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43章 教诲

第43章 教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宝璐一脸严肃的点头应下了,祖母连黎家最宝贵的医书都给她做嫁妆了,不过是要她的两个承诺罢了。

    梅氏松了一口气,恭恭敬敬地向万氏行了个福礼。

    万氏对她挥了挥手,叹息道:“钧哥儿他们也是我的孙辈,我怎会不心疼他们?是我不好,没把他们的老子教好。”

    梅氏羞愧的低下头,她以前从不觉得丈夫这样不好,他嫉妒兄长得宠,公婆也的确偏心大房,所以她从不劝解,反而很能理解他;他好吃懒做,她也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黎家并不会因此就亏待她和她的几个孩子;甚至他自私自利她也没放在心上,因为他对父母兄嫂自私,最后得利的是她和她的孩子们……

    但现在家中的顶梁柱公公没了,一向勤恳养家的大房也没了,之前在她眼里正确的一切都颠倒了过来。

    作为家庭支柱的黎鸿不仅懒,还更懒了,养家的重担反而落到了她身上,若是只这样她也不会有太大的怨气,毕竟她努力的结果会落在她的子女身上。可黎鸿却连这点奢望都不给他,除了传宗接代的黎钧,两个女儿他都不是很喜欢。

    天知道梅氏每日出去干活时有多害怕一回家两个女儿就不见了,而且,自从黎宝璐被他遗弃失败后,黎鸿总是以怀疑的目光看她,有时候气性上来了还会对她动拳脚,觉得他如今在村里被孤立全是她泄露消息造成的……

    以前她不在意的那些性格全变成了致命的缺点,在这种情况下梅氏只能和万氏抱团。

    她以前既害怕婆婆又不喜欢她,但如今万氏却成了她的依靠,在这个家里,若是还有一个人能管束黎鸿,那便是万氏了。

    万氏却没有她这么乐观,对梅氏挥手道:“你把箱子搬出去给秦先生,我和宝璐说说话。”

    说是搬给秦信芳,其实就是给黎鸿检查的。

    梅氏抹了一下眼泪,抱着箱子就出去,万氏就拉了宝璐的手低声问:“秦家的人对你好吗?”

    “好,跟爹娘一样,每天都有白米饭和肉肉吃,起床后要跳五禽戏,然后读书,下午要自学医术。”黎宝璐全捡了好话说,还扯了身上的衣服开心道:“这是舅母给我做的新衣裳,祖母你看好看吗?”

    万氏欣慰的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好看,秦先生和秦夫人对你好,以后你也要孝顺他们知道吗?”

    黎宝璐狠狠地点头。

    万氏转而问起顾景云,秦氏夫妻虽好,但最主要还是看顾景云,毕竟他才是和孙女过一辈子的人。

    万氏也不问别的,只问顾景云每日干什么,是否和她玩游戏,见宝璐连顾景云前天多写了两张大字都知道,不有露出放心的笑容。

    黎宝璐见屋里没人,便抱着她的胳膊问,“祖母是生病了吗?”

    “是啊,祖母着了风寒,所以你得离祖母远些,免得给你过了病气。”

    “那祖母吃药了吗?”

    万氏含笑道:“吃了。”

    你撒谎,我都没在你身上闻到药味。黎宝璐抖了抖嘴唇,到底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宝璐,以后你二婶不给你传话你就别回来了,这次我把你祖父的手记都给你了,”万氏满目慈爱的看着她道:“祖母年纪大了,最见不得离别,所以别回来了。”

    宝璐眼泪忍不住落下,紧紧地抱住祖母的胳膊道:“您要赶我走吗?”

    “傻孩子,祖母这是怕见了你又要分开伤心呢,你知道祖母住在这儿,心里念着就行了。”万氏知道自己没多少日子了,但宝璐重情,她是因为父母双亡和祖父离世晕厥三日才恢复神智的,若她回来得知她也死了,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说到底宝璐的病属于未知,谁知道受了刺激后会不会再变傻?

