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47章 师徒

第47章 师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宝璐呆呆的问道:“去哪儿?”

    顾景云则绷直了脊背,目光炯炯的看着舅舅。

    秦信芳见了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想的不错,我同意你们出去游历了。”

    顾景云眼中迸射出亮光,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黎宝璐也兴奋起来,“我也能去吗?”

    “当然,”秦信芳看着她笑道:“我可不放心景云一个人出去。”

    顾景云瞥了她一眼道:“要不是为了等你,我早就启程了。”

    黎宝璐迷糊的看着他。

    “好了,宝璐去找你舅母一块儿收拾东西吧,过两天你们就走。”

    黎宝璐惊诧,“这么急?”

    “在离开琼州之前景云得想办法参加今年的县试,然后到广州府参加府试与院试,再过不久报名就要截至,所以不能再耽搁了。”

    只有过了县试的人才能参加府试,而过了府试才是童生,同理,只有过了府试才能参加院试,由此可见秦信芳有多自信顾景云能考上了。

    而黎宝璐也不怀疑顾景云的能力,直接起身道:“那我去和舅母收拾东西了。”

    秦信芳见她蹦蹦跳跳的走了,这才从抽屉里拿出两封信给顾景云,“太子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如今太子一系艰难无比,想要依靠他们保我们出去是不可能了。”

    顾景云问:“您要另择其主吗?”

    秦信芳摇头,“我是太子的老师,为了他我一力顶下所有罪责,不会有人相信我会改投门户的,而且我也不能弃他。”

    太子不仅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好友,他们曾经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

    “那……”

    “你别急,虽然太子势微,但荣王也没能一手遮天,他可还有好几个兄弟呢,谁都知道荣王恨不得弄死我,能给他添堵的事必定很多人愿意做,你若到了京城,先别急着给我平冤脱罪,免得被人拿住把柄。”秦信芳道:“有心人自然会主动去找你,以你的聪明才智拉拢几派势力与荣王角斗并不难,到时候就是我的机会。”

    这是秦信芳能找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这些年他在琼州,他的同窗好友们没少为他奔走,但当时他为太子顶罪把皇帝得罪的太狠,皇帝几乎是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反感。

    而太子现在自身难保,他是救不了他的。

    权衡不仅是帝王之术,也是臣子反制帝王的方法。

    顾景云低头沉思不语,秦信芳以为他是舍不得离开,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是早晚的事,若不是宝璐才学好功夫,早两年我就想让你出去了。如今她武有所成,医术也进步了不少,有她跟着你我才放心啊。不过你也不能欺负她,知道吗?”

    顾景云无奈的道:“舅舅见我何时欺负过她?我怕她还来不及呢。”

    黎宝璐对外人都坚强得很,唯独对他,只要他欺负她,她便大哭,害得他总是被人以异样眼光看着,再不敢惹她。

    秦信芳却觉得外甥很渣,“哪次不是你欺负她,宝璐多不爱哭的一个孩子,每次都被你欺负的哭得眼睛通红。”

    顾景云有苦说不出。

    这一次离开秦信芳估算的时间是三年,他道:“三年之后,不管能不能把我们捞出去你们都要回来一趟,我有话要交代你们。”

    要是成功了自然好,要是不成功那便把秦文茵接出去,他这里也有一部分财产交由顾景云继承。

    时间越长,想要脱罪就更加困难,如今已过十四年,京城中还有多少人记得他秦信芳?

    不过这些年的经营好歹能让他给景云留下一笔不菲的人脉遗产,这也是景云最缺的东西。

    “宝璐去与你师父告别吧,景云跟着一起去,你虽未拜白大侠为师父,却也学了他的功夫,有半师之谊,你该给他磕一个头的。”

    顾景云便拉了黎宝璐去见她师父。

    白一堂正蹲在院子里硝兔子皮,他不会打渔,更不会种地,打猎便是他的主要生活来源,好在他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类型,所以一年偶尔进山一次就够他很滋润的生活了。

    看到自个的徒弟和半徒弟牵着小手过来,他眼皮都没抬一下。

    黎宝璐蹲在他前面看他硝皮,道:“师父,我要出一次远门,你有什么需要带的东西吗?”

    “我要剑你能给我带吗?”

    “只怕驿站不给寄啊。”

    “你手是拿来当摆设的?”

    “时间太久了我怕您等不及我亲自给您拿回来。”

    白一堂这才抬头看她,“你要去多久?”

