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39章 习武

第39章 习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白一堂对小徒弟学他的绝顶轻功实在没多少信心,他也知道对方志不在他的轻功上,因此找出了许多武功秘籍来挑选。

    有剑法,有拳法,有刀法,也有掌法,这些都是他行走江湖后收集的,一等的功法算不上,二等三等的却有不少。

    白一堂直接将武功秘籍堆在黎宝璐面前,问道:“你想学哪种?”

    见小徒弟愣神,又解释道:“我的轻功绝学自然也教你,但你这身形……多学几门功夫也好,总有一门适合你,为师总不能让你白拜这个师父。”

    黎宝璐忍不住鼓起脸,“师父,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说不定我就能继承你的衣钵呢?”

    白一堂看着她胖嘟嘟的体型不说话,不是他对徒弟信心不大,实在是他们一门就没收过胖子。

    徒弟看上去是体态微丰,这个年纪胖嘟嘟的孩子更可爱,但他暗中观察过这孩子不少时间,她就属于喝口凉水都胖的那种。

    这个体质怎么可能适合练习轻功?

    太重了,同样的内力,同样的技巧蹦起来,胖子总会比瘦子矮一截。

    不过既然收了徒弟就不能浪费,白一堂主要教的还是他的轻功绝学,但其他的武学也不能白费,上天把徒弟的通天大道堵了,说不定会给她开条小路呢?

    所以他拿出了自己收藏的所有秘籍供她挑选。

    黎宝璐知道习武和知识一样贵精不贵多,轻功她是必须学的,那轻功之外的武艺呢?

    她的主要目的是保护自己和顾景云不被人欺负,那这些硬功就不能丢下。

    黎宝璐仔细翻了翻地上的秘籍,犹豫的问道:“师父,哪个秘籍最好?”

    “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白一堂高深的道:“武功都是可增长的,端看各人的悟性。悟性绝佳之人,即便手上拿的是一本三流武功秘籍,他也能练出绝世武功来。”

    黎宝璐就抽了抽嘴角道:“这样扬名立万的机会还是让给别人吧,徒弟就先捡个现成的,师父,你觉得哪本秘籍既好又适合我?”

    白一堂就拍了一下她脑袋,瞪眼道:“我怎么知道,你连基础功都没练过呢,我怎么知道你适合哪种功法?”

    “那您还拿来让我选。”黎宝璐嘟起嘴。

    “先让你看一眼,看看对哪种功夫最喜爱,回头我们轮着来练,到最后选个你最擅长的练熟,练透,练精通。”白一堂拍了拍屁股起身,挥手道:“行了,这些秘籍你都捧回去吧,先翻翻,熟悉熟悉,明儿我们就开始习武了。”

    黎宝璐眼睛发亮,高兴的问道:“师父,我要学了轻功大概什么时候能飞起来?”

    白一堂低头看她,再度叹气道:“七年之后你若是能练下第一层便很好了。”

    黎宝璐张嘴结舌,“那么久?”

    “习武与读书一样,需要持之以恒,读书尚能短时见成效,习武却不一样,需要将基础打牢,经年日久后才有可能成材,一旦松懈便是前功尽弃,”白一堂严肃的看着她道:“你可想清楚了,一旦开始便停不下来,我可不会因为你年纪小便对你网开一面。”

    她前世出来工作前不也持之以恒的读了十五年的书吗?中途也未放弃过,不就是七年吗,就小升初的时间,她坚持得了,就是再来一个十五年都没问题。

    黎宝璐目光坚毅的保证道:“师父放心,我一定能坚持。”

    白一堂这才欣慰的点头,挥手让小豆丁回家去了。

    黎宝璐以为她习武的第一课堂是扎马步,毕竟前世的影视剧里都是这么拍的,得先把下盘练好。

    她私下里还偷偷的练了一会儿,结果坚持不到五分钟就腿软了。

    第二天颇有些悲壮的去找师父,不知道师父知道后又要怎样嫌弃她了。

    但白一堂并不让她扎马步,而是教了她一套简单的动作。

    黎宝璐眨了眨眼,这套动作是伸展与折叠身体,锻炼各个关节,与前世看到的瑜伽有异曲同工之妙,关键是它比瑜伽简单好记。

    黎宝璐两遍就学会了。

    白一堂显然没料到小徒弟悟性这么好,学习能力这么强,微微惊喜了一下。

    然后小徒弟就问蠢问题了,“师父,我们不先扎马步吗?”

