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42章 心愿

第42章 心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信芳脸上依然是笑呵呵的,他对万氏道:“那我便借去一观,回头抄一份,再将原稿归还。”

    万氏点头,想到黎家医术后继有人,她浑身好像充满了力气,扶着梅氏和宝璐就起身,“那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找。”

    秦信芳忙拦着道:“并不着急,如今天色已暗,我们要在此叨扰一晚,明日才走。”

    万氏就笑道:“现在找出来你们收好,明日天一亮你们就启程便是,亲家一人带两个孩子,路上肯定走得慢,可不能久待。”

    秦信芳老脸一红,不再阻拦。

    黎鸿见状眼色一暗,起身就要追去,秦信芳忙一把拉住他,笑呵呵的道:“黎二兄弟稍待,说起来这事是我秦家冒犯,怎么说这也是黎家的手艺,我实不该张这个口,只是还请黎二兄弟念我一片慈心。不过我也不好白占黎二兄弟的好处。”

    秦信芳从兜里掏出两块银子塞进他手里,为难的道:“为兄身上也没多少钱,这些只能聊表心意,不过黎二兄弟放心,我抄了手记就会将原稿奉还。”

    正要起身的黎鸿身子一顿,就坐回了椅子上。

    而万氏一路带着梅氏和黎宝璐进了她的房间,她也不避着梅氏,直接指了柜子上的箱子道:“把那口箱子搬下来。”

    梅氏把万氏扶到床边坐下,踩着椅子去拿柜子上的箱子。

    箱子很轻,梅氏轻而易举的就搬了下来,将它放在万氏身边。

    万氏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箱子,里面都是一册一册的本子和一垒垒的纸。

    万氏拿起一本册子,不舍的道:“这全是你祖父记录的脉案和药方,因为这些病症及开药原理在医书上都有,我也没想给你带上,可你若要看,便拿去吧。”

    又指了那些纸道:“这些比较零散的是没整理过的,都按照顺序放着,你若有心,等你长大了就自己整理吧。也好传给后人。”

    万氏最后从箱子底下拿出一封信来,叹息一声便要把它塞到枕头底下,黎宝璐却已经看清了信封上的字,“吾兄黎源收”。

    黎宝璐忙扯住祖母的手,“祖母,祖父还有兄弟?”

    万氏微惊,“你识字?”

    “秦舅舅让我和景云哥哥一块儿读书,我现在都能把《三字经》背完了。”

    “好,好,”万氏欣慰的摸着她的小脑袋道:“读书识字是好事,别听外人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混话,你要好好读书,学到的知识才是你自己的。别的不说,读书识字后总能看明白信。”

    万氏继续把信塞在枕头底下,解释道:“这是你三爷爷,是你祖父族兄,乃大房嫡出,与你祖父关系最好,这封信是你祖父写给他申明自身冤屈的,只是这信头几年不能送出去,免得给你三爷爷招难,这两年你祖父却又开始犹豫着要不要送,这就耽搁到了现在。”

    “如今你祖父没了,这信送不送都没什么意义了,不过祖母留着有一份念想罢了。”

    “三爷爷能洗刷祖父的冤屈吗?”

    “不能,”万氏握着她的手道:“不过是告诉族里他未做过有损医德的事,希望族里不要将他这一支除名。可如今你祖父死了,子孙后代又回不去,是否除名已经不重要了。”

    黎宝璐却从枕头底下将信拽出来,摸了摸那泛黄的信封道:“祖母,把信给我吧,以后等我出了琼州我就给送回去。即便我们这一支不再回乡也应该让族里的人知道祖父没做过那些事,他是个好大夫!”

    万氏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下,一把将宝璐抱进怀里,哽咽道:“好孩子,不怪你祖父如此疼你,也只有你能明白他。”

    不是谁都能理解黎博的执念的,这封信他一直想寄出去,却一直没有机会。

    夜深人静时,她看着他一遍一遍的将信拿出来看,心几乎跟刀割一样。

    他总觉得是他拖累了他们,所以总想让他们过得好一点,但他们何尝不是在拖累他?

