们亲自教出来的儿媳妇,我就是把自个丢了也不会把她丢了的。”

    何子佩叹息一声,满目忧虑的放他走了。

    顾景云抽了抽嘴角,转身就去书房拿自己要带的书,走到一半才想起还没到母亲膝下聆听教诲呢,忙又转身回后院。

    何子佩正在小姑子房间里,将她嘱咐顾景云的话又与小姑子说了一遍,担忧道:“我自然知道景云是个好孩子,但为我们平冤已成了他的心病,我只怕他为了达到目的……”

    秦文茵淡笑道:“嫂子放心,在景云心里,宝璐是和我们一样的,他又怎么会为了亲人又舍弃亲人呢?”

    “可京城有顾家……”

    现在的景云自然不会,可到了京城就会与顾家打交道,那毕竟是他的父族,到时候顾家只要日日挑拨,再多加为难小两口,他们感情再深也会出问题的。

    景云和宝璐再稳重聪明,再感情深厚也只是两个十来岁的小孩,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易冲动,感情也最波动。

    秦文茵沉默半响才道:“景云与他父亲不一样,嫂子即便是不信他,也该信大哥,他可是大哥一手教养长大的。”

    何子佩叹气,就算是担忧也没别的办法,景云肯定是要走的,他总不能一辈子跟他们呆在这罪村里,何况他还有经天纬地之才。

    顾景云站在窗外听了半天悄悄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转身就走,回屋看到黎宝璐正一边哼着歌一边给他打包衣服,就问道:“我看上去很像负心薄义的男人吗?”

    黎宝璐上下扫描他,面如白玉,姿仪俊美,一双眼睛认真看着她时犹如星光璀璨,比她这个女子还要漂亮,加上面带一分病容,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反正黎宝璐见了他就想挡在他面前保护他,这样的美人就该护在怀里疼爱……

    脑洞开得太大,黎宝璐轻咳一声回神,面上严肃的摇头道:“不像,负心薄义的男人怎么可能长你这样?”你这样的美人应该担心别人负你才对。

    顾景云不知她心中所想,还微抬着下巴骄傲的道:“你放心,舅母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

    他是有多无能才会用自己的妻子去交换利益?

    黎宝璐不解的眨眨眼,顾景云也没解释,直接抬着下巴指着她包好的包袱问,“就带这么点东西?”

    黎宝璐转头看堆满桌子的包袱,无语道:“这还少啊,我还想再减减呢,最好每人就带两套换洗衣服就成。”

    顾景云抿嘴不语,半响才道:“我的茶壶茶杯必须带着,日常泡茶要用,还有我的枕头,外头客栈的东西不知道多少人用过,毯子太大就不用带了……我去书房收拾一下,一会把我要带的书和笔墨纸砚给你。”

    黎宝璐:“……”

    好在顾景云就带了一本辞典和自己的一本册子,剩下的便是最常用的笔墨纸砚了。

    黎宝璐挑挑拣拣,最后从十来支笔里挑出了四支,其他依然放进笔筒里,“笔就带四支,路上要是要用到别的再买。”

    又将纸淘汰来了一大半,“带一沓应急就行,不够了再买,这些东西外面都有的卖……”

    即便减去了很多,最后一打包依然有三个大包,还全都是顾景云的东西。

    黎宝璐回屋把自己的包袱拎过来放在他的行李上,瞬间将它们比得更巨大了。

    顾景云看着她的小包袱也默然无语,“你里头装了什么?”

    “两套换洗的衣裳。”

    “再多装一点吧,”顾景云拢着眉头道:“不然要是下雨了你连换洗的衣服都不够。”

    “哎呀,”黎宝璐拍手道:“差点忘了,要多带一点油布,不然下雨怎么办?”

    黎宝璐目光炯炯的看向顾景云,“要不我们把行李再减减?”

    顾景云一凛,立即拒绝,“不行,东西不能再减了。”

    “但东西都是我背,我才十一岁,你忍心吗?”

    顾景云看了看她的小身板,最后道:“到了县城我们就买头驴,再买辆驴车。”

    “你有钱吗?”

    顾景云咬咬牙,道:“我有!”

    黎宝璐转身就去厨房收拾了不少的调料品,又把两个锅找来,笑眯眯的对他道:“既然要买车,那就多收拾一点东西。”

    顾景云颇为无语的看着她忙碌。

    第三天一早全村老幼都来送他们,顾景云名义上可是全村小孩的老师,这些年黎宝璐也没少为大家免费看病,所以每个人都依依不舍的看着俩人。

    顾景云一走,孩子们就没有免费的学上了,黎宝璐一走,大家以后就不能免费就医了。

    白一堂把自己最满意的一副弓和一副弩给塞进行李里,叮嘱徒弟道:“你现在虽把本门的内功心法都学会了,但你年纪小,比起那些练了二十来年的武功高手还是差得远,所以出门在外要小心,也不可荒废了功夫,每日记得打坐练功。”

    “师父,以我的功夫现在江湖中能排几等?”