    白一堂的惊喜瞬间没了,他看了徒弟半响才问道:“你从哪儿听说的习武要先扎马步?”

    黎宝璐有些心虚的道:“话本上不都这么写吗?”

    白一堂就不客气的冲她一翻白眼,“没事少看那些话本,全是穷书生们臆造的,你想扎马步,没有两三年的基础功是不可能的。”

    ……合着扎马步还属于更高深一点的习武办法吗?

    白一堂就揉着她的头发解释道:“你现在年纪小,正在长身体,这时候扎马步是不想再长了吗,师父才教你的动作是打开经络,锻炼关节的,你唱练着,身体就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僵直,以后习武事半功倍。”

    又道:“硬功等你再长大一些才能练,不过可以先记招式,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底子打好,等过一段时日师父教你内门心法,那才是重中之重呢。”

    黎宝璐眼睛再度亮起来,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气功吗?

    黎宝璐年纪太小了,除了打底子,也就可以练内力了。

    于是,在确定黎宝璐将身体锻炼开后,白一堂正式教她本门的内功心法,说白了,就是气的在体内的行走路径。

    黎宝璐一脸懵懂的抬头看向师傅,弱弱的问道:“师父,我又不能内视,我怎么知道气走何路径?而且人怎么可能控制气体呢?”

    “感觉!”

    黎宝璐闭上眼睛努力感觉了一下,半响睁开眼睛后依然懵懂的看着师父。

    白一堂微微一笑,摸着她的脑袋道,“不急,你先把心法背熟,再慢慢参透就是。”

    笑话,想他天资卓越,练成第一丝气感时也花费了半年时间,在这之前完全懵懂摸索,小徒弟要是这一闭眼的功夫就能练成,他还要不要活了?

    白一堂背了手要走,黎宝璐却拦住他,她还有许多问题要请教他呢,内功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她又没见识过,自然要问唯一有经验的师父。

    比如:“师傅,当时你是如何炼成第一丝气感时,当时有什么感觉?”

    又比如:“气感练成以后你如何控制它照自己的意念行走呢?”

    白一堂:“照着秘籍坚持练就练成了,感觉便是浑身一轻,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等你练出气感你就知道了。等你练出气感你自然知道怎样让它照意念行走,此时与你说你也不懂。”

    这答案跟不说有什么区别?黎宝璐无奈道:“您不说我自然不懂,您说了我不懂却也有一个思考的方向不是?”

    白一堂看了她一眼,半响才道:“感觉,你自己去感受吧。”

    黎宝璐:“……”

    黎宝璐只能捧着那张白一堂才写下来的内功心法回家。

    顾景云瞄了一眼,带着三分嫌弃道:“这字真丑。”

    “……我师父写的。”

    “你不要学他,虽然你习武,但文化课也不能落下。”江湖人的文化知识普遍不高,白一堂会写字还算不错的,许多武功都是靠口耳相传。

    “问题是我现在文化知识还好,武功却学得不怎么样。”

    “你师父不是才夸你悟性高吗,教你的动作两天就学会了,昨天晚上我看你练的还不错。”

    “那只是打开关节的小动作,关键是这个。”黎宝璐将那张内功心法递给他看,叹气道:“我完全不知如何着手啊。”

    顾景云看着那张纸微微蹙眉。

    晚上,黎宝璐早早的爬上床盘坐好,照着心法口诀默念,渐渐地,意识慢慢模糊起来,黎宝璐的眼皮沉沉的垂下……

    顾景云察觉到她呼吸绵长,微微挑眉,问道:“你练成了?”

    室内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顾景云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她面前,歪着头观察了她半响,最后伸出一指轻轻的戳了戳她的胸口,黎宝璐摇了一下就慢慢的倒在了床上,倒下时脚还是翘的,整个人像倒下的不倒翁一样。

    估计是觉得姿势不舒服,黎宝璐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睡着。

    顾景云静静的看了她半响,见她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他只能无奈的一叹,看到她摆在桌上的心法口诀,他拿过来琢磨片刻,转身便找出黎家的医书。

    医书上有两张图是人体经脉穴道图。
第38章 拜师章节目录第40章 决定