    万氏擦了擦泪,将那封信重新放回箱子里,道:“你二叔是个多心的,他必要检查过一遍,还是放在这里吧。”

    又摸着她的脑袋嘱咐道:“你在秦家要乖巧听话,努力读书,别荒废了时间。你是运气好,更要好好珍惜,你堂姐堂妹不说,便是你堂哥,他只怕也不能认多少字。”

    说到这儿,她满腹怨气,“你二叔是个鼠目寸光的,是我与你祖父没教好,最后却苦了你们几个孩子。好在你二婶还没糊涂到底,只要他们几个没坏到根子上,以后你若能帮就帮一些他们。”

    黎宝璐有些不自在的看向梅氏,在她印象里梅氏一直不怎么好,她父母还在时她便好吃懒做,家里有什么都要争一头,私下对着她时从未有过好脸色,好几次还嘟囔着她是个赔钱货,这样的傻子就应该早点丢掉才对……

    而父母过世后二婶对她也实在称不上好,就连对祖母都没什么好脸色,所以这次回来她很惊诧于祖母对二婶的信任。

    万氏没给黎宝璐解释,觉得解释了孙女也未必听得懂,她拉过宝璐让她给梅氏跪下,道:“给你二婶磕个头,她为你受了不少的罪。”

    黎宝璐满心疑惑,但还是听话的跪下冲着梅氏“砰砰”的磕头。

    梅氏扶住黎宝璐,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她捂住嘴唇泣不成声,“只要宝璐能记得二婶这份情就行,以后,以后你兄弟姐妹们有难,你能伸手帮一帮就行。”

    梅氏从婆婆那里知道黎宝璐许给了顾景云,而顾景云是良民,他是可以离开流放地的,只凭这一点就值得她继续站在黎宝璐这边。

    万氏听了叹息不已,宝璐才三岁,学字也不过才一个月,却已经能认出信封上的字了,不得不说天赋不错。

    但黎家的其他孩子却要差得多,以前还可以用勤奋来弥补,现在黎鸿当家,目光短浅的直接把他们勤奋的机会都给掐了。

    黎家的孩子自会说话就教着念《三字经》和一些朗朗上口的唐诗,所以除了还小的妞妞外荷姐儿与钧哥儿都认字。

    黎博在时,两个孩子每天都必须学习够三个时辰,没有书,他们便默。

    黎博,黎康和黎鸿都识字,每个人把自己记住的默下来也能凑够好多本书了,黎博想着孩子们即便不能参加科举,识字也有莫大的好处,别的不说,代代相传,等到第三代时他们就能离开罪村到外面讨生活了。若识字,他们找工作的几率肯定要比文盲要高。

    可以说,医书和字是他能留给子孙最宝贵的财富,目前的几个孩子都没有学医的天赋和兴趣,但只要孩子们识字,医书又能传下,总是子孙的一个机会。

    但黎鸿显然不这么想,读书需要很多钱,即便他能教儿女,但纸笔墨砚也需要不少的花销,特别是纸和墨,用一点少一点。

    黎鸿舍不得花那些钱,因此最近黎荷姐弟都是用木棍在地上画,这还是在万氏监督的情况下,不然那两孩子只怕早跑出去玩了。

    黎鸿也乐得他们出去赶海或帮忙下地干农活。

    万氏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心中愧疚不已。

    黎家是杏林世家,丈夫这一支虽是旁支,但医术一直领先,有时便是嫡支也多有不如。

    只一点,这一支的子嗣不盛,最近五代都是一脉单传,孩子生下来不是夭折,便是好容易长到十三四岁了也总会有意外夭折。

    万氏给黎家生了两个儿子,在流放时黎鸿差点就死了,当时万氏和黎博还以为到他们这儿依旧是一代单传下去,谁知道黎鸿熬了过来。

    也因此他们夫妻俩才更疼他一些。

    他们是打破了黎家单脉相传的局面,却也把黎家学医的天赋给丢了。

    要知道黎博这一支不管哪代医学天赋都是最好的,黎博本人更是天赋卓绝,从小就吊打族里的同龄人。

    可黎康和黎鸿都没有继承他的医学天赋,从小就表示对医学不感兴趣。

    到了黎钧这一代,黎博拿了两根药材教他辨识,当下学会了,转身换了两根同样的再叫他认就认不出来了。

    所以万氏总觉得黎家子孙不肖怪自己,丈夫的天赋没的说,几个孩子差成这样不就是因为继承了她吗?

    但她再自责难过也得尽量安排好后事,让丈夫的衣钵得以传承下去。

    黎鸿她已经不指望了,医书留在他手里总有一天会被他拿去换钱,还不如给宝璐呢。

    她拉着宝璐的手再一次嘱咐道:“你大哥没有学医的天赋,这些留在家里只怕会被你二叔败光,你拿走,以后等你大哥娶妻生子后你再抄录一份送回来,看看黎家的子孙中有没有学医的天分,若可以,让他们继承你祖父的衣钵。”

    万氏也只有这两个心愿,“把医书送回黎家,让黎家子孙继续传承下去;在黎家子孙出现跨不过的困难时伸手帮一帮。”
第41章 变化章节目录第43章 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