    “舅舅说了最长三年,但从这儿到京城不短,景云哥哥还要考试,怎么的最短也要两年左右吧?”

    白一堂点头,磨着兔皮问道,“时间挺长,走了就不回来了?”

    “不是说了最长三年就回来吗?”

    白一堂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嘴上却硬道:“不回来才好呢,免得我为你操碎了心。”

    黎宝璐冲他讨好的笑道:“我怎么能不回来呢,我还要给您养老送终呢。”

    “滚开,本大侠年纪轻轻用得着你养老送终?”他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顾景云,道:“景云,我这徒弟有时候虽笨得很,但对你却好得很,出门在外你可得护着她一点,可别为了什么事就欺负她,别忘了她还有师父在呢。”

    顾景云行礼道:“师父放心,宝璐是我的妻子,夫妻一体,我欺负谁也不会欺负她的。”

    黎宝璐眼圈微红,感动的看着白一堂。

    白一堂就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道:“别做这种小儿女姿态,我江湖儿女最是豪爽大方,不就是出门几年吗?”

    “你您老还要剑吗?”

    白一堂就叹气道:“你弄来我也没地方用,我还是继续用我做的弓箭和弩箭吧。”

    铁本来就是管制用品,尤其是在流放之地,家里要买口铁锅都得让里长的手书,得里长上门查证家里没铁锅或是原来的铁锅用不了后才能换,更别说剑这类武器了。

    反正黎宝璐学了这么多年剑法与刀法全是用木头代替的,至今还没摸过真正意义上的刀剑。

    而他们使用最多的武器则是弓和弩,这两样用木头就能做,黎宝璐跟着白一堂进山打猎时全是用这两样武器。

    白一堂一副心灰意冷认真改过的好公民样,转身就偷偷的塞给黎宝璐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黎宝璐:“……”

    白一堂低声道:“这是前两年你师父我的战利品,给你防身用,你要记得,出门在外要小心,我们不要去害人,但也不能无防人之心。”

    “等一下,”黎宝璐捧着匕首问,“前两年是啥时候,我怎么不记得您出过远门?”

    自打黎宝璐练出内力,功夫一日千里后白一堂便兴奋的守在她身边不愿出门了,用他的话说便是,他要用全部的心血教出一个绝顶的好徒弟来,到时候好重扬他白一堂的声威。

    所以以前总是隔三差五消失三五个月的白一堂扎根在一村了,除了进山打猎和进城卖皮货,他几乎没出过远门。

    白一堂就嘿嘿一笑,随意的道:“每年那么多的事师父哪里记得清楚?”他道:“你与其操心这些还不如多想想自己和顾景云。”

    “我和景云哥哥怎么了?”

    “真是傻孩子,”白一堂恨铁不成钢的点着她的额头道:“你们要去京城,别忘了,顾景云的父族可是在那里,别的不说,他爹能同意他娶你吗?而且你们现在年纪还小,不可能立刻拜堂成亲,以他的能耐考了秀才肯定还要考举人,他越走越高,以后不要你了怎么办?所以你得抓紧他知道吗?”

    黎宝璐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师父道:“师父,您竟然知道这种事,您不是没成亲吗?”

    白一堂得意的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你师父我从十七岁开始混江湖啥没见过?你听师父的准没错,把顾景云看紧一点,别让他跟女妖精说话。”

    黎宝璐乐得哈哈大笑,点头道:“行,您放心,我一定看紧他。”

    “一看你就没往心里去,以后有的你哭。”

    黎宝璐见白一堂满眼的担忧,她便收敛了笑意认真的道:“师父您放心,景云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见白一堂满脸的不赞同,她便又道:“即便有一天他不要我了也没什么,徒儿有手有脚,也有脑子,养活自己和师父不难。”

    白一堂脸色一沉。

    黎宝璐就拍了拍他的手道:“师父,您不要觉得我是女孩就吃亏,您把我和景云哥哥当做两个平等独立的个体来看就明白了,只要我们能好聚好散就说不上来谁吃亏,真要细论,那也是舅舅舅母他们吃亏,他们可是精心养了我八年呢,结果我没做成他们媳妇,他们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白一堂目瞪口呆,“还能这么算?”

    黎宝璐点头。

    白一堂歪着头想了想道:“这么一想好像的确是秦信芳吃亏了。”

    “本来就是,所以您别担心了,以景云哥哥的骄傲,他是不会瞒着我去跟别的女孩结亲的。”
第46章 成长章节目录第48章 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