    所以还是等她大一些,对她的感情淡一些后自然而然的知道时才不会很痛。

    因为自觉时日无多,万氏要嘱咐的事就很多,她怕黎宝璐年纪小记不住,只能反复的念叨,让她记住娘家的地址,长大后一定要把医书送回黎家;让她努力读书,学习更多的技艺,以后孝顺秦氏夫妇,要与顾景云好好相处……

    黎宝璐觉得她像交代后事一样,心中不由又酸又疼,忍不住高声打断她,“祖母,二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万氏因为风寒头脑昏沉,被宝璐这么一打断就有些想不起自己要说的话了,她叹息一声道:“你二婶也是命苦的,以前多跋扈娇气的一个人,现在全家的重担都落在她身上,偏你二叔还时不时的拿她撒气,宝璐,你得记着你二婶之前对你的好,何况当初若不是她……祖母也不知道你二叔那样丧心病狂。为了这个,你二叔没少折腾她……”

    黎宝璐咬牙,眼睛都气红了,她没想到黎鸿会变得如此不堪。

    万氏却很看得开,“人遭逢大难后心性大变并不是少事,有的人变得更加坚韧和努力,但也有的人破罐破摔,将自己的缺点无限放大,也是我和你祖父不好,当年流放时你二叔的性子就慢慢变坏,偏我们心疼他少年遭难,又差点死去,所以对他纵容许多,你爹也总是让着他,最后反而让他变本加厉起来。”

    “宝璐,你不能学你二叔明白吗?”万氏说到这儿严肃起来,身子直挺的道:“人这一生总要遇到许多坎,受许多苦难,但那不是你软弱退缩的借口,它是来锻炼你的,它越强时你便更强,努力的迈过那道坎,迈不过爬也要爬过去,还不行便将坎掰碎了一点一点的搬开……愚公尚能移山,难道你连愚公都比不上吗?”

    万氏眼睛凌厉的看着宝璐,“你只有努力了才有克服的机会,若一味的软弱退缩,那你就只能一辈子呆在坎的那边。记住,不管多大都要记住这番话,明白吗?”

    黎宝璐狠狠地点头,眼睛闪亮的道:“祖母放心,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

    万氏欣慰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牵着她去堂屋。

    黎鸿刚好检查完箱子里的手记,也发现了那封信,不过他并未在意,他知道这封信,父亲刚到琼州时就写好了,但当时有人盯着他们,把信寄出去就是害了三伯。

    后来一直放在手上,这几年盯着他们的人少了,但他们也在这里娶妻生子了,他不知父亲怎么想的,反正这封信一直没寄出去。

    于黎鸿来说,这封信寄不寄都一样了,他们流放到琼州这么多年,族里并没有支援过他们,他对家族的归宿感几乎没有。

    他只是看着这些手记,想着琼州的大夫很推崇父亲,不知道他把这些手记抄录几份能否从他们手上换些银子,要知道这可是他们黎家家传的医术,他父亲又是御医,他的药方多少人求都求不得的,何况离京城如此遥远,医学条件如此落后的琼州。

    几人不知黎鸿心中所想,秦信芳记录好箱子里的东西后后签字画押,表示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必将手记归还。

    才从秦信芳手里得了两锭银子的黎鸿痛快的签上了名字。

    秦信芳,万氏和黎宝璐都松了一口气,顾景云却冷笑一声,明白为何黎家明明有男丁,万氏却还要把家传的医书偷偷给宝璐做陪嫁。

    他要是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儿子,直接勒死算了。

    黎鸿并不知道自己被一个五岁多的孩子定为愚蠢的蠢货,不然非得吐血不可。

    他只是有些福至心灵的想,母亲能留下父亲的手记,那会不会还留下什么东西?

    比如首饰和私房钱之类。

    他并没有往医书上想,一来书的面积大,他跟着一路逃亡过来并没有看见书的影子;二来,家传医书向来只有医学天赋出众的子嗣或嫡长子知道,黎鸿既不是长子又没有学医天赋,黎博和万氏都没将此事告诉他。

    不然他要是知道自家的宝贝被陪送给宝璐做嫁妆一定会气疯的。
第42章 心愿章节目录第44章 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