    白一堂不甘愿的道:“二等末尾吧,所以你还是要小心再小心。”

    黎宝璐乐得见牙不见眼,一等的高手可就那么十来个,她能排上二等,在外头行走应该就没什么可惧怕的了,她又不是去闯荡江湖,她是陪着相公去赶考的小娘子而已。

    白一堂看不过眼,打击她道:“不是人不去找麻烦,麻烦便不来找你,你得低调些知道吗?”

    “知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不告诉别人我会功夫,充分发扬白猪吃老虎的崇高精神……”

    “说人话。”

    “我一定缩着脖子不让麻烦找上门来。”

    白一堂不满的哼哼两声,继续道:“别让人摸准你的武功路子,先用弓弩,不行再动手,刀剑拳掌你都学过,轮着来,不行再上本门武功,知道吗?”

    黎宝璐点头。

    白一堂就叹息道:“当年你师父我就是不懂藏拙,一进江湖就锋芒毕露,这才落魄至此,你可不能跟师父学啊。”

    “师父放心,我一定不学你!”

    白一堂心中一堵,瞪着眼看她,黎宝璐没留意,而是频频向后看,问道:“师父还有何嘱咐,没有我就走了。”

    “没了,”白一堂没好气的道:“走吧,走吧,真是女大不中留,记得别荒废了武功就行。”

    本门内功心法是一等功法,只要持续练下去成为一等高手指日可待。

    黎宝璐的修炼速度比他还快些,他能在二十六岁时成为名震江湖的白衣飞侠,她只怕比他更快。

    说起来这个徒弟收的倒不亏,根骨只中上,资质前期差得他想要自杀,那时候不管怎么教她都练不出气劲,但才练出她就好像开了九窍一样,内力蹭蹭的往上涨。

    这样资质优异的好徒弟不能拿出去炫耀真的好憋屈。

    白一堂默默不舍的跟徒弟挥手。

    秦文茵正拉着儿子叮嘱,“到了京城先去顾家拜访,”她含着浅笑道:“他们毕竟是你祖父母和父亲,该尽的礼节要尽到,别让人抓到把柄。”

    顾景云微笑道:“娘放心,我都懂得。”

    秦文茵看向朝他们走过来的宝璐,低声道:“把宝璐看好,她脾气直,别让她受欺负。”

    “娘放心。”

    秦文茵瞥了眼正招呼村民的大哥大嫂一眼,轻声与顾景云道:“等宝璐过了十六岁再圆房,以后你们的第一个孩子姓秦。”

    “是。”顾景云想也不想的应下。

    秦文茵眼一热,放下心来。

    何子佩拉住黎宝璐叮嘱她要好好照顾顾景云,一旁的秦信芳满脸无奈,等他终于把人从人群中拉出,正式开始上路后太阳都跳过了山顶。

    “我们还要去找里长拿婚书和户籍改签证明,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城门关闭前进城。”

    “早两日我们便把婚书给里长了,他应该弄好了,我们去拿了就走,应该来得及。”顾景云走在板车边,扭头对黎宝璐道:“我们再快一点?”

    黎宝璐便加快了脚步。

    秦信芳无语的看了眼两手空空的外甥,上前扶住车辕,“宝璐,舅舅来推。”

    “不用舅舅,我一人就行。”黎宝璐忙拒绝。

    顾景云也拦着他道:“舅舅您别插手了,让宝璐自己来,这样更快些。”

    顿了顿又道:“您要是累了上板车坐坐也行。”

    黎宝璐连连点头,“一点都不重,跟师父上次打的野猪轻多了。”

    黎宝璐一身内力没处使,正好在此用上,反正晚上睡觉前打坐半个时辰再睡一晚上就恢复了,而且用空后再打坐内力增长速度明显要快。

    平时她除了跟师父打架,便是扛着锄头跑到地里用内力刷刷的锄地,既轻松又能锻炼消耗内力,一举两得。

    但从未习过功夫的秦信芳显然不知道这点,他觉得这是外甥在欺负宝璐老实,忍不住对他说教道:“景云,你别总是欺负宝璐……”

    顾景云差点抓狂,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他会欺负黎宝璐?

    明明他对她一直很好,真要论起来,还是宝璐更经常欺负他呢!

    黎宝璐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埋头赶路。
第47章 师徒章节目录第49章 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